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军婚怡人:嘿嘿吧,希少 > 正文

军婚怡人:嘿嘿吧,希少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19/11/12 22:56:41热度:

《军婚怡人:嘿嘿吧,希少》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主治医生抬起手腕看着手表,对身边的小护士道,“患者苏云,二十五岁于2017年7月4日死亡。”...

军婚怡人:嘿嘿吧,希少

唐思雨紧紧的抱着苏云的上半身,脸颊贴着苏云的脑门,声音哽咽的道,“苏云,你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就算不为你自己,也要为你肚子里面的孩子着想啊!”

车子行驶到十字路口,便遇到了红灯。

看着鲜红的血液顺着苏云的手腕不停地往外流,唐思雨急的泪水顺着眼角边不断地滑落下来。

韩希透过车镜看到苏云的脸色越来越白,便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冷声的吩咐对方,“从罗马大街到市医院的道路,一路绿灯。”

才挂断电话,前方便是绿灯。

韩希踩着油门飞速的向前行驶着,一路畅通无阻,只用了五分钟就到了医院。

外科主任和几个副手在医院大门口候着,车子才停在门口,副手们便推着担架车到了车子跟前,将苏云放在担架车上,推着苏云进入手术专用电梯,进入三楼的手术室。

唐思雨换上手术服进入手术室,直接给苏云做剖腹产手术。

外科主任则给苏云做手腕处的缝合手术。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短短二十分钟就完成了手术,唐思雨将新生儿从苏云的肚子里面取出来,发现小孩子脸颊通红一片,紧闭着双眼,身子僵直,一点生命迹象都没有。

唐思雨的心一沉,将小孩子平放在小手术台上,双手按着孩子的胸口处,还给小孩子做人工呼吸,都无济于事,小孩子还是一点生命迹象都没有。

这边,苏云的呼吸渐渐变得薄弱,最后停止了呼吸。

主治医生抬起手腕看着手表,对身边的小护士道,“患者苏云,二十五岁于2017年7月4日死亡。”

唐思雨的脑袋嗡的一下,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医生和护士们互相看了一眼,依次离开手术室。

韩希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口,看到医生和护士们走出手术室,立马上前,询问外科主任,“医生,产妇和孩子怎么样了?”

外科主任摘下口罩对韩希道,“产妇和孩子都死亡了。”

两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韩希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蓦地,他手机收到一条短信,他打开信息一看,是部队发来的消息,“郊外发生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全体官兵到操场集合。”

韩希将手机塞进衣兜里面的同时跑向安全通道踩着台阶下楼,离开医院。

唐思雨好不容易才接受了孩子和苏云都已经死亡的事实,她将孩子轻轻的放在苏云的身边,将小孩子的手放在苏云的手中,“希望你们母子俩在天堂开心快乐。”

苏云的手指动了动。

小孩子,“哇。”的一声就哭了。

唐思雨擦掉眼里面的泪水定睛一看,小孩子张着嘴巴哭呢。

小孩子没死!

唐思雨欣慰极了,将小孩子抱在怀里面,脸颊贴着苏云的脸颊,“苏云,你的孩子活过来了,是个可爱的男孩子。”

“嘀、嘀、嘀!”苏云也有了呼吸。

母子俩都活过来了。

唐思雨兴奋极了,立刻按了呼叫的按钮。

外科主任返回到手术室,给苏云做了一下检查,才对唐思雨道,“手术很成功,只是患者失血过多导致大脑极度缺氧而变成植物人,哪怕早来五分钟,这位患者也不至于变成植物人啊!”

唐思雨低下头看着怀里面的婴儿,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粉粉嫩嫩的脸颊,着实可爱极了,只是,这孩子尚未出生就被父亲抛弃了,母亲又称为植物人,真是太可怜了。

唐思雨心里面难受极了,信誓旦旦的跟苏云保证,“云云,我一定会将这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的。你要快点醒过来,陪着孩子一起成长。”

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苏云的眼角边缓缓地流淌下来,滴在软枕上,形成一朵妖艳好看的花儿。

护士门将苏云送到监护病房。

唐思雨抱着孩子坐在病床边自言自语的跟苏云聊了一会儿,给孩子取了一个名字--唐苏。

之后将唐苏送到刚刚生了一个女孩子且奶水很足的保姆的病房中,由年轻的保姆亲自哺乳孩子。

看到唐苏吃饱睡着了,唐思雨才放心的离开病房。

房门才关上,唐思雨就接到一条短信,打开信息一看,是医院客服发的消息,“郊外高速公路发生一起严重的车祸,一百多辆车碰撞到一起,伤亡严重,目前所有的伤者都送到了医院治疗,医生人手不够,已经下班的医生和正在休假的医生立马返回医院,抢救伤者。外科负责给严重伤者做手术,妇产科负责给轻伤者打破伤风的针,肿瘤科.....。”

唐思雨立马返回自己的办公室,穿上白大褂,戴上口罩,下了一楼的急救室里面,负责给轻伤者包扎伤口,并且打破伤风的药。

足足忙碌了两个多小时,才忙碌完,她喘了口气,将刚刚用过的一次性针丢在垃圾箱里面,抬起手摘口罩的时候,一道年轻的男子的声音从房门口传进唐思雨的耳朵里面,“医生,麻烦您,给我们师长重新包扎一下伤口,再打一针破伤风的药。”

唐思雨抬起头一看,是她在帝豪大酒店3333号房间看到的一攻一受,两个男子身穿军装站在她的面前。

原来受是师长啊!

怪不得可以让公路畅通无阻呢。

受左腿绑着绷带,在攻的搀扶下进入急救室。

刚刚还好好的呢,这么一会儿就受伤了。

唐思雨对攻道,“好的,将你们师长搀扶到病床边。”

韩希最讨厌打针了,命令的语气对属下道,“朝阳,我没事,扶我回去。”

朝阳很有耐心的劝韩希,“师长,您的腿部的伤口太深了,不好好地处理的话,会更加严重的,还有可能会落下疤痕,您若是结婚了,外观也就没那么重要了,可是您没结婚啊!这万一因为您腿部的伤疤影响未来嫂子对您的审美观,多不划算啊!所以啊....。”

朝阳外号唐僧。

墨迹起来没谁了。

果然如此!

韩希被朝阳墨迹的有些烦了,立马截断朝阳的话,“闭嘴!我包扎伤口。”

朝阳将韩希搀扶到病床边,韩希坐在床沿边。

唐思雨拿着医药箱走到韩希的身前,蹲下身子,将韩希右腿绑着的绷带一层一层打开,发现,伤口很深,鲜红的血液顺着伤口处缓缓的流淌出来。

她低声的对韩希道,“伤口很深,需要缝针。”

韩希很耳尖的听出来,身前这个医生是唐思雨!“麻烦你快点处理伤口。”

唐思雨边准备医疗器材边简单的跟韩希介绍一下伤口处理的过程,“首先打麻醉针,之后清洗伤口,然后缝针,再将伤口包扎好,最后打吊瓶消炎即可。”

韩希冷声的道,“打麻醉药和吊瓶太浪费时间了,直接清洗伤口缝针,打一针破伤风就好。”

唐思雨诧异,不打麻醉针多疼啊!

可病人亲自要求的,她便不再费唇舌劝受了。

她直接用消毒水将韩希腿部的伤口清洗干净,缝针。

用针直接缝合伤口,那疼痛不适一般人能够忍受得了的,可韩希居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这倒是让唐思雨心里面蛮佩服韩希的。

她的动作麻利很快将伤口缝合好,然后用绷带将伤口包扎好,拿起一次性的针管抽了破伤风的药,对韩希道,“脱掉裤子。”

长这么大,韩希第一次在女性面前脱裤子,太不好意思了,他对唐思雨道,“那个,可以扎在胳膊上吗?”

受这是害怕打针呢?

还是害羞针打在他的屁股上面呢?

不管受是害羞还是害怕,这针,都得扎在屁股上面才行,唐思雨冷声的到,“不行!只能扎在屁股上!”

韩希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对站在一边的朝阳道,“你先出去一下。”

朝阳很识相走出急救室,顺手带上房门。

韩希站在地面上,解开腰带,慢慢的将外裤往下脱掉一点点,露出后腰下方一点点的肌肤,身子向前倾,右手支着软床边,以此来稳住自己的身子。

唐思雨发现男子支着软床的胳膊微微颤抖着。

这慢吞吞的脱掉裤子的动作和直着身子的胳膊颤抖着的样子,一看便知,受是害羞加害怕了!

堂堂军人居然害羞和害怕打针,真不愧是受啊!

唐思雨在心里面将韩希鄙视了个遍。

其实,破伤风的针搭在腰间下方一点点的位置即可,可唐思雨心里面讨厌娘娘腔的受,便故意恶整韩希道,“再往下脱掉一点点。”

韩希接到部队的电话,便回到部队换军装,因为太过着急,穿了大一码的军人专用内裤,他听唐思雨的话,左手再往下脱了脱外裤和内裤,因为力道没掌握好,用力过大,外裤和内裤直接掉到脚腕处。

韩希那白皙的屁股和男性象征就那样毫无预警的出现在唐思雨的视线范围之内。

唐思雨是妇产科医生,平时整天见女子的身体,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男人的身体呢,她愣了一下,随后抬起手捂着双眼,因为着急,手指头露出一点缝隙,刚好她的视线从手指缝里面落在韩希的男性象征上面,她只是偷偷的看了它一眼,只是一眼哦!

白白嫩嫩的~。

军婚怡人:嘿嘿吧,希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军婚怡人】 或 【嘿嘿吧】 或 【希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军婚怡人:嘿嘿吧,希少

婶婶,“韩希,你老婆打我!”韩希紧忙拉着唐思雨的手,吹了又吹,“以后,别用自己的手打,你手疼,我心疼!”妹妹,“哥,嫂子害得我身败名裂!”韩希,“活该!”奶奶,“韩希,你老婆目无尊长!”韩希搂着唐思雨的肩膀,一副守护老婆的架势,“在我这里我老婆最大,她怎么可能会目无尊长呢?”老人家气得浑身直颤抖,“你这么宠着你老婆会没有亲人和朋友的!”韩希笑了,“只要能拥有她,就算丢了全世界又何妨?”所有人都无语了,“.….。”唐思雨冷哼,小声的对韩希道,“你的戏演的太他妈的逼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