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一夜欢情 > 正文

完结文《一夜欢情》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20/5/25 22:26:22热度:

《一夜欢情》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你怎么还是这样闷声受欺负啊。”顾笙都看不过眼。...

一夜欢情

“有事吗?”一道黑影挡在自己面前,陆悠然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浅灰色的衬衣黑色西裤,她亲手替他添置,按他喜欢的风格。

  曾经幻想过无数种未来,他都陪在她的身边,洗手作羹汤,成为他身边的小女人。

  而现实……

  平静,淡漠,还有疏离,晋行磊望着陆悠然的脸,眸光越沉,“爷爷那边的,需要你去说清楚。”

  “我说了,但他的决定,你也听到了。”

  眯了眯眼,晋行磊嗤笑,“也是,你挺在乎他的是吧。”

  半讽半嘲的话,陆悠然惨白的笑了笑,“是啊,我既然嫁给他,自然是在乎他的。”

  心像被猫儿的爪子抓了把,晋行磊眼里的厌恶更浓,“爷爷待你这么好,结婚了,是不是也该带对方上门拜访?”

  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陆悠然扬起笑容,“他出差了,暂时不在江城。”

  “他是谁?”晋行磊猛的逼近,跟陆悠然仅是半步之离,“是娄夕臣,还是谁?”陆悠然眼中的笑容,让他更加厌恶。

  他认识的人里,陆悠然是心机最深的那一个。

  跟他分手才多久?就已经跟别人结婚……许是,早就勾搭上了吧。

  “晋总对我的私事这么有兴趣?”陆悠然酡红的双颊在风中别有风情,眸光清透,“很抱歉,我已婚了。”

  呵……晋行磊像听了笑话般的冷笑一声,“陆悠然,你也太抬高你自己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那丈夫,知道你是什么人吗?”

  “我是什么人?”陆悠然纳纳反问。

  “你说,要是他知道你不是一个处,甚至知道你的子宫被人用过,还会不会……”晋行磊看到陆悠然眼里的一闪而过的痛楚,心里终于舒坦点。

  人都有这种心理,自己不要的东西,或者人……离开自己后,过得越狼狈,越不堪,心里就真舒坦。

  他想不明白像陆悠然这种脏了的女人,怎么就会有男人要,如果,只是交易也罢,偏偏娶回去。

  男人,好比一双筷子,可以吃无数碗面,都不觉得脏;但那面碗,只要被一双筷子吃过,就不会再有兴趣去碰。

  “晋总,他不是你。”陆悠然掩下伤痛,浅浅一笑,“他爱我,自然不会介意这些。”

  不是处,怀过孕……陆悠然都不知道晋行磊哪里来的消息。

  这时晋行磊手机响了,陆自在气息微弱,染着哭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阿磊,你快过来。”

  陆悠然是被晋行磊强行拽回来的,不管她的反抗,强行把她拖拉到刚才碰面的地方……

  顾笙双手抱胸指责着陆自在,后者虚弱的靠在车门上,看到晋行磊回来,用尽全身力气唤他,“阿磊。”

  陆悠然被重重甩在一边,晋行磊大步走站在陆自在身边,“你怎么下车了?”

  陆自在害怕目光看着顾笙……后者扶着陆悠然,看着她手掌上的伤,“怎么弄的?晋禽兽弄的是不是?”

  “顾笙!”晋行磊听到自己的外号,额头青筋迸出,“你再说一次。”

  “我说得有不对吗?晋禽兽?不是禽兽怎么可能对陆自在这种女人下得了手?”

  太阳穴突突的跳了跳,晋行磊冷冷的看向陆悠然,“果然是一丘之貉!”

  “阿磊,我有些累了,我们回家好不好?”陆自在漂亮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算计,转而是委屈求全,“我们这样伤害悠然,她的朋友当然要替她出气,我都理解的,我没事。在跟你一起时,我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打算。”

  陆悠然看都不看陆自在一眼,低头看了眼自己手腕,刚才被晋行磊强拖握紧的位置,现在还是红的。

  “顾笙,我们走吧。”

  “你怎么还是这样闷声受欺负啊。”顾笙都看不过眼。

  无谓的耸了下肩,陆悠然满是不在乎的态度,“犯不着影响自己的心情,因为不值当。”

  刚转身的男人脚步微微一顿……瞬间,陆自在虚弱靠了他怀里,“阿磊,我想吃城南那家店的饺子,你带我去吃好不好?”

  晋行磊的手本来是扶着她的肩的,现在是搂着她的腰,声音温柔得能滴出水,“好,我们现在过去。”

  顾笙自己去厨房倒茶,出来的时候,才看到电视柜上的花束,“悠然,这花可不是普通的花啊。”

  循着声音望去,陆悠然看到了那束百合……瞳孔瞬间一缩,惊恐的起身,把家里都搜索了一遍,四脚冰冷的。

  钥匙依旧在抽屉里,可是,花怎么进来的?

一夜欢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夜欢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一夜欢情

全江城的人都知道,得罪谁都不能得罪陆悠然。前有狼,后有虎。陆悠然面色忧愁的站在席先生面前,“席先生,你是不是对我认真的?”席先生眸中含笑,笑中带冷,“我什么都做了,你就跟我说这个?”  23岁的陆悠然,为了恩情把自己卖了……24的她,衣衫不整的被席南山堵在电梯里,“怎么,嫁我这么委屈?”“对……”不起。席南山低头,吻上她的唇……一场意外,揭开一段往事,望着面前噙着笑意的男人,陆悠然冷笑,“这样很好玩是吗?”一场蓄谋的重逢,是谁在吟诵,“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