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总裁 > 这个侦探有点冷 > 正文

这个侦探有点冷_这个侦探有点冷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7:31:24热度:

《这个侦探有点冷》是一本文笔极佳的总裁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应该是他们在人多的火车站一类的地方偷的钱包里夹带的,沈尘想道。...

这个侦探有点冷

“那苏青姐怎么办。”杨夕看着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沈尘,道。

现在他身上已经没那么难闻了。

沈尘用毛巾擦拭着头发,说道:“不急,他们没有办法定苏青什么罪责的。”

“为什么。”杨夕道。

“他们证据不够,但凭这两点,是绝对不能说明人就是苏青杀的。”沈尘说道。

“那你们之前那么慌乱干什么。”杨夕一脸惊愕,道。

“我并没有慌乱,只不过萧天齐可以依法多留苏青一段时间,况且苏青也已经请了律师,想必明天就可以回家了。”沈尘道。

“至于慌乱,是凌有情十分着急,我这样给他说,反而得不到他的理解。”沈尘有些无奈。

“原来如此。”杨夕的心也安定了下来,道,“那等明天苏青姐回去了,凌有情也就心安了。”

“那东西到了?”沈尘看着门前的大箱子,说道。

“嗯。”杨夕道,“你买的什么?”

“我请工匠定制了一个和宿监那里差不多大的箱子,而且宿监之后告诉我,箱子地板是用金属片加工而成的。”沈尘已经打开了那个纸质的箱子。

“你用这个干什么。”杨夕十分不解的说道。

“没什么,只不过我想知道这样的一个箱子到底有多重。”沈尘说完便张开了臂膀,想要抱起来那个箱子,但只不过坚持了一会儿,便胳膊酸痛不得已放了下来。

这箱子确实很重,如果不是在底下装着滚轮的话,几乎不能随便的移动。

“在那个小院里,只找到了箱子里的东西,并没有找到箱子,而且箱子底板有金属片,想要销毁也需要废些时间,所以他一定会带出去,找个合适的地方藏了起来。”沈尘说道,他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遗憾。

杨夕并没有察觉到这个细微的变化,只是道:“那你不用真的弄一个这样的箱子吧。”

“眼见为实,这样我也能踏实一些。”沈尘道,“其实,我们差点就能抓住凶手了。”

杨夕的神色也黯淡下去,道:“我知道,如果我们早进去一点,就能阻止这个悲剧了。”

沈尘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其实凶手后来又去过那个院子。”

“你是说我们发现以后吗。”杨夕一怔,道。

“对。”沈尘道,“今天我们去那里的时候,那里的泥土又已经松动过了,应该是凶手来过。”

“他又回来干什么。”杨夕问道。

“应该是想取回埋在泥土下的东西。”沈尘有些惋惜的说道,“我早该想到的。”

杨夕一想,确实又是差那么一点,这凶手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哪次都差那么一点。

杨夕安慰道:“这也不能怪你啊,你也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时候回来,总不能一晚上都守在那里吧。”

她有想起来,之前走那个村庄的时候,确实能看出沈尘有心事,原来是因为这个。

沈尘默不作声。

“况且你是一个神探嘛。”杨夕并不想看到一个十分沮丧的沈尘,她道,“神探一定能找到方法破案的。”

她会心一笑,也温暖了沈尘的心。

又是一夜,离案发已经正式过去三天了。

沈尘又裹上了那个大袍子,准备出去。

“哎,你等等。”杨夕也特意起了个大早,说道。

“怎么了。”沈尘问道。

“我也要去。”杨夕知道沈尘是要去会会那些乞丐。

“你一个姑娘跟在我身边不合适,况且,我也同样是一个乞丐,你怎么跟着我去呢。”沈尘摇了摇头,说道。

“我在一边看着就行。”杨夕其实是担心沈尘的安全,说白了,那些人就是一群地痞无赖,让他自己一个人去应付这样的一群人,并不太好。

沈尘道:“好吧,但你要按我的……”

话还没有说完,杨夕便接话道:“按你的计划来,我知道,你放心吧。”

沈尘点了点头。

他们约在的时间是上午九点,就在信誉楼附近的一处烂尾楼里,这个地方是一栋违章建筑,正在进行整改,只不过由于一些原因,还迟迟没有把大厦推到。

天气还是非常的冷,路上的行人也没有几个,冬季这些乞丐挣钱是最不容易的,所以才开拓了这些所谓的业务来糊口。

杨夕跟在沈尘后面大约两丈的位置,沈尘告诉她不能靠太近,他会和杨夕保持手机通话的状态,这样一来他和那些人说什么,杨夕也就能一清二楚了。

沈尘脱下了袍子,从地上抓了一把泥在自己的脸上和头上抹了抹,衣服也是十分破旧的衣服,杨夕甚至觉得沈尘比他们还像乞丐。

从远处能看到有三五个乞丐站在烂尾楼的门口,看沈尘走了过去,热情的打着招呼。

“老沈。”

“嘿,老弟。”沈尘热情的打着招呼,迎了过去。

为首的一个乞丐是这个区域的团伙头子,人看起来也是五大三粗,满脸横肉,一副凶狠的样子,不过现在看起来笑容满面,他夹杂着口音,说道:“老兄,听说你要用几个身份证。”

“是啊,老哥,俺们最近找了个活干,但非让我们用身份证才能注册,像我们这些乞讨的哪有这些个东西啊,所以才想向哥几个借几个身份证。”沈尘笑着说道。

团伙头子已经点上了一颗烟,一口口的吐着烟圈,烟雾缭绕的说道:“什么能有乞讨挣钱轻松,还来的快。”

沈尘道:“老哥话也不能这么说,现在这这么冷得天,我们也想晚上能有个干净的被褥盖,早上能有碗热粥喝不是。”

沈尘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递了上去,道:“这是咱们给哥几个的钱,也能再买几条好烟,等发了工资在孝敬哥几个两条好烟,三几瓶好酒。”

团伙头子看见了钱,顿时就眼冒金光,将钱拿了过来,道:“还行,规矩门清,进来吧。”

沈尘穿过了烂尾楼,才发现原来这些乞丐把这烂尾楼当成了自己的窝,里面漆黑一片,空气里散发着一股发霉的味道,潮湿的气氛笼罩着整个楼,地上满是狼藉。

又看见了几床被褥,还有两张桌子,这里应该就是他们睡觉的地方,墙角叠放着一堆酒瓶子。

“看见没有,咱们这儿也是一片风水宝地,有吃有喝,还能睡一个安稳觉。”团伙头子嚣张的说道,“东西都在那,你自己看吧。”

桌子上放着十好几张身份证,沈尘抬头扫了一眼,那身份证有的是外地的,有的却是芜城市民的。

应该是他们在人多的火车站一类的地方偷的钱包里夹带的,沈尘想道。

“怎么,这些还不够?”头子看沈尘还站在原地,不禁有些谨慎。

“够,够。”沈尘回过神来,点头哈腰的说道,他走上前去,一边假装的看着上面的东西,一边说道,“老哥,这身份证已经卖出去不少了吧。”

沈尘拿起了一张,说道:“俺们注册信息的时候,正好就看见嘞和这样一样地方的身份证,看起来他们两个还是老乡哩。”

沈尘回忆起周棋给自己打电话通知的时候,那个身份证上的地址和这个上面的大抵相同。

一个乞丐瞅了一眼,道:“呦,你别说,还真是,那张身份证卖了不少钱,就是你这几张的也顶不上那一张卖的钱。”

沈尘又挑了几张,装着非常感兴趣的样子说道:“这么夸张,你们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是宰了一个肥羊。”

那个乞丐趾高气昂的说道:“有钱的主儿当然不会在意这么点钱了。”

“你的话似乎有点多。”团伙头子阴沉着脸,说道。

那买这张身份证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凶手,沈尘想道这里,内心不禁翻涌起一阵惊喜,他稳住心,不动声色的说道:“好嘞,老哥,我都挑好了,回见。”

沈尘刚要迈出门去。

忽然身后响起一个警惕的声音,道:“等等。”

那团伙头子一脸严肃的走了过来,满脸的横肉就像是僵在了脸上,活脱一个赤莽大汉,看起来十分可怖。

“老哥,怎么了。”沈尘道。

团伙头子直接抓向沈尘的衣服夹层之中,沈尘的手机就放在那里,沈尘下意识一躲,知道自己可能是败露了,直接反手扣住了团伙头子的手腕,用力拧了个弯。

那团伙头子疼的满头大汗,沈尘一大脚把他踹了回去,向后遁逃。

“靠,赶来这里消遣老子,看我不把你的腿打烂。”团伙头子怒吼道,“给我追。”

这栋烂尾楼里并不是只有他们几个人,其余的房子里陆续涌出了十好几个人,都向沈尘冲了过去。

沈尘暗叫一声不好,前面已经奔出来了好几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沈尘向旁边的破窗跃了出去,向外面跑着。

“砰”的一声,前面冲过来好几个拿着棍棒的人,对着沈尘一顿乱抡。

沈尘手脚大展,打退了两人,向左边的巷子钻了进去。

顿时这栋烂尾楼就传出了一阵阵的叫喊声,一群乞丐追着沈尘冲了出去。

这个侦探有点冷

三年前,湮灭在芜城犯下连环杀人案,后消匿踪影,三年后,湮灭卷土重来,又在芜城犯下连环杀人的罪行。刑侦处迎来新的队长沈尘,断案如神,芜城市长对这件案子十分关注,允刑侦处处长许桓半月之期破了这桩骇人听闻的杀人案。沈尘偶遇杨夕,共同参与此案的调查,眼看案情才有了丝毫的进展,湮灭又犯下了新的案件,队长沈尘调查起这桩惊天案情,一场正与邪的较量就此展开……湮灭一案调查完毕后,又惊现犯罪的神秘组织,绰号“天狱”,在芜城的暗处蠢蠢欲动。案件完成后,沈尘病情加重,无奈带病休假,退出刑侦处,沈尘在杨夕的建议下成立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