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我的似水年华 > 正文

我的似水年华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5章挥手自兹去五

发布时间:2020/9/17 16:50:58热度:

《我的似水年华》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我一愣,是啊,怎么我随口举出的都是悲例?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冷战。...

我的似水年华

对于我和老莫的交往,红丽并不看好,她说:“你怎么和一个诗人搞到一起?”我不知道,她怎么对诗人怀有极大的偏见。

“你看那个徐志摩,有了张幼仪,又跑到伦敦去追林徽因,追不上,又去爱有夫之妇陆小曼。好不容易把陆小曼搞到手,又对林徽因念念不忘,为了赶去听林徽因的讲座,结果把命也给搭上了。朝三暮四,终误卿卿性命!”理科生红丽不屑地说道。

我承认红丽说得对,也许是这样,诗人富于想象,富有激情,可是,也富于变化。问题是,一旦投身进去,哪里会想到那么多?

“你认为这世上有专一和永恒的爱情吗?”红丽问我。

这样的话题,我们女生宿舍里也经常讨论的。没有定论。我希望有。谁不希望有呢?许多年以后,我想起年轻时的这个话题,觉得那时候真是傻得可爱。

“没有永恒——”红丽很干脆地说。

“那林黛玉和贾宝玉、梁山伯和祝英台、罗密欧和朱丽叶……”我一口气举出很多经典爱情的例子。

“那是因为,他们中有一个人死了,是死亡才使得他们的爱情永恒。”

我一愣,是啊,怎么我随口举出的都是悲例?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冷战。

红丽对爱情的认识似乎上了一个台阶。“如果在永恒与专一之间,只能选其一,你选什么?”

这个问题太难,也太痛苦了。我沉吟着,还没来得及回答,红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宁愿要专一,因为永恒不可能。我希望,我的那个‘他’爱我的时候是一心一意的。”

她的那个“他”,难道不是一心一意的吗?

后来我才知道,红丽说那番话时,是有点负气的。当时,她正和齐大卫闹别扭。照说,两个人苦尽甘来,都考上了大学,而且还在同一座城市,脱离了父母的视线,应该更加自由和睦才对。

可,事物总是变化的,就像苏从周哲学课上所说:“潜龙在渊,现龙在田,飞龙在天,亢龙有悔。世上没有不变的东西。”祸福相依,否极泰来。

他们的问题是,红丽进了工大,齐大卫进了农学院,这工农联盟本来是我党克敌制胜的法宝,是革命成功的基础,可是,用在爱情上,就不那么奏效了。齐大卫自尊心强,农学院不如工大,他觉得红丽会因此鄙弃他。红丽却觉得齐大卫过于小心眼。他们约好,一般是周末见面。可是,齐大卫经常不打招呼,不到周末就提前过来了。看见红丽和别的男孩在一起,就不高兴,甚至骂她。红丽一生气,就决定不理他,周末躲了起来。没想到,齐大卫更厉害,他见红丽不理他,就立即和他农学院的一个追求者好起来,是故意好给红丽看。红丽气得发抖,跑到农学院,两个人吵了起来,复又和好。

农学院离我们大学很近,红丽每次和齐大卫争吵、闹别扭,就经常跑到我这里来,在我宿舍过夜。她上了大学,比中学时苗条很多,恋爱是减肥的最好药品。

“我和他不会长久的。”红丽说得很伤心。她第一次跟我说与齐大卫分手时,我吓了一跳。后来,说多了,我也就习以为常了。他们每次闹完,都以新一轮的如胶似漆结束,而新一轮的如胶似漆又以下一轮的争吵收场。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有一次,红丽说,齐大卫在练武功,怕她在外面受侵犯,准备当她的贴身保镖,保护她。又有一次,红丽半夜三更跑来,说,太痛苦了,她要跟他分手;说,他们在公交车上吵架,她生气没到站就下车,他居然没有追上来。她还说,那个女孩子很漂亮,齐大卫一直和她有来往。

他们总是这样,吵了好,好了吵,彼此折磨。

我把红丽的问题抛给老莫,我问他,世上有永恒而专一的爱情吗?

老莫没有给我答案。他说,爱就爱,不爱就不爱,别问那么多。

我不依,仍然追问:“红丽说,死亡使爱情永恒,难道只有这样吗?”

老莫说:“你看过霍乱时期的爱情吗?那个人喜欢她,一辈子都喜欢。”后来,我看了这本书,我才知道,那是因为他永远得不到她,所以,一直在追求。

我的似水年华

夜色中的深南大道,像无尽远伸的河流。时代的快车,总不停留。我任泪水打湿脸庞。往事汹涌而来。我常常怀念那个在深圳初次见面的夜晚。那个夜晚,只属于我们俩。这以后,再没有这样单独的见面时刻。是的,我还是相信。即使人生是苦,我依然眷恋、挚爱。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