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白薇染霜情若水 > 正文

完结文《白薇染霜情若水》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20/7/1 20:16:01热度:

《白薇染霜情若水》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丁薇靠在炕柜上,唇色苍白,虽然张大夫嘱咐她静养歇息,不得下床。但给家里惹了这么多麻烦,她到底有些低落,整个人恹恹不乐,闻...

白薇染霜情若水

说完话,他就背着药箱匆匆走掉了。留下丁老头儿直到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院墙外,良久才收回目光,心里苦涩掺杂,从今以后怕是很长一段时间,家里的大门都不会被人推开了…

丁薇醒来时,天色已是彻底黑了下来。她借着昏黄的油灯光亮望了好半晌的棚顶,才突然想起先前之事,于是立时伸手去摸肚子。不想有人却拉了她的手,低声道,“放心,孩子没事。”

丁薇扭头一见是自家老娘,就松了口气,但转而瞧见她眼角的皱纹好似更深了,鬓间也星星点点见了白发,无尽愧意骤然涌上心头,哽咽着道歉,“娘,都是我不好,让你跟着受苦了。”

吕氏抱了闺女,眼泪也是第一滴滴落下来,“好了,别跟娘说外道话。当年,娘怀你的时候,也快三十岁了。谁都劝我把你打掉,但娘舍不得啊,孩子就是娘的命根子。你护着肚子里的这个…娘不怪你,但是闺女啊,你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娘,别哭。”丁薇努力伸手想要抹去老娘的眼泪,但自己反倒哭得更凶,“娘,我是山神奶奶的弟子啊,以后一定会大富大贵,一定会孝顺你…”

“娘不稀罕这些啊,娘就是怕你受苦啊!”

这娘两个抱在一处边说边哭,声音传到堂屋里,听得丁老头儿父子三个,还有两个儿媳都掉了眼泪。

不说丁家这里如何愁云惨淡,只说这会儿,县城一处小院儿的厢房里,那富态的老管家接了义女送来的消息,却是欢喜的恨不得敲锣打鼓,大放鞭炮。

“老天有眼啊,公治家列祖列宗有灵啊!”老管家激动的是涕泪横流,跪在地上磕头磕个没完没了。

云影警觉的贴在窗边听了听,末了赶紧上前扶起云伯,低声劝慰道,“义父,莫要高声。”她本意不愿义父大喜伤身,但无奈天生嘴拙,除了这几个字也不知要如何说了。

云伯自然清楚这个女儿的性情,抹了两把眼泪就拍着她的肩头,欣慰赞道,“影丫头,这次的事你做的好,做得好啊。”

云影眼里闪过一抹暖色,但嘴角只是微微动了动,低声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你这丫头自小就懂事,若是香香有你一半儿,我也可以放心了。”

云影想起那个从未正眼看过自己的所谓“侄女”,脸色微不可觉的又冷了下来。转而岔开话头儿道,“义父,丁家那边离不得人,我这就回了。”

“好,好。”云伯赶紧点头,嘱咐道,“那边都交给你了,我会尽快选日子搬过去,到时候你就不必跑这么远了。”

云影再次行了一礼,这才出门三转两转没了影子。

云伯兴奋的背着双手在屋里转了两圈儿,末了亲自去灶间泡了一壶好茶端去了正房。香香原本百无聊赖的守在门口,见到爷爷过来就忍不住抱怨道,“爷爷,你怎么才来,我都累死了。公子睡下了,又不让我守在外间…”

“闭嘴,主子也是你能随便编排的?”云伯听得这话就住了脚儿,低声呵斥了孙女几句。末了想起方才之事,嘴角忍不住又翘了起来,他也不进房,直接坐在台阶上,倒了杯茶,自己美滋滋喝了起来。

香香疑惑的眨眨眼,疑惑爷爷今晚为何有些反常。但她到底年纪小,心思轻,困倦的打了两个哈欠就回房去了…

老山坳里的老老少少各自在家里躲了一日,到底耐不住心里好奇,第二日就纷纷结伴去了趟西山脚下,亲眼看了看山神庙后被旱天雷劈掉的半面墙。

那庙里焦糊的味道,熏得众人都惶恐不安,有跪地磕头的,有回家就往院门上栓红布的,都是有些惶惶然。待得过了好几日,见没大灾大难发生才勉强安下心来。

吴大胜为了安抚人心,带了几个后生修好了那面山墙,之后隆重祭拜了一番,找几个和尚念了经文,可谓虔诚之极。当然,这番忙碌下来,村人也就暂时歇了找丁家的麻烦。

只是,大伙心里惦记着吕氏当日说的话,想起丁薇近几月的所做所为,确实为丁家开了财源,倒是有几分可信度。

不过未婚先孕,这可是天大的丑闻,山神奶奶弟子的名头也阻止不了丁薇遭人诟病,村里人当面不敢说,背地里可是人人唾弃。家家的闺女都被老掐着耳朵训诫,不能再找丁家闺女玩耍,哪怕迎面遇上也要绕路走。

就算有那心地厚道的妇人,想着素日里丁薇也算是规矩的女娃儿,又没少吃丁家的包子,就道可惜了。好好的姑娘,怎么就竟糊里糊涂怀了孩子?

最重要的是,没人知道孩子他爹到底是谁!

“我猜,是徐家那小子。丁家附近几户,也就只徐家小儿子没个婆娘。徐家小子油头粉面,保不准丁薇就看他对眼儿了。”

几个婆娘闲来无事坐在树下做针线,实在忍耐不住就低声议论起来。其中最擅长捕风捉影的三大姑一脸信誓旦旦说道。

“那可不一定,我猜是卖油郎江生,中元那日,我在偏巷见过他们俩站在一处说话儿,那巷子可没人,谁知道里面有什么勾当?”六婆反驳道。

“我觉得不尽然,我猜就不是村里人。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城里人?说不定…”

六婆正想说些什么,见到丁老大正从巷头走过来,立刻闭紧了嘴巴,又顺手扯了扯三姑。

山神奶奶的余威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她老人家再来一记旱天雷,就不一定劈到谁家宅院了。

不过因这事,连带地,丁家的小吃铺子生意受了些影响。村里人再不愿去丁家小吃铺子打牙祭,男女老少们更是当瘟疫般避着丁薇,对于丁家人自然也没了好脸色。

还好,丁家铺子开设之初,最主要的客源就瞄准了过往的车马,少了村里人光顾,倒也没多大关系。

冬末春初的夜色沉重,尚且没有变暖的春风呼啸而过,喧闹了一日的山村,终于清净下来。家家户户点起油灯,远远看去同天上繁星连城一片,别样的美丽安宁。

丁家老少吃了晚饭,照例要数数一日的进项。钱匣子倒扣在竹匾里,哗啦一下,但声音却比平日里轻薄了不少。

李氏贪财,见此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娘,今日生意差了许多呢!”

不说开业那几日生意如何兴隆,就算后来少了金主的打赏,铺子的收入也基本是在每日五六百文上下浮动。如今这连着几日都只有四百文不足,小小落差总让人觉得不如意。

丁薇靠在炕柜上,唇色苍白,虽然张大夫嘱咐她静养歇息,不得下床。但给家里惹了这么多麻烦,她到底有些低落,整个人恹恹不乐,闻言就应道,“都是我不好,连累家里了。”

“比起以前身无分文,我们现在算是好的了。”吕氏心疼女儿,有些不喜的瞪了李氏一眼,末了握住闺女冰凉的手,笑道,“一切亏得你的主意好,家里才有这赚头,这日子坏不到哪里去。”

李氏也知道自己说话有些不好,赶紧应和道,“妹子,都是二嫂有口无心,你莫要计较。”

丁薇勉强扯出一抹笑意,笃定应道,“我知道嫂子疼我,嫂子放心,我一定让咱家过上好日子!”

她摸着未显怀的肚子若有所思,那个春梦是她穿来之初第一感官体验,就算荒唐,可她记得那热度,记得那人的粗暴之下的温柔,还有契合的灵魂。

正因如此,从张大夫口中得知自己怀孕,她才极力要把孩子留下来。即便后来吃了这些苦头,甚至以后还会更辛苦,她也半点儿不想退缩。

丁家众人,就算日日被村里人唾骂,也没有放弃她,反而尽心维护她,好声好气安慰她,可谓待她疼爱之极。她再不知好歹,便不为人了!

好在,她有后世人的见识,有一手做吃食的绝活,她就不信不能发家致富,不能把孩子健康养大!

日子一天天过去,天气渐渐和暖,有心急的弄人已经开始整理农具,准备拾掇田地了。

就在二月中的一个清晨,那一口气买下东山脚儿下几亩地的外来户,敲敲打打了个把月,终于把院子建好了,没有张扬,也没有什么排场,主人家就低调搬了进去。

村人虽然好奇,但也不好堵在人家门口去探头探脑,议论几句也就扔去了脑后。

公治明一身青衣,依靠在锦被上,扭头望着窗外出神。因为刚刚搬进来,带的心腹人手有限,所以人人都是一堆活计,忙得脚不沾地,唯一除外的就是他这个主子。当然,他就是想帮手也是力不从心。

云伯伺候在一旁,眼看主子一直盯着外头,摸不准主子的想法,就小心翼翼问道,“少爷,之前出来的时候赶不及,如今人手有些短缺,以后在这里住下来了,我看不如再招些人…”

公治明慢慢收回目光,脸色看不出什么情绪,淡淡应道,“云伯决定就好!”

“爷爷这决定好!”一旁的小丫鬟香香却是不管不顾的插了嘴,一脸不平之色。

“公子金贵,住在这荒村僻野已经是莫大的委屈了,伺候的人手自然得好好补上!”

云伯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孙女,呵斥道,“这事何时轮到你插嘴!”

香香一脸不满,反驳道,“我不过实话实话。”

白薇染霜情若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白薇染霜情若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白薇染霜情若水

这世上还有比她丁薇更倒霉的人吗?她一心想要继承祖业的庞大家业,睡梦里居然魂穿,成为一个农家女。爹娘疼,兄嫂宠,但带着一家人开铺子赚银子,这小日子也是过得美滋滋。可是,谁来告诉她,肚里怎么就多了个娃儿!秒变过街鼠,人人喊打!我冤啊!只不过,这落难小武侯和风流文公子是要闹哪样?听说过争抢皇位的,但从没听说过还有争抢当人后爹的啊!竞争上岗。这是一个贪吃又财迷的小女子,一步步被推上皇后宝座的离奇故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