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那年你竟如此多情 > 正文

那年你竟如此多情无弹窗_那年你竟如此多情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1/20 7:44:45热度:

《那年你竟如此多情》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精彩阅读:“是你吧!”看着崔丽那满脸的孩子气,教官也忍不住想笑,但是出于工作的原因,教官还是忍住了笑,“下次不能再这样了啊!还有1...

那年你竟如此多情

“啪啪啪……”

“下面我宣布,高一年级军训即将开始……”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在震耳欲聋的掌声中响起……

“一二一,一二一……”激昂有力的声音响彻在整个校园里:t中学全体高一年级的新生和教师,在参加完军训总动员之后,就被严格有序的带到操场上,由16个教官进行严格的训练。

“各位同学大家上午好!”

禾的教官是个大约40来岁的中年男子,一米八左右的个子,硬朗的腰板给人以青春活力的感觉;黝黑的皮肤里透着一层浅浅的紫红,乍一看上去,就好像是能看出他身上的各条血脉在不停的流动似的;一身严肃朴实的军装,让这个40多岁的男人越发的更加具有成熟男人所特有的魅力,“我是你们的教官,今天很荣幸能够和各位同学相聚一堂,共同度过为期一周的军训生活。”

话音一落,队伍里就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好!感谢大家的支持与配合。咱们就闲话少说,下面,严格地按照军队的要求,从高到低依次站队!”

顿时,队伍里便嗡嗡声一片……

“谁是头啊?”

“高的站哪边啊?”

“这里!”只见教官面朝同学,严肃地大喊着,“排头在右,排尾在左,快速成队!”

排头在右?排尾在左?我还想站在队伍的末尾呢!禾看了一眼周围女同学的身高,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高,想办法站在最后一个。

“哎同学你还是站在这吧,你比我高。”身旁的安娜笑着对禾说。

“哦哦哦不用不用,我站在这也挺好的,嘿嘿……”

“可是你比我高啊!这一看咱俩这么站也不行啊!”安娜担心地说,“要不然一会教官又会说我们了……”

“没事的,待会我把腿给朝下面蹲一点不就行了嘛!”说着,禾赶忙向下缩了一点,“你看你看,这裤子本来就很胖,看不出来吧!”

“可是……”安娜看上去很不放心的样子。

“哎呀没事没事,”禾拽着安娜的手,“你就放心吧!我就是想站在最后啊,让你站在里面还不好啊?嘿嘿……”

“嘿嘿……好吧,你还真是逗啊!”安娜捂着小嘴在乐,“我叫安娜,你呢?”

“哦我叫羊禾,嘿嘿……”

“羊禾啊,你本来是完全可以靠前站的啊,但你为什么非得要站在最后呢?最后这个位子,一般人是不会想站的啊!多么显眼啊?”安娜不解地看着禾。

“嘿嘿……我这个人吧,比较喜欢走极端路线!”禾不假思索地说,“另外在这站着比较自由。”

“走极端路线?”

“对啊!走极端路线!你看,比如听音乐吧,我要么听超级火爆的,就是那种DJ版的,多刺激啊是不是!”

“刺激?”

“是啊!不刺激吗?嘿嘿……要么,我就听极其伤感的,就是像那个郑源唱的歌就不错。”

“还真是够极端的啊!”安娜佩服地说,“你这意思好像就是,在你的世界里,仿佛只有在两个极端,才会有最美丽的风景吧?”

“额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吧!我只是很向往那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罢了!”

“哦想想也是啊,你站的最后一个位子,是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位置,这个位置是很自由,是很无拘无束啊!所以,它深受你的喜爱,是吗?”

“额,也可以这么说吧!但是有时候,在最后一名的这个位置上,教官的目光会多多的向它投来,那么这个位置上的人,也会比别人多一些机会被教官所关注哦~~~”

“啊?呵呵……看来你真是跟一般人不一样啊!一般的都不是很乐意被教官看到啊!”

“也不是说想让教官关注,只是我感觉既然是军训锻炼身体,那就认真点,有的姿势做得不对,教官看到了可以给你作指导啊!要不然军训不会学到什么的。”

“额……”安娜做沉思状,“是有道理啊!不过很累的啊!”

“嘿嘿……没事,反正就一个星期嘛……”

“额好吧……”

两人有说有笑着,直到同学们都站好了队伍……

“立正!!!”紧接着,教官一声呐喊,脖子上的青筋像是一条条山脉突出似的,“好,下面呢,我们先来简单的练习一下军姿,20分钟的军姿……”

喔!上来就是军姿啊……

双手背后,严肃的面孔,教官慢慢地向队伍的后面走来,眼睛瞪着两排的同学……

禾努力地挺直了腰板:我的站姿应该很是标准吧!感觉到教官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禾自信地把头稍稍上昂,力求把自己的姿势做得标准起来……

“都站好了!20分钟!”教官严厉地说。

过去了?就好像没有存在禾这个人一样,教官慢慢地从禾的面前走过,朝对面的班级走去……

怎么了,是我的站姿很普通吗?我感觉站得不是挺好的么!怎么教官没有注意到我吗?禾很是费解,火辣辣的阳光下,禾白皙的面庞上,已经渗出小小的汗珠……

“嘿嘿……”正想着呢,突然从身后传来小小的笑声……

这是谁啊?还笑……

站在禾身后边的女孩叫崔丽,个头和禾的差不多,胖胖的身子,剪得齐齐的学生头,比禾还要白皙的脸上洋溢着一股浓浓的娃娃气……

“这天真是热死人了……”崔丽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还小声地嘟囔着。

“嘘嘘,你小声一点,教官会听到的,不让说话!”身边的同学符烨善意地提醒着崔丽。

“哎呀没事,你看教官不是在对面呢吗!他又没有顺风耳不是吗,听不到的,嘿嘿……”崔丽可爱地说,“哎呀我还是休息一会吧!”说着,崔丽就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哇你胆子可真是够大的啊!”

周围的同学都投来惊讶的目光,禾也跟着回过头去……

“你也坐一会吧!没事的!”地上的崔丽拽着身边的抚符烨,笑着说。

“不不,”符烨赶忙站直了身子,“我可不敢。”

“嘿嘿……你真是胆小啊!”

还真是一个胆大的女孩子啊!看到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崔丽,禾不禁感慨道……

“咳咳咳……”忽然,传来一阵咳嗽声……

完了完了!赶忙回过头来,禾看到教官已朝这边走来:教官有没有看到我扭头啊!不会过来找我算账吧!天啊不要啊!禾的手心里渗满了汗水……

“刚才,是谁坐下了啊?”教官严厉看着每一个同学。

“嘿嘿……”崔丽盯着教官,嘿嘿的笑了……

“是你吧!”看着崔丽那满脸的孩子气,教官也忍不住想笑,但是出于工作的原因,教官还是忍住了笑,“下次不能再这样了啊!还有10分钟,坚持一下!”

“嘿嘿……”站了起来,崔丽依然傻乎乎地笑着。

什么!看着教官像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过一样地走开了,禾惊讶极了!她犯下了那么严重的错误都可以无视吗?就那么轻轻地一笑就没事了?这教官怎么这样子啊!

“嘿嘿,你的t恤在哪买的?真好看!嘿嘿……”教官刚走开,崔丽就旁若无人地问她旁边的女孩徐雪。

“你胆子可真是够大的啊!”徐雪小声地说,“这样了还说话啊!”

“嘿嘿,你不是也看到了吗刚才,他又吃不了人。”崔丽不屑地说,“我怕他干什么啊!哼……”

切!有什么了不起,再怎么活泼也有点过头了吧!哼!听着背后崔丽的声音,禾在心里偷偷地想,玩世不恭,最起码的纪律都是遵守不了,什么事都不正经的样子,会有什么出息啊!切!

“你的衣服可真是好看!我也要买一件。”崔丽摸着徐雪身上的t恤,爱不释手。

哼!不就是长得可爱一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啊,得瑟什么得瑟!禾不屑地扭过头去,朝崔丽翻了翻白眼。

“原地休息1分钟!”教官的声音刚刚落下,全体同学都像是瘫痪了一般,坐在地上……

“哎呀真是累死了……”

“就是啊还那么热的天,上来就是20分钟的军姿……”同学们都抱怨起来。

唉!擦了擦头上的汗珠,禾蹲了下来,默默无声地揉着脚腕。

“嘿嘿,有什么好难受的!不就是20分钟军姿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看看把你们一个一个的giel累的。”崔丽站在原地,双手叉着腰,看着怨声载道的同学们,大笑着说。

“好,你!”忽然,教官指着崔丽吼道,“出列!”

“我?”毫不畏惧的,崔丽面带微笑的跨出队伍。

“一会带领大家喊口号!”教官的脸上,面带着一丝的微笑。

什么!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让她带我们喊口号?凭什么啊她有什么资格啊!愤愤不平的禾,气得脸色发青,在烈日的照射下,愈加显得苍白无力……

“是!”崔丽依旧是大大咧咧的、毫不畏惧的样子,在一个班级60张陌生的面孔下,潇洒地站在了队伍的前面……

“一二一!一二一……”一声声嘹亮的口号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剑,刺向禾的心头……

有什么了不起啊,活泼点就可以这样啊,我比你还活泼,只是不想表现出来罢了,我要是活泼点,十个你也不是我的对手!神气什么啊!嫩么胖!禾无奈地的跟着队伍喊口号,心里的火也随着温度的升高愈加烧得更加旺盛……

“一二一!一二一!踏步走!”汗珠从崔丽那白皙的面颊上不停地滚落,可是顾不上去擦,崔丽大声的喊着口号,嘹亮的声音,就像是在一场大雨过后的山中,出现的清新而又洪亮的歌谣……

“好!喊得不错值得鼓励!”教官很是满意的鼓起掌来,同学们也都跟着鼓起掌来。

“嘿嘿……”崔丽有点脸红的不知所措,只是一个劲的傻笑,白皙的脸颊上微微泛红……

哼!有什么啊!要是让我喊,我喊得比她还要好!切!头扭向一边,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禾看着远处。

“羊禾,你没事吧?”看出了禾的情绪,安娜关心的问,“怎么不见你说话了?”

“啊没事……是挺热的啊!”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禾笑着说。

一连好多天,情况都是如此……

难过,委屈,不解……略带有一点阿q精神的禾,也会在不满中静下心来,仔细的思考着一个问题:为什么她捣乱就可以引起教官的注意,而我是认真加仔细却好像是从来都未曾存在过一般呢?难道是因为她比我要可爱得多?她皮肤比我白吗?还是声音比我甜?还是因为她有着一颗天不怕地不怕的一颗心?这到底为什么?这个社会怎么了?太不公平了……

站在操场上,看着徐徐落下的夕阳,禾有种想哭的冲动……那个方向大概就是我的家乡吧!禾想起了家乡,想起了那个并不富裕但一直都很温馨一直都充满着快乐、充满着幸福的家,想起了疼爱自己把自己视为公主的爸爸妈妈……

唉!看着看着,泪水便模糊了自己的双眼……这个时候,妈妈应该是在厨房里做饭呢吧?爸爸是在看着电视上的新闻了解国家大事呢,还是又在研究他放在床下的酒?我好想回家啊……

爸妈,我好想你们啊!望着渐渐落下的夕阳,禾在心里痛苦的呐喊着…

“羊禾,你没事吧?”看着身边有点失魂落魄的禾,安娜担心地问。

“哦哦没事没事,我只是在看我家乡的方向。”

“家乡的方向?”安娜皱起眉头,轻声地问,“你是不是有点想家了?”

“啊?没有,哪有啊!”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禾赶忙擦去眼角的泪水,“呵呵没有没有,只是突然间想起来马致远的《秋思》了。”

“《秋思?》”

“是啊!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禾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你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情绪变得好快啊!”安娜笑着说。

“啊没有的啦!只是看着渐渐落下的夕阳,有点难过而已,嘿嘿……”

“呵呵……我就是说嘛,相由心生,你的样子是瞒不过我的眼睛的。”安娜看着远方,“撕心裂肺的思乡之情,尤其是在当一个人受到委屈的时候而愈加的浓烈。人,是这个世界上,感情是最为丰富的,但同时也是极为敏感的动物,当孤身一人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独自在外漂泊的时候,家,永远是他们内心最终的归宿。”

“你……”禾盯着安娜,“你是不是也想家了?”

“唉谁不想家啊!来到这都是陌生的地方,没有几个不想家的,只是,大家都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还记得曾经有一位作家说过,假如这个世界,让你累了,让你倦了,那就回来吧!家的大门,永远是为你而敞开的……”

“是啊!但是我们既然选择了在外求学,又怎么可以轻易地说出累了倦了呢?”

“是啊,自己选择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爸爸的话,禾的眼角再次湿润起来:可是,现在的我,很累也很倦了,我是真的很想回家啊……

“一会军训闭幕仪式结束后,所有的同学,都必须回到五楼的教室里,班主任有事情要安排!”一个同学大声地喊道。

唉!又是什么事情啊!禾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朝着1号楼的方向走去……我还想一个人安静会呢,看来又是成为泡影了,唉!禾无奈的摇了摇头。

“嗨!你好?!”

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一下禾的肩膀,禾扭过头去,是一个和自己个子差不多高,身材较为苗条但是有点驼背的女孩,淡淡的眉毛下面是一双囧囧有神的小眼睛,小小的嘴巴上面是一对稍向外突出的颧骨。

“你好,我叫王梦,你就是羊禾吧!”

王梦笑着,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我听我妈说起过你。”

“啊?”禾一脸的诧异——这个女孩是谁啊?印象当中,王梦不是自己所在的初中学校的一个学生吗?成绩和禾的不相上下,难道面前这个女孩就是王梦?“哦你不是坐在我旁边不远处的那个同学吗?”禾不好意地问道。

“恩恩是啊是啊!我就是!”王梦极其兴奋的样子。

“那,你妈妈……”禾一脸的不解,“是……”

看出来了禾的诧异,王梦笑了:“哦我妈妈和你的妈妈是小学同学,前几天见到了,两人聊天后才发现我们俩居然在一个班级。嘿嘿,你说巧不巧啊?”

禾这才明白了王梦的意思,恍然大悟的样子:“恩恩是很巧啊,嘿嘿……”

“对啊,你原来在咱们镇中心学校的时候成绩不错啊!一直久仰你的大名,就是没有机会和你好好地切磋一下学习的方法,这次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嘿嘿……”王梦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时不时的看看禾,满怀自信的说道。

“啊…”

听出了王梦话外之音,禾一时不知所措,但立刻又冷静下来,笑着,不慌不忙的说:“我啊,成绩还行吧!倒是一直久仰你的大名,但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你的真人,今天真是算是幸运啊,不但见到了你的真人,而且还和你分到了一个班呢……”

“是啊,我本以为,t中学的重点班是有非常严格的规定才能进的,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幸运的还被调了进来,真的是很幸运啊!以后我们俩有的是机会互相学习探讨了!”一脸的骄傲,王梦笑着说。

禾笑着接上:“是啊是啊!以后有的是机会在一起探讨学习了,嘿嘿,以后还请你多多指教啊!”

“看你说的!”王梦抬起头,笑着说,“还是你多指教我吧!”

“呵呵呵……”

俩人边走边谈,一直回到教室……

仍然犹如一阵风,姚光老师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上了讲台:紫色的t恤衫,纯白色的裤子,黑色的皮鞋,让年轻帅气的他,更显得成熟稳重了许多。

禾坐在前面靠窗户旁的第二排位子上,和王梦就是前后桌。

姚光……聚精会神的,斜着头,侧着脸,禾第一次敢这么大大方方的看姚光说话……

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像是在舞台上不断跳跃着的白色钢琴键,油黑丝滑的头发,随着姚光有节奏的语调,也在有规律的跳动着……

哇~~看着姚光,禾有点吃惊的张着小嘴巴:他还有着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啊!额……这是不是可以代表,他在生活中特别爱干净呢?不过最起码也说明了在生活中,他是一个很注意自己外在形象的一个人啊!盯着姚光的牙齿,禾的脑海中仿佛出现了,姚光满面笑容、满怀着自信地跟对方谈着话的情景……

洁白的牙齿,干净的面庞……嗯,能想象得出,姚光在生活上肯定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怪不得学姐会那么跟我说呢!看来是不错啊!

“明天就要正式上课了!把大家都找过来的目的就是要提醒一下大家,不要忘记了我们班级之前定好的班规!”姚光严肃地说,字字铿锵有力,“明天早晨6点50分之前准时到班!我不希望开学第一天,就有人迟到!也不要卡着点来!让你6点50来你就正好50整来!”

呵呵……看不出来啊!禾偷偷地笑了,那么严肃的一个人也会那么在乎自己的形象吗?生活中,他肯定是一个很细心的男人吧,又干净,又冷酷,嫁给他,一定很幸福吧……

禾的思绪,像是长了一双翅膀,飞到了很远很远的国度……

“嗨!羊禾,走了走了,你不回家啊!”

突然而来的喊叫声,打破了禾的美妙的思绪——王梦在喊禾回家呢!赶紧的,禾立即从那个想象中的美好国度里将思绪硬扯回来:“哦哦……走,这就走……”

禾慌忙地朝讲台上看去,姚光已经从讲台上英俊潇洒地走了下去……呵呵呵,谁要是嫁给了他,那一定很幸福的……

“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哦对了,王梦啊,那个……”禾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个,咱们班主任刚才都讲了些什么啊?嘿嘿,”禾的脸微微发红。

“怎么,你上课没听吗?”王梦一脸的惊讶和不解。

“哦哦哦……我……我刚才有点困就没有听太清楚,嘿嘿……”

禾很尴尬,脸红得像是一个大红苹果……

王梦瞅了一眼禾,笑着说:“也没有讲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明天就要正式上课了,班主任说,要我们做好准备,调整好状态,投入到正常的学习当中去。”

一脸的自信,王梦,对未来充满着希望。

“那,那别的还说什么了?”总感觉到哪里有点不对劲似的,禾接着问道。

有点不耐烦,王梦说:“别的也没说什么啊,哦别的就是,明天下午,班主任要进行一次排位,而且根据他的意思,好像是按照名次来的呢!嘿嘿……”

“什么?!”禾大吃一惊,“按照名次来??那……那我岂不是要被拍排到后面去了?”

“不知道。”王梦不屑的说,“可能,可能还会按照个子高低?不是太清楚怎么安排。”上下打量了一眼禾,王梦笑着说。

“不会吧……高中排位不会就按照成绩来吧,虽然在中考考得不错,可是到了这个班级大家都是那么高的分数,那……那我肯定不会有好位子啊!”禾嘟囔着……

“对啊,高中嘛,学校的主要目的当然还是以学生的学习为主,成绩越好,你的位子就越好,成绩不突出的话,老师是不可能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的。”

像是一根针,王梦的话,深深地扎进了禾的心脏,看着眼前满怀自信的王梦,禾真的感觉到无地自容:我的成绩没进来之前都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可是,真的没有想到,那么高的分数,在班级里只占到中等,要是排座位的话,肯定不会占优势啊!倒是王梦,她的成绩很高的,好座位肯定不是问题啊……

“嘿嘿,没事吧!应该会很公平的。”王梦的笑声,让禾的心,更疼了……

“可是……唉!”

“没事的,应该会一碗水端平的吧!”看出了禾的窘迫,王梦笑了,“哦羊禾我先走了,有点小事哈……”

“哦哦先走吧。”禾勉强的笑了笑。

看着王梦远去的背影,禾的心,揪疼揪疼的……

是的,禾想,接下来,这将会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三年的高中生活,还很长,排座位只是开头而已,以后的路上,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比这更艰难的事情呢……

唉!望着已经黯淡下来的天空,禾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年你竟如此多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那年你竟如此多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那年你竟如此多情

有严重恋父情结的她,当离开家,孤身一人来到省重点高中,彼此相见恨晚地遇到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成年男人时,她会怎样?责任上,面对的是改变人生命运的高考;感情上,面对的是两个极其优秀的老师和处处帮着她的班长;伦理上,面对的是道德的底线和做人的基本原则...徘徊在感性与理性的边缘,最终,她该如何选择?当校园里纯洁的情愫和社会上严重泛滥的拜金主义两者相遇时,相信,我们都想看到的,还是那纯洁的情愫,在盛开的樱花下,发出闪闪的浪漫光芒……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