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婚情告急:总裁过妻不候 > 正文

婚情告急:总裁过妻不候无弹窗_婚情告急:总裁过妻不候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10/19 1:55:57热度:

《婚情告急:总裁过妻不候》是一本现言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她在挨打的时候,分明听到了骨头断掉的声音。...

婚情告急:总裁过妻不候

第一十四章 容夏绝对不能有事

第十四章容夏绝对不能有事

“手机的主人可能遭到了绑架,刚刚有个胖女人,带着几个男人,绑走了一个姑娘。那姑娘穿着一身职业装,好像就住在我对门,在唐氏工作。先生,要我帮你报警吗?”

“不用!”

这是一分钟前电话里交谈的内容。

唐煜坐在医院的长廊上,深刻的五官埋在暗影当中,手中握着的手机没有灭屏,容夏的名字,被他紧紧的攥在掌心。

所以,她给他打电话,是为了求救?

而他因为当时心仪还在急诊,根本就不想听到她声音,就挂断了那个电话!

哪怕,是刚刚那通他主动打过去的电话,他也是为了给纪心仪讨回一个公道。

她凭什么认为,他会救她?

容夏……容夏……

高大的身体突兀的站起,隐藏在光影下的黑眸,泛出凛凛寒光。

他不知道此事的心情是怎么回事,但只有一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遍遍重复着。

她不能有事!

容夏,绝对不能有事!

他一边走,一边拨通了陆进的电话。

“唐总什么吩咐?”

此时已是深夜。

“联系Z,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找到绑走容夏的车辆路线。还有,你去帮我办一件事……”

陆进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几乎唐煜说的每一个字,他都深记于心,不敢遗漏。

要知道,身为唐煜的特助,他身边最为亲近的人,Z团的人,他也未曾见过几个。

他只知道,这个团队,能人辈出,是唐煜手里最利的一把剑。

但是饶是他,也只是作为传话的工具,其中深浅,根本不敢探究。

……

与此同时。

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快速疾驰在马路上。

昏黄的路灯一盏盏略过,映出车子里,一张张神色各异的脸。

容夏正是在这辆车里。

她的双手以屈辱的姿势反绑着,躺在林总老婆的脚边。

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特别是肋骨。

她在挨打的时候,分明听到了骨头断掉的声音。

可是此时她却很清醒,清醒的感知着痛处,也清醒的在找寻时机。

“看什么看!狐狸精!你不是喜欢gouyin人吗?做了小姐就梦想成真了。呸,贱人!”

胖女人骂骂咧咧,口水肆无忌惮的吐在了容夏的脸上。

心中畅快无比。

这就是做第三者的下场!

这样的女人就该送进暗娼,去当公交车。

容夏漆黑的眸子因为女人的羞辱锃出恨意,她从不知一个人竟可以恶毒到这样的地步!

不分青红皂白的中伤他人,却自诩正义!

这样的人,可怜又可悲。

可是容夏已经无心辩驳,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跟林总老婆这样的怨妇,是没有办法沟通的。

她们的世界很险隘,只有男人,只有家庭。

哪怕事实就摆在眼前,她们也只相信自己的那一套。

可是这样的愚昧,也很可怕。

就像现在,她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甚至是判断的能力。

虽然容夏很不想,但是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万一真的……

那她宁愿自戕,也不会让任何人侮辱了她!

吱——

面包车突然紧急刹车。

胖女人始料未及,摔在了容夏的身上。

“唔……”

容夏疼的叫出了声,断裂的肋骨二次受创,那种痛,难以言表。

“蒗叫什么,狐狸精!”

胖女人爬起来,照着容夏胸口又补了一脚,这才看向挡风玻璃外,但只一眼,她那胖成一条缝的眼睛就瞪到了最大。

前方十几辆越野车将他们的小面包团团围住,刺目的远光灯开着,照的附近如同白昼。

“倒车!立刻倒车!”

胖女人出了一身的冷汗,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就是死,也势必要扒了这个女人的一层皮。

“这……”

司机都快哭了。

这样的情况,还有挣扎的必要吗?

“少特么废话!”胖女人嘶吼着,“我告诉你们,谁也脱不了干系。不听我的都得死在这里!”

司机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只能硬着头皮发动车子。

“妈……”

“老婆……”

外面的远光灯突然都关了,两道熟悉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面包车里。

胖女人狠厉的脸色一顿,向外看去。

她的儿子和她的丈夫正瑟瑟发抖的站在车群当中。

他们的身后,一个男人靠在车头,一身漆黑的西装,仿佛要与夜色相融,他低着头,唇间叼着一支香烟,姿态慵懒,手中的打火机缓缓点燃,在寂静的夜中,划出一道清晰的“咔哒”声。

竟然是唐煜!

胖女人脸上的汗把粉底冲刷了干净,露出她原本如同枯树般的皮肤。

她吓得浑身发抖,转身就看到了依旧躺在地上的容夏。

都是这个女人!

都是这个女人害的!

她一把揪起容夏,短短的胳膊卡住她的脖子,“狐狸精,我就是死,也要你给我垫背!”

面包车呼啦一声就被拉开了。

胖女人挟持着容夏下了车。

唐煜本是低垂的头缓缓抬起,冷淡的视线落在容夏唇间的一抹红色之上,骤然冷冽。

“放了我老公和儿子……否则……否则我就掐死这个狐狸精!”

林总老婆依旧执迷不悟,事到如今,她依旧笃定是容夏gouyin了她的丈夫。她没有错,她的丈夫和孩子更没有错。

“老婆,你赶紧把唐太太放了,不然,我和儿子都得死在这里!”

林总率先撑不住了,腿软的几乎要瘫到地上。

而他们刚刚满十岁的儿子,更是吓得哇哇大哭。

一听到儿子的哭声,林总老婆卡着容夏的手,松了松,但是却没有放开。她也怕的要死,可是她怕她放手了,连和唐煜谈判的资格就都没有了。

到时候,他们一家,就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放什么放!这个骚狐狸gouyin你,唐煜那个绿帽王不分青红皂白的害的我们家破产,我就是死,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贱人!”

“哎呦……”林总恼恨的拍着大腿,又惧又怕的看了一眼唐煜,这个该死的臭娘们,当着唐煜本人的面骂他,是真不想他们活了吗?

“老婆啊,我说唐太太gouyin我,还不是怕你打我么!唐太太年轻漂亮,C城的权贵哪一个不比我强。再说他,有唐总珠玉在前,她能看上我吗?”

林总老婆脸色一片惨白,道理她怎么可能不懂。

只是当初老林跪在地上赌咒发誓,说是容夏先gouyin的她,为的就是和唐煜离婚以后,继续攀附权贵。

她开始不信,可是第二天林氏就受到了牵连。

她心里怎么可能不明白怎么回事?

可是总要有人付出代价!事情因谁而起,那就是谁的错,反正都是她害的!

这样想着,林总老婆脸上闪过阴狠,卡着容夏的断胳膊用尽了全力。

“唐煜,立刻放人……否则……否则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婚情告急:总裁过妻不候

两年夫妻,不抵他心头的一抹白月光。当他“真爱”回归,当小三挺着肚子上门要挟,容夏终于决定放弃。一纸离婚协议,她悄然退场,消失的彻底。三年后,再次重逢,他把她堵在角落。容夏怒道:“唐煜,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还不准备放过我吗?”他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孩子,嗤笑出声,“容夏,你想带着我的儿子嫁给谁?”被点名的萌宝从身后探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叔叔,你长得和我粑粑很像呢!”男人霸气上前,将大的小的一起揽入怀:“小家伙,我就是你粑粑!”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