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异能 > 风水师怪谈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风水师怪谈在线阅读第10章,古墓问世!

发布时间:2020/2/15 22:10:00热度:

《风水师怪谈》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异能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没等我反驳,就听哗哗几声,八个壮小伙脸红脖子粗的就从水底冒了出来,不知道拎着什么玩意,怎么这么重。...

风水师怪谈

次日清晨,葛二大爷被水鬼加害的事情可就传遍了整个李庄,老烟鬼出面作证,几乎没有人不相信,就连隔壁赵庄都听到了风声,很多村民过来打听,都非常的惊讶,毕竟这才隔了一夜,怎么又闹鬼了?

老烟鬼已经成为了这十里八村的一面旗帜,被奉为捉鬼大师,他就借着这种光环,跟我们村长开口,要抽调一些壮丁下河,把里面的脏东西彻底灭掉,不然的话,周围几个村子的村民,还得遭殃。

村长叫赵玉良,是个有觉悟的人,从十年浩劫走过来,对封建迷信这一套,十分的反感,要是搁在那时候,老烟鬼早就被带上尖帽子游街批斗了。不过碍于葛二大爷以及民众的言论,他不得已派出了八个壮小伙子。

不过丑话也讲在了前头,这八个人可不能白干活,人家都要养家糊口的,跟你这儿白耽误一天,得少赚多少钱。要是水底下没什么脏东西,一切费用都由老烟鬼支付。老烟鬼点头答应下来,没跟赵玉良一般见识。我也在内心鄙视着村长,你特么当初派人给王寡妇挑水的时候,怎么没这么多废话。

这时候我爸爸站出来了,拿出八十块钱,给八个壮小伙子分了,讲道:“就是真挖出脏东西,我们也给钱,乡亲都不容易,除了河底的一害,大伙儿过日子也舒坦。”

一九九零年的物价跟现在可没法比,一斤猪肉才两块钱,村里干活的日工资绝对超不过八块,我爸一人给了十块,场面做的足足的。

这一下就把赵玉良挤兑的没话说了,脸红脖子粗的站在那儿干咳嗽,八个壮小伙左右看看,感觉手里的十块钱分外沉重,因为我爸对乡亲们特别好,做木匠活,基本上都不赚什么钱,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不记个恩呢。

“老陈叔,你们爷俩也不容易,这钱我不要,留着给西凉子娶媳妇儿吧。”说话的人叫王超,二十八了,他们家前年打家具,我爸除了要了成本费,就喝了他家一顿酒,手工费根本没言语,所以他们全家都知道我爸的为人,今天这十块钱要是揣兜里,良心上都过不去。

“对,不就是下大青河打捞东西么,洗个澡的事儿,要啥钱?都钻钱眼儿里了?”

“老陈叔可是实在人,我要是拿了钱,我爸非抽我不行,我也不要。”

八个壮小伙子嚷嚷着,都把钱塞了回来,赵玉良都控制不住局面,我爸笑着摇摇头,转身就走了。我明白,他这是帮老烟鬼解围,毕竟他是我师傅。

老烟鬼点点头:“西凉,以后长大了,可别忘了你爸这片心。他也不易!”

我鼻子一酸,当然知道我爸的难处,可老烟鬼的这句话里,还有一层别的意思。我爸承认自己曾经铸成了大错,叫我学习阴阳风水,就是怕我日后遭遇危险,我懂这片心,滚烫滚烫的,有时候烫的我都想哭。

就这样,一行八人外跟随我们师徒来到了大青河边,我们村以及赵庄的老少爷们,也全都过来凑热闹,一时间,河堤两岸人头攒动,谁都没心思钓鱼了,都知道远近闻名的老神仙要河底捉妖。

都知道我师傅厉害,可见识过的根本没几人,今天是个好机会,都把眼睛给瞪圆了。

我师傅昨晚伤了那两个水鬼,已经断定了方位,吩咐那八个壮小伙就下了水,并且在下水的时候,给他们一人含了一片东西。

昨天就是这片东西救了葛二大爷,我心痒痒的很,就问:“老烟鬼,这到底是啥玩意,给我一片儿尝尝。”

老烟鬼用一种‘你怎么这么烦人’的眼神看我,从布兜子里拿出一片,直接塞我嘴里了。

我那张还算清秀的脸,顿时就扭曲起来,辣的眼泪都打转转了,我从嘴里拿出那片东西一看,竟然是生姜。

用现在的话说,我就去了。

老烟鬼幸灾乐祸的笑:“别小看这东西,生姜有回阳通脉的效果,人在阴气极重的水里,含一片生姜,能够辟邪。”

没等我反驳,就听哗哗几声,八个壮小伙脸红脖子粗的就从水底冒了出来,不知道拎着什么玩意,怎么这么重。

老烟鬼来了精神,吩咐我去拿麻绳,等绳子到了,八个壮小伙也游到了浅滩,四面八方观看的村民一阵惊呼,抬上来的竟是一口灰白色的石棺!

难怪这么重,一口石头棺材沉在水里,没有七八个人绝对弄不上来,这还得说河水有浮力。

一看是棺材,可就没多少敢过来帮忙的了,毕竟谁都忌讳这东西,八个壮小伙同样一脸惊恐,要不是拿了十块钱,估计都有半路逃命的。

我把麻绳丢下去,八人将石棺捆绑结实,飞快的爬上了岸,就跟后面有什么东西撵他们一样。

“大家在卖卖力气,把石棺拖上来,你们就算完成任务了。”老烟鬼取出烟袋锅,开始抽烟。但双眼凝重的厉害。

八个壮小伙互相对视一眼,都把这玩意儿从水底弄上来了,拖上岸还能怎么滴,干吧!

这时候可发生了一件怪事,八个人甩开膀子的力气,一头牛也挡不住啊,可那口石棺竟然纹丝不动,在浅滩就跟生根了一样。

王超累的呼呼直喘,叫道:“不行了,不行了,这口棺材太邪门,拖不动啊。”

岸边上有村民嘀咕:

“这棺材里肯定有水鬼,棺材是上不了岸的。”

“大青河里死了太多的人,是不是因为这口棺材,把亡魂们都给惊动了?”

“快走快走,没什么可看的,被厉鬼看一眼,可就得当替身咯。”

一阵阵喧哗,说什么的都有,我也有些坐不住了,不断的看向老烟鬼,而老烟鬼却稳如泰山,一袋烟抽完,从布兜子里拿出一把土,他跟我说,这是坟头土,抖手一扬,全都落在了石棺上,而后口中念念有词,念完咒,自己拿过麻绳,双臂一较力,给我走!

就见那口纹丝不动的棺材,竟然缓缓的向岸边移动了。

一片哗然,村民们都惊呆了,谁都没想到老烟鬼一把年纪了,竟然有这么大力气,果然是大师啊。

其实我明白一点内幕,撒坟头土是在祭拜亡灵,念咒稳定怨气,石棺沉入水底这么久,怨念颇重,一朝重现天日,肯定怨气冲天,能拉动才怪。不过这可把我的好奇心给勾上来了,老烟鬼说,第三个阵眼里埋藏的是血敌双煞,肯定在这口石棺里了。

白天阳气最重,是破煞的好时机。

石棺终于拖上了岸,老烟鬼顿了顿,擦去了汗水,冲河堤两岸说道:“众位乡亲,这石棺中人并非正常死亡,纵然是白天开棺也怨气太大,今年是庚午年,马年,凡二十六,三十八,五十,属鼠,属鸡者转身回避。如果非要看,被煞气冲体,冤魂不散,你家可就鸡犬不宁了。”

老烟鬼的名声在外,所以村民们听到这番话,全都当了真,有很多人不得不转身回避,他们是真害怕。

老烟鬼左右环视,看差不多了,根本没使唤八个壮小伙,一脚叫把棺材盖给踹开了。

就见一大片灰色的烟气蒸腾,这就是煞气,能叫普通人都看见,足见这些煞气有多浓重了。

河堤两岸的村民大部分都聚拢到此,就发现棺材里全是骨头,并没有预想当中的那么恐怖,我原本也以为,棺材里有个青面獠牙的妖魔,老烟鬼还得与之大战三百回合呢,谁知道这么叫人失望。

不过细观察,就发现这些骨头并不寻常,首先,这是两个人,侧着身子对面躺下,左边的那个用匕首刺穿了对方的心窝子,并且把对方的面骨划的纵横交错,右边的那个双手攥着两柄短刀,砍断了对方的胳膊和喉管。

我的天,这两人合葬在棺材里,怎么还打了一架?这分明是自相残杀而死的。并且我回忆到,这两人的模样,跟昨晚在水下看到两个水鬼一模一样。

这就是血敌双煞吗?!

老烟鬼摇头叹息:“作孽啊,把两个深仇大恨的敌人活葬在棺材中,两人互相残杀,仇恨化作极强的怨气,并且在棺材内壁篆刻封魂符,使他们不入轮回,不能往生,怨念越来越大,如果不是被我发现,后果不堪设想啊!”

我定睛一看,棺材内壁的确有密密麻麻的符文痕迹,只是年代太久,已经被杂物覆盖上了。

坐蜡童子,蛇鼠龙头,血敌双煞,全都被封住了魂魄,是用来增长怨念的工具,三者分别埋葬在李庄高坡,赵庄水渠,大青河底,串在一起就是个三角形,这便是三尸回阳阵的范围。但凡身处这个范围的人家,估计都没有好下场,因为这个阵法就是吸收阳气的。

我展望了一下,这片范围内,大面积都是农田,树林,只有少数几户人家,所以遭灾的寥寥无几,事到如今,都没有耸人听闻的事情发生,要是放在人多的地方,估计早就翻天了。

围观的民众听到老烟鬼的那番话,全都心惊胆战,咒骂是哪个丧尽天良的家伙干的这事,不过通过辨别,这口棺材起码上百年了,就是报警都没用,警察来了,有可能还得帮倒忙,所以他们把希望都寄托在了老烟鬼身上。

我也问:“既然血敌双煞已经重现天日,那下一步怎么办?”

老烟鬼眯着眼睛,低声道:“你应该知道了三尸回阳阵的范围,方圆二十多里,必定有一处古墓,我只要灭掉石棺中的血敌双煞,三尸回阳阵就全毁了,那个古墓就会露出痕迹。墓主是个高人,我怕他还有幺蛾子,别又激发出什么凶险。”

我明白他的意思,说道:“那总不能把石棺再沉入水底吧。这么多人看着呢。”

老烟鬼猛地睁大了眼睛:“也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灭了他***!”

话音未落,一竹筒鸡血就倒入了石棺,我亲眼发现,那两具尸体竟出现了挣扎之色,他们可能会很痛苦,紧接着,整条大青河无风起浪,隐隐中,从河底飘荡出无数哭泣,那么凄惨,哀怨!

人们吓的妈呀一声,转身就跑,生怕水里的冤魂上来索命。

我知道,这是鸡血的阳气太重,断了整条河的阴气,纵然是鬼也需要生活在特定的环境中,哀嚎消散,石棺中的两具尸骨也融化了。

可就在这个当口,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咔嚓一声劈出一道旱天雷。

那口石棺应声而碎!不知多少人被吓的一屁股摔在地上。

老烟鬼取出白玉罗盘,双目紧紧的盯着指针,随后猛地转身,看向了东北方向,低沉的说道:“古墓问世了!”

风水师怪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风水师怪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风水师怪谈

我师承道家,却有着佛祖的仁慧,我捉鬼降妖,却渡不尽魑魅魍魉,这半生,我都在争斗,与天地,与人鬼。恐怖的坐蜡童子,邪恶的蛇鼠龙头,诡异的血敌双煞,它们将黑暗与噩梦泼洒在了这片大地,我要与之对抗,因为我是陈西凉,我是老烟鬼的徒弟,我一名不折不扣的阴阳风水师!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