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总裁 > 弈谋天下 > 正文

弈谋天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10章果真是她

发布时间:2020/3/27 17:29:52热度:

《弈谋天下》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总裁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高仲恒虽然有些傻乎乎,但也算是性情中人,他拿起坛子在一个空的酒盏里倒了一些酒,笑嘻嘻的说:“王叔,三十年的佳酿,您来尝尝...

弈谋天下

高仲熙回首望去,只见一个威武凛凛的中年人站在门口,他虽然穿着一身便服,可是器宇轩昂,而且他身上仿佛有一种惊人的魅力,令人如沐春风,不过怎么看都觉得他如此的眼熟?恍然惊觉中年的轮廓竟像极了高伯禹。

“难道他是……”高仲熙脑中出现了一个人的名字宁王高伯文。

高仲熙虽不敢肯定,好在高仲恒没有得失忆症,他打算上前问好,却让高伯文摆手制止。

仙膳阁上下的文人雅士反复吟诵高仲熙方才那首诗,眼中皆露出一丝迷醉,细细的回味着,众人齐声喝彩!何文豪也表示自叹不如,羞愧的离开了。最终那坛子三十年的佳酿归了高仲熙,又取名为‘杜康酒’。

高伯文走进雅室,仔细打量了高仲熙半天,才道:“青雀文才如此出众,难怪近来皇上对你赞不绝口!”

高仲熙听了高伯文的夸赞,暗自窃喜,拱手施礼,谦虚的说:“侄儿的拙作难登大雅之堂,让王叔见笑了。”

高仲恒虽然有些傻乎乎,但也算是性情中人,他拿起坛子在一个空的酒盏里倒了一些酒,笑嘻嘻的说:“王叔,三十年的佳酿,您来尝尝看!”

“青雀,近来皇上老是在我们跟前说你的好,连我家雪羽也老是九哥哥长,九哥哥短的,今日一见果然是长进了。”高伯文抿了一小口酒,微笑着说。

“父皇跟雪羽的谬赞,侄子愧不敢当。“高仲熙虽然嘴上这般说,可是心里受用的很,极大的满足了他的那颗虚荣心。

“青雀,我今个儿也不白喝你的酒,有一段公案说与你听。”高伯文见高仲熙那沾沾自喜的模样,便知他心中得意,有心提点一二,他把杯盏里的酒一饮而尽,继续说道:“我打梁州回京述职,路过一个小县城,因为下雨阻了前行的道路,本王就下令在县上找了户人家住了下来,那户人家在县也算的上是个大户,瞧着家业置办的也挺大的,老爷子膝下有三个儿子,大儿子跟二儿子头脑精明,表面上装孝顺讨着老爷子的欢喜,表现自己的才能;暗地里成天算计着老爷子的财产,拉拢底下掌事老伙计,想着他们在关键的时候帮自己一把,兄弟两个人明争暗斗,较着劲。老爷子的三儿子有些木纳,不但不会讨老爷子的欢心,还因为做事按部就班把老伙计们都给得罪光了,两个哥哥也不把他放在眼里,三儿子倒也不介意,一心只想帮着打理家里的事,勤勤恳恳,到末了你们猜老爷子把家当给交给谁?”

高仲恒把手中的鸡腿扔在盘子里,抢答道:“皇叔,这还用得着猜吗,家当不是大儿子就是二儿子。”

“青雀,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高仲熙摇了摇头,看着高伯文,对他的用意心领神会,锋芒太露必然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的嘴角微微往上一翘,回答:“皇叔,如果我没有猜错,老爷子的家当最后是交给了三儿子,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存在的威胁才是真正的威胁。”

“哈哈,青雀,我果真没有看错你!”高伯文笑着拍了拍高仲熙的肩膀,又与他们交谈了一番,便匆匆离去了,在自己的雅间还有客人在等他。

高仲熙看着高伯文的背影,微微一笑,这个宁王叔给他留下了好印象。心里把几个兄弟过筛子一样,走了一遍:太子无需多说,高仲熙对他讨厌至极;宜王,他过于鲁莽,甚至有些自以为是,虽然在武将心里头有些地位,但始终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汉王和闵王这两兄弟一个鼻孔出气,恐怕也是别有用心之人。

“九弟,你发什么呆啊,来,我们哥俩再喝一个。”高仲恒一手搭在高仲熙的肩膀上,一手举着酒杯,含含糊糊的说。

“四哥,你有想过跟他们争储君之位吗?”

“九弟?你?”高仲恒听了这话,酒醒了一半,一脸惊讶的看着高仲熙,心里知道他口中说的‘他们’指的是谁,沉寂了半晌,他放下酒盏,苦笑的说:“九弟,你不用试探我,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当皇帝的料,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安乐自在。不用像他们那样算计来,算计去,徒添烦恼。”

“四哥说的对,我们就当一个安乐自在的逍遥王,什么皇位,让他们这些跳梁小丑去争去抢吧!”说罢,高仲熙拿起酒坛子,猛灌。

“诶诶,九弟,你别都给喝了啊,你倒是给我留点!”

突然敲门声响起,仙膳阁的东家走进雅室,作揖一拜,笑道:“公子方才那首诗实是惊世之作,无人可比。依照约定,酒已归了公子,倘若公子能留下墨宝,以供天下文士瞻仰,今日二位就可以免费在我仙膳阁任意吃喝。”

“恩,也罢!小爷今日高兴,就随了你的心愿!”高仲熙带着醉意笑着站了起来,接过来人准备好的纸笔一挥而就,一手洋洋洒洒的《行酒歌》跃然纸上。

仙膳阁的东家收起高仲熙的墨宝,笑的离开了,可高仲恒频频摇头叹气,还大叫亏本了。

“四哥,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小家子气了,不就是几个字嘛,不至于让你叫亏本吗?”高仲熙不明就里,还以为他小气。

“九弟,你是不知,自从你的晋王体在京都风靡开来后,你的真迹可是千金一字啊!你刚刚大笔一挥就是好几百金啊!”

“只是几个字罢了,四哥不用那么介怀了!”高仲熙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行,我们不能做这等亏本生意。”高仲恒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立刻叫来美女小二,他把仙膳阁里名贵的菜肴全点齐了,丝毫没有客气之意。

高仲熙无语的翻了翻眼睛,也懒得计较那么多,只要开心就好。

雅室的门再次被人敲响,只见一位陌生少女推门走了进来,疑惑的眼神扫视着兄弟俩,道:“敢问哪位是方才题诗之人?”

高仲熙啃着猪肘子,不方便说话,举起那只油光噌亮的手,表露了自己的身份。

少女的眼里充满了仰慕之意,她害羞的低下头,柔声的说:“公子,我家小姐请公子上三楼一叙!”

高仲恒整了整衣襟,故意摆出了一个很潇洒的姿态,有些不服气,插话道:“不知你家小姐所请之人中有没有我啊?”

少女瞧着高仲恒滑稽的姿态,立刻移开了眼神,强忍着笑意,道:“公子,不好意思,我家小姐说想见题诗的公子,只请他一人!”

高仲恒貌似受打击一般,又是捶胸,又是顿足,全然一副小孩子耍赖的行径,引得少女捧腹大笑。

高仲熙怔了怔,颇感意外,但他从一开始就对于这仙膳阁幕后操控之人有些兴趣,当即笑道:“好,我这就随你去!”

高仲恒却突然露出凝重之色,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低声说:“九弟,这其中会不会有诈?还是……”高仲恒是真心实意对待这个兄弟,对于高仲熙的安全,他记挂在心,听得仙膳阁那个神秘的小姐,单独请他赴宴,心中不免警惕了起来。

高仲熙是个聪明人,怎回不知他所想,心头泛起了一丝感动,笑着安慰:“四哥,你放心,我的武艺你还不知,要想在不声不响中置我于死地,在当世没有人能够做得到。我对那小姐也有些好奇,有心与她一会。”

高仲恒听他这般说,松开手,一再叮嘱,让他小心提防。

“姑娘,劳烦带路!”

少女走在前头为高仲熙引路,只见他二人一前一后穿过雅间楼阁,沿着阶梯来到了仙膳阁的三楼。高仲熙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这仙膳阁的三楼并未见到客人出入,走廊上的摆设的也更为清奇。

他们来到一间屋舍外,少女轻轻扣敲响了房门,毕恭毕敬的回禀了一声:“小姐,奴婢把题诗的公子请来了!”

“彤儿,先请公子进来,你且下去忙吧!”

少女领命躬身而退,高仲熙站在门口竟有些不知所措,脑海里猜想着两人见面时的场景,又想她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公子?”屋里的小姐见外面久久没有了动静,忍不住叫唤了一声。

高仲熙暗自好笑,只要推开房门就会知晓她到底是何方神圣了,自己有什么好犹豫的?他推开雅室的木门,迈步走了进去,绕过屏风,一个婀娜的身姿入眼而来,随即笑道:“原来是你!”他谦逊的拱手道:“小姐安好。”

她见到高仲熙,兴奋的露出甜美笑容,可又见他刻意疏远,心里不免失落,她走上前施礼问好。她身上的绣裙有些宽大,下摆长长拖在地上,香肩披着精的大围巾,给她添了几分娇俏多姿。

此女是刚刚跳舞的女子,仙膳阁东家口里所说的婉娘。

“请坐。”婉娘为高仲熙斟了一杯茶,望着墙上挂着的《行酒歌》,柔声的说:“晋王才情,今日一见,着实让婉娘佩服!”

“晋王?”高仲熙暗叹:原来她早就猜到自己的身份了。他在婉娘对面的蒲团上盘膝而坐,随手端起茶碗在鼻尖来回晃了几下,抿了一小口,淡定的说:“婉娘的才情也让在下佩服,一个弱女子竟然能在幕后操控如此大规模的酒楼,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殿下谬赞了!”

“本王说的是实话。你心思细腻,知道以美貌的女子来充当仙膳阁的小二,来抓住男人的心,又时不时的利用一些娱乐小节目来突出文人雅士的地位。”

婉娘拍了两下手,有三四个小丫鬟送来了精致的酒菜。她亲自持起酒壶给高仲熙满上了一杯,然后再给自己满上道:“今日婉娘请殿下过来,是想谢谢您为仙膳阁题字!”

高仲熙起初还有些好奇,不知婉娘请自己来的缘由,但听她为了表示感谢,也不在疑心,与她举杯对饮。

一席间,两人详谈甚欢,高仲熙全然把他那位傻帽皇兄抛诸脑后了,直到听到高仲恒吵闹的声音,高仲熙才记得他的存在,无奈下只得匆匆起身离开。

弈谋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弈谋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弈谋天下

敖骏是毕业于某名牌大学金融系的高材生,曾服役陆军特战队,授少校军衔。退役后,他就任盛海集团CFO,因空难意外穿越到了周朝,在不知名的朝代里,他竟然成为了集宠爱于一身的晋亲王,突如其来身份的转换,也让他卷入了一场场争储风波里,一团团迷雾在他的追逐下,渐渐被拨开了。夺嫡中,太子苦心经营,宜王步步紧逼,鲁王假装糊涂,汉王左右逢源,闵王坚持己见,而他身处政治权利的漩涡里,进退两难。争斗里,众皇子机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