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 > 正文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5章带花圈冥币姑妈家做客

发布时间:2020/3/27 17:59:58热度: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主要讲述:眸底邪气盛极的他,勾起一抹冷笑,瞥瞥地上的尸体,慢条斯理吩咐。...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

  重回车上,已是傍晚。

  纪由乃用最后的钱,买了很多纸人花圈和冥币,装入了车后备箱。

  宫司屿的司机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车后塞满的死人用品。

  昏黄的夕阳下,从后视镜凝望纪由乃的目光是又惊、又怕、又忌讳。

  “叔叔,请送我去碧波庄园101号好吗,到那,你就可以回去了。”

  纪由乃穿着素净毛衣和半身白裙,及腰的黑发上夹着一朵白色的纸花。

  就像脆弱的白瓷玉人,斑驳光影下,有些不真实。

  碧波山庄是帝都东四环内一处联排洋房小区,住的都是些家境殷实的富裕人士,虽比不上帝都那些权势滔天家财万贯的豪门大家,却也能在帝都立足,混的风生水起。

  纪由乃的姑妈就住在这。

  靠着姑父炒股大赚了一笔后,他们家便过上了富裕日子。

  尽管如此,贪财的他们不仅在她爸妈死后霸占了爷爷奶奶留给爸爸的四合院,更侵吞了所有遗产,包括她爸妈的工资,还有保险!

  她什么都可以不要。

  只是,她必须问姑妈要到足够能让父母下葬入土为安的钱。

  下了车,将骨灰盒和花圈、纸人、冥币一并拿下。

  纪由乃目送车辆离开。

  然后面无表情,慢条斯理的走向姑妈家的洋房门口。

  将纸人摆正,放在姑妈家的门口,左右各一。

  两个花圈也整齐的列在那。

  天色渐暗,纪由乃朝着天空撒了把纸钱。

  在纸钱飘散飞舞中,抱着两个骨灰盒,按响了门铃。

  其实,她有些怕姑妈。

  可望着怀里的骨灰盒。

  一瞬,她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有些阴冷,有点怨毒。

  她好奇姑妈一家看到死而复活的她出现会是什么表情。

  有点期待。

  “谁啊?”伴随着一声扯着嗓门的问询。

  “咔哒”一声,门开了。

  下一秒,纪由乃脸上透着怨恨的笑意渐深,惊恐的尖叫声响彻半空。

  “你!你是谁!”

  中年发福的卷发女人本容光焕发,却在开门一刹那,见鬼似的大喊。

  恐惧的想关上门,却被纪由乃挡住。

  “姑妈,是我啊,由乃。”

  说着,纪由乃脸凑近,纪翠华害怕的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不,你不是死了吗!”

  这时,又一个女声响起。

  “妈,谁啊!你怎么了?”

  纪翠华的女儿,也就是纪由乃的表姐林雪颜探脑问了句,却也跟着尖叫,还摔碎了手中的瓷器杯。

  “姑妈,表姐,我带爸爸妈妈来看你们了,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没等纪翠华和林雪颜允许,纪由乃捧着两个骨灰盒就进了房内。

  欧式风格的华丽装饰,富丽堂皇。

  姑妈一家,生活的真好。

  纪由乃看似冷静,心中却早已扭曲的有些丧失理智。

  被冤退学,父母横死,姑妈一家绝情绝义,她心生绝望也选择结束生命。

  可这一家,连去认领他们遗体的良知都没有!

  姑妈是爸爸的亲姐姐!人性,亲情怎么可以冷漠成这样?

  爸妈和她的尸体在太平间、停尸间无人认领的时候……

  他们却侵吞了所有钱,在这享受一家三口天伦之乐!

  耳边,是姑妈和表姐的鬼哭狼嚎。

  在看到家门口的纸人花圈冥币纸钱,纪翠华更是和林雪颜抱在一起恐惧痛哭。

  “姑妈,我来,就想求你给点钱安葬爸妈,我现在身无分……”

  话还没说完,便被哭声打断。

  “没钱!我不管你是人是鬼,反正你别想从我这拿走一分钱!做梦!”

  纪由乃眼睛红了,似被刺激,气极,却想哭。

  “求求你也不行吗?”委屈极了,却又怨极了。

  “滚!滚出我家!你是鬼我也不怕!我告诉你我已经报警了!”

  流不出泪,只是觉得痛心,憎恶。

  坏透的人为什么还能好好活在世上?

  “姑妈,你总是这么绝。”

  红着眼,颤着手,纪由乃缓缓蹲下身,打开了静置在地上的两个骨灰盒。

  “你……你想干什么?”

  将骨灰盒里的骨灰撒的到处都是,纪由乃突然朝着纪翠华露出一抹诡笑。

  “干什么?我家的钱都被你拿走了,连我爸妈安葬的钱你也不肯给,冤有头,债有主,我只能把他们的骨灰撒在你们家,让他们天天和你们作伴……”

  是你们逼我做的那么绝的!

  纪由乃随后点燃了门口的冥祭用品。

  望着夜幕下风卷起漫天飘散的纸钱。

  她笑了,笑的悲伤,有些癫狂,更多的是痛苦和绝望。

  以至于探员到的时候,都以为她疯了。

  -

  一月后,宫司屿伤势痊愈。

  派人找纪由乃之余,第一件事就是去处理暗杀自己的佣兵。

  那晚他的车被人动了手脚刹车失灵,这些佣兵追尾至撞击后遭遇严重车祸。

  万万没想到这些人竟如此心狠手辣,为确保不留活口,杀了车里所有人,他命大,子弹打偏,没击中心脏,被纪由乃给救了才捡回一命。

  月黑风高夜,荒山野岭间。

  宫司屿对暗杀自己的五个佣兵采取了阴狠毒辣的逼问方式。

  注射吐真剂,电击,水刑,花样繁多,不重复。

  手段残忍,见者惊心,闻者丧胆。

  宫司屿眸中浮现的戾气太重,又不知轻重,不等五个人开口,他们就咬舌自尽了。

  取过白斐然递来的真丝手帕,将手中的血迹擦干净。

  眸底邪气盛极的他,勾起一抹冷笑,瞥瞥地上的尸体,慢条斯理吩咐。

  “指纹牙齿脸都毁了,让人收拾干净别露破绽,送去医院象征性抢救一下然后后捐给帝都医科大,就说是医院无偿捐献无身份遗体供研究用。”

  宫司屿的可怕之处就在这。

  阴狠毒辣到了骨子里,却又心思缜密的可怕。

  就跟没事人似的,整了整身上的灰色西服,他坐回了车内。

  “对了白斐然,我让你查纪由乃的住址背景联系方式,有结果没。”

  一提“纪由乃”三个字,宫司屿眸底的戾气少了几分。

  只是看白斐然的目光,阴冷锐利带着寒意。

  人是白斐然背着他擅自塞钱“赶”走的,这事儿他一直耿耿于怀。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

顶级豪门宫家继承人宫司屿,为人冷漠至极。唯独疼老婆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