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残爱孽缘 > 正文

残爱孽缘第5章恍然大悟

发布时间:2019/7/27 3:53:13热度:

《残爱孽缘》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飞当然没有忘记练习篮球,天还微微亮,他就拿起沉甸甸的篮球,换上了打球专用的衣服,带着一夜的疲倦奔向学校那片很小的篮球场。...

残爱孽缘

飞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很想回来向婷问清楚,但倔强的他还是坚持没有回头,坚持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回了家,斑驳摇曳的树影,层层的铺在了冷冷的地面上,飞觉得那是他满地碎了的缘。那晚,飞失眠了,无论是尊敬的老师,还是婷,哪一个,想起来飞都觉得心痛。躺在冰冷冷的木板床上,看着窗外洒进的那三寸清辉,飞感到今晚的月光很冷。人未眠,窗外花儿亦未眠。仔细聆听,似乎可以听见午夜的空气划破花瓣的声音,声音中带着一丝寂寞。飞并不知道,这一夜,婷也失眠了,在相同的时间里,只是月光并没有传给彼此讯息。

  飞当然没有忘记练习篮球,天还微微亮,他就拿起沉甸甸的篮球,换上了打球专用的衣服,带着一夜的疲倦奔向学校那片很小的篮球场。学校四周静悄悄的,看来还是没有人愿意起这么早的,只能听到早晨地平线那边吹来的风,摇晃树叶的声音。飞站在篮架前,脑子里全然一片空白,他在这个时候总能抛开一切烦恼,专心练球。飞决定开始练习运球了,微屈双腿,身体前倾,就这样,两只手来回的拨动着跳动的皮球,清晨里单调的声音总是显得特别刺耳,还好,风声掩盖了皮球声。也许飞天生就具有很高的篮球智商吧,不一会儿,他发现自己和球有着相同的韵律,其实这就是运球的实质。只不过没想到,飞会领悟的这么快。尽管是在被露水湿润的清晨,混合着地球一端吹来的风,但毕竟是在六月,很快飞身上就被汗水浸湿了。飞感到有些难受,于是继续练了会儿,就停下了。这时学校已经断断续续的有人来了,因为飞看到操场那边有人借着路灯在读书。虽然大部分人很懒,但还是有一部分人很勤奋的,特别是在高三这个特殊时期。不知怎么的,飞突然感到自己就这样一天一天单调的过确实有些堕落。其实飞也想冲刺一下,考个好大学,只是他觉得自己永远属于差生的范畴里,加上有些老师对差生的排斥,还有成绩好的同学之间的尔虞我诈,想到这些,飞就打消了冲刺的念头。就这样一直被自卑压抑着,磨灭了飞原本很上进的心。现在看到别人起这么早在路灯下读书,一种自卑又从飞心里升起,他害怕被别人看见,于是赶快脱掉身上那湿透的衣服,换上从家里带来换的衣服,拿起球飞快的向教室里跑去。他害怕别人知道他高三了,知道他是差生,知道他不好好学习,一大早跑来打球,知道他……总之,很多很多的知道。

  躲起来吧,那样就没有人发现自己了。飞有时候总是这样想,但他知道这并不实际。还好洪老师总是鼓励着飞,这才没有让飞完全沦落下去,而现在连最关心飞的老师走了,飞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每每想起那张亲切的面孔,飞就难过,就想流泪。飞跑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一棵大树下。抬头静静的看着这棵大树上方的天空,他在想,那里真的有座城堡叫天堂吗?洪老师就在那里吧?飞一直坐到学校里来了大部分人时,才慢慢的回到教室,他不知道怎样去面对那些厚厚的课本,那个熟悉的位子。拉开后门,飞悄悄的走了进去,看到后面几排只到了几个人,飞忽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把球藏在角落里,再顺便看了看黑板,今天是语文朝读。飞感到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读过书了,突然他决定今天早上要好好读读,不为什么,就好好的读一读。飞拿起课本,翻开了第一页,大声的读了起来,声音大的像是在嘶吼。飞没有理会别人异样的眼光,就这样吼了下去。读完了一篇课文,飞感到那种压抑的感觉像是突然从身体里抽走了一样,他感到身体里有着从未有过的舒畅。这让他很兴奋,停顿了一会儿,又继续吼了起来,尽管他旁边的人用奇怪的眼光盯着他,飞感到那一刻,他不再自卑。一直读到喉咙有些沙哑,飞才停了下来。这时鑫凑了上来,用一种不相信的眼光看着飞说:“你咋啦,吃错药啦,怎么读得这么起劲,受刺激啦?”飞笑了笑,没有说话。鑫也没在意,继续说:“喂,昨晚她在我们班门口等她男朋友呢,我还以为是在等你呢,难道她男朋友是我们班的?还是隔壁班的?”飞一听到这个,就感到心里不舒服,随口就道:“你管这么多干吗啊?等我怎么了,等别人怎么了,管你什么事?”“喂,喂,你怎么了,怎么这么激动,说说而已也不行吗?”鑫尴尬的说,他没想到飞反应这么激烈。话一出口,飞就觉得不妥,“是啊,等我等别人,我这么激动干吗,我和她说到底又不是特别熟。”飞心里想着,于是转过头去,对鑫说:“刚才我太激动了,别在意啊。”“没事没事,我知道你有心事。”鑫摆了摆手说,他还以为飞是因为老师去了而难过的原因呢。其实飞心里的想法,又有谁知道呢?

  很快就下朝读了,接下来是吃早饭的时间了。人群一如既往的拥挤,还是老样,谁跑得快谁就吃得好,飞今天没有兴趣随大流了。他感到没胃口,尽管肚子还在咕噜噜的叫,等人全走光了,飞才慢吞吞的走出了教室,他想去学校的小店里买点东西吃,就不到食堂吃了。飞刚走出教室,迎面就看到了婷,飞感到她的脸有些苍白。只一眼,他便注意到了婷的黑眼圈,因为黑眼圈呆在婷苍白的脸上,显得很显眼。婷一看到飞就问道:“你昨晚为什么不等我就一声不吭的走了?”飞没有说话,他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别人永远都是对的。“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走在那黑漆漆的路上,是忍着怎样的害怕回到家的?”婷继续诘问到,她感到很生气,不仅仅因为飞没有等她,还有就是飞什么话都不说,而且似乎很有理由,她增大了声音:“怎么不说话?”虽然声音变大了,但还是显得有气无力,看来她真的很虚弱。“你不是在等你男朋友吗,怎么说是等我,耍我吗?”飞终于开口了,语气里有些不悦。“就为这啊?”婷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红晕,她声音忽然小了很多,“我说,我没有男朋友怎么等啊?”“管你怎么等。”飞有点不悦的说,婷看到飞的这个样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你吃醋啊,我看我再不说清楚,你这个木瓜真要误会我了。”“误会?”飞有一点不相信的样子,“我说,我没有男朋友怎么等啊?”婷脸又红了很多,“没有?谁信,你都和别人说了,还想唬我。”飞说着转过头去,婷突然大声说到:“大笨蛋,那是说给别人听的,你还没听懂我说的话啊?我说的那个男朋友就是指你!”说完婷脸红透了。飞愣住了,他有些怀疑的转过身来,“什么?”婷红着脸说:“没听到算了,你这个木瓜。”飞回想着婷刚才说的话,想着想着突然明白了,“原来……”飞感到自己有点混蛋,不明理由就对一个女孩子这样,他感到有些内疚和心痛,更多的还是心痛。他看着婷,想对她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婷见飞呆呆的盯着自己,赶紧把头偏向一边,嘟着嘴,“哼”了一声。飞看着这个女孩,此时心里只有感动。他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他自己的胡思乱想,还差点伤害了她。好半天,飞才红着脸对婷说:“对不起了,我不应该丢下你就一个人跑了,害你一个人回家。都是我的错。那个那个,呃,你说的,是真的?”婷转过身来,用大大的眼睛盯着飞,认真的说:“嗯。”飞听了,高心的一把抓住婷的手,“太好了。”婷红着脸,嘟着嘴说:“好什么啊?哼,你这个木瓜,服你了。”还假装想把手拉出来,但实际上也就做个样子罢了。飞不好意思摸了摸头,傻笑了几声,他觉得真相来的太突然了,他还没准备好呢。飞在心里不住的自责着,责怪自己实在不应该这么混蛋。两个人就在那里傻傻的站着,傻傻的笑着,忘记了来往的人群,忘记了手心里溜走的时间。婷看着傻笑的飞,心里感到甜甜的。飞看着这个差点让自己误会的傻丫头,他感到心里什么滋味都有。酸甜苦辣,五味俱全,不过最多的应该是甜吧。“喂,还站在这儿啊,木瓜,好多人都回来哩。快跑啦!”婷拉了拉飞的衣角,飞这才回过身来,“呵呵。”继续傻笑着,“木瓜,那今晚不见不散了?”婷说,还假装很生气的样子恐吓到:“如果再跑了,我就……”说完还捏了捏拳头。她这个样子,让飞感到好笑。但他还是忍住没笑,也假装很严肃的回答到:“知道了,丫头。”还摆了个“yes,sir!”的手势。误会总算是解开了,两个人的心里都是甜丝丝的。特别是飞,他感到心里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明亮,一扫以前的阴霾。也不管肚子饿不饿了,回到教室就坐在位子上发呆,回想着刚才的一切,还时不时的傻笑两声,惹得别人不住的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他们似乎在怀疑这个家伙今天是不是脑子坏了,怎么总是傻傻的,不是吼着读书,就是一个人在那里傻笑,这让别人很不明白。特别是鑫,他问飞话,飞也懒得理他,弄得他以为飞还在生他早上那段话的气哩。飞才不管别人心里想什么哩,他就这样一直呆呆的傻笑着,笨笨的感受着空气里的甜蜜。这一天,飞觉得时间过的很快,所有的一切在飞看来都是美好的,他感到就连空气里也都塞满了阳光的香味。只要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大口,就能感到脑子塞满了阳光的回忆。

 

残爱孽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残爱孽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残爱孽缘

这年,十八度的阳光透过手指的缝隙停留在飞的手上,十八厘米的温暖,十八克的重量,那年,飞,十八岁,带着十八岁的忧伤,找寻着属于十八岁的幸福。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