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从来只爱你一个 > 正文

从来只爱你一个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14章《从来只爱你一个》

发布时间:2020/7/1 20:02:10热度:

《从来只爱你一个》是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整整十年,靳珩北占据了她浑身每一个细胞,无孔不入,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真的会选择放下。...

从来只爱你一个

  整整一个月,浅蓉没有再见过靳珩北,也没有和靳珩北通过一次电话。

  听说白笙陪着靳珩北出席各种宴会,深得靳氏董事会那些老古董的心,那些人精儿似的人居然因着白笙又开始拥立靳珩北了。

  之前的一切到底是靳珩北设局为迎娶白笙在做铺垫还是白笙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已经不重要了。

  不爱了,所以不在意了。

  整整十年,靳珩北占据了她浑身每一个细胞,无孔不入,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真的会选择放下。

  抛开夜深人静时那些难熬的情绪,无爱真的是一身轻。

  白笙一脚踹开了房门,脚步急促,“浅蓉,快跑!珩北哥哥已经联系了警察,将你亲口承认三年前那件事是你做的的那段录音提交了。警察要抓你去坐牢,已经在路上了。我虽然恨你,却不愿意你下半辈子在牢狱中度过。”

  浅蓉怔住,但也只是瞬间,她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水,“我不会再上当了。白笙,不管你有什么阴谋都不会再得逞。”

  “是吗?来看你之前我去看了看姜伯母,顺便把那段录音给伯母听了一下,哪知姜伯母性子那么烈,觉得有你这样的女儿还不如去死,就…撞墙自尽了,我来的时候她的额头还在不停地流血呢!可是我把病房的门锁了,还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你说等医生发现,你妈妈会不会已经变成一具干尸了啊?”

  浅蓉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死死地按住左手的虎口,她浑身绷紧了,头皮便扯得生疼,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去找妈妈,可刚一落地,她就看到白笙忽然向后倒去,她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抓白笙,白笙也握住她的手,大声呼救,“救命啊,浅蓉要逃跑,我劝她自首,她就要杀了我啊!”

  嗖——

  靳珩北像一阵风似的飘了进来,稳稳当当地接住了白笙,白笙捂着下腹的伤口,疼得额上出了一层虚汗,说话都不利索了,“珩北…哥哥,别…别怪浅蓉…我相信她不是…不是故意的…”

  白笙晕了。

  浅蓉惨白着一张脸,无措道:“不是我。”

  “不是你你手里拿着刀干什么?浅蓉,你现在简直是丧心病狂。小笙心善,想劝你自首减轻量刑,你居然变本加厉!”

  浅蓉低头,那把带血的凶器的确握在她的右手。

  呵——

  原来…又上当了。

  她真的是瞎了眼啊,“靳珩北,是不是我说一百句都抵不上白笙说一句?”

  “是!你连小笙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

  浅蓉哭了,眼泪啪嗒啪嗒的顺着消瘦的小脸往下掉,哭着哭着又笑了起来,如同疯魔,她甚至赤脚在病房里跳起舞来。

  整个病房里都充斥着凄婉绝望的气息。

  她想她是疯了,是被靳珩北和白笙逼疯的。

  医生不是说她会慢慢忘记很多人、事、物吗?为什么还没有忘记?

  两名警察将她架住,像拖死狗一样把浅蓉拖了出去。

  她看到靳珩北小跑着拦住了警察,这一刻,灰色的心湖忽然闪过一道光,可那卑微的可怜的期待啊…终究在男人无情的言语中彻底消失。

  靳珩北咬着牙说,“不要在意她是靳夫人,自古以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从来只爱你一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从来只爱你一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从来只爱你一个

最难是情深,最痛是忘记。浅蓉怕的,从来都不是靳珩北不爱她。她怕的,是她终会在时间的长河里忘了她曾那样热烈地爱过他。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