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灵异 > 鬼封门 > 正文

完本:《鬼封门》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布时间:2020/9/17 16:25:48热度:

《鬼封门》是一本灵异风格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不光是它们俩,整个村里的狗都开始叫成一片。...

鬼封门

我无语,连忙将破处的念头甩出去,一想还真是,要不是皮衣客救我一命,我估计早就挂了,还有陈久同借公鸡给我,也是贵人了。

黄大仙说完,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

“你干嘛?”

“你有贵人相助,我也得去找我的贵人。”

黄大仙拿出背包开始收拾东西,见我不懂,就解释,说:“我要出一趟远门,找我师兄去。”

“多久回来?”

我心里隐隐舍不得他走,不为别的,而是因为他说我们同处一劫,同病相怜,他在的话,总强过我一个人瞎琢磨。

“我也不知道。”黄大仙摇了摇头,说:“我师兄在泰国,很多年不联系了,得临时找。”

我一听头就大,出国找一个人,之间还没联系,那不是大海捞针?于是便试探着劝他留下来。

黄大仙态度很坚决,一定要走,我送他去汽车站,临走前很严肃的小声对我说:“记住了,就呆在洪村哪都不要去,劫来了越跑死得越快!”

……

黄大仙走了,马勇就说要回去上班也离开了,黄大仙临走前的话让我一刻都不敢多加停留,开着车就飙回了洪村。

接下来的好几天都在平静中度过,我给黑衣客发过几条短信,但他不知道什么原因没回我,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这些天怕着怕着,我胆子就大了点,好几天都没出现异常,晚上也能睡着了,白天的精神都好了很多。同时我心中也在暗暗祈祷,希望这些乱七八糟的日子能就这样过去,生活恢复平静。

可这种幻想,却再次被一条短信无情灭掉。

是那个幽灵号码!

它午夜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明晚用童子尿和糯米,洒在门窗前,救命用,切记!

我吓得差点没把手机给甩出去,它在竹林那晚救过我一次,不至于耍我,话里的言之凿凿的意思太明显了。

明晚有东西要来害我!

我急忙打开手机一看日期,心脏就是一抖,明晚是洪庆生老婆的头七!

头七,又叫回魂夜!

据说,人死后的魂魄会在头七那天回屋看看,如果亡魂怨气太重,就会放弃轮回化身成鬼!

洪庆生的老婆是枉死的,再加上一个孩子,这怨气得多重啊。

我不自觉回想起她临死前的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内涵无尽的怨毒,那种滔天的恨意,根本就像是能甘心放下仇恨的那种。

可我不理解的是,洪庆生的老婆为什么要来害我呀?

我哪里得罪她了?

要报仇就去找高明昌呀,他才是罪魁祸首,如果他不够,还有他老婆柴金花、帮他忙的子侄和请来的地痞流氓等一堆人。

你恨可以,变鬼也没问题,但不能瞎呀!

要害我的拿东西,会不会不是她?

我心里七上八下,就开始胡思乱想,也没什么头绪,又将注意力回到这条幽灵短信。

发短信的人怎么知道我住的地方有门有窗?

万一我住地下室呢,万一我住帐篷呢?

看来,它一定就在我身边时刻都在监视着我,否则它怎么总是能知道这么多?说不定就是我认识的某个人。

突然,我脑子灵光一闪,之前黄大仙走的时候特意嘱咐我要保留童男之身。

而现在恰好就要用上童子尿了。

难道……

发短信的幽灵就是黄大仙?!!

找借口消失,然后在暗中监视我?

还有,那天在竹林,也不排除就是他在旁边救了我,或许他早就发现了有人冒充他?

更有甚者,黄大仙在家里说的,有可能全是假的。

我这么一想,感觉黄大仙比较清晰的背影,又变得模糊起来。

随后又不禁摇头,黄大仙与我无冤无仇,他之前甚至都不认识我,他被村里的那东西吓跑了不像是作假。如果他就是幽灵人,那他那天就不会来了,没道理弄自己血不是。

不过,我还是打算验证一下黄大仙是不是出国了,摸出电话想给他打过去,却发现他走的时候根本没有给我留号码。

然后我又给马勇打了个电话,看他有没有黄大仙的号码,可马勇说黄大仙好像不用电话,上次他找人的时候是直接上门的。

我无奈,只得先把黄大仙放一边,注意力再次回到幽灵号码,想了想,干脆开门见山,给它发短信: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没想到是,短信居然发出去了,而且提示对方已接收。

“成功了!”

我一下握紧拳头,只要它肯开口,就一定能揪出更多的线索。

而且我在短信耍了个心眼,暗示它我不会照他说的去做,如果他真的不希望我出事,就一定会有别的动作,至少会解释一下。

可让我失望的是,它后面就没再回我。反倒是我沉不住了,再给它发短信,可惜发送失败,打过去也提示号码不存在。

我彻底没了脾气。

翌日,傍晚时分,我早早的就回了店里,撒了一泡尿把糯米给泡了,为了防止没尿我之前还喝了不少水,憋了一个下午,差点没把膀胱爆掉。

别笑话我,换你试试,万一没尿乐子就大了,这可是要命的事,不容有任何闪失。

等糯米泡的发胀了,天也已经擦黑,我急忙打开门把泡好的糯米在店子周围洒了一圈,幽灵号码说洒门窗前就可以,但我不放心,洒了一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

反正米多尿也多,不怕浪费。

干完之后我就回了店里,把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门上加了两把锁,窗子也用木条钉死,再伺候好黑虎和那只大公鸡,静静的等待那个要害我的东西出现。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夜渐渐的深了。

我竖起耳朵仔细听外面,不知道是今晚注定不一样还是我的错觉,感觉今天晚上的村里太安静了,可以说是死一般寂静。

听了一段什么动静,我拿出手机一看,马上快十一点了,心里的弦一下子绷紧了。

十一点到一点是十二个时辰当中的子时,也叫夜半子时,村里的老人常说,这个时间天地间阴气最盛,最容易遇到鬼魅邪祟。

我把手机时钟放在桌面,盯着上面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十点五十三。

十点五十四。

……

十一点。

……

十一点三十。

……

十二点。

十二点十五。

突然,手机发出刺耳的响铃声,我本来就高度紧张,吓的一抖手机都掉到了床底下。

捡起来一看,居然是马家亮打过来的。

我按下接听键,就听到马家亮咋咋呼呼的声音,“春哥,不好了,洪庆生家着火了,去救火啊!”

“什么?”

我大吃一惊,洪庆生家里居然着火了?

我脑子一热,本能拿出钥匙就去开门,家里有一台便携式的汽油抽水机,洪庆生家旁边就是古井,正好用得上。

可我刚打开第一个锁。

“咕咕咕……”那只芦花大公鸡却朝我叫了两声,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

我一听脑海里不禁一凉,一下就冷静下来,自己刚才是怎么了,明明知道今晚有东西要害自己,还往外面走?不对,自己刚才的反应很不对。

我再拿出手机一看,差点没吓尿,哪有什么电话?连个通话记录都没有,马家亮刚才根本没给我打电话,纯属幻觉。

我咽下一口唾沫,急忙后退,离门远一点,一屁股坐到床上。是那只公鸡救了我,要不是它,我可能就真的冲出去了。

这时候,我就是再笨也能明白过来了,有东西在引诱我出去,决不能上它的当。

我急忙拿出一张白纸,再用铅笔在上面写出几个字:打死不能出去。然后涂黑贴在我面前,警示一下,决不能脑子一热干糊涂事了。

就在这时,突然……

“嗷呜!”

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嚎叫从远处传来。然后又来了第二声,第三声,是从北边传来的,声音像狼,但又不完全像。

“咕咕咕咕……”

芦花大公鸡起身,一双鹰眼死死的盯着村北的方向,脖子上的毛竖了起来。

“汪汪汪……”

黑虎也狂吠起来,不停的转来转去,显得焦躁不安。

不光是它们俩,整个村里的狗都开始叫成一片。

“什么东西?”

我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村北方向,那不正是洪庆生家的方向么?怎么会有狼叫?难道村里进狼了?

那嚎叫声响了两三声之后就沉寂了下去,但村里的狗却一点都没安静下来,反而吠得更厉害了,其间甚至隐约听到了一声狗惨叫的声音,格外渗人。

黑虎龇牙咧嘴,一脸凶相,那只芦花大公鸡也全身鸡毛倒竖,一副斗鸡的状态,气氛一下就变得惊悚而紧张。

我害怕极了,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把老菜刀,这把菜刀是家里用了十多年的菜刀,不知杀过多少鸡鸭鱼,甚至还有狗,老人都说这种刀有杀气,可以防邪祟。我也不知道这说法是不是真的,但有刀在手,总归多一分胆气。

时间一点点的推移,一点钟过后,村里的狗叫声就弱了下去。黑虎也不叫了,跑到我旁边蹭我的腿,像是在安慰我一样。芦花大公鸡也安静了,蹲在稻草上,四处张望。

我猛松一口气,过去了么?

这整整一夜,我都没敢合眼,哪怕鸡鸣之后也一样,睁着眼睛瞪到天亮。

天亮了之后,我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直到看到不远处隔壁的邻居都起来打扫了,才彻底放下心来。

可我一低头,却被眼前出现的东西吓得浑身一哆嗦。

我洒的那些糯米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大脚爪印!

……

鬼封门

你接到过幽灵电话吗?就是接通时不说话,几秒后挂断,回拨却提示号码不存在的那种。我就接到过。你一定认为是谁用变号软件搞的恶作剧吧。我刚开始也如你这般想,可后来,我却被那幽灵电话搞得诡事缠身。事还要从我们村一起计划生育强制堕胎案之前说起。我叫马春,那一年大专毕业,因为专业偏门,在城里就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又不想进厂打工,于是就回老家洪村开了个手机电脑专卖店。大概是开店之后一个多星期,就有一个号码开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