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武林明史 > 正文

青春小说《武林明史》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21:32:23热度:

《武林明史》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晓敏长剑立于胸前剑尖斜向上指,摆了个中规中矩的起剑式,而张义天则右手持剑随意的指向地面,看似不经意却给人一种混然天成的感...

武林明史

  一直无用武之地的雪豹这时候突然从山洞里面跑出来,咬着燕无双的衣袖直往山洞里面扯。与雪豹一起长大形影不离的燕无双这个时候哪还有心情去关心雪豹是不是有了什么新发现,不过最后奈不住雪豹一反常态的坚持不懈,以至于是把她的衣袖扯烂时,燕无双随着雪豹往山洞里面跑去。

  沿着山洞曲曲折折跑了十余丈,雪豹带着燕无双来到山洞的尽头,这是一个宽十丈左右的天然石室,四面被深蓝色的冰块覆盖,顶部倒挂着密密麻麻的冰笋,可能是由于之前的打斗,冰笋的根部已经出现一道道细细的裂纹,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石室的中部即冰笋的下方有一个半人高呈圆柱状的冰疙瘩,在冰疙瘩的上部,生长着几根晶莹剔透的蔓藤。

  燕无双心中一颤,透过那半人高的冰疙瘩,她清楚的看到,连着那几根蔓腾伸入到冰疙瘩里面的,竟然是一樽人形雪参!

  雪参,又名雪人参,一年一生,一开始是绿色的,十几年之后,渐渐变白,若能活上百年,就会慢慢变成人形,不过若要生成五官,非得上千年不可。而此时冰疙瘩里面的那樽雪参,已经明显的长出人的眼睛与嘴巴的轮廓,这是一樽真正的千年雪参!

  燕无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救了,他有救了!

  不过雪参的真正功效,并非全部集中在主体上,它的根须一样非常重要,尤其现在的这樽雪参无数的根须都生长在冰块里面,想要完整的取出来,谈何容易,更何况还要考虑到石室顶部那密密麻麻随时都有可能砸下来的冰笋。

  然而外面的陆云飞随时可能断气,若不想办法尽快把雪参取出来,到时候就晚了。

  燕无双秀眉一皱,如一阵风般奔回洞口,从雪猿的手掌上拔下自己那把金色短剑,然后再次回到洞室,无视万千冰笋,毅然走向石定中央,然后极其小心的一刀一刀把冰疙瘩从底部慢慢削细,削小。

  半个时辰后,燕无双终于把冰疙瘩的底部削得只剩下拳头大小,此时的燕无双因为紧张,脸上却全是汗水,很难想像在这样的环境中竟然会出这么多汗。

  深吸一口气,燕无双抱着冰疙瘩一拗,吧啦一声脆响,冰疙瘩应声折断。而这一声脆响,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之前已经被震松出现细细裂纹的万千冰笋嘶啦一声纷纷往下掉,一发不可收拾,瞬间把整个洞室封住,燕无双堪堪抱着沉重的冰疙瘩冲出洞室……

  巨大的冰疙瘩在燕无双手中一点一点的融化,而旁边陆云飞的气息也一点一点的减弱,一直苦苦寻找的千年雪参此时就在他的面前,却似乎无福消受…………

  -----------------------------------------------------------------------------

  茫茫雪域的某一处高峰上,有一座青色的八角亭,正面挂一块竖匾,上书‘听雪轩’三个飘逸大字,四周则青砖碧瓦屋脊相连。

  此时亭子里正有两人坐在蒲团上品茶赏剑,两人身后还站着十数人。坐于右边的是一名看不出实际年龄的妇人,眼角有几丝微不可见的鱼尾纹,乌黑的眸子神韵依旧,加上匀称的五官,可以想像此人年轻的时候定是一名绝色女子。她是天山派长老程清,江湖人称‘玉清子’,站在她身后的是几名天山派弟子,跟她一样都是着素白色衣装。

  坐于左边的是一位老者,此人正是几个月之前与陆云飞相处过一段时间的马途,站在他身后自然便是张义天等人,唯独少了黎月。

  依然保持一身绿色打扮的黎月此时正在院中与一名天山派弟子比剑,一白一绿两道人影在宽大的院落里上下翻飞,各尽所能。天山派弟子想赢,是因为不想给师傅丢脸,而黎月想赢,则只想赢给一个人看。

  不过让黎月心生惊恐的是,一向深得师兄弟们赞赏的她此时竟然被对方慢慢压制住,情急之下娇喝一声,双脚一蹬跃上长空,头下脚上凌空扑下,手中剑光大盛,幻出八九道剑影直指天山派弟子。

  马途与玉清子眉头同时一皱,但只见天山派弟子也是娇喝一声,长剑在头顶上方一分为二,二分为四,瞬间幻化成一个剑圈,但闻叮叮叮不绝于耳,黎月借最后一次双剑撞击之势斜斜飞了出去,俏脸通红,势在必得的一剑被对方完全破解。

  马途松了一口气,沉声道:“月儿,还不退下!”

  黎月自知理亏,默不作声的退到马途身后。

  马途摇了摇头:“你可知错?”

  “黎月知错。”

  “错在何处?”

  “师伯此番带弟子等前来天山,旨在相互学习,并非要分个高低,弟子刚才不该擅行险招以求反败为胜。”

  马途点点头:“切磋时用险招并不是不可以,怕只怕你经验不足,万一把握不住,伤人又伤已。”

  “弟子记住了。”黎月低头道。

  “马师兄不要再责难小月了,刚才小月并非输在剑上,而是输在心上,我等习剑之人,心道即剑道,心乱则剑乱。”玉清子微微一笑,替黎月解难,黎月刚才若能把那一招‘剑倾天下’的威力尽量发挥出来,自己那徒弟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化解,当年她在汪浩手中亲身体验过那一剑的威势。

  “还不谢谢程师叔!”马途提醒黎月道,黎月忙拜谢。

  石桌上放着一盆小碳火,上面正温着茶,马途品了一口杯中热茶道:“听说程师兄门下近年得一高徒,名为无双,对剑道有莫大天赋,可惜上山唠叨五六天了,还没见过面呢!”

  玉清子脸上泛光,微微一笑道:“马师兄过奖了,可别把孩子庞坏了,那丫头野得很,几个月前便只身到山里玩去了,估计也快回来了,到时候马师兄可得好好提点提点才行!”一提起燕无双,玉清子一向严肃的脸上满是温和。

  “不敢当!不敢当!”马途微微一笑,眼睛似有意似无意的向旁边的张义天瞥了一眼,旁边的玉清子也看向张义天,两人心中各有所思。

  “晓敏。”玉清子喊道。

  “弟子在。”玉清子身后一个二十五六岁相貌平平的女子上前几步,躬身应道。

  “义天师侄是武林三秀之一,你就趁这个机会上前请教几招,日后这段时间,你要向义天师侄多多学习。”

  “弟子遵命。”名叫‘晓敏’的女子回道,然后向一旁边的张义天作了个揖,“请张师兄多多指点。”

  玉清子身后另一位女弟子脸色微变,她不明白师傅为何不让身为大弟子的她去与张义天比试,反而让剑法逊出自己一截的二师妹晓敏去。她哪里知晓玉清子心中算盘,很多年前玉清子便见过张义天,那时候张义天剑道初成,经过这些年的苦练,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武林后起之秀,哪是她们这些人所能相提并论的,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二弟子晓敏上,算是给自己留一分颜面。

  张义天看向马途,马途点了点头,这几年张义天的剑道似乎到了一个瓶颈期,不见长进,此次奉师兄汪浩之命带他出来,能够让他与天山派燕无双结成姻缘最好,若不成,也希望机缘巧合之下让张义天能冲破瓶颈,于剑道再进一步。

  张义天马上向晓敏回了一礼道:“指点不敢当,我们份属同侪,彼此学习。”张义天于礼仪方面一丝不苟,加上儒雅俊秀的外貌以及‘武林三秀’的光环,让众女弟子眼中无不暗波涌动。

  张义天与晓敏在院落中间站定,相隔数丈,同时拔剑。

  晓敏长剑立于胸前剑尖斜向上指,摆了个中规中矩的起剑式,而张义天则右手持剑随意的指向地面,看似不经意却给人一种混然天成的感觉,仿佛张义天与整个院落里面的景物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玉清子心中一叹,只是摆了个起剑式,高低已分!或许唯有无双那孩子,日后能拥有与张义天一决高低资格吧……

  就在此时,一名白衣弟子勿勿的跨过院落的那道圆形拱门,远远的便喊道:“师伯,无双师妹回来了,带了一个受伤的人,您快去看看!”玉清子的师傅即现任天山派掌门梅叶已经闭关多年,现在天山派一切日常事物,都由玉清子掌管,所以有什么事都直接通报玉清子。

  正自叹息的玉清子心中一惊,立马跟着那报信的弟子跨出拱门,直往‘飘香殿’而去。待张义天等人也随着马途一起来到飘香殿时,看到一张太师椅上正斜躺着一个昏迷的年轻人,玉清子正帮那年轻人把脉,脸色凝重。玉清子旁边则站着一个憔悴异常的白衣女子,神情焦虑万分,那些天山派的门人一时之间竟然未认出那女子便是那个一向冷若冰霜的燕无双。

  “是他!”当张骞发现那昏迷的年轻人竟然是陆云飞时,吃了一惊。

  玉清子看向蒋骞,旁边的燕无双惊问道:“你认识他?”

  张骞还没来得及说话,马途接口道:“来天山的路上,与这年轻人相处过一段时间,没想到在这里再次相遇。”

  “那你能救他么?”所谓关心则乱,燕无双此时心已经乱了,她并没想过,认识与否和能不能救人并没多大的关系。

  “伤势如何?”马途问向玉清子。

  玉清子叹了口气,把位置让给马途:“奇怪得紧。”

  “当真奇怪!”马途接过陆云飞的左手,把了一会脉后道,“几个月前我替他把过一次脉,那时候他体内真气微弱,筋脉受损严重,此时他体内似乎有着一团浓厚的真气护住心脉,可惜其筋脉似乎愈加脆弱!不知期间倒底发生何事?”最后这一句话却是问向燕无双。

  燕无双混乱的把她与陆云飞在天山遇到冰雹躲入一山洞,然后与雪猿大战以及千年雪参等事略微说了一遍,说到最后,燕无双双眼通红,几乎落下泪来。

  旁边眼神越来越冷的玉清子毫无征兆的一指点在燕无双胸前气穴,燕无双向后便倒……

  

武林明史

[起点二组签约作品]  江湖,就像一局棋,谁都以为自己是执棋人,往往只有到死的时候,才会明白自己到底是执棋人,还是棋子。纵观棋局,谁又能真正置身局外,笑看棋生棋灭?  PS:在武侠逐渐没落的今天,写我心中的江湖,那一片天,那一个人,那一把剑,那一段,被掩埋的历史……  ...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