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神皿 > 正文

神皿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10章第十节

发布时间:2020/3/27 17:37:16热度:

《神皿》是文笔极佳的仙侠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那一边伍卓阳听她这么一说,猛地一抬头问道,“黑子死了吗?”...

神皿

  当伍卓阳再一次醒来时,他已是躺在病床上的伤号了。阳光柔和地撒在单人病房的洁白床单上,窗外的绿树枝繁叶茂,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消毒药水味。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地宁静祥和,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伍卓阳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立即又闪现出了被密林环绕的黑瞎子沟。龇牙咧嘴的瘦猫,诡异狂笑的婴儿,被撕成两半的村长,以及变成黑熊离开的莫日根老爹……是的,那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就算窗外阳再怎么光灿烂也无法融化冰冷的事实。死去的人不能复生,离开的人不再回来。伍卓阳将手覆盖在眼睛上发出了一声怅然的叹息。然后他听到门把轻轻转动的声音。转过头一看,只见从门后探出了一大束白百合。手捧鲜花的是依旧打扮入时的端木红。在看到伍卓阳醒来后,端木红露出了幸喜的笑容。不知为何伍卓阳忽然觉得端木红的笑容远比阳光温暖得多。

  “你终于醒啦!你知道你这家伙究竟睡了多少天吗?整整十天啊!我们都以为你要成植物人了呢!你个混蛋!一个人莫名其妙地丢下我们就往山里跑。你当你是超人,还是九命怪猫啊!”将百合一股脑儿地插进花瓶之后,端木红立即表情夸张地一边比划着一边不满地抱怨起来。

  看着端木红激动的模样,伍卓阳苦笑着支起了身子随口问道“我…我怎么会在这儿的?”

  “当然是楚苏横把你从山上背下来的呀。”端木红快步上前一把扶住了伍卓阳,并把枕头垫在他身后,然后继续叨念道:“要不是他呀,你那天非得在山上躺整整一夜不可。不过还真看不出来,楚苏横平时冷冰冰的,一副对啥事都不关心的模样。到了关键时刻他还蛮讲义气的。看到你上山,他毫不犹豫地就跟了上去。甚至还为这事同警察对着干呢。”

  “原来如此。”伍卓阳不由想起了那个叫腾的少女最后讲的那话,于是连忙问道:“那苏横呢?他现在在哪儿?”

  “他啊。在我家的公司打工呀。虽然离开学还没几天了。不过临时抱佛脚,抱比不抱好。这也是多亏了我这条门路哦。”端木红沾沾自喜地自夸道。

  “是这样啊。我真是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呢。”伍卓阳拨弄着手指歉疚地说道。

  “说什么废话呢。虽然你这家伙有时候白痴了一点。不过作为同学,我们怎么能看着你同死人躺一夜哟。”端木红话一出口立即意识到了不妥,可话到嘴边不自觉地溜了出来。再想闭嘴却是为时已晚了。

  那一边伍卓阳听她这么一说,猛地一抬头问道,“黑子死了吗?”

  “他?”端木红不屑地一努嘴道,“死谁都不会死他呀。人家现在可是疯子,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明明打死莫日根老爹的子弹是从他枪里发出的,可一句是精神病人他就什么责任都不用负了。真是气人啊!”

  “或许黑子这次是真疯了。”伍卓阳平静地说道。对于莫日根老爹的“死”他并不觉得惊讶。毕竟伍卓阳是亲眼看着变成少年的老爹跟随着山神回归他们的世界。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襟,病服下面的胸膛上并没有枪弹的痕迹。也就是说莫日根老爹动用了那个世界的力量以桃代李僵的方式救了自己。这一切听起来是那样的不切实际,伍卓阳自己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更毋庸说事先毫无准备,就突然面对会说话的熊这类超常识现象的黑子了。

  “但愿吧。不过小伍你该看到全过程了吧?怎么说你也算是个目击者呀。”端木红托着下巴好奇地追问道。

  “这个呀…其实我从一开始就被打晕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压根就不清楚。”伍卓阳扰着头狼狈地掩饰着,待见端木红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样,他又连忙扯开话题道:“那个…这是哪儿家医院啊?是县医院吗?”

  “那家破医院那儿有这么好的病房。”端木红对着周围扫视了一圈,奸笑着回答道,“这里当然是Q市中心医院咯。”

  “Q市中心医院!?难道说我已经回Q市了?”这一次伍卓阳终于被惊得张大了嘴巴。而另一边端木红却得意洋洋地自夸起来:“那是当然。你想我们怎么会放心把你交给那种只会开猝死证明的医院。”

  “可是…我是怎么回Q市的?恩…我的意思是我那时可是昏迷的啊。”伍卓阳结巴地问道。

  “你碰傻了吧。这种事一通电话就可以搞定了。说起来我那不争气的老爹也是中心医院院长的中学同学。所以转院什么的根本不是问题,救护车也来得还算及时。”端木红语调轻松地解释道。

  “是这样啊。”伍卓阳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虽然早就知道端木集团在Q市极有势力,不过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在听到如此轻松的解释之后除了唏嘘之外,就只能成45度角仰视了。

  “拜托你别用那种看怪物的眼光看本小姐啦。说起夸张有人比起本小姐来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哦。”被伍卓阳瞧得怪不好意思的端木红连忙也转了话题说道,“黑瞎子沟的案子据说已经快调查完毕咯。怎么样?够夸张吧。”

  “这么快?”伍卓阳惊愕地皱起了眉头。

  “恩,虽然目前该案对外宣称还在侦缉过程中。不过警察那里大致上已经定下了基调。”说到这里端木红不自觉地端正了坐姿态将所知道的情况逐一说明道:“经过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村办工厂在生产氯乙稀和醋酸乙稀时,采取了低成本的汞催化剂工艺。排放到河里废水含有重金属汞,然后汞经过生物化学反应转变成甲基汞,通过食物链富集在鱼虾和贝类体中,人或动物长期食用后就会中毒。患者由于脑中枢神经和末梢神经被侵害,发病时会突然表现出头疼、耳鸣、昏迷、抽搐、神智不清、手舞足蹈、行动障碍不能直线行走。轻者口齿不清、步履蹒跚、面部痴呆、手足麻痹、感觉障碍、视觉丧失、震颤、手足变形与风湿病的症状类似;重者精神失常,全身痉挛,或酣睡,或兴奋,身体弯弓高叫,直至死亡。也就是村里人一直所说的鬼附身。”

  “果真还是水俣病啊。”伍卓阳听完端木红的解说,不由攥紧了拳头黯然道,“根据教科书上的记载,1950年在RB的水俣湾附近渔村中,人们发现一些人走路像猫步的样子,抽筋麻痹,最后跳入水中溺死,当地人谓之“自杀猫”。之后水俣地区又陆续多人得上怪病的,开始只是口齿不清,步态不稳,面部痴呆,近而耳聋眼瞎,全身麻木,最后精神失常,一会酣睡,一会兴奋异常,身体弯弓,高叫而死。和黑瞎子沟十分相似的病症吧。事实上最终调查的结果也几乎一模一样,都是由于工厂排放的氯化甲基汞引起的。据说直至五十多年后的今日当地仍有一部分含有甲基汞的淤泥还没有得到安全处理。”

  “楚苏横在听到调查结果之后也是怎么说的。这么典型的症状,你们从一开始就怀疑是水俣病了吧。不过真是讽刺啊。黑瞎子沟生产的化肥据说都以进口化肥的名义卖到了各地,可实际上使用的却是五十年前的落后生产工艺。”端木红揶揄着说道。

  “恩,确实是十分典型的症状。可县医院不还是长达一年都没给出个明确诊断不是吗?”伍卓阳说到这里不禁低下头拨弄着自己的手指苦笑道,“别说是五十年了,就算过了一百年相似的事情依旧会发生。人心啊,有时可是比鬼怪还要恐怖的东西。”

  “这么多愁善感,可不像小伍你的风格哦。”端木红冲着伍卓阳扮了鬼脸继续说道,“其实情况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就在你被转到Q市中心医院的同一天当地的县领导也亲自赶到黑瞎子沟做了视察工作。不用说那个闯祸的村办工厂在第一时间就被勒令关闭拆除了。几乎所有的罪行都被归结到了村长叔侄的身上。这当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反正他们一个死了,一个疯了,再追查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不过当地的县领导也表示要尽快为患病的村民进行治疗,并且去当地的县医院看望病患。哦,本来有个啥书记的也要看来望你。不过听医生说你昏迷不醒也就作罢了。估计是不能在记者面前摆POSS拍照的原因吧。其实我倒觉得还是昏迷的人比较好,不会说错话,造型可以随便摆。诶?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可是在为你没能上报纸而惋惜哟。好啦,不领情就算了。继续说正经的,在那之后县里还将黑瞎子沟划为了自然保护区。听说为此还特地制定了一个所谓的生态复兴计划呢。整件事看来是被当作新一轮的政绩来大肆渲染了。估计日后那里也不会再出现工厂了吧。不管怎样你姑姑之前的努力也算是没有白费啊。”

  “原来如此。看来还是莫日根老爹看得透彻啊。”伍卓阳的脸上带着落寞的笑容。此时的他真不知该为这样的结果感到高兴呢,还是悲哀。不过不管怎样老人家的愿望最终还是实现了。只是汞造成的污染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清理干净的,而水俣病的后遗症更是遗害无穷,想到这里伍卓阳忍不住探问道,“那么不知道李家的那个孩子现在怎样了?”

  “虽然以后的治疗过程会很漫长,赔偿款项也要等到案子结束后才能拨下来。不过你大可放心,我已经帮他们家联系医院了,端木集团也会给予一定的资助。再怎么说救人才是第一位的事啊。”端木红自豪地拍着胸脯保证起来。

  “哎?”伍卓阳惊讶地抬头看了看端木红,待见对方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心中顿生暖流脱口而出道,“谢谢。”

  “你这么认真地对我说谢谢。我可是会不好意思的哦。其实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那个老爹赚了那么多钱,从手指缝里漏出一点做做善事也是应该的。啊,或许那个奸商认为这是公司的一种公关手段也不一定哦。如果是那样的话,光是负担一家病患会不会太便宜他了。”端木红摸着下巴开始算计起了自己的老爹。

  望着端木红一副处心积虑的滑稽表情,伍卓阳忍不住笑出了声。听见笑声的端木红连忙回过头像拍兄弟似的拍了拍伍卓阳的肩膀说,“这样就好嘛。反正时间会抹平一切伤痛。与其期期艾艾地在意过去,不如没心没肺地笑对未来。”

  是啊,无论村子的污染有多么的严重,时间终会将伤痛抹平。只是用那样的方式换取而今的结果真的值得吗?一想起那日血迹斑驳的白布以及在林中与黑子紧张的对峙,低着头的伍卓阳喃喃地问道:“端木红你觉得村长真的该死吗?”

  面对好友唐突的问题,端木红先是一楞,随即耸了耸肩说道:“要我说那家伙绝对该死。可如果以法律来衡量的话他也罪不至死。甚至对于他的处罚可能远远不能抵消他对村民的伤害。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啥意思了。杀死村长的是黑熊。或许熊认为自己是在替天行道呢。用人类的秩序,人类的法律去约束熊是无意义的。毕竟熊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嘛。”

  “不是一个世界?”伍卓阳侧头问道。

  “是啊。人类的秩序是以人为中心制定的。但人类并不是世界的唯一,更不是世界的主宰,凌驾于人类秩序之上的是自然法则。就这一点来说遵从自然法则做出判断的黑熊才是顺应天命哦。”端木红对上了伍卓阳的目光略带严肃地说道。

  “他遵从了森林的法则…”乌恩珠耶妈妈话语再一次在伍卓阳的脑海中显现,与其一同映出的还有那一片拥有石碓的草坪以及最终消失在密林另一端的莫日根和众舞者。那确实是一个不同于人类社会的世界。那是山神仙怪与萨满巫师们的世界。伍卓阳下意识地伸手***着自己的喉咙,那里至今还残留着那碗鲜红色液体的芳香。而在他的耳边仿佛又听见了少女腾那犹如寓言般的声音。

  “无论你接不接受,都无法改变你将成为萨满的事实。”

神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神皿

神,灵也;  皿,器也;  巫,以舞降神者也。  白色的长梯直插入云霄,伍卓阳赤脚站在沙滩上望着远处通天塔一般的存在,犹豫着是否要迈开脚步。浮云的阴影如流水般从他的头顶掠过,裹挟着沙砾的风擦过皮肤带着些许的痛楚。没有尽头的苍穹,无法到达的长梯。就算周遭的触感再怎么真实,伍卓阳依旧明白自己现在是在做梦……...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