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落火余温 > 正文

完本《落火余温》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17 4:14:07热度:

《落火余温》是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病狼的手一垂,一柄碧蓝的匕首破袖而出直插入花衣人的小腹。...

落火余温

花衣人把剑提在手中,一松手,巨剑当啷落地。

  这柄剑在今夜杀人无数,人人见了都想阎王夺命的铁索,只道会尽数毙命其下,谁知它现在竟已离了花衣人的手。众人见了,不由从心里乐开了花。孤狼啸月在一旁大笑道:"我就说嘛!这兔崽子杀了咱寨里二百多弟兄,可是三脚儿他们抢来的三十个妞儿他却动也

  没动!这干自命侠义的东西,咱手里有一个老百姓,就顶如捏住了他们的裤裆!小子虽狠,和苍松那杂毛也没什么区别!"

  恶狼刚才混在扎枪阵中,几乎被花衣人一剑劈死,这时见花衣人抛下剑,不由凶性大起。一手绰枪,迈大步往花衣人身前走去,走了两步,心里没底,回头对吃人狼道:"我来和他玩玩!这小子要是敢反抗,就把小崽子杀......"

  话还没有说完,花衣人就冲他伸出右手。恶狼正把后脑勺对着他,花衣人老实不客气的捧住,往左下摁去,恶狼的枪扎在地上,身子以腰为轴,半空里转了半个圈子,额头结结实实的磕在地上,啪的一声脑浆迸裂,扑扑两声,两条被悠起的脚无力的落下来。

  这一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吃人狼嘶声叫道:"你疯了么?你以为我不敢杀他么?"

  花衣人不说话,慢慢的向他走去。

  吃人狼的手抖如筛糠,想杀了那小孩,又知道只要杀了一个,对方就很可能再起杀机,自己的护身符就算失效。努力想从花衣人眼中看出他是怎么想的,可是花衣人的眼睛静静的瞪着,眼白,眼仁黑白分明,唯有不变如山的凶狠。

  吃人狼汗出如浆,突然回头,向他身后的手下命令:"杀一个给......"

  话没说完,因为一双手已经掩了过来,花衣人已在这一眨眼的时间跨进一丈三尺,一手托住他下巴,一手扳住他后脑。吃人狼想回过头来,可这双手却一点一点,坚定的让他的面孔越来越向后。

  孤狼啸月没有动。

  吃人狼的脖颈喀喀作想,心里却更有希望。

  因为病狼该出手了。

  病狼的手一垂,一柄碧蓝的匕首破袖而出直插入花衣人的小腹。

  正是那吃人狼怀中的幼童!

  病狼的"病"--

  就是长不大!

  "咔嚓",吃人狼的脖子彻底扭断。

  花衣人退了一步,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吃人狼,吃人狼瞪大眼睛瞧瞧他,瞧瞧自己的后背。却听吃人狼脑后身前的怀里,病狼尖叫道:"我扎死你!......人呢!"

  就在病狼双匕一出,花衣人加力扭断吃人狼的脖子,连带将吃人狼的身子也转动了。那一双匕首虽刺破了花衣人的衣襟,从中至右划了长长的一道口子,险到了极点,却是连油皮也没滑破一层。

  吃人狼身子颓然欲倒,花衣人把手一推,那头颅向背的身子向前倒去,病狼大叫一声,又已被他压在身下。

  花衣人提脚踏在吃人狼背上,下边病狼一声闷哼,没了声息。

  花衣人转过身去,慢慢拿剑。

  现在,内寨的院中,只剩下花衣人,孤狼啸月,十个喽兵,若干妇孺。

  孤狼啸月还是站在阶上,双手拢在袖中,动也不动。十个喽兵早吓的松了手,孩子妇人又哭又叫,东奔西走。花衣人又把剑扛在肩上,一步一步走向孤狼啸月。

  孤狼啸月道:"难道你就不会着点急么?"

  花衣人不说话。

  孤狼啸月道:"你这人卑鄙无耻,你来踢我的寨子,不是想干什么好事,我看你是来黑吃黑的吧?"

  花衣人没说话。

  孤狼啸月道:"还是你只不过喜欢杀人?"

  花衣人闭着嘴。

  孤狼啸月道:"你是不是哑巴?你是不是聋子?你杀了我这么多人,你就不能说一句话?你就不能笑一声?你就不能骂一声?你他妈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杀我们?我们也是人!你杀人比我们还狠!你比我们更该杀!"

  他的话一迭声的倒出来,声已越来越大,几近嘶哑。他在诅咒,在谩骂,他仿佛已经被失败和死亡的恐怖彻底击溃了!

  可其实他的双手还拢在袖中。

  母狼尖叫着从人群中奔出来,她步履踉跄,和一个不会武艺的受惊弱女子没什么两样。可是她的手很稳定,手在袖里紧捏着一根毒针。

  毒针见血封喉。

  母狼紧盯着花衣人的背影,他的手,他的腰,他颈后裸露的皮肤。这可能是青狼寨,孤狼啸月,和她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了。她、病狼、吃人狼,本就是一个连环计。

  越来越近,她渐渐得看清了一件令她惊骇得几乎止步的东西--花衣人的花衣。

  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穿的是一件花衣,可是其实他来到内寨,大家见到他的时候,他的身前已被鲜血尽染,说是穿了一件花衣,其实更像是穿了一件红衣。现在母狼从他身后靠近了,在几乎没溅到血的背后,母狼终于看清了这件花衣的真相。

  是字!花纹就是字!

  白色的麻布上,写满了字,有的写的很大,有的写的很小;有的写的很工整,有的写的很潦草;有的连贯,有的零乱......可是来来去去只有两个字"止"、"杀"。这两个字多数时以"止杀"一词出现,工工整整的在花衣人背上以小楷三排排列,就像......就像在他背上贴了三道咒符。而在此之外,则更有潦草的宛如图画的零散的"止"、"杀"随意写就,盖上原有的字,也彼此相压,这些字龙飞凤舞,笔划断续,好像在写的时候,写字的人心神极不宁静,已经顾不上很多。有时笔意断连,看上去,字已变成"止?""杀!""止杀!""杀止?"

  好像在问,又好像在答,可是一片混乱,全不明白。

  母狼遥想花衣人身上未染血时,一身的"止""杀"二字,心中惊、怕、奇、怒,交织在一起,一时难以决断,心乱如麻,顾不了许多,一针扎向花衣人颈后肌肤。

 

落火余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落火余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落火余温

戌时的时候,武江镇就已经万籁俱寂。方圆四十里的镇子,黑沉沉地不漏半点灯火,只有银白的月光冷清清的照在青色的屋脊上,枯黄的大道上。但是,在那一夜,在那个时候,武江镇上至少有三成的人心中忐忑,不能安寐。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