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 > 正文

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7/27 3:49:46热度:

《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从前她的身体他哪里没看过、哪里没摸过?如今的行为确实是较真太过,但是她就是不想,不想再跟他这样的人骨骼相缠,做情人之间才...

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

  不知道有没有被下迷药的粥也吃了,现在是吃也死不吃也死,所以干脆走一步算一步算了,谁让她根本不想死?

  这天,李逸森与李延似乎吵了一架,因为慕容小夏吃饱喝足坐在椅子上等死的时候,看见李延眼睛红红地从适才跑去的方向奔了出来,不过悻悻瞪了她一眼便朝楼梯口奔了去。

  过了会儿,李逸森才脚步有点沉重兼脸色阴郁地从他跑去的方向走出来,不过并没有悻悻然地瞪她,而是神色有些复杂地凝着她。

  见了他那样的眼神,慕容小夏不由有些心慌意乱,生怕他会在这个时候拿她撒气。

  幸而李逸森并没有,他很快就收回目光径直走了过去。

  慕容小夏直到听见他的出门声才敢松一口气地放松紧绷的身体,而后呆坐了会儿,才站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

  刚打开房间的门,有点脚步轻浮地准备进去,一个小身影却猛地撞了她一下。

  “你为什么还没走?爸爸不是说只要借手机给你,你就会跑掉吗?”

  慕容小夏见他去而复返竟然就是为了问这一个幼稚问题,不由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给他,“我走什么?没人来救我,我连大门都出不去。”

  李延听见她的话不由扁了扁嘴,而后才执拗地问其他问题:“你是不是真的想做我的后妈?”

  慕容小夏实在不想跟他浪费口舌,见他一直扯着她不放,阻止她进房,只好不耐地回了他一声:“不想,你抱大腿求我,我也不想。”

  这声一出,李延便松开了抱着她大腿的手,冷哼一声跑了开去,显然被她气坏了。他抱着她的大腿问她,她竟然就这样回答他的话。

  慕容小夏见他跑走了也没在意,只是走回房间把门反锁并堵上,倒回床上尝试让自己歇一会儿,压根就没想到那个小偏执狂会为了赶走她算计她一遭,害得她差点就呜呼哀哉。

  这天晚上,李逸森悄无声息摸进她房间掐住她脖子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在做噩梦。

  因为她已经把门反锁和堵上了,觉得他不可能会在不惊动她的情况下走进来。

  直到感觉自己就要喘不过气,她才艰难地将眼睁了开。

  见他一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模样,她不由吓得魂不附体地抬手扣住他想要扼杀她生命的手,“咳咳……李……逸森,你……咳发什么疯……”

  李逸森却只是状态癫狂地继续与她的手抗衡着:“慕容小夏,我忍你已经忍够了,这段日子我一直对你百般容忍,你竟然还敢不识好歹杀我儿子,今天我就先把你杀了!”

  李逸森却只是状态癫狂地继续与她的手抗衡着:“慕容小夏,我忍你已经忍够了,这段日子我一直对你百般容忍,你竟然还敢不识好歹杀我儿子,今天我就先把你杀了!”

  慕容小夏听他的口风马上就明白了他突然对她痛下杀手的原因,顿时不由恨得整个人都要爆炸。

  李延那个死孩子竟然小小年纪就知道用离间计,她要是有命出去,一定不放过他父子俩!

  只是这一次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命出去,因为恐惧已经抽干她的力气,让她连阻止他继续加力掐她都没法,只能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地呼吸,并遏制不住地颤抖身体。

  频临死亡的滋味她并不是第一次尝试,但是她真的特么的一次都不想尝试,要死也希望痛痛快快,没有这恐怖的过程。

  呼吸已经成了奢侈,说话自然也一样,好不容易她才目光涣散地凝着他挤出了几个字:“放……放手……”

  混蛋,你就不能听我解释一下吗?杀人可是要抵命的呀,我可不想跟你做鬼鸳鸯!

  不过这时的李逸森根本就听不到她心底的声音,只是无动于衷地继续加大力道掐着她的脖子。

  绝望感于是便在这时彻底侵占了慕容小夏的心,以至于她控制不住就松开了与他抗衡的手,并将眼睛闭了起来。

  算了,如果这是她的命,干脆就一了百了好了,这样一切烦恼都会结束。

  只是李逸森的手却在这时松了开,忽然间恢复自主呼吸的她不由贪婪地呼吸着,并任重获生命的欣喜胀满胸腔。

  还好,她还是逃过了一劫,没有真的死翘翘。

  不过欣喜没一会儿,绝望便再次将她扑了倒,因为李逸森忽然就用唇再次控制住了她的呼吸。

  他的吻带着偏执与绝望,只要她一露出想将头撇开的端倪,他便会马上将她的脸按住,箍着她,继续在她口里攫取,不顾不管的……

  慕容小夏根本就没办法反抗他,因为全身的力气已经被适才的死亡恐惧抽干,直至这刻都没有恢复。

  她顽固的抗拒心理也是,这时仍是溃不成军,根本就没成气候。

  他为她布置的衣服其实大多都是很好脱的,所以没几下,慕容小夏便感觉到了冷意,扣钮式睡衣在他的撕扯下一下子就崩离瓦解,成了次品。

  而后她里头的一件打底衫也在他的风卷残云动作下分离了她的身体。

  嘴里还念念有词着:“怎么能就这样掐死你?怎么能……”

  尽管恐惧,尽管抗拒,慕容小夏的手脚在这时却还是使不上力,推他、打他、踢他,这些动作全都是蚍蜉撼树,根本起不了实质作用。

  她向来就凶悍的嘴巴这时也没法给他带来威慑作用,因为脖子被他掐得火辣辣疼,喉咙似乎也伤到了,所以半晌也就断断续续挤出一个词:“走……开……”而后就被他的嘴再次封了住,恢复自主呼吸的时候,她刚恢复的一点力气便又被抽了走。

  

“你不想再跟我发生关系,我偏偏就要提醒你我是你第一个男人,要你记一辈子在身上和心里!”

  慕容小夏的身体不由颤抖得更加厉害,想要挣开他,他却马上扣紧她的腿,想要直起身反抗,他则马上将她推回床上……

  如此几次,她便力气殆尽地倒在了床上。

  她眼泪在这时终于遏制不住滑了出来,且一发就不可收拾,还呜呜咽咽哭出了声。

  这一哭,她的脖子和喉咙便更是火辣辣地疼,带得她的身体根本就没法产生生理反应。

  李逸森一吃疼,不由抬手拍向她的脸,“你这个疯女人!”

  不过她就是死咬住他的手臂不放,也不管他这巴掌拍得她又是耳鸣又是犯晕,怎么都想捍卫自己的贞操,哪怕在他看来这样的举动滑稽得就跟脱裤子放屁没什么区别。

  从前她的身体他哪里没看过、哪里没摸过?如今的行为确实是较真太过,但是她就是不想,不想再跟他这样的人骨骼相缠,做情人之间才该做的亲密事。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有意要眷顾她,李逸森的手机铃声忽然就在这时响了起来。

  听见手机响,李逸森不由分神放弃跟她较量,转而摸出了身上的手机。

  不过只是瞥了眼手机屏幕,他便将手机掐掉扔到了一边,接着编扯住她的头发语气阴沉地喝令:“松口!慕容小夏,你再不乖点,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慕容小夏只是继续咬着他不放,哪怕知道自己现在的力度跟体力旺盛的时候根本没法比,他只要再很拍她一下她就会支持不住地松口,但就是不输这一时之气。

  他现在已经在让她吃不了兜着走,她还怕他怎么让她吃不了兜着走?不,应该是不管她现在松不松口,他都不会让她好过,所以干脆一起不好过好了,破罐子破摔这事她向来就擅长。

  李逸森见她还是不肯就范,气得不由又将巴掌举起,“你……”

  只是还没拍下去,他的手机便又聒噪地响了起来。

  他不由怒不可遏地将手机抓回接通,语气不善地冲那头的人问:“李敏仪,你深更半夜打电话来到底有什么事?”

  那头的李敏仪只是没好气地回答他道:“欧阳子扬的人现在你别墅附近转悠,你最好还是快点带着慕容小夏和你儿子转移,要是被逮住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听见这样的消息,他当下便果断地挂了线,并扯着慕容小夏的头发,颇是她抬眼瞥了他一眼,“松口,我不逼你了,马上把衣服穿上跟我走。”

  慕容小夏听见他的话不由吃惊地将眼睛睁大。

  消化了几秒,她才明白他的意思是突发警急事故没法再对她行禽兽之事了,不过想到他这么急着要她跟他走,可能是救她人出现了,她又继续咬着他不放,试图拖延时间。

  李逸森不由被她气得想吐血,忍了忍却放弃继续对她施暴,从西服口袋里摸出事先准备的带有迷药的帕子在她鼻子上捂了捂。

  慕容小夏于是一吸入药物便抵挡不住药物的控制倒头晕了过去。

  

  

  

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

"欧阳子阳,年轻帅气多金的总裁,爱上了一个平凡的女人,但是,欧阳子阳却如着了魔一般爱上了这个女人,慕容小夏。这个女人的美深深印到了欧阳子阳的心里,欧阳子阳发誓一定要让慕容小夏成为自己的女人。不错,慕容小夏被欧阳子阳的真心感动了,她也义无反顾的爱上了欧阳子阳,然而,一个如凶狠残暴的恶狼一样的男人也盯上了毫无心机的单纯女子慕容小夏。慕容小夏被李逸折磨,但慕容小夏硬是咬牙挺了过来。当一切磨难过后,真情是否还在原地等待。美好的梦境,终将回归现实。就在两个真心相爱之人马上要步入婚姻时,爱人出轨,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