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月城汐舞 > 正文

月城汐舞全文目录阅读第17章花菱·奋战

发布时间:2020/3/27 17:33:52热度:

《月城汐舞》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爱理莎,可以吗?”说罢,转过头去看向依然老神在在的爱理莎,越前龙马用上了疑问句,“当然了!本小姐什么时候不可以了呢?”...

月城汐舞

“唔...头好晕啊!”轻呼出声,晕迷的爱理莎总算是醒了过来,只是很遗憾的青学的双打一号比赛已经结束了,此刻正是双打二号的激烈比赛,因为爱理莎昏倒,被奴役惯了的五十岚音羽下意识的代替爱理莎很尽职的录下了比赛的精彩过程。

然后等到五十岚音羽反应过来的时候非常的抑郁,她发现自己居然还真的是天生的受虐狂了,但是转念一想皇家学院里的现任十二管理官也和她一样就心里平衡了。

“爱理莎,你可算是醒了,你不知道刚才吓坏我们了,尤其是龙马君,他可担心你了!是不是该告诉我什么事情呢?”发现了半坐起来的爱理莎,五十岚音羽首先表达一下担忧,随即开始质问了。

“不过是因为一些后遗症而已,过段时间就会好了!”知道是五十岚音羽的担忧,所以爱理莎并只是微微笑看着五十岚音羽,轻描淡写的对自己的状态一带而过。

“比赛结果呢?”爱理莎很好奇有着天才实力的不二和力量型的河村的组合会打出怎样的比赛,“很可惜,青学的双打二弃权了!对方一个和河村同样很壮的男生打出了名为波动球的网球,河村的手受伤了!”

五十岚音羽遗憾的摇了摇头,三言两语把双打二的过程告诉了爱理莎,虽然说得很轻松,但是五十岚音羽却忘不了当时的激烈与河村的遗憾,他其实很想打到最后的吧?

“现在正在进行双打一号的比赛,大石和菊丸看上去还算轻松的样子!”虽然在和爱理莎说话,但是五十岚音羽的眼睛就从来没有离开过激烈的比赛,爱理莎很无奈的托着腮,她四处看了看越前龙马也不知道去哪里。

“音羽,龙马呢?”

“啊,刚才好像说是口渴了!”五十岚音羽歪了歪头,做回忆状,“不过我猜他一定是因为担心你,又不好意思在大家面前表现出来吧?和你一样的别扭的家伙呢!”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爱理莎刚要开口,结果却发现地面湿润,盖在自己身上的越前龙马的外套已经浸湿,“啊啦,下雨了呢!”

将帽子戴上,披着越前龙马的外套,爱理莎从挎包中掏出了小雨伞撑起来到了五十岚音羽的身边,“爱理莎,你真是太周到了!”

原本有些抑郁的五十岚音羽感受到了雨伞的遮挡,笑眯眯的转过头来,看着有些费力的爱理莎,“我来吧,你的身体状况好像不是很好,摇摇晃晃的!”

“废话,好的话本小姐刚才还会躺在那里吗?不过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够恢复了,毕竟只是被板砖狠砸了一下而已!”闻言五十岚音羽抽了抽嘴角、眉毛一跳一跳的,“感情您还介意这件事情啊?”

“没有!”爱理莎头一歪看向了另一方,见状五十岚音羽咋了咂舌,“绝对有,不然以你的个性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而且你的礼仪可是很完美的!”

雨虽然下个不停,但是比赛仍然进行,“单手跳耶!”看着赛场内不被雨水所影响的灵巧的菊丸,堀尾三人组赞叹着,“在这种雨里,居然还能够反应这么灵敏!”

“学长的动作像猫一样!”

“能够配合菊丸这么敏捷动作的只有视野宽,反应又快的大石了!”座椅前面,龙崎教练双手抱胸一脸赞扬的微笑着,“这样才叫做默契,这样的搭配才是完美的组合!”

“你们听到了没有!”说着,龙崎教练转过头来严肃的看着曾经双打的组合——越前龙马和桃城武,见状爱理莎捂嘴轻笑,身上依然披着越前龙马的队服外套,“龙马,你的双打好像很失败的样子呢,讲给我听听?”

“YADA!”越前龙马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爱理莎的要求,但是从他那抑郁的眼神中可以发现其实他现在有点囧啊!“没关系的,爱理莎不会笑话你的!”

“YADA!”越前龙马依然是满口的拒绝,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挑起了眉毛,诡异的看着爱理莎,好一会儿终于开口了,“你的脑袋是怎么回事儿?”

“额咳咳...”似乎是没预料到越前龙马会提起这件事情,爱理莎被自己的口水呛得满脸通红,随后看了五十岚音羽一眼,她以为五十岚音羽会替她圆过去来的,“没、没事!”

“是吗?”越前龙马这一下确定了,爱理莎这个伤一定有失爱理莎的尊严和面子,不然爱理莎何时如此底气不足反而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过?“怎样?本小姐受伤你很高兴吗?”

“没有!”闷闷的回答了爱理莎呛声,越前龙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情现在很不好,“好酷哦!”

“青学获胜!”这个时候青学与不动峰的双打二出了结果,黄金组合的大石与菊丸成功的为青学带来了小小的胜利之姿,“不愧是青学的黄金组合,这样的话青学就是一胜一负了!”

“真是很精彩的比赛呢!”爱理莎小手很给力的拍着,五十岚音羽笑眯眯的关上了摄影机,“看现在的雨势,单打三一时半会是不可能开始的吧?”

“学长,下一个就是你了!”越前龙马头也不回的说着,不一会儿前去与裁判商讨的龙崎教练回来了,也带回了一个有待观察的答案,“现在还在观察,如果天气好一点的话马上就要开始单打了。”

“所以还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继续打喽!”闻言大石转过头去和菊丸讨论起来,“这完全都要看这场雨到底停不停。”

“这样简直就像活活杀死一条蛇嘛!”听闻二人的对话越前龙马嘴角微扬说着让有着“蝮蛇”之称的海堂薰非常不爽的感慨,然而海堂薰只是凶狠的看了越前龙马一眼之后双手抱胸走出了网球场。

“啊咧咧,这是要去热身吗?”擦拭了一下湿漉漉的脸庞,爱理莎的心情意外的好,“当自己要比赛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把自己的状况调整到最好,蝮蛇他一边看比赛一边调整自己的状况,好不容易调整好了自己的状况却被这场雨给打乱了!”

“那只能说明他的心不坚定,如果心态真的调整好了的话,状况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闻言爱理莎笑眯眯的说着令桃城武错愕的言辞,然而他却没有办法反驳只能够和众人看着那个雨中渐渐模糊的背影。

“瞧,对面那个即将和海堂薰对打的他的心态就很好啊,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比赛,所以一直配合着旋律动着身体也可以保持着肌肉的热度,看得出来他的状态很不错的!”随着爱理莎手指的方向,众人看到了听着音乐、打着拍子看上去一脸轻松的神尾明。

“所以如果海堂薰就只有你说的那样的话,我敢保证他输定了!”爱理莎一脸笃定的说着,五十岚音羽点点头表示赞同,她们的网球技术虽然并不是太好,但是这点道理还是懂的,而且可以说爱理莎懂得一定比眼前的这几位要多得多。

“学长还差得远呢!”好吧,总是喜欢在人家抑郁的时候挑衅的、总是在人家伤口上撒盐的莫过于越前龙马同学了,只是今天见到了爱理莎之后,众人发现他俩简直就是黄金组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等到众人在脑海里自动补充了越前龙马和爱理莎的搭配之后,顿时歪了嘴巴,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么未来除了被气死就没别的选择了。

“啊咧,龙马君去哪里了?”这个时候龙崎樱乃好奇的和堀尾三人组四处寻找着总是喜欢独自一人四处乱跑的越前龙马,于是有人发现爱理莎和五十岚音羽也不见了。

“在这里待着好吗?”坐在越前龙马的对面,优雅的用吸管喝着越前龙马递过来的罐装饮料,爱理莎笑眯眯的说着,“无所谓,反正暂时还轮不到我!”

“呵呵...我真好奇谁能够打败你呢!”越前龙马还在美国的时候,每当爱理莎去他家总是会打上几局,然而结果却是不分上下,爱理莎总是很好奇谁能够将这个拽拽的网球王子打败呢?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不不不...本小姐说的是除了叔叔以外的人,要知道人外有人的,龙马,嚣张没关系,但是目中无人可就不好了!”闻言五十岚音羽嘴角抽搐,很想一巴掌拍飞了爱理莎,“爱理莎,我觉得除了你以外,这句话从谁嘴里说出来都不过分!”

“Youstillhavelotsmoretoworkon!”五十岚音羽话音刚落,越前龙马恰到好处的接了一句,于是爱理莎飚了,她发现自从被板砖拍了之后,自己好像越来越放纵自己了,很多礼仪在这些时候都会被毫不犹豫的放弃掉,“和爱理莎拽英语,龙马,你好像找错对象了!”

懒洋洋的坐在亭子里,远远地就看见堀尾三人组和龙崎樱乃的身影,“他在那里,龙马!”

“越前,不动峰他们每一个人都在为比赛做准备,你怎么还跟平常一样轻松的很?”堀尾似是恨铁不成钢的对着越前龙马说教,越前龙马则是毫不在意的扬起手打起了哈欠。

“不可以这样啦!”见状堀尾一只手直接挡住了脸,很是无奈的样子,然而这个时候其身后出现了网球职业月刊的记者井上的身影,“一年级的,怎么了?在开作战会议?”

“井上先生!”回过头惊讶的看着出现在身后的人,井上举着雨伞对众人点了点头。

“真的吗?支持他们迈向胜利的是他们的意志力!”

“而且,他们对于能够靠着自己的力量达到现在这个地步非常的引以为傲,这就是不动峰最强的地方!”原来井上先生这一次这么久才露面的原因竟是去打听了不动峰的消息,真不愧是记者啊!

“他们不是凭着技巧就能打赢的对手!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零开始,所以这种骄傲能够让他们团结一致,这一些就是不动峰的秘密。”井上先生对几人讲述了自己打听到的关于不动峰的改变,双手杵在桌子上,他的脸上是严谨的表情。

“不动峰好厉害哦!”加藤胜郎由衷的感慨着。

“曾经失去的那种心情让他们成长,然后依靠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的迈上巅峰,这可不是用厉害就能够形容的,但是却也不是不败的!”爱理莎双手捧着饮料罐,悄声的说着什么,很可惜,这句话只有五十岚音羽才听得见,而她也明白爱理莎想要说的。

“这种人我们怎么赢得了?”堀尾聪史永远是自大、容易泄气的一个,这样的表现让爱理莎和五十岚音羽看不上眼。

井上继而沉默的闭上了双眸,随之却听到了越前龙马摆弄网球拍的声音,惊愕的睁开双眸,就看见越前龙马站起身手握网球拍说着:“网球就是网球,接到球然后打回去!”

“爱理莎,可以吗?”说罢,转过头去看向依然老神在在的爱理莎,越前龙马用上了疑问句,“当然了!本小姐什么时候不可以了呢?”

“越前,你要去哪里?”

“网球就是网球,说的一点都没错!重要的不是过去,而是现在!”看着走远的越前龙马、爱理莎和五十岚音羽,回味着越前龙马的话,井上嘴角扬起微笑,很显然是想明白了。

“是啊,没错!”

“龙马,什么时候你也会说这种像是安慰人的话了?”陪着越前龙马一起漫步的爱理莎笑容满面,“笨蛋!”

“喂,本小姐这么完美、华丽、至高无上的存在,哪里像是笨蛋啦?”唉,雨天的爱理莎容易炸毛,于是不过两个字就让爱理莎蹦起来了。

“哎?你们难道不是要去打网球的啊?”跟着走了半天,五十岚音羽发现这是向比赛场地走去的方向,于是讶异了,她以为越前龙马的那句话是询问可不可以陪他打一场的来着,“啊啦,音羽你忘记了吗?本小姐是没带网球拍!”

“呃...这不是理由吧?真是可惜呢,人家还想拍下来给绯雪姐姐看一看的!”五十岚音羽做惋惜状,让爱理莎不自禁的失笑,她现在可是伤患者哎!

“比赛就要开始了呢!”看着那雨转晴的湛蓝天空,爱理莎想起了某个人清澈华美的笑容,“想起了你的惜姐姐吗?”

五十岚音羽从花菱绯雪和迹部景吾那里听说了关于爱理莎的心脏隐患和迹部景惜逝世的秘密,于是对爱理莎除了敬佩和尊崇、关怀与真挚之外还多了几分怜惜与心疼。

“嗯,已经有两年没有见过了,都快不记得她的样貌了!”不知为什么,爱理莎觉得明明只有两年没见到迹部景惜却有一种对方早已离开的感觉,渐渐地连那温暖的清澈的微笑都变得模糊了。

“两年?不是吧?”五十岚音羽闻言惊愕了,她记得迹部景惜是十岁那年去世的,也就是说她魂归天国已经四年有余了,然而爱理莎却说是两年未见,这是怎么回事?

“嗯,不过很奇怪啊,见到惜姐姐的时候,景吾哥哥反而忙起来了!”把五十岚音羽的惊愕当成了对她与迹部景惜两年未见的感慨,爱理莎首次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于是联系前后,五十岚音羽明了了,不禁有些佩服迹部景吾了,‘真的是完美的帝王呢,无论是对谁!’

月城汐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月城汐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月城汐舞

【花菱家直系简略家谱】家主:花菱昊野,弟弟:花菱昊塭(wen)。大少:花菱治野;少夫人:花菱若月(本名宇宫若月);儿子:花菱鳯18岁,(花菱家继承人);女儿:花菱绯雪13岁。二少:花菱弦野;私生女:花菱绯绿14岁(骄傲、自大、自私等一系列恶习,未入族谱,本名凉风绿,母亲凉风晚,是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因为重病而将女儿送到了花菱家,却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那般的自私、贪婪)。三少:花菱千野(花菱家排行老三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