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只婚不爱:老公晚上约! > 正文

只婚不爱:老公晚上约!小说在线试读第13章一个随叫随到的情人。

发布时间:2020/10/19 7:38:41热度:

《只婚不爱:老公晚上约!》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主要讲述:而他的头像,是一个纯黑色的方块,板正不阿的样子。...

只婚不爱:老公晚上约!

那冗长又湿热的吻结束后,厉靳廷轻轻叹息着,额头与白橘默的相抵,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摩挲了下她柔嫩的唇角,语声带着一抹玩味和揶揄:“不会换气?”

白橘默涨红了小脸,皱着眉头伸手挥开他的大手,抿着小嘴,比起厉靳廷的自在,极为严肃。

“厉靳廷,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两年前,她连尊严都不要的爱着他的时候,他不要,现在却撩拨着她,又是什么意思?

男人一手抄兜,俊脸冷静如常,像是上一秒丝毫没有情动过一般,他站在窗边,背后一道逆光,衬得他清峻至极。

“白橘默,从现在开始,你对我的意义就是一个随叫随到的情人。”

白橘默咬唇,捏了捏手心,抬头时,小脸上的苍白和难堪都隐藏起来,她妩媚一笑,“好,那也希望厉总不要出尔反尔。”

“随后徐铮会拟好协议,我们的交易会在协议里一清二楚的写上。”

呵,交易。

既不侮辱爱情,又不贬低地下情,没错,他们之间现在就是一场无关任何情愫的交易而已!

白橘默转身离开休息室时,厉靳廷背对着她,声音幽幽凉凉的提了一句,“还有,下次见我不要戴这副珍珠耳坠了,真丑。”

白橘默下意识的摸了摸耳垂上的那副耳坠,眉心微皱,这是时下最流行的耳坠款式,他是审美无能吗?

她没有反驳,低垂着脸儿,乖巧的回了一句,“知道了。”

随即,踩着一字凉鞋,快步出了办公室。

结束工作后,回到静安公寓,白橘默去了浴室洗漱,卸下耳朵上的耳坠,放在手心里,细细打量着。

这副耳坠,还是她过二十岁生日的时候,宁弋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以前很少戴,是因为身为厉太太的自觉,觉得戴着别的男人送的耳坠影响不好,可是现在,她戴着好朋友送的礼物又有何妨?

她又不是厉太太。

……

洗漱过后,白橘默上了床,跟白振华和容兰通了会儿视频。

白橘默又着重问了下关于白振华以前任命盛世董事长的事情,厉靳廷没有诓她,这些事情都真实存在。

“橘默,你怎么又跟厉靳廷碰到一起了?”那头的白振华,皱起眉心,担心的问。

“北城虽然大,可在北城的公司,和厉氏集团合作的几乎遍地跑,爸,你不用担心我,我有办法对付他。而且我这次回来,本来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能会与他重逢。”

只是,没有想到,会令她那么措手不及。

“厉靳廷的心思深不可测,橘默,千万别再把自己搭进去了。”

白橘默点点头,“爸,我知道。”

最会逢场作戏的,可不就是厉靳廷吗?

他可以对她温柔以对,也可以对她阴鸷凶狠,哪怕在最情动的时候,一双幽寒眸子里的缱绻,也远远未抵达眼底深处。

厉靳廷给予她和白家的伤害,总有一天,她要亲手奉还。

哪怕先牺牲一点色相,其实也无妨。

白橘默苦涩勾唇,和白振华挂断视频后,手机微信里跳出来一个新的联系人。

附加消息:我是徐铮。

白橘默点击同意添加,两人成为微信好友。

白橘默不知抱着什么心态,点进了徐铮的朋友圈,不过徐铮的朋友圈一条动态也没有。

而他的头像,是一个纯黑色的方块,板正不阿的样子。

手机这头的厉靳廷,皱着眉头,注册了一个微信号,微信通讯录里,只有白橘默那露着半个纤细锁骨的脖颈和珍珠耳坠的头像,图片清新又文艺。

男人点开头像大图,眉心皱的更深,没事把自己的锁骨和脖颈拍成照片露在头像上,在勾引哪个未成年小男生?

男人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敲击出几个字。

这边,白橘默收到“徐铮”的消息。

徐铮:“太太,你的头像是你本人自己吗?”

白橘默狐疑,徐助理一脸刚正不阿的样子,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

“是啊,有问题吗?”

那个纯黑色方块头像又跳了一下,“头像太暴露,影响不好。”

白橘默:“……”

大约过了五分钟,鬼使神差的,白橘默也不知中了什么降头一样,看了自己的微信头像好几遍,越看越觉得幼稚,像是小孩子还沉溺于杀马特时代,她竟然觉得徐铮说的对。

然后,在图库里随便找了张无忌的图片,换上了头像。

微信那头的男人,刷新了一下白橘默的新头像,是他家爱狗,薄唇勾了勾,笑意轻淡。

厉靳廷刚想搁下手机去工作,白橘默的微信消息又来了一条。

“对了,我和你们厉总已经离婚了,往后别再叫我太太了。”

厉靳廷脸色冰封,直接删除了对话,将手机丢到角落里。

……

回到北城后,白橘默难得睡了个懒觉。

周末,屋外阳光明媚。

白橘默洗漱好后,宁弋的电话打了进来。

“橘默,我在你家楼下。”

白橘默走到窗边,对楼下的宁弋招了招手,“你怎么一大早就来了?”

“这都快吃午饭了小妞,快点换身衣服,我最近找到一家不错的中餐馆,肯定对你的口味。”

白橘默换了身休闲的衣服,拎着包下楼。

微信里跳来一条“徐铮”的消息,“白插画师,BOSS让你去梧桐苑送一趟插画的初定稿。”

白橘默没理会,大周末的,她可不想被万恶的资本家压榨剩余劳动价值!

等和宁弋到了中餐馆落座,连菜都点好了,白橘默的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厉变态!

没错,厉变态不是别人,正是白橘默为厉靳廷新取的“爱称”。

她皱了皱眉心,不想接,又不敢不接。

最后,直接起身,拎了包,头也不回的对宁弋道:“送我去个地方,回来再吃饭。”

宁弋先送白橘默回了家取了插画稿子,然后又开往白橘默指定的路线。

宁弋越往下开,对这条路线越来越熟悉。

“你要去梧桐苑?”

白橘默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靠在副驾驶上,懒洋洋的,“是啊,为厉总送插画初稿。”

只婚不爱:老公晚上约!

结婚纪念日,他冷漠丢给她一纸离婚协议书。两年后她华丽蜕变,誓不做他的女人,吵架时,她说,“厉靳廷你就等着打一辈子光棍吧!”可画风最后都会变成,“……厉靳廷,你够了没!”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