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总裁 > 狐踪魅影 > 正文

狐踪魅影完结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1/12 22:59:00热度:

《狐踪魅影》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总裁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周沐打开背包,取出经书、令牌、小木剑、五色旗、铜铃之类,开始摆香案、念咒语,拿着个小木剑比划着。我在一边看着,觉得他念咒...

狐踪魅影

  想了好久,我奶奶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我奶奶会“问花”,是年轻时得到周振岳的指点。周振岳是个了不起的人,解放前这一带土匪猖狂,民不聊生,是他组建大刀会,联合附近村镇对抗土匪,杀得土匪闻风丧胆。村里有很多老人都说小时候亲眼见过周振岳“试法”,吞下符纸后可以刀枪不入。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这个牛逼烘烘的周振岳撞死在庙前的大树上,儿子中风死了,孙子疯癫不知去向,这才轮到我奶奶成为神婆。

  周家的本事是祖传的,周振岳在外地有一个同族侄儿叫周潭也是干这行,前几年收了个徒弟叫张玄明,据说已经得到真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关系说起来复杂,其实也简单,张玄明得到周家的传承,我奶奶的一招半式也是传自周家,勉强算是同门,仙奶说的同姓人一定是指他。

  我爸立即带上礼物去请张玄明,我觉得全身难受,去村卫生所找医生。拿体温计一量,果然发烧了,三十九度多。农村医生用的都是那几招,发烧了就是吃安乃静,打青霉素,再严重一点就是吊瓶。

  该吃的药吃了,该打的针打了,发烧却不见退。奶奶没完没了地念经,我妈六神无主,都顾不上我,因为闯了祸,我不敢吭声,自认为身体素质不错能扛得住,撑不住了就在床上躺一会儿。闭上眼睛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一个人血淋淋站在我面前,睁开眼睛却什么都没有。唉,发烧烧得我都出现幻觉了。

  眼看天就要黑下来了,我心焦起来,走到大门外张望,刚好看到我爸带着一个人回来。那人五六十岁,衣着朴素,貌不惊人,甚至有些猥琐懦弱的样子。进我家大门之前,他先用右手食指在左手掌心画了一个“井”字,重重拍在自己额头上,接着掐着手指头念咒语:“藏我身,化我身,化我田洋(野)青草身,田洋青草几千万,不知哪个是我身……”

  看他施法的样子很好笑,我强忍着不敢笑,心中暗自嘀咕,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有能力的人啊!

  进了门,我妈急忙端茶送水,我爸把我奶奶拉到一边说悄悄话。原来周潭已经死了,张玄明不知去向,连房子都被人烧掉了。唯一能找到的人是周潭的弟弟周沐,人家死活不肯来,我爸千求万求,最后跪下了才把人给请来。

  我非常羞惭,因为我的无知和冲动,害我爸这一大把年纪了还给人家下跪,但无论如何请来了高人,他是张玄明的师叔,应该挺厉害吧?

  周沐喝了几口茶,问我具体出生年月,我奶奶急忙报上。他掐着手指头推算,我们都紧张地望着他,算了好一会儿他说:“你今年流年不利,大运也有冲克……”

  我奶奶紧张地问:“有办法化解吗?”

  周沐招手让我走近,近距离在我脸上看来看去,看得我心里直发毛。看完了脸又叫我把手给他看,他一看我的手掌,大惊失色,拎起带来的背包就走:“你们另请高明,这事我没办法。”

  我爸和我奶奶急忙扯住他,不住口地请先生救命,无论如何不肯让他走,钱不是问题。周沐走不了,只好又放下包,拉着我的手展示给其他人看:“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妖怪下的血咒,根本没人能化解,说得不好听一点只能等死了!”

  我家人惊恐地望着他,我却有些不信:“就是个红印子,有那么严重吗?”

  “红印?”周沐的小眼睛瞪得老圆,“这是那个妖怪临死前用它的命下的毒咒!通缉令知道吧?这就相当于全国通辑令,不论你逃到哪里,它的同类都会弄死你。就算你命硬死不了,也要永远倒霉,一辈子孤独!”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那,那我把这块皮挖掉可以了吧?”

  周沐又好气又好笑的样子,连连摇头:“根源不是这块皮,这个血咒是跟你的魂魄和运气有关联的,不死不休。比如说你的运气不好,脸上就会长一个恶痣,不是因为长了一个恶痣运气才变得不好,把痣拿掉了也没有用。这个道理你明白吗?”

  我奶奶可怜巴巴地说:“先生,无论如何请你大力化解,此恩此德永远不敢忘!”

  周沐叹了一口气:“你也是做这一行的,应该清楚,这些东西最记仇,惹了它们就会死缠着不放,趁你不备就暗算,风头不对就躲起来,最是头痛。为今之计,只有跟它们说好话,多念些经超度……你们先跟我讲清楚事情经过,不能有任何隐瞒。”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只能从头到尾详细说了一遍,我奶奶做了一些补充。原来我把“狐仙”尸体交给李宗友之后,他交给了我奶奶,我奶奶昨天就放到后院火化了,让它早点去投胎做人。

  周沐一听又连连叫苦:“这就更麻烦了,要是尸体还在,会有些残魄留在里面,找到我哥的徒弟张玄明,他可能还有办法保住它的魂魄,它可以受香火,再修炼,这个仇还是可以化解。现在什么都没了,谁还有办法?我要走了,我真没办法。”

  我奶奶做错了事很羞愧和自责,拽着周沐不放,苦苦哀求他看在周振岳的面子上,无论如何要帮忙,能帮多少是多少。我爸也不停地说好话,现在天都黑了,回去也没车,住一晚再走总可以吧?

  周沐拗不过,只能留下,再三声明他会尽力,但不保证任何事,不负任何责任。至此我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村子的神主不肯出面,仙奶不愿干涉,阴阳先生也救不了我,我等于就是个死人了!

  周沐打开背包,取出经书、令牌、小木剑、五色旗、铜铃之类,开始摆香案、念咒语,拿着个小木剑比划着。我在一边看着,觉得他念咒语有气无力,很不顺畅,“舞剑”的动作也感觉很生疏。看得出来他很紧张,就像从来没有登台表演过的人第一次出场。接着他开始画符,画出来的符也是歪歪扭扭像蚯蚓在爬,虽说我不知道画符的要诀,可是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别人画出来的符可是龙飞凤舞铁画银钩。

  以我这个“法盲”都能看出来,周沐没多大本事,但我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

  周沐把一张符折叠了,叫我放在胸前口袋里护身,另一张烧化在水杯中喝下去。把另一叠“封门断路”的符交给我爸,所有窗户和门上方都贴一张,可以阻止妖魔鬼怪进来。又画了几张“镇煞”的符,贴于大厅两侧的正柱上……也许是他的符有点效果,也许是我得到心理安慰,感觉不那么难受了。

  吃过晚饭后,周沐又是掐诀念咒、走步舞剑,然后一边摇铃一边念经。不管他的能力强不强,至少他是真的尽力了。我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听不懂他念的是什么,感觉有些昏昏沉沉,于是回到房间去睡觉。

  我躺下没多久,才晚上八点多,附近的狗开始狂吠,大风呼啸,隐约还有某种尖啸声。我从朦胧中惊醒,急忙跳起来跑到客厅。周沐和我家里人都在这儿,所有人都很紧张。

  腊月时节山区是没有大风的,这时却一阵猛过一阵,屋外的电线在风中发出凄厉的尖啸声,如鬼哭神嚎。屋顶上瓦片沙沙作响,感觉随时都有可能被掀翻,时不时传来“呯”的一声巨响,吓得我们一个哆嗦。

  好像有一股雾气涌进了我家,灯光明显变暗了,接着电灯开始闪烁,闪了几闪突然变黑。我们大惊失色,急忙互相靠拢,紧接着一股大风从天井处卷进来,直冲正堂,“呼”的一声,供桌上的五色旗、红布、经书全被吹走,所有蜡烛瞬间熄灭。

  屋里一片漆黑,狂风呼啸,附近的狗叫得惊心动魄。我们惊慌之下互相冲撞,也不知谁撞到了谁,连供桌都被掀翻了。我本能地想要找枪,然后才想起猎枪已经被李左成拿走了。

  可能是恐惧达到了极限,我突然不怕了,要死就死吧,祸是我闯下的,不能连累了别人!我挺直了腰杆,往前几步大声道:“那只妖怪是我打死的,要报仇就冲着我来,跟别人无关!”

  “嘿嘿嘿……”天井上方的屋檐上传来一阵怪异笑声,有点像是人在笑,也有点像是狐狸在叫。接着黑暗中出现了两点绿光,慢慢移动着。

  一只有力的大手把我扯向后面,我爸挡到了我前面,低喝一声:“到后面去,不要说话!”

  我奶奶的声音接着响起:“大仙,求你饶了他吧,他是孩子不懂事,是无心过错啊,我们愿意尽可能弥补……”

  “嘿嘿……血债血还,我要剥了他的皮,吃他的肉,把他挫骨扬灰!”一个阴森森恶狠狠的声音像是高音喇叭一样响。也许不是我的耳朵听到,而是直接在脑海中回荡,非常诡异。那两点绿光停了下来,变得更加明亮了,但看不到别的东西。

  我们寄以厚望的周沐先生,这时一点声音都没有,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我看着那两点绿光,神智突然迷糊了,猛地一把推倒了我爸,往大门走去。我妈冲过来拉我,也被我甩开跌倒。

狐踪魅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狐踪魅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狐踪魅影

我老家在偏僻的乡下,有许多关于狐狸精的传说,比如月圆之夜它会在屋顶上对着月亮人立作揖,有天晚上我就亲眼看到了狐狸拜月。 年少轻狂的我,根本不信牛鬼蛇神,打死了一只狐狸,从此噩运缠身,险些家破人亡,甚至万劫不复……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