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残爱孽缘
残爱孽缘

残爱孽缘

  • 热度:
  • 时间:2019/6/21 7:59:04
  • 作者:随风而逝
  • 来源:快阅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这年,十八度的阳光透过手指的缝隙停留在飞的手上,十八厘米的温暖,十八克的重量,那年,飞,十八岁,带着十八岁的忧伤,找寻着属于十八岁的幸福。

精彩章节预览

一季梦里花落花开,我仿佛又回到了十八岁那年,透过过滤后摄氏三十七度的阳光,,裹着薰衣草的香味流浪在你的心里面,徘徊在你的眼睛里,在赤道你和我看到了樱花瓣凋落的那瞬间,我记得你曾经每次看见花落都会流泪,这一次你却没有。突然,我感到心似乎开始痛了,放下手心里一直为你保留的温度,摸摸自己的胸口,原来是实实在在的痛。我把睫毛藏在了候鸟的羽翼里,害怕它承载不了你眼泪的重量,期待它在夏风花开里落下,淹没在雨季。我这次没有力气抓住你的背影,撕碎了那张还带有淡淡薰衣草香味的泛黄信笺,因为那是属于你的梦,我不想让它流淌我的眼睛里。我还是流泪了,摔落在青草阳光里,碎成了黑夜里的星星,照亮你回家的路。我总习惯仰望淡蓝色的天空,30度仰望什么?是我想念你的角度。为什么要把头抬到30度仰望,是为了不让眼泪流下来,怕摔碎了眼泪里的蓝月亮!

  自从转学到乡下时,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飞的性格开始变得孤僻,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呆在充满麦香的田野边,啃着一本小说,抑或是一个人骑着单车穿梭在茂密的丛林里,记得是在六月里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吧,树林里的地面上铺满了斑驳的剪影,空气里塞满了阳光的香味。这个时候,他遇见了婷,算是简单的邂逅吧,当飞一个人骑着单车慢悠悠的行驶在林间的小道上,赶去上课,他看到了婷,瘦瘦的,穿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同样也是赶去上课,也是一个人,慢慢的走在路旁大树的阴影下,当飞经过婷的时候,婷叫住了飞,她说:“同学,你就不同情一下女生吗,我可是走得满头大汗啊,你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啊。”一连串的话语让飞愣住了,“蛮漂亮的女生,说话怎么这么像发炮弹似的?”好半天才慢吞吞的说:“那你坐后面吧,我载你。”飞感到有一些紧张,但又有一点兴奋,毕竟第一次载女生。婷毫不客气的坐了上去,自行车微微向这边倾斜,飞用脚撑住了地面,“这个女生怎么这么轻?”飞在心里想,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但也没有想太多,随后用脚轻轻一蹬地面,车子就向前跑去,可能是有女生在的缘故吧,飞开始展现他的车技,什么单手骑车,最后还干脆不用手骑车,这可吓坏了婷这个小女生,她使劲的抓住飞的衣服,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等飞将车速放慢时,婷开始说话了,“喂,我说同学,你也太夸张了吧,玩杂技的啊!万一摔倒了怎么办啊,你后面可是带着一个人啊。”飞不好意思的用一只手抓了抓脑袋,脸憋的通红,婷看到飞这副样子,“扑哧”一声笑了,“你好可爱哦!”一句话让飞的脸一下子红到耳根,其实他也想对这个女孩说:“你也可爱啊!”憋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就这样,静静的骑着单车,问着空气中淡淡的花香,行驶在盛夏的地图里,也算是一种幸福吧。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和路边的大树上枯燥的蝉叫声。骑着骑着,飞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今天天气不错”几个字,连他自己都为这奇怪的想法感到好笑,为了避免沉默的尴尬,便于是飞轻轻的哼着jay的那首(断了的弦),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曲,带着节奏感的踏着车,在阳光里穿越,很快就到学校门口,飞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只是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到了。”飞刹住了车,转过头对婷说,“嗯,谢谢你。”婷说着就下了车,正准备走,突然转过身来,瞪大眼睛对飞说:“你歌唱的蛮好。”说完就蹦蹦跳跳的走了,只留下了一个背影,半天飞才反应过来婷说的话,他开心的笑了笑,那一刻他仿佛嗅到了空气中阳光的味道,是甜甜的。

  当阳光从人群里捡起最后一米长度时,傍晚便开始了,没有夕阳的夏天总是显得特别孤单。每天校园里的这个时候总是很热闹,下课时,人群从教室里涌出来,哪怕只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也要出来呼吸一下夜晚凉飕飕的空气,带着四周青草的香味,一股脑儿钻进脑袋里,总能让人精神为之一振。也许这就是属于乡下特有的夜晚吧。每当这个时候,飞总是一个人孤单的躲在一个漆黑的角落里,带着一股莫名的忧伤盯着没有流星的天空,他期待能许下自己的心愿。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呆在那里,度过属于他漫长的十分钟。听着周围吵闹的人群,和远方田野里传来的虫子的叫声,他感到脑袋里塞满了嘈杂。铃声响了,容不得他再去多想一点。回到教室,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听着窗外人群匆匆赶回的脚步,他有种流泪的冲动。其实飞又何尝不想也奔跑着外面的草地里呢,父母每天的争吵让他对外面的世界已经完全麻痹了,他只想赶快读完这个漫长的高三,然后跟着舅去外面闯闯,不过这些都是一个秘密,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这些带着心酸的秘密。“唉。”飞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黑板,上面不知什么时候抄满了英语习题,可能是老师下课的时候抄的吧,从书堆中抽出笔记本,拿起沉重的笔,在纸上划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字母拼成的句子,看着纸上自己在昏黄的灯光下的倒影,孤独的铺满了整张桌子。飞已经习惯了这些,有时候他觉得忙起来,真的可以暂时忘了不愉快的事。月光不知什么时候从窗外爬进来了,浅浅的银色,带着一丝清凉。正当飞又开始发呆时,突然一个轻快的声音响起,“老师,借一下您班的英语听力播放机好吗,毛老师叫我来借的。”抬头一看,熟悉的白色连衣裙,居然是婷,他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高心。婷显然发现了飞,她偷偷的冲飞做了个鬼脸,然后又微笑从飞的英语老师手中接过播放机,走的时候,又回头朝飞做了个胜利的手势,飞这时才发觉自己的脸不知何时变的发烫,还有扑通扑通的心跳声。突然同桌的鑫碰了碰飞,凑了上来,一脸坏笑,对飞说:“那是谁呀?你女朋友吗?挺漂亮的,你丫的谈恋爱也不和我们说一声,真不够哥们。”“没,不是我女朋友啊。我不认识她哩。”飞窘迫的说,涨红了脸。“看你脸红的,不认识她怎么冲你笑!还骗我。”飞生怕鑫产生误会,就把他骑车载婷的事告诉了鑫,“哦,你艳福不浅啊,不过既然不是你女朋友,那我就追她了。哈哈,兄弟别介意啊。”突然飞感到一种心酸的感觉,而且他还有种自卑的感觉。鑫长的帅,这是大家公认的,而且家里又有钱,不知有多少女孩子想和他做朋友,甜言蜜语又是他的专长,所以他追女孩子总是很顺利。飞默默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没有心思再想其他的事了,呆呆的盯了一会儿手中的笔,似乎觉得不妥,便又提起手中那根沉重的笔,继续在纸上画着那些似乎可以决定一个人命运的符号。好不容易熬到下自习了,飞带着满身疲倦,夹着书本正走出教室,迎面走来了前来还播放机的婷,“嗨,呵呵,我们有缘哦,又相见了。”婷打着招呼,“额,嗯,你好。”飞含糊着答道,感到很别扭。“可不可以再带我回去啊,我一个人害怕走夜路,家里今天有事,所以我爸爸不来接我了。”婷歪着头说,说完还盯着飞看,像是飞要回答的答案就写在脸上,刷的一下,飞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脸红透了,“好的。”他低着头小声的回答着,说着赶快把头扭了过去,害怕这样被婷盯着,婷笑了,没说什么,反正就是不停的笑着。飞突然觉得婷是一个小傻瓜,而且他想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这个小傻瓜,让自己也傻傻的。那一刻,飞觉得自己很幸福。

  等到婷找到飞的英语老师的办公室,还了播放机时,学校已经没剩多少人了,偶尔几个匆匆的赶着路的,可能是学习学的晚的人吧。婷带着歉意笑了笑,说:“对不起啊,让你等那么久。”“没事。”飞回答的很干脆,“我想每天都这样等你。”飞几次想说,最后还是没勇气说出来,当飞从车棚里推出自行车时,他看到月光下的婷显得很单薄,正安静的站在路边等他哩,单纯的眼神,霎那间感动了飞冷漠的心。乡下的夜晚总是带着凉意,当飞载着婷时,他感觉得到婷在微微发抖,于是飞毫不犹豫停下车来,脱下身上的白衬衫,二话不说披在了婷的身上,没有说话,转过身继续向前驶去。突然飞觉得自己这样做,简直帅呆了,够酷。黑黝黝的肌肉在月光下,同样显得单薄。

  乡下夜里湿气很重,夹着树林间穿梭徘徊的风,飞感到有些冷,但他强装着啥事没有,继续行驶在斑驳的月光的下。一路上,两人继续保持沉默,听着风吹耳边吹过,诉说着它们寂寞的故事。月光下,飞没有再感到孤单。他小心翼翼的骑着车,仿佛他载着的是一生的幸福。突然婷说:“我想听你唱断了的弦,可以吗?”飞愣住了,然而很快便回过神来,轻轻的唱起了那首歌,略带伤感。这一段很短的距离,居然走了很长时间。飞一直把婷送到她的家门口,婷默默的从车后架上下来,把飞的衬衣递给了他,低着头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你。”然后飞快的跑了。“真是个傻瓜。”飞在心里想着,看着婷进了家门,他才放心的调转车头,向黑夜的另一方驶去,依旧哼着那首断了的弦。飞不知道,此刻婷正在二楼默默的注视着他离去,也注视着空气中那飘动的白衬衫。

  这一夜,让两个人都留下了美好的回忆。那种简简单单的幸福开始在两个人心里发芽!盛开在明亮的月光里,透明又清晰。

 

给你推荐超宠超好看的都市宠文小说,暖心治愈甜文,让你欲罢不能,一甜到底!。正如: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甜宠无限!
  • 春暖花开,我在等你

    刘若英说: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超给力

    七年前一场背叛,她与他一夜缠绵。她偷走了他的资料,毁了他半壁江山,还带走了他的种。他怒意滔天,立誓一定要抓到这个女人。七年后再遇,她记忆全无,身边只有一个天才宝宝。萌宝儿子笑意吟吟:“霍先生,有没有觉得你长得和我好像?”看着那双和自己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眼睛,霍曜臣眸子一眯:“你是谁?”“说不定我们是失散多年的亲父子哟~”

  • 心跳多久爱你多久

    唐一柔性格怯懦,被朋友戏称为包子女,她被交往多年的男友穆宇骗婚。新婚当夜,就被老公真爱薛安琪设计,与陌生男人同房,醉意之下,丝毫没有察觉。婚后生活并不顺利,婆婆苛责,穆宇视她为隐形人,与真爱打得火热。逆来顺受的唐一柔努力把日子过好,换来的仍旧是婆家的漠视,只有偶尔归家的老公弟弟穆宸给与她应有的尊重。终于又一天,身心俱疲的唐一柔从那段名不正言不顺的婚姻里逃了出来,为了护住肚中孩子,她发奋图强,性格变得强势,不再任人欺压。人,只有变得强大,才能傲然面对曾经羞辱过她的人。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青春小说推荐 最新好看的腹黑王爷小说 全能之类的小说推荐 热门的保镖之类小说 最热男神小说推荐 超级甜的奶爸文 腹黑心机女主的小说推荐 刺激好看的荒岛求生小说 热门上门女婿小说 最新的房东和房客小说 军婚小说 乡村医生小说 玄幻小说排行榜 免费言情小说 好看的腹黑总裁、老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