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玉骨祭相思 > 正文

玉骨祭相思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7:31:43热度:

《玉骨祭相思》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她的姐姐和父亲都传来了噩耗,九姐下落不明,生死未补。...

玉骨祭相思

佛指也没有想到,接下来的那一个月,她会在冷宫里凄凉的渡过。

因为她身上的字,有宫女在她洗澡的时候发现,因为看不清楚是什么字。宫女私下开始议论这件事情。

“不知道九夫人胸前刻了谁的名字呢?好像不是君上!”

“说不定不是什么名字,而是精忠报国。”

“我虽然看不清楚。但可以肯定,那就是名字。”

很快,这些流言蜚语传到了太后耳朵里。

为了弄清楚白佛指胸前到底刻了什么字,太后带着二十几个宫女来到幽云殿。

白佛指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一直都谨记白佛心的话,任何时候都不能让她人发现自己身上刻了字。

她沐浴的时候不会让人伺候,睡觉的时候会穿两件寝衣……

还是被发现了。

太后进殿,冷声吩咐身后的宫女“去把她的衣服剥了!”

跪在地上的白佛指一怔,这才发现太后来的目的!

她突然站起来,极力地挣开身边的宫女。因为有了身孕,三个月的时候呕吐特别厉害,身子也极其虚弱,她竟然拗不过这些粗蛮的女人!

“太后,我求你了。”白佛指哭着说。

太后根本不听!

很快,白佛指被粗蛮的女人撕的一丝不剩。

长长的墨发凌乱地披在身上,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美中不足的是胸前被刻了字。

太后目中烧起怒火,身子气的有些颤抖!

她走到白佛指的面前,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不知廉耻!”太后咬牙道。

身为国君的女人怀了别人的种,就连身体也刻了别人的名字,这是侮辱王室!侮辱江山!

“去太医院传张太医来!”太后愤愤地说。

宫女很快去把张太医请了来。

等待白佛指是冰肌粉。

她被按在地上,倒下冰肌粉,胸前的肌肤瞬间溃烂,连侯英的名字面目全非。

肌肤溃烂,很痛!

她痛苦的惨叫声没有人敢去同情,有些宫女直接捂着眼睛不敢直视白佛指。

她尝尽世上所有的疼痛和心酸,而这一切都是连侯英给她的。

爱一个人那么痛苦!恨一个人也那么苦!

她以为自己会死去,躺在床上半个月不能动弹。

冷宫的条件极差,她差点就熬不下去。但为了保住连侯英的孩子,她努力活着。苟延残喘也好,生不如死也好,孩子那么无辜,她舍不得。

“连侯英,你好残忍!”她盯着床顶的纱幔,眼泪划过脸庞。

“我本来可以解脱的,离开这个活人的地狱,忘记这一世所有的哀伤悲痛。都是因为你,为了报复我,你留了一个小生命,你可知我撑不下去了。”

过了几日,她的姐姐来看她时,因她的遭遇,姐姐都哭着抱在一起。

其她的几个姐姐也有怪她的,只有她的七姐,最是心疼她的,她的七姐成过亲,但后来夫君死了,便被休了回来。

佛指唯一信的也只有她,在那样的困境下,佛指只想保住自己的孩子,她拉着七姐的手,哀求:“七姐,我已经无路可走了,你可不可以给我带封信给他,让他带我离开。”

七姐理解她,也希望她可以离开鲁国,故而,她答应帮佛指带着绣好的蝴蝶手绢,去找连侯英。

只是一个月过去了,连侯英根本没有来。

又过了几天,朝中传来消息,连侯英带着十万大军围在了边城。

佛指坐在一棵落了叶子的树下,冷风刺骨,她摸着微微凸起的肚子,想着,他的亲生父亲一定会来救他的。

可是,她等到的竟是他带来的十万大军,边城军情告急,不日,城破,十万大军势如破竹的攻下一座又一座城池,直逼宴都。

她用布条擦拭着银月刀,眼泪一滴滴落下,她自言自语地说:“孩子,母亲一定会保护你的,就算护不住鲁国,也要护住你。”

七姐再次来看她,心疼的看着她,久久不知该说什么话。曾经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第一次因为要做母亲了,内心坚强暴发。

她的眼神冷漠,真是令人又疼又怕。

“小妹,宴都已被十万大军包围,就算要逃,也来不及了。”七姐惋惜,她如果早点打算,不去送信,不抱那一丝希望,或许佛指已经被她送离了这里。

现在说这些,都太晚了。

宴都已被十万大军压着,不日便会断粮缺水,就算不被南连国的士兵打死,也会被活活饿死。

“他为什么没有来?为什么没有来呢?他是不是在恨我?可为什么恨我呢?”佛指自己也说不清,只是觉得被恨着,委屈的眼泪一滴滴落下,她现在除了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位母亲,她需要依靠一个男人,但想要依靠的男人又不在身边。

又过了一日,白家将死的死,伤的伤。

她的姐姐和父亲都传来了噩耗,九姐下落不明,生死未补。

太后失去了所有的依靠,她和君上都作好了殉国的准备,但在这最后尊严的面前,她没有关着白家唯一的大将白佛指,而是派她去守城,太后说:“这是你为鲁国尽忠的最后机会,哪怕是死,你也要用你的血,洗净鲁国的耻辱。”

白佛指跪在地上,哽咽道“臣领旨。”

从未算到有朝一日,她居然会披甲上阵,对战的还是自己的丈夫。

多么讽刺的结局阿!

她站在城楼上,看着十万大军蓄势汹涌,再回头,看看鲁国的尸骸,他们伤的伤,饿的饿,死的死。

佛指在想,她只是一个女人,为什么要承担这些?

鲁国,保不住了。

她摸着小腹,但这个孩子,她是无论如何都要保住的生命。

鲁国,天号七年。

箭雨落进了城内,火球抛落在城中,鲜血,狼烟,嘶声,绝望笼罩着整个宴都。

她拿着银月刀,守在鲜血淋漓的城垣边。

她那么拼命为了什么?为了尽忠吗?不是,她是为了孩子,为了连侯英的孩子。

她的衣裳染了敌人的血,还有自己的血,分不清了。她只盼着,连侯英何时经过,何时才能发现自己,何时才能救救她们母子。

没有人知道,她穿行在刀光血影里,寻觅着一个比神仙还要好看的男人!

没有人知道,她的夫君是敌国的大将军。

城破之后,她被逼到宫门前,鲜血浸红了白色的台阶,她一拐一拐的走着,身后的南连士兵拉着弓箭,一步一步逼着。

没有什么比等一个人更苦,没有什么比等一个人更绝望。

他为什么还没来?他当真要让他带来的士兵把自己的妻儿都杀死?

她知道,自己等不到了,她捂着小腹,哭了。

“孩子,是我对不起你。”

玉骨祭相思

相传,南连国有一种药引叫做蝴蝶泪,可生死人肉白骨。当年鲁国国君病重时,曾派出一位妙龄女子前往连城盗取。可惜那女子武功卓绝,但却并非合格的细作。鲁国兵败之际,她捂着小腹,穿行在刀光剑影之中寻觅一位敌国的大将军。城破之后,她和腹中的胎儿于乱箭下惨死。为解心头之恨,他命人剖尸取胎,剔骨制伞。他说:“你欠我的就用万世风刮、日灼、雨打来偿还!”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