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灵异 > 傲天狂凰:错把妖王当炉鼎 > 正文

傲天狂凰:错把妖王当炉鼎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6章逐出师门

发布时间:2019/12/5 10:39:35热度:

《傲天狂凰:错把妖王当炉鼎》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灵异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玉碟懒但玉蝶一向清高,即使他们那样说她,只要没超过底线她一直都不介意,而这次玉蝶下跪,无疑是将她所有的尊严放下,只要这个...

傲天狂凰:错把妖王当炉鼎

一出来玉甜就说:“玉叶师兄为何不帮玉蝶师姐说话”

  “师傅的决定我们改变不了。”

  “难道师傅真的认定玉蝶师姐是妖?所以玉蝶师姐要被赶出师门对不对?我要去和师傅说,玉蝶师姐根本就……”玉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玉蝶打断了。

  “够了。”这样的事没必要现在说出口,掌门师傅还没说出最后的结论,现在说这些都还是空想,就是大家都猜到了掌门师傅的决定,还是可以能有个机会翻身。

  终于该来的还是来了,逃脱不了宿命的轨道,轮回的因果,太过自信的认为人定胜天,却忘了我们该顺从的是什么,从而连本性都迷失了。

  比试大会的最后一天,各派人员都上到了玉华山,讨伐玉蝶的队伍始终是形成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玉蝶的去留是否就要被定夺了。

  这些人如此,无疑就是相信谣言而已,就是想逼华胥将玉蝶赶走。不管玉蝶是人是妖,都要将她从玉华山赶出去,至于是何原因,大家都不清楚,但由光相信谣言就组织讨伐队伍这点,可以表明这完全是争对玉蝶而已。

  “玉甜替你师姐换下这身袍子。”这是在讨伐之前华胥交代下来的,让玉甜将玉蝶身上穿的玉华山的道袍换下,这无疑就在表明他的立场与决定。

  除去道袍外,玉蝶还有几身掌门师娘做的衣裳,只是玉蝶向来不喜欢繁琐,也不喜那些颜色,所以都是穿着灰色的道袍,这些衣裳也都是新的,未曾穿过,只是没想到穿时,竟是在这样的场合中。

  掌门师傅让把道袍换下,是准确的告诉玉蝶,从此她将不再是玉华山弟子,只是他还要去,更重要的场合宣布这一决定。

  看着玉甜故意放慢的动作,玉蝶还是出声制止了她的行为,面对只不过是迟早的事,再慢还是必须面对,那不如洒脱些。

  从玉甜的手上接过她拿出来的黄色衣裳,以平时的速度穿上。玉甜低着头,不知是什么表情,玉蝶好似不在乎一般。“走吧。”

  玉蝶出现时,所有的人都已经等着会场,看着迎面走来的玉蝶,步子不紧不慢,神情不卑不亢,一改平时的灰色道袍,更衬出她美艳勾人的的容颜,而黄色清新的衣裳并未减轻她的魅惑,反倒多了遮掩的意思,让人觉得更有韵味。

  现在的玉蝶就已有如此的容颜,将来必定和雪绯一样祸乱世间,为了不再重蹈百年的战事,玉蝶自然必须赶出修仙界。

  “掌门师傅。”一如每次早课一样的态度,除了一身衣着变了其他都未变。

  “今日如此大排场,玉蝶可已明了此事?”华胥声音平稳,好似这些与他而言再正常不过,玉蝶不过是个陌生人。

  “玉蝶知晓,只是玉蝶不服。各派均传玉蝶与雪绯女王相似,疑是妖界小主,可这些可有证实,只凭谣言就要将玉蝶逐出师门,修仙界就是如此不讲究证据的国界吗?这点无论如何玉蝶也不会甘心。”怎么可能甘心,区区谣言竟敌过了人心,占了优势,谣言的舆论是有多大?还是人心如此不堪一击?

  “你且说如此,难道你与雪绯如此相似只是意外?”清茗宫一位长老如是说道,听她话语中似乎还在计较玉蝶和清媚之间的恶斗。

  “世间无相同的两片树叶,但相似的却成千上万,岂能只因容貌,就断定玉蝶是雪绯的女儿。众所周知,雪绯在百年之前,已被关入七宗炼狱,而我那时还未出生,何以说我乃雪绯之女。如此多的疑点摆在面前,玉蝶就是想装作不知也难。”你们若有证据就拿出来,何苦如此逼迫玉蝶承认是妖,修仙界自创界以来,就未曾有过妖敢进入修仙门派的,何苦是玉蝶这样平凡的人。

  “玉蝶不可对长老不敬,这件事为师自有主张,从今日起,玉蝶你变不再是玉华山弟子,永不得踏入玉华山,今日你我师徒缘尽于此。”华胥看着玉蝶冷冷的说道,眼睛中看得已不再是玉蝶,如在看万恶的妖一般,若此刻能动手定然朝玉蝶动手了。

  玉蝶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华胥,明明还有争取的机会,为何不辩解就下定论,难道他也下定决心要赶玉蝶走吗?不管玉蝶是人是妖,都要将玉蝶赶走。

  玉蝶微微仰着头,把眼中的湿意逼回去,然后还是镇定的开口。“为何掌门师傅如此坚决?”

  “你与我们终是不同。”仙妖自古都是仇敌,经过百年大战更是结下了更大的仇恨,玉蝶若是那个人的女儿,留在玉华山岂不是养虎为患,且丢了玉华山的名声,百年基业玉华山荣不得别人破坏了根基。

  “所以掌门师傅也认为玉蝶是妖,既然如此当初为何还要收留我?”当初不收留玉蝶,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为何在十五年后,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如此残忍的对待玉蝶?

  “若当初知道,我定杀之而后快。”如果当初收留她时就知道她不是人,断然是不会留她到这时。

  “好一个杀之而后快。”多么决绝,多么残忍的话,原来那么多年的一切不过是施舍,果然玉蹀无关紧要,不管在任何人心里。

  玉蝶笑了,即便是如此凄凉之笑,还是掩盖不了她的美,她风华依旧。“一个容貌就让你们如此,当年百年大战开战原因,也不过风华绝代四字,区区一雪绯就让修仙界如此,真真是让人笑话了。”

  “你这小辈口出狂言,区区雪绯?就是千百个你,都不敌一个雪绯。”

  “是呀,你们明知,千百个玉蝶敌不过一个雪绯,却还是因为一个谣言,就要将玉蝶赶出修仙界,这就是你们所谓的道义,这就是修仙界的容人之心,玉蝶算是领教了。”

  “一个雪绯惹其五界大战,只因容颜,今日将玉蝶赶出修仙界,也只因容颜,修仙界不过尔尔。”

  “常说如何宽容渡化妖,现今发生竟是如此对待,你们心中的仙是否有修?我玉蝶是人是妖,不需你们定论,若我心中有道,便是沦落妖界也不误其道,比起你们冠冕堂皇,口口声声说道要强上百倍。”你们的道义就是将玉蝶赶出修仙界,你们的宽容就是见不得玉蝶一人,天下大道不过说说而已,谁又做到了天下众生人人平等?道义娓娓竟终究容不下一人所在。

  “玉蝶何必如此坚决,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容身。”华胥面对玉蝶的话,不反驳也不接口,只是将她劝退。

  “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容身,可天下之大,何处有个玉华山容得下玉蝶?”掌门师傅,在你看来玉蝶是如此渺小的人,去留与否在你心中都没差,可这是玉蝶生存了十五年的家,玉蝶把这些人当家人,而这一刻,竟没有一人站出来为玉蝶说话。

  知道自己与别人不同,所以时刻的保持该有的样子,为了那份卑微的注意力,玉蝶竟是连本性都迷失,最怕走到这一步,居然因为这样的原因而被赶离玉华山。

  玉华山确实有一个家,但那个家里却没有一个叫玉蝶的人,尽管她花了那么多心思还是融入不了。

  眼泪终是落下,玉蝶将最后的自尊的都抛下了。

  “玉蝶不要逼我动手。”

  夏日炎炎,玉蝶感受到不暖意;勃勃生机,玉蝶看不见希望。

  卑微的跪在华胥面前,却是换不回一丝余地,只换来了冰冷的几个字,华胥已然心意已绝,就是玉蝶在这里跪到死,也不会有所改变。

  玉碟懒但玉蝶一向清高,即使他们那样说她,只要没超过底线她一直都不介意,而这次玉蝶下跪,无疑是将她所有的尊严放下,只要这个家不抛弃她,只要他们还给她一次机会。

  心中无比的凄凉,原来自认的尊严竟是分文不值,别人毫不犹豫的践踏自认珍贵的东西。

  玉蝶何曾逼过你们任何一人,是你们将玉蝶逼到如此的境地,连自尊都放下的求人,原来绝情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掌门师傅谢谢你教会了玉蝶绝情二字,乞讨而来的生活并不好受,玉蝶也不想再过了,你们真的抛下了玉蝶。

  “师傅这里就是玉蝶师姐的家,你要她去哪?”玉甜说这句话的时候哭了,而听这句话的许多人也有了泪意,但有些人就是例外。

  一个家包含多少情感,玉华山就玉甜不是孤儿,从掌门把他们带回来,他们就有了一个家,他们有兄妹。

  在这个家里体验了温暖与幸福,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掌门和掌门夫人就是他们的父母,玉蝶是他们的妹妹,或许玉蝶平时不讨人喜欢,但家人之间哪来那么多隔阂,他们是一家人。

  “所有人都不得求情,否则一律逐出师门。”玉叶师兄的话让玉蝶忘记了落泪,忘了处境,玉蝶望着他眼神那般的绝望。

  这一刻,玉蝶说失去的镇定又都回来了,这个家容不下一个玉蹀,整个修仙界,容不下一个小小的玉蝶,不想要再卑微的乞讨生活了,要改变这所有的一切。

  你们欺之,只不过是玉蝶不够强大,可以任有你们拿捏。

  长长的舒了一个气,擦干眼泪,玉蝶眼中已不是悲哀而是漠然。

  深深的看了所有人一眼,重启朱唇:“今日修仙界欺我无势,将我赶出修仙界,无法立足,他日玉蝶成其大业,不毁修仙界誓不为人。”

  宁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

 

傲天狂凰:错把妖王当炉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傲天狂凰】 或 【错把妖王当炉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傲天狂凰:错把妖王当炉鼎

因容颜,她一夕之间众叛亲离,被逐出师门,逐出修仙界,她立誓必毁修仙界。 回妖界,夺王位;为救母,潜心修。 为亲情,入火心地,遭烈火焚烧之痛,进刺骨渊,遭玄冰刺骨之苦。为爱情,不惜负手四界,与仙界为敌。 洗练池,洗去一身魔性,重塑人身,修行毁于一旦,他无悔。千年修仙之路,孤寂无人能懂,他不忘初衷。 赌上性命,修行,他寻她而去。他不为其他,千年等待,只愿与她一世相守。 火心地,他白衣飘逸,烈火中等待;幽冥域,她红衣如火,血染其白衣。 七宗炼狱他以命护她周全,为他对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