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总裁 > 腹黑女:母仪天下 > 正文

腹黑女:母仪天下大结局在线试读第5章失态

发布时间:2020/3/27 17:27:21热度:

《腹黑女:母仪天下》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总裁风格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在场的人多多少少都是会点医术的,连金苏虽然不学无术,但是武功都这么高,想必医术也不差,而南艺身为雪山老头的弟子,医术自是...

腹黑女:母仪天下

顾夫人一惊,愣愣的看着连金苏,许久才望向他身边的梅子弧。

梅子弧只有一瞬间的失态,被连金苏扶住之后便恢复如常了。

他走过去,衣袖与顾夫人想擦而过,嘴角含着淡淡的笑容,仿佛顾夫人只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顾家的人风风火火的走进来,正巧听着顾夫人饱含痛苦的喊道:“子美……”

这一声呼唤,囊括了这么所念的思念,包含了一个个母亲生生放弃孩子的痛苦,更透彻了被伤得体无完肤的心碎。

梅子弧转身回头看着她,风轻云淡的笑了,淡淡道:“你知道吗?我在普及寺等了十年,等着你和顾子辰来接我,等着等着我就长大了,十年了,我所有的信你们没有回过,我所有的期待在这长流的时光中被你们碎了满地,渐渐的消失,梅子弧,多么可笑的三个字,因为这三个字,我十四年活在厌恶中,你现在来跟我说,我姓子美是你顾家的人?顾夫人,请问顾家有什么了不起?让我梅子弧不得不回去?”

“没有吧?顾家这两个字只会让我想要摧毁,只会让我觉得龌蹉!”凌厉的眼神落在顾夫人身上,冷漠道。

“你这个畜生!顾家岂能容你侮辱?!”顾家家主大步跨过来,厉声道。

“畜生?顾家主?我梅子弧若是畜生,你又是什么?”梅子弧丝毫不让的反唇相讥。

“只有畜生才能生出畜生,顾家一门大约都是畜生了吧。”司马乐怡靠在窗边上,看着街上人流不断,突然回过头来说了一句。

她说的十分随意,含着轻笑,眉眼间尽是天真。

月树与南郡王还打得不可开交,司马乐怡像是才注意到似的,讶异道:“月树,你怎么还在打?快些回来,跟哪老头子浪费体力做什么?粮食都不要银子买啊?”

原本梅子弧拂了连金苏的手,连金苏便自觉的到了司马乐怡身边,看着她慵懒悠闲的眉眼,便觉得十分舒心,正是赏心悦目之时,却突然听到这么一句,只觉得喉咙里有股气不上不下的,憋着难受。

顾家家主顾鸣的目光沉了沉,发丝被风扬起来,一个黑色人影快得只能看见一团黑影朝司马乐怡冲击而来。

连金苏一惊,刚要动,司马乐怡伸手将他拦住。

“阿悦。”连金苏着急喊道。

司马乐怡不动,就这么盯着顾鸣,面无表情,身上的冷气散发着,如那冰冻三尺的寒冰。

月树在黑影刚动之时,便移步去了梅子弧的身边。

黑影刚到之时,司马涂适时的在椅子上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眶,风流的声音有着些许埋怨,“阿悦,我好歹也是个皇子,你下次让我晕之前能不能先给我打个招呼,也好歹让我晕得好看一点啊。”

顾鸣一怔,喝道:“回来。”

司马涂也不是白起来的,而是司马乐怡设计好了要给顾鸣提个醒,他们还是皇子公主,光天化日之下杀了司马乐怡,这顾家,怕是自找灭亡。

黑影是顾家暗卫之手,听从顾家家主吩咐,一听到顾鸣的话立即停了下来,想要返回。

司马乐怡目光一沉,拔出头顶上的簪子身形一动,便落在黑影面前,黑影侧身而过,单手抓住司马乐怡的手,司马乐怡冷笑一声,倾身向前,挡回他的手,右手狠狠的往他腰间而去,在黑影忙着去挡的瞬间,拿着簪子的左手插入黑影的脖颈间。

没有鲜血,没有激烈的争斗。

就是这么一瞬间,顾家暗卫之手便命丧司马乐怡之手。

连南艺都有些惊讶,小姐的剑术虽然不错,却还没有达到登峰造极的火候,袭击黑影的时候,她还十分担心,若不是之前她传音与她,在黑影到来之前,她怕是早已挡在她面前了。

现场最为惊讶的便是司马涂了,他一直都以为这个小妹只是比寻常闺阁女子不同了些而已,没想到论起心狠手辣,丝毫不下雨他与皇兄!

滇真郡主扶着南郡王的手臂,身体颤抖的瑟缩着,直往南郡王的怀里钻。

顾鸣的脸色可谓是黑得不能再黑,可总有是那么的不识好歹,火上添油这活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阿悦威武,阿悦打他个落花流水,我说,顾家主,你们家的暗卫不是都挺厉害的吗?怎么连阿悦也都不过?也太不堪一击了吧?”连金苏边鼓掌边呦呵着,突然朝着顾鸣问道。

梅子弧走过来也是不屑道:“顾家能耐大着呢,即便暗卫不实用,出去吹嘘一番,吓唬吓唬人也好啊。”

两暗卫此时还站在一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司马乐怡,这样的身手,哪里还需要他们两人来保护?!

司马乐怡睨着顾鸣,冷道:“顾鸣,人不犯我,我必不犯他,你顾家若不是对我心怀不轨,我也不至于想要废了顾子辰!”

说完便走了过去,身后一群人随之而去。

房间是开的,好奇是能害死人的,此刻便有许多人为了看热闹而不要命的围在门口,见着司马乐怡出来,纷纷自觉的让了一条道。

出了蝴蝶坊,到了之前那个房间的下面,司马乐怡突然飞身而起,进了房间,扔出一锭银子给老鸨,淡淡道:“付账。”

老鸨懦懦的捧着银子,哆嗦道:“长公主,不,不用了。”

“我不吃白食。”司马乐怡笑了声,从窗口跃了下去。

落地之时,连金苏看着她,大约是猜到了她上去的意思,那些人见证了顾家丢脸的整个过程,如此好面子的顾家又怎么容得了她们,但司马乐怡若是要抱住她们,就是顾家,也是思量一二的。

这样的一个人,杀人不眨眼,却偏偏善心又重,如多年前的那一眼,便让他深藏在心里,难以言喻。

意识到连金苏的目光,司马乐怡问道:“锦世子有话要说?”

“没有。”连金苏摇了摇头。

司马乐怡收回视线,突然运气轻功,携着梅子弧飞奔朝公主府而去。

公主府,虽然不如隔壁五皇子府的玉宇琼楼,亭台水榭,但一看也似个富贵之家,更是舒适安静,简朴温馨。

司马乐怡带着梅子弧直接到了为他安排的卧室,匆匆奔了进去,将他放在床上,着急道:“子美,你再撑一会,再撑一会儿。”

梅子弧紧闭的眼眸动了动,始终是没有睁开。

司马乐怡运功输进梅子弧的体内,喊道:“子美,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啊。”

可是即便她多么着急的喊着,梅子弧仍旧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室内一片寂静,连连金苏这么嬉闹的人都大气不敢出,待在床边不动。

御医仔细的翻了翻梅子弧的眼睛,对上司马乐怡期待的眼神,摇了摇头。

“你摇头做什么?你倒是说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啊?到底是中了什么毒啊?!”司马乐怡提着御医的衣裳吼道。

“殿下息怒,老臣看不出!”

“看不出?看不出留你们这些御医有何用?!”司马乐怡眼睛通红,一向冷静的她句像是被惹怒了的红牛,随时都可能撞你一头血。

南艺上前拉住司马乐怡,司马涂则是将御医拖了出来,挥手让他们下去,道:“阿悦,你别冲动,子美会好起来的。”

司马乐怡回头盯着梅子弧如玉的容颜,摇头说不出话来。

“小姐,你会医术的啊。”南艺抿了敏唇,突然道。

在场的人多多少少都是会点医术的,连金苏虽然不学无术,但是武功都这么高,想必医术也不差,而南艺身为雪山老头的弟子,医术自是不差的。

因此没有惹怒拿南艺的话当一回事,连司马乐怡都当做没有听到似的。

“是谁,究竟是谁给你下的毒?!”司马乐怡抚着梅子弧的容颜,喃喃道,眼中的疼惜与怨恨交杂在一起,让司马涂与连金苏心惊。

月树出了蝴蝶放便跟在暗处了,进来之后被司马乐怡召见一次便又隐去了。

南艺见着这样的司马乐怡,心中更是着急,拉过司马乐怡,箍住她的肩膀一字一句盯着她的眼睛道:“小姐,我说的是真的,你真的会医术,比师父还要高明,是你体弱之时,师母为你疗伤,后来你得她喜欢,师母便将医术传与你了,否则你怎么会比我们都先一步的发现子美身体的异样?!”

司马乐怡有些发愣,心里止不住的苦涩。

她是卫珑月,不是司马乐怡啊!

她摇了摇头,垂首道:“我不会医术,一点也不记得。”

“你试试,试试。”南艺将司马乐怡的手放在梅子弧的手上,指引着她号脉,轻声道:“你的身体会有感觉的。”

“长公主……”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

安迪儿公主拉着气喘吁吁的司马清欣跑了进来,感觉到房内紧张严肃的气氛,有些讪讪的问道:“是不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没有人搭理她,只是扫了眼便关注司马乐怡去了。

司马乐怡闭着眼睛,回忆着脑海中的记忆,可是却搜不到半点。

“我不会。”她颓废的低下来,沮丧道。

她说过要保护子美的,可是却连子美中毒还是毒发了她才知道!

安迪儿好奇的看着梅子弧,指了指他,疑惑道:“他快死了啊,怎么还不医他?”

众人一愣,视线全部聚焦在安迪儿身上。

安迪儿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女孩,少有害羞的时候,此刻被她们齐齐盯着,一举一动都感觉不自在,只想躲在司马清欣后面。

腹黑女:母仪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腹黑女】 或 【母仪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腹黑女:母仪天下

"曾经她是卫国的费祖希女,有着令人艳羡的身世和卫国相爷之子这一门令人嫉妒的亲事。但是她遇上了蓝国的太子,这一个让她毁了一生的男人。当她在大火中重生归来,她成了西国的长公主,虽然生长在山林之间,却依然无法逃离权力阴谋的漩涡,再一次被卷入上一世的历史潮流中。再一次见到仇人这一次她要的是讨回她应得的一切,只不过当她再一次双手沾满鲜血被天下人冠以妖女之名追杀的时候,那一抹无赖的白色身影是否还一如当初会在她身后等着她,讨她欢心?"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