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轮回经武纪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轮回经武纪在线阅读第6章山野游魂

发布时间:2020/3/27 17:25:27热度:

《轮回经武纪》是文笔极佳的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没错,虽然也属于深山老林里的鬼怪,但它们比山魈要可怕得多。”孤星寒的面色有些沉重。...

轮回经武纪

翌日,紫云仙子正在和四大长老在主宫内讨论着朱星云的身世,这时一名弟子走了进来,报道:“宫主,外面有一位少年求见。”

众人听了一怔,紫云仙子道:“回绝。”

“可是他从容破解了六方阵,还以一招打败了八位护宫使者。”那名弟子说的有些慌措。

“什么?”五人同时站了起来。

沉默了片刻,四大长老面面相觑,紫云仙子吐出四个字:“请他进来。”

“是。”那名弟子退下,不一会儿,一位玉树临风,气度不凡的俊朗少年面带微笑地走了进来。只看了那少年一眼,五人的心中都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叹服。

少年抱拳笑道:“晚辈孤星寒,见过宫主和四位长老。”很简洁的表言,让五位一代仙宫的长者皆为这动容。

愣了片刻,紫云仙子平和地道:“你是风后传人。”说的很恭敬,很是友好。

孤星寒笑了笑,随之颔颜严肃地道:“晚辈这次是为了洪荒天子一事而来。”

四大长老听了一惊,紫云仙子的脸色也是一变,问:“九鼎出现了?”

孤星寒摇了摇头,道:“还没有,不过天子信物已经有了显示。”

“玄黄玉佩。”紫云仙子身体一震,“在哪?”

“这、这还不能确定它真正的地点。”孤星寒面色有些难堪。

扫了座下四大长老一眼,紫云仙子默然,思考了一番,她开口道:“既然天子之灵还未有任何的表迹,你也不要太着急,先回去吧,如果有了九鼎的消息,再做打算。”

“可是......”看了看紫云仙子那平淡的面容,孤星寒皱紧了眉头,没有将下面的话说出口,他抱以一拳,道:“打扰了,晚辈告辞。”

“我送你。”紫云仙子虽然拒绝了他的请求,但表情依然诚恳。

“不用了,晚辈会再来的。”揖了揖手,孤星寒转身离开。

望着他沮丧的背影,四大长老的心中甚是惭愧,袖里清风白常道先开了口:“宫主,我觉得我们应该接受风后传人的请求,玄黄玉佩既然有了显示,那表示天子之灵已经出现,有了上古天子的帮助,即使不能成功,至少多了份力量,再说邪之阴气还没有任何的显示,我们......”

紫云仙子打断道:“你不要忘了,朱星云的出现便代表了邪神的重生。”

“但至少我们还有时间,昔日神殿的势力已经覆灭,天子可说是无一事处,对于我们可是一个非常大的助力。”白常道说。

乾坤火君沈释民也开口道:“是啊宫主,洪荒天子的力量可说不亚于圣之皇气,如果......”

“好了,都别说了。”紫云仙子似有些的不耐烦,挥手制止,“一切等到时候再说吧,现在的任务是怎么让朱星云那孩子体内的气息觉醒,然后让他去对付十大邪将。”

“邪将。”四大长老的心中皆一颤,邪将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言下都闭上了嘴,各其所思,也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漫走在蓬源宫的山脚下,孤星寒的脚步有些的错乱,心中甚是迷离,表情太过于严肃,久久他长叹了口气,刚准备加快脚步离开昆仑之禁区域,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叫喊:“大哥。”

他一怔,回头一看,顿时脸上换上了欣然的笑容,叫了声:“云弟。”

来人正是朱星云,只见他快步走到孤星寒的面前,急问:“大哥,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也不进去找我。”

孤星寒笑道:“我就来了一会,也不知你在这里,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这个......”朱星云挠了挠后脑勺,想到了长孙玉玲,“说来话长,以后再解释吧,大哥你跟我回去吧,我们兄弟俩好久没有见面了,该好好聚一聚。”

孤星寒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大哥这一段时间都比较忙,有空以后再说,你回去吧,我会找时间来看你的。”

“可是......”朱星云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回去吧,大哥答应你,一定会再来的。”孤星寒豪言道。

“嗯,好吧,那大哥多保重,路上小心。”朱星云点了点头。

“大哥走了,后会有期。”拍了两下朱星云的肩膀,孤星寒笑着离开了。

望着他轻松离去的背影,朱星云默然,虽然已经五年了还不知这位大哥的来历,但他的心中并不感到任何的不快,他知道这位大哥不简单,也猜到大哥身负重任,茫然中,他的思绪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一天。

那是义父去世的第十天,朱星云第一次独自一人出去打猎,虽然已深知山林的地形,但只有十五岁不到的他心中还是有些的害怕,不过他的运气不错,碰到了不少的小动物,虽然都跑掉了,但他没有灰心。但是后来在追一只小白兔的时候,他碰到了一头野猪,吓得他疯了似的乱跑,大叫不止。

在他命悬一线的时候,一道气风旋空而来,刹眼之间那头壮大的野猪便“嚎”的一声惨叫,被切成了两半。当时朱星云正在地上打滚,看到野猪突然断成两半,那鲜红的血让他惊得忘了所有,知道被发出那道气风的人打醒,他才大叫了出口,笑得来人前俯后仰,而这人便是风后的传人——孤星寒。

朱星云一愣,疑惑道:“你是......”

“我叫孤星寒,不知你叫什么。”孤星寒一笑。

朱星云看着他那灿烂的脸庞,尴尬地笑了笑,说:“我叫朱星云。”

孤星寒听了,哈哈大笑,道:“没想到这么巧啊,你的名字里也有个‘星’字,而且也是第二个字,哈哈......”

朱星云望着这位潇洒豪放的风后传人,不禁也笑出了声,这时孤星寒又道:“既然这么巧,不如我们结拜为兄弟吧。”

朱星云一愣,稍候点了点头。 孤星寒拍着他的肩膀,豪放地道:“那好,以后我作兄,你为弟,有福同享,有难我这个大哥一定会替你扛下的。”

朱星云望着这个看似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大哥,心中一股暖流在翻涌,泪从眼中滑出。

孤星寒见了,替他擦去泪水,道:“怎么堂堂一个男子汉,说哭就哭,快擦掉。”

“嗯。”朱星云忙用袖子将眼泪擦干,俩人望着对方,哈哈大笑。

经过那件事之后,朱星云打心底的记住了这位豪迈的大哥,除了义父之外,这位异姓的大哥是让他真正佩服的人。

站在空旷的树林中,朱星云愣了许久,也忘了所有。

这是一个小小的部落——清风,居住着五十多户人家,加起来还不到两百人,但这里却以信奉神为主导,认为神能主宰一切,人类只不过是神脚下的蝼蚁,人们要按神的意愿办事,要听取神的一切安排,甚至生死。

部落是由酋长统领的,可酋长却要听假冒神的使者——大祭司的命令,在这里大祭司拥有至上神的权力。他知懂巫术,用巫术迷惑世人,将人们的生死玩弄于手掌之间。虽然这样,但也有一些血性方刚的年青人抵制反抗,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此时的他正坐在一座山顶上,望着远方的群山河川感叹这世间的美好,鸟儿在他的身边飞翔,微风在他的周围流畅。良久,他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对那远方慷慨的大叫了一声。

“天哥哥。”一声脆叫从他的身后传来,他回头一笑,迎上去将那拥有绝世容颜的少女搂入怀中。

“露露,你怎么来了?”他吻着那少女的脸颊问。

他叫浩天,是该部落酋长的独子,那女子叫宋雨露。俩人从小一起玩到大,早在十六年前就订下了娃娃婚。

“你坏。”宋雨露嗔道,粉拳击打着浩天的胸膛。

浩天让她打够,然后抓住她的双手,笑着问:“告诉我嘛,好不好?”

宋雨露小嘴一撅,说:“我才不告诉你呢。”浩天摇头笑了笑,用手去挠她的痒痒,“哈哈”宋雨露大笑,俩人抱成一团。

过了一会儿,宋雨露说:“今天是祭神日,你忘啦?”

听到“祭神”这两个字,浩天心头一沉,不快地道:“什么祭神不祭神的,还不都是那个大祭司搞的鬼,蛊惑族人,哼!”

“你别这么说。”宋雨露担心地道,“我们还是快回去吧,不然酋长会责怪我们的。”

浩天望着焦急的她,一笑,吻上了她,说:“好好,我们回去。”

“嗯。”宋雨露欢颜一笑,俩人朝祭神坛走去。

祭神坛,在部落东北方两里外的一处平地上,方圆半里内无一根杂草,光秃秃的黄土裸露在烈日之下。坛身高七丈,分为三层,立体状,方形,边皆为四丈。

此时那里人山人海,男女老少。神坛上有个大石墩,上面摆着很多的祭品,旁边站着位穿着紫色衣袍,手拿一根枯木杖的中年人,不知年龄几何,脸面隐藏在披风的帽子里,看不清长相,但他的身上隐隐中散发着阴戾的气息,让人由心的害怕。他站在石墩边,望着太阳,似在等待着什么,而坛下的众人也都望昂首相望,表情一副严肃。

浩天和宋雨露来到了此地,正朝祭神坛走去。就当浩天朝神坛走去之时,一位面部沧桑的老人走了过来,问:“天儿,你去哪了,怎么才来?”

浩天笑了笑,无所谓地道:“爹,这不是还没开始吗。”

“唉!”酋长叹了叹气,“等下记住千万不要说话,这次跟平时不一样,可不能随便。”千叮万嘱,生怕浩天会坏了大事。

浩天丝毫不在意,道:“知道了,我不说话就是。”

“这才像样,快过来,时间快到了。”酋长说着先走上了神坛。

浩天瞪了那大祭司一眼,对宋雨露笑了笑,便走上了神坛。

太阳很热烈,那大祭司仿佛得到了什么命令,急忙转过身面对那大石墩背后的那座石像,从怀里拿出一块透明光板,斜靠在一块大石头上,双手朝天,嘴里念着些连自己都不懂的巫语。不一会儿,那一大黑锅里的枯草在光板下燃烧起来了,随即坛下的人们大声欢呼。

差不多经过了半个时辰,祭神仪式也快结束了,另一座山峰上,孤星寒站在平顶崖上,望着那场仪式脸色有些的不快,皱紧了眉头。浩天站在下台边,与酋长平齐,感到了那熟悉的气息,他回过了头,与孤星寒相视一笑,孤星寒向他招了招手,便离开了。

这是一面湖泊,水色清澈,没有一丝的污渍,一眼见底。天气很热,但这里很凉爽,不时的有淡许的微风吹过,在平静的湖面泛起层层涟漪,半圈半圈地荡向湖的另一边。

孤星寒站在湖畔,望着对面那茂盛的树林,他有些的迷茫,想起了三年前与浩天认识结拜的那一天。

他奉师命去调查紫气的来源,寻找九鼎的下落,那天刚好经过对面的森林,开始他只觉得那片森林给他的感觉不一般,隐隐中有股邪气在涌动。就在他欲搜索不自然的来源之时,突然传来了呼救声,他忙寻声追去,只见一男一女两名孩童正被六、七个山魈缠住,男孩便是浩天,女孩则是宋雨露。

当时的他想也没想便奋然出去解决了那些山中的鬼魅,事后浩天坚持要与他结拜为兄弟,他也没有拒绝,便做了浩天的兄长。本来他对于这件事没有太在意,但在告别浩天之后,他越想越不对劲,因为那些山魈让他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熟悉但又陌生,似乎有一个人在暗中操纵着这一切,在指引着,要告诉他什么。因此他每年在这个时候,也就是这部落祭神之时便会来一次,希望能够找到那个人,向他得到答案。

“唉~”孤星寒背着双手轻叹了口气。

“大哥。”这时一个豪壮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孤星寒悠然转回头,笑着叫了声:“三弟。”

浩天走到他的身边,笑道:“每年的这个时候大哥都会如约而来,大哥你会在这个日子赶来,一定有目的的吧。”

孤星寒会心地一笑,反问:“这一年内部落里可发生少年奇怪的事?”

“有。”浩天一反常态,很认真的点了下头,“从去年这个时候到现在不只发生了奇怪的事,而且还很多,时不时的有几只山魈来部落里捣乱,每次都会吃掉好几个人,更奇怪的是这些山魈吃的都是......”

“老人。”孤星寒接了过去。

“大哥怎么知道?”浩天讶然问。

“刚才你们在举行祭神仪式的时候,我观察了下你们部落的人群,发现老人明显要少了许多,所以才说出了我的猜测。”孤星寒正色道。

“那大哥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浩天问。

“嗯,根据以往的事例来看,山魈吃人这是可以肯定的,但它们吃的很少是老人,因为老人的寿命已是临终之期,没什么价值,所以我猜那些东西可能不是山魈。”孤星寒道。

“不是山魈,那会是什么呢?”浩天疑惑。

就在这时,一阵嘲杂声传入俩人的耳中,隐约其中夹杂着不少人的呼救。俩人同时一惊,孤星寒跑向了祭神台,浩天也忙跟了上去。

当俩人来到祭神台前时,眼前的一幕让俩人睁大了双眼,只见天空上数十只虚无的怪影徘徊在人群之中,长得很令人惊悚,虽然身形不大,但那五官是够吓死一般人的,而且头上还长有两个怪异的利角,两支手的指甲又尖又长,没有脚,身体下是一条细长的尾巴,再加上身上那天生惨淡的颜色,实在让人骇然。

“果然不是山魈。”孤星寒皱着眉头道。

浩天一愣,看着孤星寒,问:“大哥,这些真的不是山魈吗?”

“不是。”孤星寒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

“游魂。”

“游魂?”浩天一惊,这名字就够令人害怕。

“没错,虽然也属于深山老林里的鬼怪,但它们比山魈要可怕得多。”孤星寒的面色有些沉重。

浩天听了,心中顿时一沉,自语:“部落已经有好几百年的根基了,怎么突然会出现这些怪物?”

孤星寒望着那些没有翅膀但会飞舞的妖孽沉重地道:“一定是有人在捣鬼。”

“什么?”浩天听了身体一震,“怎么会?”

“一定是有阴谋。”孤星寒肯定地道,“你们这里最近没有可疑的人出现?”

浩天想了下,肯定地摇了摇头:“没有。”

孤星寒听了眉头一皱,浩天望着那些游魂,焦急地问:“大哥,你有什么办法消灭这些怪物吗?”

孤星寒看了看他,道:“这些游魂在我的眼里不算什么,但我担心这只是一个圈套,这些游魂一定是人为牵制的,所以......”

浩天将头偏向了场中,看到族人被那些游魂吓得惊慌失措,面如土色,喊救不堪的,他心中甚是愤然,但又苦于自己没有能力,惶急地对孤星寒道:“大哥,还请你能消灭这些妖孽。”

孤星寒无奈地点了点头,道:“你注意一下每个人的表情。”

“嗯。”浩天虽然不解,但还是重重地点了头。

孤星寒这才冲入了人群中,一手御风撕碎了两只游魂,便将其余的游魂引到了一处平坦的空地上,稍远离了人群。见有人出来救助,众人都松了口气,纷纷仰首张望,但心中还是无比的后怕。

看到孤星寒一手消灭了两只游魂,站在祭神台上的大祭司一怔,但表情变化很细微,以致于浩天没有察觉。

徘徊在十几只游魂的包围圈中,孤星寒表现得虽然很轻松,但他没有急着解决这些突来的怪种,因为他这是试探,要找出幕后之人。任游魂如何的狡猾,但要想伤到孤星寒,那时不可能的,见孤星寒在戏弄自己,游魂们一个个气得龇牙咧嘴。

不经意间的出手,几个来回之后,游魂的数量在逐渐地减少,此时已是剩下只有了七只,大祭司的脸色有些的难看,恍惚之中他放在披风里的右手作了个动势,那时七只游魂发出刺耳的号叫,失神的双眼刹然变得凄厉,随着它们低声呜叫之间,四周刮起了一阵若有若无的阴风,吹冷了火烈的阳光。

孤星寒心中一紧,七只游魂这时发动了攻击,穿梭在孤星寒的周围,掀起了旋转的气流,眨眼中气流在肆掠的猖狂,在七只游魂的的张牙舞爪下,孤星寒的周边旋动了一条疯狂的气墙,将孤星寒困在其中。

“大哥。”浩天看了心中大惊。

“嘿嘿!”祭神台上的大祭司嘴角撇出了一丝的邪笑,洋自得意。

轻哼一声,随着孤星寒右手的旋动,一柄乍眼的锋剑在狂风的伴随下出现在孤星寒的手中,那时无尽的霸气引领着四面的气流,漫天的傲风压下了八方的旋风,局势瞬间转移。

“风后之剑。”大祭司的脸色一变,露出了那久违的惊讶,双手从披风中探了出来,似要摸索着什么。

随手的一转,孤星寒手中的利剑在天空一划,顿时风声大作,阴气烟消,七只游魂还来不及做任何的反应,便发出化为碎片前的一声惨叫,灰飞烟灭。眨眼过后,晴空万里,灿烂的阳光普照大地。

众人随之欢呼,都争着感谢孤星寒,浩天更是一脸兴奋地跑到孤星寒身边,激动地道:“大哥,你太厉害了,我要是有你这么的身手也就什么都不怕了。”

孤星寒手中的风后之剑化风而逝,他笑了笑,平心地道:“这没什么。”

浩天的心情很畅快,孤星寒却显得十分的低沉,这时大祭司走了过来,对孤星寒笑道:“这位少侠,真是多亏了你呀,太感谢了,不知少侠可否留下来让我们庆祝一番呢?”

浩天也刚准备叫孤星寒留下来,但孤星寒却一口回绝:“不了,晚辈还有事,这就告辞了。”

“大哥......”浩天见孤星寒要离开,有些的难堪又有些的不舍。

孤星寒对他笑了笑,道:“不久后我们兄弟俩会再见面的,大哥走了。”说完向那大祭司抱了抱拳,便转身离开了。

浩天稍带留恋的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而一旁的大祭司却面带诡异的笑容,低声自语,也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轮回经武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轮回经武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轮回经武纪

一个不死不灭的不老传说一段天荒地老的爱情神话一场空前绝后的灭世浩劫混沌世间,生死由天;黑暗照耀,光明失色。一切只存在于瞬然之间,成败只在此间一举;存亡命运在自己的手中,谁能逆转亘古巨变?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