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强宠霸爱:路少,夫人又跑了 > 正文

强宠霸爱:路少,夫人又跑了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7:11:20热度:

《强宠霸爱:路少,夫人又跑了》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安安,以后我娶你,好不好?”少年阳光俊朗的面庞在她脑海里浮现。...

强宠霸爱:路少,夫人又跑了

无言,安安脸色沉得厉害,牙齿咬得唇上都渗出了血迹。

但好歹已经身经百战,片刻功夫,安安又恢复了自己从容淡定的笑意。

路卿宇,安宁?

脸上浮现一丝冷意,医护人员刚好将检查报告拿出来,安安瞥了一眼,直接拿着离开。

回到住处已是六点多,一路上她很努力在调整自己的情绪,只是身上还有种阴沉的感觉,陈孟对她又了解,一眼看穿。

“宝贝,那路卿宇又欺负你了?”陈孟是个护短的主,一见到安安被欺负,连带着对路卿宇没有一丝好感。

“没。”安安挤出一丝笑意来,“有人欺负得了我?”

“你啊!”陈孟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憋了回去,他能不知道安宁的吗,就喜欢装出一副金刚不坏的样子,可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在背后舔舐伤口。

“出去吃饭吧。”安安轻笑,机灵地将话题转移开。

两人刚走到楼下,安安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虽然没有备注,可她刚回来,除了陈孟知道她手机号的就那一个。

脸上有些阴沉,片刻直接把电话挂断。

电话那头的人却显得异常执着,接连打了好几个。

耐心被耗尽,她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识趣的人,安安皱眉索性关机。

“不会有事吗?”一旁的陈孟略显不安,忍不住拉了下安安衣袖问了句。

路卿宇那人他虽然没有深入接触,但凭借自己看过那么多男人,明显可以感觉到这一定是个腹黑男。要是他心爱的小宝贝为此受到什么伤害该如何是好?

见陈孟比自己还要焦急,安安心中觉得又几分好笑,可更多的是感动。

血缘关系算什么?陈孟跟她没有半分血缘,可却是这个世上最关心自己的人了罢。

两人去的一家泰式餐厅,安安没什么胃口,只点了一份冬阴功汤。

草草吃了些,安安随即放下筷子。

“没胃口?”陈孟刚问上一句。

一个莘长的身影伫立在一旁,将两人都笼了起来,光都略显暗淡。

转身抬头望着那人,安安勾唇,声音里夹着嘲讽:“路少不会派人跟踪我了吧?”

路卿宇眼睛微眯,却也没有否认的意思,只是说了句:“她没有大碍。”

闻言,安安笑得厉害,稍稍把头侧过,只是没有人注意到那被她掩去的一滴晶莹。

等到自己笑够了,安安才重新坐直了身子,满不在乎地问了句:“你以为我在乎他死活?”

路卿宇皱着眉,眼眸黑得有些可怕。

这真是他见过最不识好歹的女人。

要不是医生说安宁没有大碍,可能只是低血糖,他才不会专门过来道歉,结果呢,这女人说话句句带刺,狠毒无比。

见路卿宇站在一旁没有走的意思,安安索性站起身,厉声低语:“路少,这里不欢迎你,麻烦别打扰我吃饭的心情。”

被厌恶了?

路卿宇胸口有一小窜火开始不安分躁动起来,霸道地拽过安安手腕,直接将人拖着往外走去。

“你干嘛?”安安使劲地想要把自己手拽回去,可惜在这个男人面前,实在无力。

被人一把按在墙上,双手死死地紧扣在身后,只见路卿宇的俊脸逼近,眼睛里带着燃烧的怒意:“安安,你会不会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无言,只回以冷笑,眼睛里满是倔强。

川流不息的人群,不时有霓虹亮起,周围路过的人免不得要朝这里望上一眼。

她不怕丢脸,只是路卿宇可不一定丢得起。

“说话。”路卿宇恨得咬牙切齿,一字字从嘴里挤出,一手掐住她脖子,窒息的感觉再次袭来。

柔弱的瓜子小脸转向一边,不语,便是她的**。

“嘭”的一声。

安安只听到耳边传来巨响,心脏本能地缩了一下,还以为路卿宇要打自己,却发现他的手擦过自己脸庞,直接落在了旁边的墙上。

隐约感觉墙都动了下,可这男人脸上沉得看不出一丝情绪,难道连痛都感觉不到?

再一瞬,连钳着自己的手都放开。

有些意外,也舒了口气,安安大口呼吸着,低头看了眼手腕,全部都红了,左手上似乎还擦破了点皮。

“往后,不要再**安宁了,她受不得这些。”良久,路卿宇从嘴里吐出这么句。

安安脸色极淡,只是问了句:“所以,路少这是在命令我?”

“我摆脱你。”高傲如路卿宇,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个时候也不惜在她面前低头。

纵然如此,安安心头却没有喜悦,反而有种隐隐的酸痛?

恶毒如安宁都能被人这番对待,可她呢,深情一场却又换来什么?

“我考虑一下。”安安声音沉沉,到底是吐出了这么一句。

她今天累了,懒得跟这人再耗时间。

很少见到安安这么温驯的模样,路卿宇其实是有些不习惯的,但好歹说了句“谢谢”。

“对了,检查怎么样?”大概是心情好些,路卿宇连问话都显得稍微温柔些。

安安顿了下,没有转身,只道:“我之后给你看。”

陈孟已从里面出来,准备跟安安一起回去。

“宝贝儿,想去哪儿散散心吗?”

“不了,有些累,回去休息就好。”

洗漱,吹头,一切搞定,安安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索性用被子将头都给捂住。

她有时是有些**的爱好,比如,感受这种微微窒息。

“安安,以后我娶你,好不好?”少年阳光俊朗的面庞在她脑海里浮现。

梧桐树下,他们一次又一次牵手走过,那里,残存着最美的回忆。

“对不起安安,我……”向司南一脸愧疚地站在她面前,喃喃说着。

“你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安安忽然歇斯底里,疯了般地将人推开。

向司南抱着她,她直接在他肩头咬了一口,转身跑掉。

床上的安安苦涩的笑容隐去,只余下一脸痛苦,泪水一颗一颗往下落,哭成个泪人儿。

心好痛,真的好痛!

向司南,他还好吗?是否,还记得她?

强宠霸爱:路少,夫人又跑了

传言:安家大小姐为了攀上路家,强买强卖地嫁给了路卿宇。婚后:“报告路少,夫人又搞垮了一家公司!”路卿宇:“再开十家公司让她玩。”“报告路少,夫人想去游乐园坐摩天轮。”路卿宇:“在别墅后山上建一座。”“报告路少,夫人又跑了!”路卿宇冷眼微眯:“给我追。”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