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拐个邪王宠着玩 > 正文

拐个邪王宠着玩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20/3/27 17:36:13热度:

《拐个邪王宠着玩》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你就这么想撵我走?”凌渊抬了下眼皮,下巴不满地在她腿上蹭了蹭,“恩将仇报的女人。”...

拐个邪王宠着玩

倾月打开桌上的包袱,看到里面塞了几锭金子,还有几张大金额的银票,足够他们姐弟两个一年的开销。

无论温卿言动机如何,这份沉甸甸的心意还挺感人。

她把包袱重新系好,走到床边拍拍装睡的倾尘,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需得离开这儿,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倾尘睁开眼,目光清澈地望过来,她将他眼底的疏离看得分明。

他到底还是怨恨自己亲手削去了他的手臂。

少年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像是个木偶,任凭倾月如何劝慰,他都不肯理会。

突然,一只黑猫蹿到面前,扬起爪子,冲着倾尘的半张脸挠了过去。

可惜它高估了腿的长度,一爪子用了十足的气势也只挠到了少年垂在肩侧的一缕头发丝,紧接着,它就被倾月拎了起来。

“哪里来的蠢货,竟欺负到我家小弟头上来了。”

倾月抓着它的颈子,在半空中晃了晃,那只浑身黑透、唯独四只爪子带了点白毛的猫胡乱蹬着短腿,“喵呜”叫了两声,似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本想把猫扔出房间,但她注意到倾尘似乎对这只猫很感兴趣,眼睛亮晶晶的,目光一直在它身上打转。

“你喜欢?”

倾尘抿着毫无血色的唇,眼睛却亮亮的,不肯从它身上移开目光。

难得有东西可以在这时转移他的注意力,倾月微笑着将猫放在他怀中,拍拍他苍白的脸颊,道:“你平白遭祸,说到底还是因我之故,你想不理我多久就多久,月姐姐等你。”

倾尘只管低着头,用仅剩的手轻抚黑猫,似乎没听见她的话。

但那只猫却不安分,非常不满被人像只宠物似的抱在怀里,它“喵呜”一声,尾巴啪叽一扫,拍在了倾尘的脸上。

黑猫打中了目标,又一甩尾巴,正中倾尘的脑门。

这次它领悟到了尾巴的力量,对忧郁的少年展开全面攻势,鼻梁、下巴、耳朵、眼睛通通没放过。

“嘿,你这只猫是故意的吧?!”倾月察觉到不对劲,又一下把它拎起,黑猫这次吸取了教训,甩尾朝着倾月的脸打了过来。

“蠢货!”

“蠢货!”

倾月的声音与另一道男声同时响起,在场的两人都不禁为之一愣。她发愣是因为这道声音和语气都很熟悉,而倾尘楞的是,这只黑猫竟然口吐人言!

“还不快把本座放下来!”黑猫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直勾勾地瞪着倾月,那神态倒是和虚空中的红袍男人极其相似,一样的讨人厌。

电光火石间,倾月已经弄清了眼下的状况。

她莞尔一笑,故意拎着黑猫使劲晃了几下,挑眉道:“你说放我就放,那我多没面子啊,凌渊大人。”

“看来本座前些日子对你太好了,让你如此……喵呜喵呜……”黑猫在半空中胡乱蹬着腿,嘴巴里突然蹦出杂乱的叫声,听起来很暴躁。

倾月松开手,黑猫重重摔到地上,它没有即刻起身,而是在地上不断打着滚,喉咙里还不时发出咕隆咕隆的声音。

“哼,我还当你有多大本领,就连附身一只小野猫都搞不定,说出去真是丢脸。”倾月从容地坐到桌边,一手托着腮,看着它只觉得好笑。

黑猫在进行激烈的内部斗争,顾不得反驳她的话。

片刻过后,黑猫陡然间四肢一挺,停止了动弹,随即翻身而起,轻盈跃上桌,抖了抖身上的毛,道:“这只小灵兽虽然只修行了近两百年,但性子野得很,你不懂。”

“驾驭不了就换个别的,何必自找罪受?”

“哼,这世上还没有本座驾驭不了的。”黑猫扬起高傲的头,前爪抬起挠了挠脖颈,目光犀利地瞥了眼木床,倾尘略有些吃力地起身,倚着墙望了过来。

“不过一日的光景,这小玄孙怎么变独臂大侠了?”

“你别刺激他了,”倾月扬手拍了黑猫一巴掌,压低声音道:“温轻羽害我不成,便加害于他,为了保命不得不削去左臂,终是我对他不住。”

“哦,我当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黑猫一跃而下,踱步来到床边,它微微眯起眼睛,红光乍现,紧接着一道红色身影出现在半空中。

他俯身逼近倾尘,见少年只是瞪大了双眼惊异地望着自己,并没有害怕退缩的神情,凌渊满意地勾起嘴角。

“想当年本座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落到只能栖身于一只野猫的地步,岂不是比你这小子还惨?但你见到本座自怨自艾了吗?”

倾尘神情怔忪,微微摇了摇头。

实际上,他根本就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但对方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他必须得顺着人家的意思表示表示。

凌渊对他的反应更为满意,他一挥袖袍,自有风流之姿,“这就对了。男人,缺胳膊缺腿都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不能丢了本心。心强则为尊,懦弱的人,不值得同情和怜悯。”

说完,红光一闪,虚浮在空中的身影便消失了。

若不是男人那张惊为天人的脸,让倾尘见了一面就难以忘怀,否则他会觉得方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回到黑猫身体里的凌渊倏然跳到倾尘的怀里,两只前爪扒着他的肩膀,头伸着往耳朵边凑。

倾尘忙垂下头,侧耳听着,眼神还不时往桌子这边飘。

一人一猫居然在说悄悄话,倾月觉得这画面有些逗趣,她也有点好奇,向来眼高于顶的凌渊究竟会和倾尘说些什么。

嘀咕了几句,黑猫用尾巴扫了扫少年的下巴,少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神情很认真,让倾月想起了昨天两人去丹药交易市场时,他仰头说要保护自己的画面。

“月姐姐……”

神思怅惘间,这声轻如羽毛的呼唤让倾月瞬间回神,她起身走到床边,看到少年眼含泪光,嘴巴翕动几下,欲言又止。

倾月心弦抽动,摇摇头示意他不必多言,随即张开了双手。

少年鼻头一酸,顾不得怀里的黑猫一直在用尾巴打他的下巴,一头扎进倾月怀中,单手搂住她的腰,放声哭了出来。

“月姐姐!我、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是为了救我的命,我不该怪你的……是我太小气了……”

“嘘——”倾月轻柔地拍拍他的背,少年懂事的话反而让她更加心疼,“什么都不要说了,月姐姐知道你难过,想哭就大声哭出来,我一直都在这儿。”

话音未落,怀里的少年浑身颤抖,哭得更加厉害。

被晾在旁边的黑猫颇为不屑地冷哼一声,摇着尾巴跳下床,踱步走到门外。

夜风微凉,寂寂夏夜中,身后宅院里少年响亮的哭声显得分外清晰。

“白痴,哭成这样吵死了。”

黑猫不耐烦地抖抖身子,竖瞳微眯,一道夺目红光自瞳孔绽出,刹那后化作红色薄雾瞬间将院落笼罩起来。

薄雾之外,黑夜又恢复了原本的静谧。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黑猫正百无聊赖地窝在墙角打瞌睡,突然觉得身上传来一阵轻柔的抚摸,它不爽地睁开眼,正对上倾月含笑的目光。

“把你的脏手拿开。”凌渊舒展下身体,竖起耳朵听了下身后,懒洋洋地说道:“小鬼不哭了?”

“哭累了,刚刚入睡。”倾月挨着他席地而坐,托腮望向无月的星夜,道:“今夜只能暂时寄住在此了,也不知明天是什么光景。”

“心情不好?”

“换做是你,你心情会好?”倾月长叹一声,心头涌动的万千情绪都堵在喉咙里,想要倾诉,却不知从何说起。

她从魔域逃出来也不过才半个多月,但昔日种种,此刻于她而言,仿佛漫无边际的星空一样遥远。

多思无益,倾月自认也不是个伤春悲秋之人,她深吸口气,平复下心情。

垂头看见黑猫形态的凌渊正趴在地上,歪着头看她,倾月忍俊不禁,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难得见凌渊大人如此乖巧,实在让人忍不住想蹂躏一番。”

她不由分说把猫抓进怀里,双手胡乱揉着那格外柔软的毛发,但不出片刻,她就察觉出了不对劲。

把猫举到眼前,借着微弱的星光,倾月看清了黑猫困倦不堪的样子。

“你很虚弱,是刚刚封印院子耗了太多精力吗?”她重新把黑猫放在腿上,手上抚摸的动作倒是轻柔了许多。

凌渊冷哼一声,反驳道:“本座没那么弱,只是一时间还不适应这具身体。拿开你的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只猫以后就是你新的栖身之所了吗?”倾月猛然顿住动作,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又问:“但我的脸没变化呀,筋脉也似乎还是老样子。”

“你就这么想撵我走?”凌渊抬了下眼皮,下巴不满地在她腿上蹭了蹭,“恩将仇报的女人。”

倾月莞尔一笑,对他的话选择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沉默了片刻,她又摸了摸黑猫的脊背,轻声问道:“你来自魔域,还口口声声说认识我,那你究竟发生过什么事,会沦落到这般田地?”

那些事……与我有关吗?

黑猫在她腿上翻过身来,一爪子拍开她的手,凉凉瞥了一眼,道:“某人可是提过,希望本座不要假装和她很熟的样子。”

“喂,哪有人像你这样记仇啊?”倾月用手指勾了下黑猫的下巴,心想这个男人的脾气实在别扭得很,当初自己不过是随口一说,他却记到现在。

凌渊下定了决心不再理她,闭上眼,很快就沉沉睡去。

看到趴伏在腿上的猫像是睡死了一样,明显是灵力过耗的模样,倾月眸光如水,手指隔着稀薄的空气在黑猫额头点了几下,无声道了句“谢谢”。

拐个邪王宠着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拐个邪王宠着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拐个邪王宠着玩

她,本是魔域九州高冷女战神,一着不慎遭人暗算,差点魂飞魄散!附身成丑女废柴也就罢了,她居然还要和一个脾气臭嘴巴毒的男人共用身体!这教她如何能忍?!“哼,顶着一张臭皮囊,你肯定嫁不出去。”“那你要庆幸才对,你应该不会喜欢被男人压在床上的感觉。”一场荒诞的相遇,牵出两人纠缠不清的前尘往事。当记忆封印再度开启,命盘再次转动,这一次,他们并肩而战,睥睨天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