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嫡女谋后:邪王太腹黑 > 正文

青春小说《嫡女谋后:邪王太腹黑》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10/17 11:33:14热度:

《嫡女谋后:邪王太腹黑》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主要讲述:云鹊看着正在佯装打扮的林蘅芜,不禁调笑道“小姐,你这黑衣黑裤,还蒙着面,是要去祸害哪家的儿郎?”...

嫡女谋后:邪王太腹黑

而现在小姐说要告别过去,云鹊又回想起刚刚林蘅芜对待二姨娘的态度,云鹊心中顿时涌上一股巨大的喜悦之情,小姐是说……以后,可以不用再强行隐忍了,自己可以率性而活?

“云鹊。”林蘅芜含笑而立,眼中仿佛带有无穷的魅力,让云鹊被深深吸引,对着她的眼眼不敢移目。

“我记得母亲在时,你一个人可以单挑两三个婢子,好生泼辣。怎么?现在窝囊了?”

“小姐!只要小姐有令,奴婢便是掀了这天也不打紧!”

听了林蘅芜的话,云鹊一改之前的低眉垂首,重重应了一声,声音清脆明朗,正如她掩藏多年的性格,即便是粗布麻衣,也显得整个人容光焕发,英朗至极。

看到云鹊的表现,林蘅芜满意的笑了起来。前世主仆二人隐忍顺从,结果却是云鹊惨死在二姨娘手中,而这一世,既然重活,又怎可再缩头缩脑,让悲剧重演?

“小姐,这次那毒妇吃了亏,绝对不肯善罢甘休的,我们要如何应对?”

云鹊虽爽朗却不鲁莽,很快便想到了关键点。林蘅芜推开窗看向窗外,满脸云淡风轻。

冬日的雪覆满荒院,刺骨的寒风从窗口汹涌而入,刺得肌肤透骨寒凉。冷风拂面,倒是给林蘅芜带了几丝清醒。她有些享受似的呼吸起来,而目光却透过悠远的天际,飘向远方。

林蘅芜很快记起,这是在她十四岁这一年,而今日,恰是她的十四岁生辰。京都的皇城里,来了一位贵人,承晋当今三皇子,在这林州城赏红梅之际,更是向林青霄提及,求娶林家女。

这便也是二姨娘今日来浅云居撒泼的原因。林青霄在林蘅芜之母郝连千依死后,将姨娘扶正成大夫人,此外还有四个姨娘。

继夫人生大少爷林子卿和大小姐林幽若,在自己母亲死后,继夫人被扶正。二姨娘生二少林子轩,二小姐林婉月。三姨娘之子林子白和四小姐林玉环。

林玉环尚且年幼,不具备竞争力,她林蘅芜又是不受宠的女儿。故而,大夫人的长女林幽若正是这次林婉月成为三皇子妃的强劲对手。五姨娘初入府不久,深受宠爱却并无子嗣。

将府内的人理清楚之后,林蘅芜眼神一凝,心中丘壑已然明了。

二姨娘来自己这里发火,定是林婉月比不上林幽若,她不放心自己的女儿却又无可奈何。心情不好时便想到了自己这个出气包,而且,这个出气包竟然还是林府的挂牌小姐,她怎甘心?于是便来发泄心中的怒火了罢。

既然发火,何不让这把火烧的更旺?杨氏,林幽若,你们准备好了吗?

“云鹊。”林蘅芜关住窗子,转过身来,悠悠开口:“去将五姨娘看上的那支发钗给她送过去。”

“小姐……”云鹊一阵惊讶,那支碧雪玉兰簪可是夫人留下来的遗物,小姐向来保护的很好,甚至不惜得罪五姨娘,受尽欺辱,也不肯将玉兰簪送出去,还曾惹得老爷不满,但老爷要面子,放过了小姐,却是厌恶更深。

思及过往,云鹊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林蘅芜见状,抬指勾起一缕青丝,眼眸渐深:

“记得悄无声息送过去,又要不小心让二姨娘知道,云鹊,你明白吗?”

云鹊也本是聪颖之人,经得林蘅芜这一提醒,瞬间明白过来。她点点头应承下来,便从破旧的衣柜里找出碧雪玉兰簪,有出门去。

林蘅芜拢了拢身上单薄的衣裘,渐眯了眼。二姨娘经过今日之事,定然心生怨恨,却又迷惑不解自己为何会转变态度。而此时云鹊又将自己拼命护着的碧雪玉兰簪给五姨娘送过去,二姨娘铁定心生疑窦。

二姨娘与大夫人向来分庭抗礼,二姨娘有子,根基深,又深得林青霄宠爱,而大夫人母家富贵显赫,两人实力相当,在这选取皇子妃的紧要关头,两人更是争得头破血流。

而此时,林府向来透明化的嫡女公然反抗二姨娘,二姨娘又发现自己与五姨娘之间还有关联,以二姨娘那多疑的个性,必然很快联系到大夫人身上。

新受宠的五姨娘与老对手大夫人连成一线,二姨娘必定慌乱,以她的狠毒,自是抢先下手为强。而五姨娘嫉妒二姨娘受宠已久,要扳倒她,必然不会对她手下留情。自己心心宠爱的姨娘们勾心斗角争风吃醋,不知道林青霄看到,会有多么开心。

林青霄。想到自己这个名义上的父亲,林蘅芜眼神微冷,散发出不寒而栗的光芒。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郎!枉他林青霄苦读圣贤书,识得孔孟道,却当真狼心狗肺,逼死心高气傲的母亲,对亲生骨肉的自己冷漠薄凉。

还记得上一世被沉河之前的偶然一撇,那人群中向来冷漠的眉眼里,竟然有一丝快意。林青霄,你枉为人。

林州的夜总是来临得早,在京都依旧是傍晚,而到了林州,却已是完全天黑。朦胧的月色将雪地照得晶莹,寒风拂面刺骨严寒。

云鹊看着正在佯装打扮的林蘅芜,不禁调笑道“小姐,你这黑衣黑裤,还蒙着面,是要去祸害哪家的儿郎?”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你还得学着点。”林蘅芜阴森一笑,便从窗台飞掠了出去。转眼消失在了黑色的夜幕之下,留下云鹊独自站在窗台,目瞪口呆。

林蘅芜身姿如燕,躲过巡查的家丁,快速在林府几个屋顶上飞掠着。来到正院,林蘅芜放低身姿趴在屋顶之上,打量着下方。

与林府其他地方并无差别,黑暗在烛火的照映下显得朦胧。林蘅芜定睛一看,便确认下来,前面正是林青霄的书房。林蘅芜飞掠而下,破门而入后便倒挂在屋梁之上,仔细打量着屋内的情况。

也不怪林蘅芜谨慎到了如此地步,林青霄虽然政治上意外被贬,却着实是只狡诈的老狐狸,暗地里在这偏远的林州也是结党营私,与京城各皇子皆有牵扯,狼子野心,让人防不胜防。

见室内一切正常,林蘅芜方落地,便朝着林青霄的书桌走了过去。当今圣上生性多疑自私,且不允许任何人结党营私觊觎皇位,而林蘅芜此次潜入书房,便就是为了找出林青霄与三皇子勾结的证据,从而将林青霄的命脉握在手中。

桌案上的资料都无关紧要,林蘅芜眉眼一沉,便望向桌上的砚台。伸手将砚台朝右移三寸,再向左旋转九十度,果然,桌案一阵机械转动的响声之后,桌子下凭空多出一张抽屉来。

林蘅芜心口一松,果然,和当初慕容桓风教自己的机关一样。林蘅芜伸手拉开抽屉,却不想里面并无任何资料,反倒是孤零零放着一只茶杯。

这老狐狸!林蘅芜心中暗骂道,这么严密的机关,竟然还只是一个外围,而里面真正的机关,自己却是不会的。

林蘅芜咬牙,将抽屉拉回去,再将砚台放置原处。这个机关中的机关,林蘅芜隐约记得自己在某本书上看到过,可以现在忘了。不过来日方长,她万不可打草惊蛇,只得暂且作罢。

行至书房门口,林蘅芜心下一跳,暗道不好!果然,门被瞬间破开,紧接着一道凌厉的掌风朝着自己逼来。林蘅芜赶忙身子一偏,堪堪躲过这一击后,便与来者交起手来。

两人闹腾出的动静很快引来林府家丁,林青霄立刻起身带着家丁堵了上来。四周被火把照亮,林蘅芜这才看清楚与自己交手之人——黑衣蒙面人。

莫非遇上的是同行?她还以为是林青霄安排的伏手。林蘅芜一阵无语,瞥见对方,也是一脸懵逼样,林蘅芜不禁一翻白眼,想要赶紧离开。

只见林蘅芜稍一动作,那黑衣人竟是出手阻住了她的身影。林蘅芜心中一怒,被你暴露了还不要紧,难不成还想被抓?林蘅芜狠狠瞪了那个黑衣人一眼,翻身一掠,便消失于茫茫夜色里。

见逃走了一个,林青霄大怒,振臂一挥,家丁朝着黑衣人纷涌而上。而那黑衣人似乎才刚从被瞪得事实中回过神来,瞥了一眼朝自己冲过来的人,毫不在意。

突然感受到一股凌厉的内功,黑衣人忙正了心神,果然,从暗处冲出一道人影便对着自己冲了过来。黑衣人与那道人影对了一掌,那人顿时倒地口吐鲜血,黑衣人纵身一跃,消失在了黑暗中。

而等那便群家丁纷涌而上时,已然扑了个空,地上哪里还有人影,只剩下林青霄的咆哮声响彻天际。

林蘅芜飞快地掠回浅云居,而云鹊刚好为她烧好洗澡水。林蘅芜心忧林青霄暗中会派人马跟踪过来,为掩藏踪迹,林蘅芜瞬间滑入了木桶里。盈盈水雾间,佳人身姿绰约,风情万种。

察觉不妙,林蘅芜来不及出声,一颗石子便已打在了云鹊的脖子上,云鹊一声呢喃,昏倒在地。

嫡女谋后:邪王太腹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嫡女谋后】 或 【邪王太腹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嫡女谋后:邪王太腹黑

传言世家嫡女林蘅芜出生时有不祥之兆,从此背负鬼胎之名,深受家族嫌恶。本以为一世无期无盼,却因为一道懿旨,她嫁入了王爷府,成了三王爷的王妃。恩爱相加,令人羡妒,万千方式加害于她,邪王力护她周全。十年倾心相付,她以为邪王对她是深情,却不料这深情的背后竟是惊天的阴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