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公主选夫记 > 正文

公主选夫记第13章12大开杀戒

发布时间:2020/7/1 20:17:59热度:

《公主选夫记》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此刻的馥香慌了,她在桌底能够明显感觉到温安杀她的决心,她死到临头却还假装拉拢温安说,“我替你杀了清浅,你就可以堂堂正正跟...

公主选夫记

一夜无眠,也不知道流苏和清浅如何了,她刚推门出去的时候,见李公公身旁最得意的小太监小路子正在门外焦急的等着,似有要紧的事情要回禀。

温安见状便问,“小路子公公可有事?”

小路子微微一福,满脸沮丧的回道,“回公主——昨夜牢狱大火,流苏姑娘和清浅姑娘葬身火海,经查验,确认身亡,李公公知道公主待两个丫头好,便令我特意过来知会一声。”

仿若晴天霹雳,温安只觉得浑身上下抖得厉害,看着远处缓缓升起的旭日,微亮的光芒刺的她的双眼睁不开,只一个细雨飘飘的夜晚,她们,竟然真的与自己阴阳两隔了吗?“带我去!”

“公主——”

“我自己去!”

“公主,你不能出去——”

温安心里暗自大骂道:怎么才一晚,你们就出了事!难道又是静雅!你怎能如此过分!姐妹相残,竟连累三条无辜性命!若不是自己一味的软弱退让,你们怎么会死的如此凄惨!这一次,不管是谁!!!本公主一定再不退让!!!

她提着红玉剑一脸愤怒来到地牢,见最外面的牢房已经被烧成灰烬,仿佛看见清浅和流苏二人在火海中苦苦挣扎的样子,她不忍的转过头,见几个太监一边收拾着残骸边慨叹道,“真惨啊!说也奇怪,昨夜的守卫都不在,一个个都出去吃酒了!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丧了命!这外面的都是轻邢犯,还有几个再过几天就出狱了,不料,却无缘无故断了命!”

温安一把拎起那人的衣领质问道,“昨夜当班的是谁!”

那人见温安赶紧跪倒,哆里哆嗦的说,“温安公主恕罪!昨夜——昨夜是小四当班!他——”他满眼恐惧,转眼望向身后,喊道,“小四,快过来!回公主话!”

一个满脸麻子的小侍卫连忙跑过来,一脸的惊慌。

温安挥剑问道,“昨夜你去吃酒了?谁请你吃酒!”

小四被吓的似要尿了裤子道,看见皇帝最心疼的公主也忘记了下跪,只支支吾吾的说,“温安——公主——昨——昨天是花药请小的喝酒!”

“花药又是谁?”温安大声喝道。

“花药是——是小的相好,是大公主身边的小婢女——”

果然是大公主的人!温安的嘴角溢出一抹苦涩,就因为自己是个庶出,就要苦苦忍受这些痛吗?温安看着地上焦黑的一片,竟然分不出哪个是流苏,哪个是清浅,一时慌乱,情到深处,失声恸哭。

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道,“流苏,清浅,此仇不报,我又有何颜面继续苟活在这世上?”

温安挥着泪,无奈只得抓了两把灰烬分别装进两个小锦盒,就当是流苏和清浅的骨灰,又扒下小四的外衣卷起锦盒背在身后,便拎剑一脸杀气的来到了婉荷殿,这次,无论是父皇还是皇后,都不能撼动她报仇的心!

几个婢女远远看见温安气势汹汹前来,经过上次惨痛的教训,不禁赶紧退避三舍,慌忙就往婉荷殿内跑,其中不乏几个鞋子都跑掉了几只,几个婢女边跑边惊叫道,“不好啦!不好啦!疯公主来了!疯公主又来闹事了!快告诉皇上皇后,要闹出人命了!”

温安冷笑一声,你们说对了!今天,本公主就是疯了!今天!不是她死,就是我死!

十六年了!!!

母妃的死!流苏的死!清浅的死!清浅孩子的死!

自己十六年的忍辱负重,都该统统一笔清算了吧!

谁说,我天生就是隐忍的烂命的?温安一跃来到几个奴婢身前,拔剑怒骂道,“谁敢再喊,便死在我的剑下!”

四个婢女一脸的惊诧,那个从前轻言细语、与世无争、怯懦无比的小公主今天怎么变成了只母老虎?她们面面相觑,浑身吓得颤抖,慌忙紧闭住嘴。

温安厉声大问道,“花药在哪?”

四个婢女赶紧跪在地上哆里哆嗦的说,“花药在殿内——花药在侍奉公主奉茶——”

喝茶?她倒好雅兴!杀人灭口内心一点都不觉得惶恐,竟然还安然自得的喝茶!!!

温安一脸杀气挥着剑来到殿内,见一个狐媚妖艳的女子正喜笑颜开的给姐姐上茶,主仆二人的脸上挂着小人得志的笑,仿佛偷了鸡吃的狐狸。

她扬剑问道,“你就是花药?”

大公主摇摆着娇柔的身子,扶柳一般得意的缓缓凑到温安眼前,前后转了一圈鄙视的说,“呦,心爱的奴婢死了跑到我这里嚎什么丧!父皇不是命你安心待在朝凤宫吗?你如此大胆,竟然敢连父皇的话也不听!居然,又对我的贴身侍女大呼小叫,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

“你真是最毒妇人心!还亏是个堂堂的公主!!!真是不知羞耻,你有气冲我来,为何迁怒她们!!!”

“哈哈哈——”大公主奸笑着,“贱人多事!看你今后还敢不敢碰我的东西!我想,齐岳得知是因为你害死了他的妻儿,该怎么对付你呢?事到如今,你休怪姐姐心狠,怪就怪你贪得无厌,明明喜欢齐将军,却还非要霸占着属于我的弦王!你咎由自取!”

“原来那天在我宫外偷窥的人就是你!”温安咬牙切齿的问。

“是我又如何!想跟我斗!你永远都不到火候!你就是个贱人所出!也配跟我金枝玉叶抢!”

温安倒抽了一口寒气,冷笑着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容你这么称呼我的母妃,今天,我就让你们一命抵一命。”说话间,一枚飞镖果断飞出,正中花药喉咙,不见一丝鲜血,花药本正在看好戏,不料却当场毙命,死不瞑目,一双惊恐的眼睛狠狠的瞪着温安。

大公主此时方缓过神了,看着温安愤怒的眼神慌慌张张的骂道,“温安,你竟敢在我宫里杀人!来人呀!快去禀报父皇母后!”

温安回身又是四个飞镖,四个奴婢系数倒地。

“温安,你疯了!你疯了!”大公主张扬跋扈的冲着她的脸打来。

以前,自己不知被她如此羞辱了多少次,这一次,我不再容忍了!!!温安一脚踢在她的小腹上,馥香公主登时倒在地上,捂住肚子在地上翻滚着惨叫,身体虽疼痛但是骂人的嗓门却依旧不减,“小贱人,你想造反吗?”但又见温安脸上毫无惧色,识相的她连忙爬到桌子下藏在下面不出来,等着皇帝和皇后前来搭救。

温安怒骂道,“你千不该万不该杀了她们。”说完,就用长剑在红木桌上乱砍一气,红木桌上顿时出现几道裂痕,一些碎末也掉落在馥香的乱发之间,馥香生平第一次这么害怕,她却依旧在桌下质问道,“你——你敢杀我——父皇母后能饶得了你吗?”

父皇?母后?温安冷笑了一声,今天,无论是谁都阻止不了我了!

温安的眼中毫无惧色,她冷笑着骂道,“平日你欺人太甚!今天,谁都阻止不了我杀你,你活该有这样的下常”

此刻的馥香慌了,她在桌底能够明显感觉到温安杀她的决心,她死到临头却还假装拉拢温安说,“我替你杀了清浅,你就可以堂堂正正跟齐岳在一起了,我替你扫除了障碍……你该感谢我才对!要不,我去母后那里求情,让父皇将齐岳指婚给你,你也就能跟齐岳白头偕老了,六妹!以前都是姐姐错了,你也不必为了两个小丫头跟姐姐反目成仇吧,姐姐以后保证,再也不让其他公主欺负你了,以前我欺负你都是三妹她的鬼主意!你也知道,她向来嫉妒你我,所以才故意离间你我姐妹的感情。”大公主苦苦哀求着,头发在桌椅间穿梭得凌乱不堪。

温安看着她那欺软怕硬的嘴脸已近看够了!流苏和清浅可是被她故意活活烧死的!

一想到这里,温安的心便更加的决绝了!

这种出身显赫但是骨子里却坏到极致的女人,怎么能指望她脱胎换骨?若是放了她,她肯定又搬出皇后,然后,非但不要治她的罪,下场悲惨的只可能是自己!!!

温安看着她泪流满面的丑恶嘴脸,往昔她欺压自己的一幕幕涌上心头,那口中一遍遍喊着的“贱人——小贱人——”这会儿不停的在温安的耳边萦绕,温安紧紧的握紧了剑,缓缓提了起来。

公主选夫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河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河文学)或者(xiaohewenxue),关注后回复 【公主选夫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公主选夫记

女子长成有烦恼,不知谁做夫君好~~~~~ 不可一世、智慧无比的龙承皇?骁勇善战、战绩累累的大将军? 温文尔雅,走路似仙的弦王?体恤温存,学富五车的残疾神医? 皇兄?门主?护卫?奔溃ing~~小女子分手无术~~~~~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