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王爷的兄弟是弃妃 > 正文

王爷的兄弟是弃妃全章节免费阅读王爷的兄弟是弃妃完结版

发布时间:2019/12/5 10:59:36热度:

《王爷的兄弟是弃妃》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显珇,让他们都散开!散开!我需要单独和你说话!我有事跟你说!”沈堂风当然不是疯了,他了解他的兄弟,是意识不到危险反而还...

王爷的兄弟是弃妃

礼显珇没有多停留一天,当天就回了。他穿着便装,极简单的束发,用假发顶起头发的一块用于支撑绸缎帽子,手里的扇子是酒武公的画。

可革带上并未系任何玉装饰,靴子也是素面。使其看似讲究实则随意,而从衣着尽力地营造出普通公子哥虚荣的形象。

显珇很喜爱给自己的装扮做出中心思想。

还沉浸在自我满足中,阻止了人去通报他回府的消息。

路过西苑,正奇怪一群人围观一棵老树,走过去一看,恍然大悟:“哦!原来府里进贡了大猴子!”

“王爷...那是王妃。”

“哦,那猴子叫王......你说什么?”礼显珇转身,直面向说话的侍卫,“你再说一遍?”

侍卫立马扣首道:“王爷息怒,王爷恕罪!”

树上披头散发的东西发出了嘎嘎嘎的怒吼声,显珇皱起眉头,指着问:“你告诉我这是王妃?”

“昨天冉王妃吵着闹着要见王爷,还说有人要害她!”

“嗯?她是不是疯了?”

“是啊,王妃行为举止上......。”

“她竟然想要见我?”

沈堂风看宫人的行为算是明白了,冉王妃真的不受待见,听议论声,很多宫人竟还是第一次见到她。

也说明除掉冉王妃的事大多数人不知道,也不想让大多数人知道。

这时候,沈堂风注意到人群中出现了礼显珇的贴身侍卫,反应过来显珇回府了。他寻找一番,看到了显珇,鼻子冷哼一声,这家伙戴帽子像个傻儿子。

但是自己直接下去,对着显珇说我是沈堂风,然后显珇温柔地说好好好知道了。

......

“都别过来!谁过来我宰了谁!”沈堂风心想老子不是那个弱女子,谁敢上来我就一个扫堂腿!

“诶诶,要上来是不是?是不是?我踢死你!”沈堂风挥舞着吊在半空的腿脚,嘴里乱叫着,远看活像一只暴怒的猿猴。

“好!”六王爷显珇为王妃叫好,“再踢下来一个本王爷重重有赏!”

“王爷,现在不是看猴戏的时候!”一边的侍卫都急了。

“踢一个!踢一个!踢一个!”其他侍卫正在呐喊助威。

“你们跟着添什么乱!”王府的管事不禁呵斥。

正说着,王妃真的一个飞踢干掉了一个,一位府里的小厮加了一声就摔落下来。王爷高兴了,“赏!哎呀,这可比平时好玩多了,要是堂风也在就好了。”

沈堂风欲哭无泪,我就在你府里耍猴戏给你看呢...不行,这么多侍卫和暗卫,几百双眼睛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我根本找不到机会单独见显珇。

这时,沈堂风一咬牙,喊了起来:“显珇!”

“什么?哇,直接喊本王爷名字啊,李士,这是不是王妃话最多的时候啊。”六王爷乖乖地抱起了手臂,抬起头在那里思考。

“显珇,让他们都散开!散开!我需要单独和你说话!我有事跟你说!”沈堂风当然不是疯了,他了解他的兄弟,是意识不到危险反而还在状况外的人。

果不其然,嬷嬷怕事情暴露,想阻止王爷,却被显珇一把推开:“凭什么?你说单独就单独?王妃今天真的很奇怪耶....”

沈堂风放大招了:“你不要逼我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

“哦?怕你啊?你说啊!”

“你别逼我!”

“我就逼你,你不说出来什么,我派我的贴身侍卫李士去抓你!”

“你六岁偷看邻国怀月公主洗澡!偷人家贴身首饰,你父皇差点没把你打死!你七岁骚扰你皇姐,被皇姐养的啸天追着御花园跑,你至今看见狗就腿软....你八岁跟波斯猫打架....”

“我没有!”六王爷显珇大吼一声,打断了沈堂风的话,众人闻声跪下,齐声道:“王爷息怒,息怒,我们什么也没听到!”

显珇摸摸鼻子,声音忽然飘忽不定,“看人洗澡明明....明明是沈堂风干的.....算了,你下来,单独谈就单独谈。”

“王爷!”嬷嬷的声音都颤抖不已。

“本王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李士,护着王妃下来。”显珇一甩头,示意身边的李士上去,李士微微行礼,借力而起,三两步攀上了树枝。

李士对王妃一低头,“得罪了。”

“李哥。”沈堂风见是李士,竟无比欣喜。

要是其他人,沈堂风还怀疑别人在背后给他一刀,李士是显珇贴身的侍卫,为人光明磊落。要不是受武林迫害被他和显珇救了,那肯定是一代大侠。

李士难得听见这个称呼,惊愕地抬起了头。眼前的王妃竟有一丝堂风的感觉,可眼前这个面色惨白的女人,的确是平日里见到的王妃啊。

带王妃落地之后,李士稍一发神,疑惑地盯着王妃看了好一会。直到王爷唤他名字,李士才反应过来,于是只手持剑护着王爷带着王妃进去。

他一人拦住了其他妄想上前的下人和侍卫,他一边倒退一边说,王爷的命令,你们也不听吗?谁再靠近,格杀勿论。”

侍卫明白李士不是在开玩笑,看了看府里的嬷嬷,只能作罢。

到了寝居,李士站在了门口,显珇和沈堂风进去了。

一进门,显珇摆出了明了的微笑,他左右看看,露出了一丝狡黠。接着,在沈堂风茫然地眼神下,他开始翻起了衣柜,呼唤到:“堂风,出来吧!这个把戏把所有人都吓到了,你真逗,李士都没看出来。不过你也不够意思,把我的糗事说给王妃听。”

“显珇,”沈堂风深呼吸一口气,觉得必须认真摊牌。

“我就是堂风。你的王妃早被这府里的奴才害死了...可能,可能,连我自己也遇害了。不知怎的,阴差阳错附身到了你的王妃身上。”

显珇听完,半天没说出话来。他就算心再大,也能感知此时的王妃和昔日大不相同。

“你要不信,你就问我有关咱们两的私事。你看我知不知道!”沈堂风心想如果显珇不信,自己就真的完了。

他紧张地看着显珇,再也没有以前的轻浮,一个劲地说;“你问啊,我什么都可以证明。我是沈堂风,我爹沈稳,见我就翻白眼的老头。从小大学士教的功课没得过一个丙,全是丁等——当然你也一样啊...我们最喜欢吃江狮楼的炸卷和狮子头,说起狮子头,你吃皮我吃陷,后来你觉得你被骗了咱两还打了一架。那江狮楼还拿咱们这事打广告,你还记得吗?还有啸天,生了五只小黑狗,你取了你皇姐的小名,被太后罚跪了半个月……”

“慢着,”显珇突然开头,声音有些沉重,“请你说出,第五只小狗,取得什么名字。”

沈堂风忽然有些哽咽,“叫...叫魁之。”

魁之是当朝吏部尚书的孙子,天资聪慧, 却容易骄傲自满。及其看不起沈堂风,认为沈堂风是官家子弟的败类。

“没错,他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被狗取了,之前我们喊小狗,那小子还应声....”显珇眼圈有些发红,“是你,堂风兄弟。”

“是我,显珇,是我。”沈堂风那一刻,感觉到了兄弟之间的默契与情谊深厚。

谁知下一秒。

“李士!李士!快进来看!天下奇闻!百年难得一见!沈堂风做女人了!”

王爷的兄弟是弃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王爷的兄弟是弃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王爷的兄弟是弃妃

沈堂风猛然从梦中醒来,是在四更天。他整个后背被汗浸湿,整人也都处在惊吓状态中。他摸索着喊门外:“四忠!点灯!让你守夜你死哪里去了?”没人回应,沈堂风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惶恐。他梦见自己大晚上去游湖,想坐在船上喝小酒搂一个荷花一样的水乡女子,闲情逸致一晚上。可是半路湖边,窜出一排歹徒,没错就是一排!很整齐的跳出来!沈堂风心想自己做个梦细节这么多,可他再回想,自己后来还被歹徒一刀了解了,后来就吓醒了。狗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