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总裁 > 女汉子在隋朝 > 正文

女汉子在隋朝第19章土狗

发布时间:2020/9/17 16:24:09热度:

《女汉子在隋朝》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总裁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衡曲黄梨、陇西白奈、湘南朱橘、荔枝沙棠、葡萄石密……直到将近东头,挎包内的狗儿突汪汪汪的开始叫唤,翎儿循着狗头方向看去,...

女汉子在隋朝

任九郎挺拔俊朗,阿婉美貌矫健,着实堪称回头率百分百的绝配。或许唯一不和谐的便是自个儿了,翎儿瞅瞅自己未长成的小身板,再摸摸被二人合力打造出的土黄脸,开始打算找个墙角画圈圈。

这时候三人已经行过数条曲曲折折的小道,离目的地城东坊市不远了,阿婉忽转过脸朝翎儿微笑:“好妹妹,你走的也太慢了。”

翎儿本想找个借口让这对发光体先行两步,却给阿婉一把握住:“不舒服就说么,别硬撑,”手指轻擦过不大齐整的麻花辦,状似整理,实则送出句:“有人追踪!”其实这事还是任九郎先发觉的,不知怎的不欲直接告知翎儿,便由阿婉待劳了。

翎儿脚步更缓:“姊姊着急的话可以先去逛逛,我到那边店铺歇歇脚。”

阿婉循她所指看去,果见栋绯红楼阁在周边环境里很有点卓然的存在着,便点点头应承。

翎儿转向楼阁,之所以找这个借口,还真不完全是借口,而是她自打看到这栋楼起,便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呼唤自己,所以越走越慢,那东西的呼唤愈发殷切。

转入红楼与傍边民舍间的窄道后,翎儿越发小心翼翼,脑海中那声音则越来越急切,几乎就是直白的喊救命了。

应该就是这道墙后了,翎儿咽了口唾沫,搓搓手掌揪着粗糙不平的竹节往上攀,好在墙不算很高,三下两下就到了顶,随即瞧见一个厨下帮工打扮的汉子正拎着只土狗往洗涮池前去,那小狗似乎出生不久,全身脏兮兮的、完全看不出颜色。

听到有人攀墙而入的动静后,那小狗自出生后就没张开的眼睛骤然开启,牢牢锁住来人。

帮厨没好气道:“来人呐,有贼!”

翎儿还没站稳,就被这一声喊震得哭笑不得:也不想想这地界儿乱七八糟的,除了垃圾就是灶下杂物,哪里有半点值得贼惦记的好物呢?

却忘记了自己终究是翻墙而入,根本算不得正经来客。

狗儿忽张嘴狠狠咬了帮厨一口,虽然犬齿稚嫩没什么劲道,却还是很有点痛,帮厨当即松手,只见狗儿飞也似的扑向那小贼,速度当真堪称刚出生的乳狗之最。

翎儿无可奈何的接住,前襟瞬时被污了一大片,眼见那帮厨横眉立目,只得打荷包里掏十几枚铜钱出来:“喏,这些算作买犬之资。如何?”

帮厨瞬时眉开眼笑,到嘴边的呵斥也转成了谄媚:“敢情是为买犬来着,您早说一声的话,还有得拣选呢!”心道:早知道白捡的柴犬也能换钱的话,下回一定多逮些!

小乳狗老老实实伏在翎儿怀里打起盹,再不见半分狂暴之态,只是那股子气味着实难描难画,熏得翎儿直皱眉,索性再交代帮厨一个任务:“先把它洗洗干净!”

帮厨摸摸怀内飞来横财,毫不犹豫的接过狗儿,只是这次动作温和不少,片刻功夫便将小乳狗洗的清洁溜溜,虽说小狗中途也有反抗,但终抵不过他手劲,瞬息间恢复本来面目。

翎儿尴尬的叹息:它倒是好生洗干净了,自己怎么办才好?!

小乳狗恢复本色,竟是红黄蓝三原色相间成趣,时下土狗多为杂色,但多为黑、黄两色相杂,也就难怪生而异色的它会被送到厨下,若自己晚来片刻,只怕早入了炖锅。

重回温暖怀抱,小乳狗很是不忿的翻滚几下才安生阖眼。翎儿脑海中几乎同时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真吓死我了,还好你救驾及时!”

翎儿差点把它再丢出去,之前不见面时还能有所幻想,如今得见实物,没了半分幻想余地不说还脏了刚上身的衣服,她的心情真算不得多美好,当即气咻咻的捏着它后颈推出怀抱,隔开安全距离任由它四肢乱舞着哀鸣。这时候翎儿自然不用再攀墙,名正言顺沿花间小径往外走。转过数丛花树后,红楼轮廓清晰入眼,此楼偏门竟有三个之多,随意拣了一个走时,听小狗叫唤的声音低弱不少,翎儿才算得出了口小气,趁周遭无人之际自空间搬运出只挎包将它塞进去。

花木扶疏的另一道门首人影闪现,隐隐泛蓝的绫锦袍子很有点眼熟,翎儿吃惊之余迅速佝偻了身形蹿进门,三步并两步直冲出红阁正门后才敢出口大气。

冤家路窄!

浑然不知那边的人早已漫不经心瞟了她两眼后掉转视线对身边侍从道:“那小厮方才是不是见过?”其实也难怪他不确定,委实是彼时的阿婉太过瞩目,而此刻的翎儿却着实肮脏不打眼。

没有蓝袍汉子在侧,余者无一能应声,实是他们能记起的只有那对极其出色的少年男女,尤其是那位世间少有的美人,现在想来还很有些惋惜呢:主子当真谨慎过度了,可惜了得!

而这时候,他们甚为惋惜红颜薄命的阿婉美人儿正老实不客气一脚踏在蓝袍汉子背上,恶狠狠地碾压着,木屐上的钝齿深深陷入背脊,那滋味之酸爽,纵然施暴者是美人也不能忽视。

蓝袍汉子面朝下呲牙咧嘴,暗恨自己轻忽了江湖四大戒中的女人,适才把大半的提防小心落在那少年游侠儿身上,再没成想这俏丫鬟功夫很是不凡,身手丝毫不逊色于游侠儿,在侧时不时的掠阵送上歹毒阴招,以至于他最终阴沟翻船,一朝英名尽丧。

“你那主子可真是狼子野心!”关于翎儿昔日的赌约输赢,阿婉并没能全局旁观,否则如今也不会被蓝袍汉子忽视的彻底。

蓝袍汉子狠狠捶土:果然还是主子目光犀利,自己太失职了!

任九郎冷眼看了片刻,抬手拉开阿婉:“得饶人处且饶人!”边说边扶起汉子,随手拍拂掉此人衣上的尘土。

阿婉还欲再说时被少年一记冷眼惊得嘟了小嘴,闷闷生气。

那蓝袍汉子简直不敢相信此刻自己所见所闻,瞬时阴谋化了,冷冷道:“少侠此举何意!?”

任九郎淡淡道:“既非杀父之仇,又无夺妻之恨,我等根本无须性命相搏!慢走不送!”

蓝袍汉子为之汗颜,事情果如其言,但……原地踯躅半晌,见二人果真再无动手之意,方气鼓鼓的走掉。

从成衣铺子走出来后,翎儿望望天,再瞧瞧干瘪的荷包:如此下去,可真要弹尽粮绝了。自己已在坊市之中,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照任九郎的说法,这里颇有些好东西,可若与建康城的坊市相比,便让人提不起兴趣了,遂漫不经心的溜达其间。

衡曲黄梨、陇西白奈、湘南朱橘、荔枝沙棠、葡萄石密……直到将近东头,挎包内的狗儿突汪汪汪的开始叫唤,翎儿循着狗头方向看去,却是间灰扑扑的杂货铺子,阳光下伙计懒洋洋打着哈欠,显然生意惨淡。

不由得心念微动,翎儿掉转步伐过去,那小乳狗激动地伸出舌头乱舔挎包的手,翎儿触痒不禁,咯咯笑了起来,重重扭了它耳朵两把,乳狗才缩了舌头。

店铺里面还是灰扑扑的光线暗淡,虽说是白昼,阳光却没能清楚照亮整间铺子,翎儿只好运足了目力去张望。

乳狗伸出爪子拨拨,见无反应后再拨拨,势要将这笨丫头注意力摆正,翎儿嗯哼一声低头,右手居然被划了道不大不小的口子,瞬时见血,才要扭住狗头狠打之际,眼角好像有东西闪绽奇光,扭头看时那光却又没有了。

狗头上居然露出十分拟人化的欢畅表情,几乎同时在自己脑中再现那稚嫩的声音:“就是那东西了,还犹豫什么!?”

翎儿只觉得寒沁沁的遍体冰冷,犹豫着过去细瞧,却是一方黑乎乎的微雕宝塔,仿佛乌木所造又似根本没洗干净,倒与乳狗之前模样相映成趣,忍不住伸手去摸。

乳狗的表情更欢畅,翎儿却苦了脸,就在手指摸到塔尖那一刻,仿佛被什么东西咬到了似地,骤然剧痛:难不成这塔竟长了嘴?急忙缩回来,随即发现手上的创口彻底消失,愕然再看去时黑塔居然也不见了。

那稚嫩声音再度在脑海中响起:“笨蛋丫头,那是认主了懂不懂!”

认主?

神马意思?

翎儿甚是迷糊的看了看小狗,那声音巴拉巴拉:“所谓认主,需要滴血,最好是指尖血,那里的血最纯净,最能让法器与被认主方发生类似感应的联络,必要时法器可以如影随行,贴身保护。”然而,女孩子仍然迷糊:自己倒是看过几本神魔话本,但若将之与自己联系在一起,却是有些高难度,不过,手指轻轻摸袖内乾坤,又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呢?

女汉子在隋朝

与偏安一隅的陈国不同,隋朝正是方兴未艾的阶段。南北朝末期,北周、突厥和陈朝三个主要政权并存。北周武帝死后,丞相杨坚掌管朝政。公元581年二月,北周静帝禅让,杨坚登基建立隋朝,仍建都长安。当时隋朝领域大体包括长江以北,汉代长城以南,东至沿海、西达四川的广大地区。杨坚在北周和北齐的基础上,进一步采取一系列加强君主集权、发展社会经济的措施,使隋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力量日益壮大。而江南陈朝传至后主陈叔宝时,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