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总裁 > 烟染红尘 > 正文

烟染红尘第19章不能报官的理由

发布时间:2020/9/17 16:46:34热度:

《烟染红尘》是剧情极佳的总裁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柳非烟还想问,却被风绝尘挡了回去。悻悻然地回到自己房间,柳非烟换下那一身染了血的衣服。铜镜中略带憔悴的自己和树干上的死者...

烟染红尘

美女的定义是什么呢?

一双桃花眼秋波含情,玉面玲珑缀着星眸樱唇,杨柳细腰不堪一握,举手投足都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人觉得眨眼都是浪费时间。

眼前就有一名名副其实的美女。她的美得曾让柳非烟感叹此生要是没看到这样子的美人,就不算真正活过。想必在场的人也有不少曾发出类似“依稀往梦似曾见”的感叹。

这样的一名美女,就在众人面前,一丝不挂,一声不吭,一息不存。

幽静的月色之下,淡然的月华洒在院子中间的一颗大树上。曾经,大树周围栽了一圈满山红,此时正当花季,艳红的花和葱郁的树是柳非烟最爱的景致之一。

虽然现在也是一圈的红绕着挺拔的树,可却是几近落尽的花和同样落了不少的叶,露出光秃秃的枝桠。残存的几朵盛开的话兀自娇丽着,虽不及以往壮观,却也美得叫人不可逼视,一如被钉在树干上的那名绝色美女。

地上汩汩流动着一道诡异之极的红,红得比花还艳,染红了经过的人的鞋底和女子曳地的裙袍。

流动的艳色像是有生命一般眷恋着人,像是承载着失去它的人的全部情感。

不需要专家判断柳非烟就知道,一定是有人丧命了。因为血流成的小河已经在树下勾勒出一道道宛如树根般盘缠交错的大网,而没有人能在失去这么多血之后还能活下来。

而血的主人,就在树干上稳稳当当地“站”在离地三尺的地方,全身赤裸,两把短剑刺穿了她的肩胛骨将她整个钉在上面。

这场景对柳非烟而言并不陌生,因为她在不久之间就见过同样被武器钉在墙上的赵信。如果说赵信的死相是在警告某些人的话,那么这名女子的死绝对是为了泄恨!

肩胛骨的地方并不是致命伤,真正葬送她生命的是小腹的一刀。内脏已经有部分向外翻出,血就从那个地方流出来,沿着身体和树干直淌。伤口不大,但因为没有治疗,而且还被剥夺了挣扎求救的权利,血已经快流干了。失血的胴体在月光的映衬下更加苍白无凭。

柳非烟不敢想象,那一刀,她到底是挨了多久才死去的?

“小姐,请回吧。”

柳非烟回头,刚好对上风绝尘担忧的脸。她才知道自己手脚冰冷,模样比钉在树上的那个好不了多少。

他是在担心自己吧,比较这种场面对一个女孩子而言太刺激了一点。这样的男人真的很可靠对不对。可惜她却生不出一星半点一样的情感。

摇摇头,柳非烟暗示自己眼前那具血流满地的尸体只是某某鬼屋推出的新玩意儿,这一地的血只是鸡血或者染色的糖浆而已。不得不说心理暗示比什么都惯用,最起码她的脚没那么抖。

“我没事。你们少主呢?他在哪里?”闹了这么大的动静连老鼠都冒头了吧,他这个主事者竟然不在?

“属下不知。”他毕恭毕敬地回答。

真是要命!好不容易她和白衣之间勉强恢复正常,现在就轮到这个冰山男开始发神经了。连“属下”两个字都搬出来,这明摆着是和自己划清界限。

难不成这世界就没有纯洁一点的男女友谊吗?还真当说话等于接吻牵手就会怀孕啊!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两三个能交心的朋友,结果梦云一有什么事就冲着她嚷“那少主怎么办”,白衣稍微正常一点但也躲了她好些日子。本以为把自己带回来的风绝尘算是最正常的,结果他却一主一仆地主动划清界限,和她说话也得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

她没当大众情人的打算,却也不想赔上自己的友情运啊!

“这件事你准备怎么处理?”别再回答她“属下不知”就好。

“安葬好死者,打理好这个院子让它恢复原样。”风绝尘一本正经地说,仿佛这是一种固定的模式。看了看其他围观的人,除了有一部分吓得脸色苍白呕吐不止之外大部分都很镇定,镇定得——

就像是这些事情发生过不止一次一样。

还是他们早就看惯了死亡?但即便如此,惨死所带来的视觉冲击真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平复吗?

“不用找警察……我是说不用报官吗?”虽然风绝尘说的那些事情也很重要,但细想之下还觉得漏了什么。换做是在现代早就拉起警戒线所有人都被抓起来协助警方调查了,难道是这里的习俗不太一样?

风绝尘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半晌才冒出第三句。

“属下会处理的,请小姐放心。”

呃……怎么有种吃力不讨好的感觉……不过想想也是,要处理这种事情来她是没有经验啦,事实上要她走近那具尸体都需要勇气。

柳非烟还想问,却被风绝尘挡了回去。悻悻然地回到自己房间,柳非烟换下那一身染了血的衣服。铜镜中略带憔悴的自己和树干上的死者的样子交替出现,最后重叠在一起,吓得她往后退了一步却被自己的脚绊倒。

看来自己的心里素质也真不怎么样啊……

没过多久梦云也回来了,手里还牵着睡眼惺忪的思雨。

“思雨有没有看到?”柳非烟担心思雨看到过分血腥的场面后会留下心理阴影所以早早就让梦云守着她不让她出去凑那个热闹。

梦云摇摇头。她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呆在房里,但仍阻隔不了某些人的“实况转播”。她很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但小姐……

“我没事。”那场面比起赵信府上那次血腥屠杀已经好很多了,看过最恶劣的,再看这些就不会有太多剧烈的抵触。只是风绝尘和大家的态度让她有点捉摸不透。“梦云,风绝尘在处理这些事情上的办事效率一直这么高的吗?”还是说这是标准的快刀斩乱麻?

“呃……我不知道……”

骗人!如果不知道的话为什么眼神会犹豫,而且还回答得吞吞吐吐,说不知道完全没有说服力!

“白衣叔叔说,一个人这么说话的时候证明他是在说谎。梦云姐姐你在说谎吗?”思雨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抬起头天真地问。

看到梦云困窘到极点的样子,柳非烟差点笑出来。

所以说骗谁都好千万别骗小孩子啊,会有报应的。还有白衣到底教的是什么啊?连认人之术都包括在内?

“小姐你就别问了好吗?”最后梦云差不多哭着求饶。

别问?通常别问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之前她和风绝尘就是将段青涯的身份隐瞒起来,现在又有不许说的禁忌,这纤云阁里还有多少不能说的秘密啊?

“好,我不问。那你告诉我按照常理,你们会怎么处理这些事情?”她很善良地放过梦云。毕竟对手只是一个心思单纯的人,既然直接的问不来,她不介意迂回作战。

这里有着很多秘密,而柳非烟不是那种缩在龟壳里过自己小日子的人。越是秘密就越有不见得光的理由,她现在被困在局里,要是不窥得那秘密的内容拿点保命的法宝,恐怕以后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就找个地方安葬了她,然后尽快恢复原状啊。”

一模一样的标准答案让柳非烟更加疑惑。

“你们不是有官府之类的吗?出了这些事情的话不需要报官吗?”不说将凶手缉拿归案起码也得知道杀人动机啊,天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啊。

“我们……不报官的。”

哈?不报官?为啥?

“我们的情况太特殊了,如果可以自己解决,我们是绝对不会和官府扯上关系的。”

原来如此。那也对,这里是一窝子乱党,万一官府查命案没查出什么倒找出谋反的证据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看他们的态度似乎只打算把现场收拾干净就算了,并不打算找出杀人凶手。这真的没关系吗?虽说是青楼女子但毕竟曾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怎么说那也是一条人命啊!病死什么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无所谓,可是她死得这么惨,而他们就这么不闻不问?

“你们就不担心下一个轮到自己吗?”

梦云很确定地摇摇头。

“只要不忤逆少主,我们都能生活在他的庇佑之下。”所以,就算少主行事只凭他个人喜好,就算那件事会伤害到自己,但为了活下去,他们不得不像藤蔓依附大树一样追随下去。

靠,这是什么言论?段青涯是大罗神仙还是有救命仙丹啊,还来“信我者得永生”这一套?就算是万能的神明也不能保证长命百岁啊!

“算了,你带思雨回去睡吧。”她已经被人洗脑了,再说也是白搭,还不如靠自己比较实际。柳非烟盘算着自己的下一步,却被难得聪明一回的梦云一眼看穿。

“小姐,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梦云不会害小姐的,所以这件事情小姐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不管?他们奉承“信段青涯得永生”,可她不信啊!自己的命还是自己保比较实际!

烟染红尘

人家穿越养尊处优,她穿越就得从棺材里挖出来。一下子是花魁一下子是乱党她也是醉了。事业糟糕得一塌糊涂,没想到连爱情也流年不利,前有恶魔少主挡道,后有爱人必死的预言诈桥。好不容易来了个两情相悦,皇帝竟然要她舍身成仁?死就死吧,又不是没死过,姐一定会回来滴!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