位置:首页 > 现言 > 转世巫女 > 正文

转世巫女全文目录阅读第9章(003)披着俊皮的恶鬼

发布时间:2020/3/27 17:33:28热度:

《转世巫女》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瑶姬对于这莫名其妙地迁怒非常恼火,自己分明刚才还在看戏,怎么突然话锋一转就变成了罪魁祸首?...

转世巫女

当一炷香的时间过去的时候,青衣女子面前的花布前也已经密密麻麻堆满了青石。

那些通过第一关试炼的幸运者,如今已经三三两两地聚集在青衣女子身旁,或是忧心忡忡,或是一脸坦荡,静静地等待着她的下一步举动。

青衣女子的目光逐一扫过这群人,微微有些皱眉,细细一点,方才那上千名兴致勃勃的比武者,如今经过这悬崖绝壁的历练却已剩的只有六十单八名。

这个数字,虽然比起最初来说,已经是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可是,青衣女子轻轻地摇摇头,还是嫌过关者稍多了一些。

不过她的烦恼并没有持续太久,一片苍翠的竹叶轻轻地落在她的头顶,晃晃悠悠地,飘飘然然地,仿若从九天之外飘然而至。

没有人看清楚这竹叶是从何处而来,在这寸草不生的荒崖上,显然方圆几里都不可能有这种东西。

众人哗然,却见青衣女子虔诚地摘下头顶的竹叶,定定地看了两眼,清丽绝艳的脸上难得地扯出一丝浅浅的笑意,似是明白了什么。

这一笑却是倾人倾城,无数英雄豪杰心中顿时便有了如沐春风之感。

只是淡笑倾城之后,青衣女子旋即又换上之前那副冷若冰霜地模样,她微微地欠身一作揖:“请诸位随我来。”

话毕,她旋身长袖一挥,竟是飘然而去,像似一朵青云般向山下逸去,众人赶紧敛了心神疾追而去,心道是,这青衣女子的轻功确实了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来到一处茂密地竹林边,那竹林远远望去,竟如大海一般,一眼望不到边,一层又一层,苍翠欲滴。当一阵微风吹过的时候,竹海上涌着暗浪,一浪推着一浪,一直涌到很远。

很难知道这一片竹海有多深,只是看那竹浪的起伏和它的气势,却又隐隐让人感觉到一丝诡异的气息。

这竹林看似幽深宁静,只怕里面比起龙潭虎穴,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众人心中忽然没来由地都有了这样的感觉。

青衣女子掸了掸衣袖,变戏法似地掏出方才收起的那方花布,好整无邪地找了一处阴凉地儿,竟是旁若无人地盘腿坐在花布上打起坐来。

她半闭着眼淡淡地开口:“你们自行商量寻个伴儿,两人一组,依次进去,在太阳落山之前能出得了这个竹林阵的,便是第二关的胜出者。”

看到这位青衣女子依然是淡定地做着守候者,并没有跟随的意思,一些人开始窃窃私语,抑或是暗自盘算开来。

只要出得了这个竹林阵就是胜者,那么,人多毕竟力量大吧。虽然在青衣女子的眼皮底下只能两人一组进去,但是,进去之后,如果大家齐心协力,胜算自然是要多些。

众人虽然不知道卓傲在竹林里布置了什么样的阵法在等待着他们,但是谨慎一些毕竟没有坏处。能多利用别人保存己力自然是最好。

毕竟后面还有三关,保存实力是必须的,不能在这里就拼尽了全力。

青衣女子似乎是洞悉某些人心中那不太淳良的盘算,她很不客气地泼了一盆凉水:“进去之前是哪两个人,出来如斯,如果同伴失踪,你独自一人出来,也算失败。另外,奉劝那些心术不正的人趁早打消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我家主人向来光明磊落,生平最痛恨有人在他的眼皮底下玩些见不得人的小手段,所以,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触犯规则的后果会很严重。”

说完便干脆利索地闭上了眼,不再理会那些面面相觑的比武者。

那些被看破了心思的人面色微窘,没想到自己心中的小算盘竟早已在卓傲的算计之中。

不过,既然青衣女子已经有言在先,自然是代表了卓傲的警告,没有哪个傻子想在这时候去触犯卓傲的底线,承受那所谓很严重的后果。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因此他们的心思很快就转移到了挑选同伴。既然是要二人一组齐心协力破阵,那么,同伴的实力便是至关重要。

虽然不能对这临时搭伙的同伴报以太多不切实际的奢望,但是不拖累自己的后腿,这是必须的。

而人总是有一些先入为主的所谓天经地义的理念,比如,在遇到这种挑“壮丁”的时刻,自然是那些青年男子最受欢迎,也许他们男人的身份让人天然地觉得较为可靠,所以,很快就有几个一拍即合的彪形男子首先结对闯入了竹林阵。

而像瑶姬这样看起来还一脸稚气未脱略显柔弱的未成年少女,却是极不受欢迎的存在。

瑶姬眼巴巴地瞅着从自己身边经过的几人,好几次想主动邀约,对方一见她这模样,却是不待她开口,就匆忙调头而去。

在这种时刻,像瑶姬这般看起来似乎要经验没经验,实力也未知的小女孩,大家都是天然地当作没有看见的。

虽然这个发现让瑶姬心中有些怒火中烧,有种严重被人藐视的感觉,但是却尴尬地不得不面对,没有人愿意跟自己结伴而行这个不争的事实。

看着身边又有几个人将她视若空气一般,径直穿过她的身边去寻找自己满意的搭档,瑶姬心下有些怒火升腾了。

“哼,×眼看人低!”瑶姬恨恨地轻啐了一口,来回踱了几步正在心中盘算该如何是好,却极其惊诧地发现有人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定睛一看,心下窃喜--那抹淡兰色的身影,不正是方才那位俊秀的少年郎。

方才上崖之后一直没有注意到他,也不知道他躲在哪里凉快去了,在瑶姬都快忘记这个人时候,他竟这样大摇大摆地冒了出来。

不过,转念一想,瑶姬又黯然了,人家朝这边走也不一定是冲自己来的,虽然那位少年郎看起来年纪尚轻,但是他的实力却并不弱。之前他在绝壁之下的身手,也有很多人亲眼目睹,想必他应该也是极为受欢迎的角色。

果然,在少年还未及走近瑶姬的时候,已经陆续有几个壮年男子走过去对他进行邀约,只是,这少年却不知为何一一摆手拒绝,径直微笑着朝瑶姬走了过来。

瑶姬顿觉受宠若惊,她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心想,虽然师兄一直把她夸做天仙,但是她心知自己的相貌也只不过就是清秀而已,离所谓的美女还差之甚远,在那位青衣女子面前更是黯然无光。

瑶姬自问自己这般样貌平凡的女子,似乎并不是能够让人一见倾心的类型,那么,对方为何会对自己青眼相加呢?

当瑶姬还在为奇怪的事情纠结的时候,兰衣少年已经走到了她的近前,瑶姬瞪大了双眼正待对方开口,二人之间却突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随着一阵清脆悦耳地银铃声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打扮得极其怪异的姑娘,与其说是怪异,不如说是特立独行。

只见她浑身上下佩戴着无数的叮当之物,脖子上,手腕上,更是一层一层又一层地套着无数地项圈。

这位姑娘和在场的大部分女子都生得不同,只见她双目微陷,轮廓极深,整个面颊如刀削般清竣,而她的皮肤有些微微地偏黑,那略黑地皮肤上还密密麻麻画着五颜六色类似图腾之类的东西。

瑶姬在心里揣测这个女子的身份,大概便是传说中位于虚冥界西南角的空鸣族吧,想起这个名字,瑶姬不自禁地皱了皱眉头。

空鸣族擅长蛊毒、迷幻之类的阴晦之术,集天下蛊毒幻物之大成,上至老妪,下至童叟,无一不是使毒使幻的高手,同时却也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据说他们炼毒的药引和方式都是极其残忍的,或是人血,或是腐尸…….

虽然他们的迷幻之术和刹墨巫师的巫术其实有一脉相承之处,可声名却大相径庭。

据说空鸣族的先祖是刹墨之神镰邑的弟子,因为修习旁门左道,心性晦暗而不受镰邑之喜,被驱逐至西南。

所以,在自认为是镰邑正统传人的刹墨人心中,空鸣族的蛊毒幻术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

虽然心性纯良,可是刹墨人打从骨子里也是极为清高的,他们宁愿堂而皇之地用法术与对方正面厮杀,却并不屑于暗中使用一些蛊惑人心的东西或者用一些残忍血腥的手段致人死地。

所以,相比起来,空鸣族的名声,的确就臭得多,在黑暗中使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以达到目的,似乎是天下人对空鸣族较为一致的印象。

在永徽城这座普天之下最阳光的城池里见到空鸣族,确实是比较罕见的事。

不过转而念之,凭着永徽比武这样的天下盛事和卓傲的声名,这也并不是不能理解。

只见这空鸣族女子却似乎是个另类,她的浑身上下似乎全然没有传说中的阴毒之气,也没有世间其他女子那般的矜持或做作,她率直地走了过来,横在瑶姬和少年郎之间,毫无顾忌地对少年郎开口邀约--

“这位小哥随我一组如何。”她的眼神犀利而热情,似乎是将那兰衣少年郎看作稀有的猎物一般。

话音未毕,已经叮叮当当地伸出她那挂满了铃铛和项圈的手臂,想要去拉住兰衣少年的衣襟。

却被兰衣少年不动声色地悄然避开,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热情邀约,兰衣少年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不过他掩饰得极好,略微地一偏头,紧抿着薄唇,似乎是很认真地考虑了一番,然后满脸遗憾地对那空鸣族姑娘说:

“这位姑娘,有些对不住了。在下方才与那位姑娘在山崖下有过一面之缘,相谈甚欢,所以....”少年说到那位姑娘的时候略微顿了顿,将声调一扬,薄唇一撇,眼神狡桀地看着一旁正在看好戏的瑶姬,打算拖她下水。

“在下已经打算跟那位姑娘结伴而行,所以,请另寻他人。”

礼貌而客气地拒绝,却让对方不甘地咬紧了银牙,大概是对于自己的实力太过于自信,没想到会被拒绝,那空鸣族女子不可思议地定定看了看兰衣少年,然后随着他的目光回过头,恨恨地上下打量了瑶姬一番,眼中的怒火不言而喻,竟是心直口快地指着瑶姬质问开来--”这黄毛丫头有什么好,弱不经风的样子,怕是只能拖后腿吧。

瑶姬对于这莫名其妙地迁怒非常恼火,自己分明刚才还在看戏,怎么突然话锋一转就变成了罪魁祸首?

她可是很无辜的什么都没做啊,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句,就这样莫名其妙被空鸣族女子恨上了,瑶姬觉得自己很冤,比六月飞雪还冤!

而且对方竟然还如此挑衅地,指着自己鼻子骂自己是黄毛丫头!是可忍孰不可忍!

瑶姬毫不客气地挥开对方的手,心中本来就对空鸣族甚无好感,此时更是平添了几分厌恶之情。正想要给她点颜色瞧瞧,却没注意到这出闹剧的始作俑者已经掠身而来,只见那兰衣少年以势如破竹的姿态一把揽过瑶姬,在两位女子都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便已硬生生揽着瑶姬跃入那竹林阵中。

好吧,瑶姬承认自己方才这一刻的反应确实慢了半拍,不过凭着身旁这人的身手,瑶姬估计自己就算反抗,胜算也并不大。

而且这下生米做成了熟饭,瑶姬想说拒绝也不成了。之前的规矩她倒是听得听听楚楚。

她怨毒地抬头看看这位新晋的同伴,这位仁兄脸上此时挂着一丝若无其事地笑容,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连个道歉或者解释都没有,瑶姬忽然间就觉得自己瞎了狗眼!

刚才是谁没眼水地认为此人是个俊秀少年郎的?这分明是个恶鬼!

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

这瑶姬心中的恶鬼此时却丝毫不在意地对瑶姬伸出手来,一脸春风和煦的笑容,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笑容--我叫莫奕,你呢?

瑶姬气紧,心想这人的脸皮究竟是什么做成的,竟然翻脸比翻书还快。不过既然成为同伴已成事实,再无谓地斗气也没有什么意义,再说这竹林阵,虽然才刚入阵,瑶姬却已经感觉到了来自阵中的异样的压迫感,恐怕这第二关可不如之前那么轻松了。

强迫自己敛了敛心神,瑶姬认命地伸出自己的手,与对方轻轻一击掌,故作镇定地说着--瑶姬,我的名字。

“瑶-姬。”兰衣少年负手而立,轻轻地重复了一遍,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是我?”瑶姬抬头,目光如炬,定定地看着他,问出了方才一直藏于心中的疑惑。

“因为你看起来精通法术和幻术,我想对于破阵之事,你应该比那群武力白痴强的多!”兰衣少年露齿一笑,扔出的答案简单直接可耻得让瑶姬目瞪口呆!

这厮果然是个恶鬼!吃人不吐骨头的!

转世巫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转世巫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转世巫女

她本是普通的大二女生,却被一个奇怪的印记唤醒了沉睡经年的记忆。从此便只能在刀尖上游走,在乱世中浮沉。这是一出出镜花水月般的局中局,这是一个个匪夷所思的迷中迷!无数种族的恩怨纠葛,无数儿女的爱恨情仇,谋划经年的惊世阴谋--共同交织成一卷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虚冥界史诗!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