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后世 > 正文

后世全文免费阅读第8章捕龙

发布时间:2020/3/27 17:43:00热度:

《后世》是一本现言类型小说,精彩阅读:战斗进行了很久,铁刺感到自己的魔力都快耗尽了,幸好两条龙喷吐龙息的频率也慢了下来,估计它们体内发火的玩意也快喷光了。但是...

后世

  海西历七百三十五年四月,伯尼尔领地的主人路易亲王带着他的那群部下,来到了自己领地的北方。

  暮春的阳光照在这片水泽上。在茂密的草丛和灌木间隙,那些零星的浅薄水面反射着蜿蜒的波光。

  这里是伯尼尔领地的北部沼泽区域。路易和铁刺等人正在向导的带领下向着那翠绿和苍黑掩映的沼泽深处行去。

  虽然这里青草葱葱、野花烂漫,一派无边*,但是他们并不是来踏青的。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捕龙。

  在明珠岛路易得到了“控龙之珠”,一行人回到了路易的领地伯尼尔。路易将众人剿灭海盗的功勋向帝国报了上去,请求给铁刺等相关人员封赏。

  在等待帝都传来的回音的间隙,下一步行动就是找一头龙来使用它。恰好,在伯尼尔沼泽边缘的纳隆湖北岸不远处,便有一头飞龙盘踞在附近最高也是唯一的一座山峰上。当然这一切都是早已打听好了的。

  随行的人,有路易的老部下龙骑士德布罗意、高级魔法师西芮尔,原海盗头目莫扎特,还有新加入的铁刺和铜鼎。而其他人因为自身能力问题,就没有参加这次行动。

  纳隆湖畔有一座小镇,因湖而得名,所以叫纳隆镇。将马匹寄放在镇上以后,路易要求镇长派出了一位熟悉沼泽地形的当地人做向导,便向沼泽深处行去。

  “注意这些看起来很平静的泥地,如果你走上去的话,会很快被它吞噬掉……对,这种草墩可以立足……”向导小心地带着路,同时细致地给大家讲解着注意事项。

  到达飞龙盘踞的山峰脚下以后,天色已经晚了,众人便在山脚干燥处扎营。

  “这座山峰就叫做‘盘龙峰’,山上的那条龙我们乡下人叫它‘残暴的罗尼’。平时我们谁也不敢走到这附近来的。不过以后这山可要改名字了。”向导笑着说道。

  路易微笑道:“为什么要改名字?”

  向导露出讨好的笑脸道:“因为亲王您把龙给杀了啊。我看啊,以后就叫做‘屠龙山’也不错。这样大家一提起来,就会记起亲王你屠龙的功绩啊。”

  莫扎特大笑道:“你还挺会说话的。可惜啊,我们不是要屠龙,是要抓住它。”

  向导顿时呆住,呢喃了半天才说道:“不……不是要杀它?是要抓住它?……天啊,抓住一头龙?……”

  想了想又自己摇摇头,脸上表情变了又变。要活捉飞龙,那比杀死它困难得多了,这个道理人人都明白。

  路易对他说道:“是啊。明天一早,你就赶紧回去吧。我们自己上山就好了。这些钱,你拿着吧。”

  说完给了向导两个金币,留下向导在那里千恩万谢,自己去协助大伙搭建帐篷了。

  晚上德布罗意又详细地把明日捕龙时,每个人的任务仔细讲了一次,直到大家都明确表示无误才算过关。

  铁刺运行了几转真气之后,一时难以入睡,便走出了自己所住的那间帐篷。

  一弯冷清的下弦月高挂在空中,轻轻拂过的晚风已经彻底没了寒意。这已经是晚春了。

  四座帐篷中间燃着一堆篝火。铜鼎在明日的捕龙行动里不需要太出力,因此在篝火边为大家守夜。看到铁刺出来,他叫道:“来陪我喝酒啦?”

  铁刺笑笑道:“我出来走走。别那么大声将大家吵醒了。”

  铜鼎压低声音道:“可别走远了,掉到沼泽里晚上没人来救你的,哈哈。”

  转过帐篷,铁刺看见一个人影在离营地不远的一块大石头上低头而坐。

  虽然月光并不明亮,铁刺凝神细看,还是发现那是西芮尔。

  铁刺不想去打扰她,正欲转身离开,西芮尔却也看到了他。只听西芮尔招呼道:“看来不止我一个人睡不着。”

  铁刺停住脚步,跟西芮尔打了招呼:“西芮尔小姐好兴致,一个人在赏月呢?”

  西芮尔抬头看看月亮,幽幽地叹息了一声。这声音里包含着无尽的落寞和心事。半晌,西芮尔突然说道:“你是在为明天的战斗担心吗?”

  铁刺笑道:“有经验丰富的德布罗意骑士指挥这次行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西芮尔看看铁刺,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这样计划好的战斗有什么可担心的呢。看得出来,你和你的矮人朋友都是热爱冒险的年轻人。”

  铁刺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好说道:“你也很年轻啊……”

  西芮尔道:“是的,我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也是那么喜欢冒险。路易那时候也是,我们简直是为冒险而冒险。现在可不同了,做什么事都是有目的了。”

  这些话却完全跟铁刺的回答不沾边。铁刺尴尬起来,他并不希望听到什么个人的独白,尤其是牵涉到复杂的情感纠葛一类的。虽然西芮尔看起来不是随便见到某人就象怨妇般自白,但是在某些特定的场合,比如这样冷清的月夜,感怀情伤也是有可能的。于是他赶紧告辞道:“我去那边转转,不打扰你了。”

  说完便转身向营地的另一边行去。西芮尔看看月亮,又低头想着什么心事,只是低声道:“那好。”

  回到营地,铁刺见到路易也出来了,他正坐在篝火边跟铜鼎说笑。看到铁刺过来,便说道:“铁刺一起来坐坐吧。”

  铁刺在篝火边坐下。路易对他说道:“你的爵位应该就快册封下来了。”

  铁刺对于什么爵位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看着路易一本正经的严肃模样,突然兴起恶作剧似的念头。于是他对路易说道:“我看见西芮尔小姐也没有休息,正在那边闲坐呢。”

  路易“哦”了一声,转头向西芮尔单独住宿的那间帐篷看了看。神色保持着平静。

  铁刺又说道:“其实以你的地位,来进行这样的冒险是不是值得呢?”

  路易微笑道:“呵呵,前几年我还象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什么目的都没有也要去冒险呢。至于你说到我的地位,难道你觉得我很有地位吗?”

  铁刺道:“你是一位显赫的亲王,拥有这么广大的封地……”

  “是啊。所以我如果不努力的话,将来的下场也许会很凄惨啊。”路易说道:“我倒更希望能做一个普通人。我们在海上的遭遇你也经历过的。到了现在,我都懒得去追究究竟是谁想对付我了。”

  铁刺看着路易在火光映照下忽明忽暗的脸庞,对路易的处境仔细地思考了起来。可能铜鼎在船上的八卦是真的罢,自从知道了路易的岳父就是南方军队的元帅,对于路易和西芮尔的处境也不难想象的。在现任皇帝还活着的时候,路易的安全也许还可以保障,说要面对的只是一些大大小小的暗杀。以后,如果帝国的皇位有什么变化的话,路易可能要面对的就是大队的帝国兵马了。所以取得妻子和岳父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而提升自己的实力,成为龙骑士,也是必定要进行的。

  次日天色微明众人便拔营启程了。那位向导并没有急着回去,他要求在山下等着这群冒险者,以便他们回程时再次给他们带路。可能他是希望再得到路易的一些赏赐,毕竟昨天给他的两个金币是他种地很不容易赚到的。

  南方并没有太高的山峰,这座附近高度第一的“盘龙峰”,众人不到中午就快到顶了。

  “这里就是‘残暴的罗尼’的巢穴了,大家小心戒备。”在一处巨大的洞穴前的平台上,德布罗意叮嘱道。

  按照原定计划,由奔跑速度最快的莫扎特进去将飞龙引出洞来,由其他人围着殴打。主要的战斗者是德布罗意和路易。西芮尔专门负责给大家加上魔法护盾,而铁刺专门给大家加火系魔法护盾,这是因为飞龙的抗魔性非常的高,让两位高级魔法师来攻击实在没有太大的效果,还不如辅助战士。

  给莫扎特一一加上五颜六色的魔法护盾,铁刺最后对着他施放了一个“疾走之风”来提高跑速,莫扎特便带着弓箭奔进了龙洞。

  德布罗意召唤出了自己的坐骑“深红”——那头在海面上便跟铁刺见过面的巨龙——手中握紧了长长的龙枪,低飞在龙洞门口。

  路易也将双手剑紧紧握住,站在洞口首当其冲的位置。铁刺、西芮尔、铜鼎站在稍远处。

  紧张的气氛笼罩住了所有人。斗气慢慢地提升着,魔力也被聚集着,等待着莫扎特引龙出洞。

  莫扎特能顺利地逃出来吗?会不会被“残暴的罗尼”一口龙息吞噬?铁刺按捺住自己这些杂乱的思想,尽力使自己镇定着。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实际上只有不到十分钟。终于听到龙穴里传来几声带着强烈愤怒的吼叫,那一定是“残暴的罗尼”对于敢跑来打扰它的小爬虫莫扎特在表示自己的情绪了。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自觉地做着最后的准备。那就是将紧张的情绪放松下来。这在这样的战斗中是必不可少的步骤。只有冷静地面对战斗,才能避免伤亡取得胜利。

  吼声越来越近。突然一大团强烈的火焰从洞口喷了出来,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那种炽热感让众人都觉得脸上一热,亮度让大家的眼睛在稍后还残留着那团火影。

  铜鼎不由得惊叫道:“莫扎特?……”

  这段时间他们一起出入伯尼尔城的大小酒馆,已经建立了一定的友谊,铜鼎不希望这个比较有趣的朋友变成一块烤肉。

  “我在这里,你为我紧张,我很感动。”莫扎特的声音从平台南边传来。

  铁刺早在火焰喷出的一刹那就看到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连滚带爬地从洞里冲了出来,这时转头看去,衣衫偻烂、焦头烂额的莫扎特正在从地上往起爬,嘴里还说道:“要是再快一点,那口龙息就是对着路易去了。哈哈……咳咳……”

  铁刺回过头来,看到“残暴的罗尼”已经被德布罗意的那头坐骑龙“深红”挡住了。

  “残暴的罗尼”明显智商不低,它看到另一头同类,还有一堆不怀好意的人类,差不多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它那巨大的身躯在洞口停了下来,身上青黑色的鳞片反射着暮春的日光,那双冷酷的眼睛燃烧着熊熊怒火。

  在“残暴的罗尼”身体的反衬下,路易就显得个头渺小了,只是他的声音却一定也不示弱:“残暴的罗尼,向我臣服吧!”

  “残暴的罗尼”扫视着眼前的人群,很显然它听懂了路易的话,它连连发出巨大的怒吼,那种愤怒的情绪深深地传达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脑中。

  看着“深红”那生着红黑色鳞甲的坚硬躯体、不输于自己的个头,“残暴的罗尼”萌发了退意,它犹豫了起来,似乎在考虑要不要缩回龙穴。

  虽然它没有语言,但是它的情绪和意图却能让每一个人都知道。铁刺觉得惊奇起来,这除了它的肢体动作和眼中的情绪外露,是不是还有别的呢?

  精神力,对,巨龙一定有及其强大的精神力量,这样它的那些简单想法,就可以让身边的人感知到。所以在很多传说中,巨龙会口吐人言……实际上,对于人类那复杂的语言和文字符号,巨龙是不会使用的。可能,它能懂得人的语言?

  “想要逃跑了吗?懦夫!”路易嘲讽着“残暴的罗尼”。

  德布罗意已经开始发动了攻击,“深红”猛地向“残暴的罗尼”扑了过去,双爪张开,狠狠地向着“残暴的罗尼”眼睛抓去。在此之前,德布罗意的龙枪泛起了金色斗气,已经接近了“残暴的罗尼”的咽喉……

  “残暴的罗尼”听到了路易的嘲讽,怒气陡然猛涨,正待向路易扑去将这个小小的人类撕碎,“深红”和德布罗意的攻击已经到来。它赶紧将头一偏——虽然就算咽喉中上一枪也不会致命,但是它并不愿意让这个要害被敌人击中。就这样德布罗意的一击从“残暴的罗尼”的颈畔滑过。“深红”的爪击也落了空。

  这一枪只是在“残暴的罗尼”的鳞片上划出了一道浅痕,但是已经让高傲的巨龙愤怒的失去了理智。来就来,谁怕谁啊,虽然你们人多,但是我可是“残暴的罗尼”啊,是这方圆数百公里领地的王者!

  “残暴的罗尼”发起了反击!

  它的优先目标还是路易,这个拿着双手剑的人类比那头红黑色的巨龙和它背上的骑士还对付些。先易后难,各个击破,这个战术是简单而容易掌握的。

  但是很明显那条龙和那个龙骑士不给它这个机会,他们的攻击再一次来临,非要逼着它面对自己的同类,还有它背上的骑士。

  “残暴的罗尼”怒吼连连,跟“深红”用尖牙利爪还有坚硬的躯体对抗着。作为自由自在的强者,它鄙视这条被人骑着的龙。但是这种情绪并没有让这个讨厌的家伙好对付一点,几个回合过后,双方都挂了彩,一些鳞片被抓翻了,零星的血滴在在地上。

  路易在它脚下灵活地东腾西挪,不时在它爪子上砍伤一下,虽然这样没什么效果,也让“残暴的罗尼”气得够呛。

  还有些讨厌的人在边上射箭,那就是跑到自己洞里来骚扰自己的那个家伙,自己的龙息虽然没有正面命中他,按理说他也活不了。看来是那些魔法师的鬼把戏了。看看,现在他们还在捣鬼,不时给自己面前的龙骑士和肚子下的小爬虫加上一些色彩绚烂的玩意。当然它也注意到了那个矮人,难道他不知道巨龙对魔法几乎免疫吗?为什么还要徒劳地用那个小锤子砸出一个个闪电球呢?

  最大的敌人当然是面前的同类了,“残暴的罗尼”几乎是用了全部精力在跟它对抗。蠢货!要不是靠着那个骑士的指挥,凭它的战斗技巧怎么能是野性的自己的对手呢?

  德布罗意注意着不让自己、自己的坐骑,还有对手受到太严重的伤害。双方不时对喷一口龙息,炽热的火焰对龙本身伤害不大,德布罗意尽量避免了正面挨到龙息,就是这样,也得靠铁刺不断地给他施加“火焰护盾”才能幸免。

  战斗进行了很久,铁刺感到自己的魔力都快耗尽了,幸好两条龙喷吐龙息的频率也慢了下来,估计它们体内发火的玩意也快喷光了。但是铁刺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只要魔力稍有回复,就勉强地给德布罗意或者路易加上“火焰护盾”。看西芮尔那边的情形也是差不多。

  铜鼎的“雷神之锤”储存的能量本来就剩的不多了,现在基本上是偃旗息鼓在边上看热闹。他跃跃欲试地也想冲过去向路易一样近身格斗,但是自忖没有路易一样灵活的身手,只得作罢。

  莫扎特射了半天箭,结果都是箭支碰到“残暴的罗尼”就掉到地上,没有一支射进巨龙身体的,他嚷嚷道:“不知道‘破甲箭’有没有效?”

  “残暴的罗尼”累坏了,它的反击慢了下来。

  “深红”因为有德布罗意的指挥,知道怎么样保存体力,情况要好一点。有好几次它都看出了能致对手于死命的机会,可惜身上的骑士都没有要它行动,因为他们想要活捉这头脾气不好的飞龙。

  路易一直找着机会,希望能爬到“残暴的罗尼”身上去。但是它那条尾巴扫来扫去,使路易不得不一直竭力躲避着。

  当怒气在战斗中被疲累消耗一空的时候,“残暴的罗尼”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恐惧”这种情绪。

  “不好,它想逃跑了。”路易叫道,声音里带着惊奇。想逃跑的龙……似乎在传说和那些屠龙英雄的传记中还没有听说和见到过。

  愚蠢的人类……“残暴的罗尼”肺都快气炸了,逃跑?自己只不过是想撤退到熟悉的龙**部去,他们居然认为伟大的巨龙是要逃跑……

  在它犹豫的瞬间,路易勇敢地跳到了“残暴的罗尼”的背上,并且迅速地顺着龙背向头部攀登。

  “残暴的罗尼”怒吼连连,虽然它只要往地上一躺,再打个滚,就可以把路易压扁。但是巨龙的尊严让它不能作出这有失体统的无赖动作。它用力深吸一口气,“呼”地对着面前的“深红”喷出一口龙息,趁着德布罗意将坐骑拉高回避的时刻,转身向自己的巢穴撤退。

  这几个大幅度的动作,让它背上的路易颠簸的好像巨浪里的小船,稍有不慎,就会掉落下来。

  大家都紧张的喘不过气来。西芮尔不再遵守战前约定的位置,迅疾地窜了过去,差点被“残暴的罗尼”甩动的尾巴击中。

  “残暴的罗尼”大口地喘着气,刚才的龙息差不多让它筋疲力尽了,要是还能再积聚起足够的能量,它倒不介意对着眼前这群慌张的爬虫再来一下。他们已经乱了,“深红”被挡在了几个人类的背后。

  “残暴的罗尼”尽力地向巢穴深处连飞带窜,把洞里一些原本不会阻碍到自己进出的石块撞倒,一路上烟尘滚滚。众人在它身后紧追不舍。

  路易跟着巨龙的身体翻翻滚滚,他伸手抠住了“残暴的罗尼”脖子上的一块龙鳞,把“残暴的罗尼”痛得又吼了起来。这样暂时就不会掉下去了。

  不一刻,洞里宽敞了起来,一串龙和人来到了一处大厅。

  一束日光从头顶斜射下来,那是洞顶的一道裂缝。借着这道光线,铁刺看到前面没有路了,这里看来就是“残暴的罗尼”的卧室、客厅、起居室……什么的了。奇怪的是,这里并没有传说中那成堆的金银珠宝,只有光滑的地面和洞壁说明“残暴的罗尼”经常在这里活动。

  “残暴的罗尼”停了下来,转身面对着追兵。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小心!”铁刺大叫一声。刚才他一直看得明白,每当“残暴的罗尼”要喷吐龙息的时候,就会有这个动作。而现在,首当其冲的是西芮尔。德布罗意和“深红”还在后面一点。

  以西芮尔的身体,怎么可能抵挡住那炽热的火焰呢?

  西芮尔听到铁刺的叫声,赶紧向左边移动。铁刺竭力给她加上了一个“火焰护盾”。如果能避开那龙息的正面,也许这个护盾还有点用吧。

  看着众人急急地移向自己的侧面,“残暴的罗尼”眼睛里闪烁起了一丝得意。它猛地移动身体,长长的尾巴带着呼啸的风声向着人群扫了过来!

  去死吧,可恶的家伙。“残暴的罗尼”现在根本没有足够的能量喷出龙息,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伎俩。既然逃不掉,至少要抓几个垫背的。在“深红”赶到之前,它觉得自己成功了。

  路易艰难地继续向龙颈爬了一步,手中的“控龙之珠”上面带着一点血红,那是提前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了上面。

  路易大口地呼吸着,眼前的物体模糊起来。不行,要尽快将“控龙之珠”放进这家伙的耳后。那样就能控制住这个愤怒的家伙了。可是那里都是鳞片,该从那里放呢?

  龙尾高速扫来,西芮尔看着它越来越大,带着不可阻截的气势,她眼睛闭上了,就这样结束也好,一丝笑容从她的脸上露了出来。

  身体飞了起来,但是却不像是被重物击中的感觉。

  这是?

  西芮尔张开眼睛,正好看到铁刺被龙尾击中,鲜血从他嘴里喷出,然后他的身体就向着巨龙的身后飞速滑去。

  原来自己是被铁刺抛出来的啊……但是这样一来,被龙摆尾击中的就换成了铁刺了。

  德布罗意也赶到了面前。刚才这一切只是短短的一瞬间而已。

  “残暴的罗尼”笑了起来,只是那表情很是古怪。然后“砰”地倒在了地上。

  路易在它倒地的同时从它的颈部飞身而下。

  烟尘散去以后,只听到路易疲惫的声音:“我将‘控龙之珠’放进它的体内了。”

  德布罗意收住深红,朗声道:“恭喜环海大陆第十三个龙骑士的诞生!”

  西芮尔道:“快去救铁刺……”

  众人慌忙向铁刺被击飞的那边跑去,可是除了地上的点点血迹,哪里有铁刺的影子。

  “是从这里掉下去了吧?”切尔看着眼前地上的一个洞口说道。血迹一直延伸到洞口。

  铜鼎探头一看,里面一片漆黑,不知道有多深。

  路易捡了一块碗大的石头,轻轻地丢了下去。

  等了很久,也没有回声传来。众人面面相觑:“这到底有多深?”

  

后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后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后世

在最初,在史前文明的最早他们学会使用的能源只是简单的树枝火种,而煤炭的发现,也没有更多的改变世界的面貌。当他们发明了能有效利用煤炭的蒸汽机以后,史前文明才开始正式进入了机械时代。  当然,那还是很粗糙的。随着新的能源,石油的发现,以及能利用石油的内燃机的出现,史前文明的机械时代开始了大跃进。  在史前文明遭遇毁灭的时候,他们已经能有效利用核能,当然在手段上也许还不太成熟,以至于只有不多...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