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数码宝贝·Tamers Alliance > 正文

数码宝贝·Tamers Alliance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6章【番外】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凯中心,

发布时间:2020/10/19 4:13:35热度:

《数码宝贝·Tamers Alliance》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现在作为凯的师父,月山离无疑是他的第三位父亲。最初与月山离的相遇来自于一场意外。凯和白皊竹找到了一直在躲避着他们的银鸦,...

数码宝贝·Tamers Alliance

美国《父母》杂志这样总结父亲的独特之处:

1.父亲跟母亲是不同的;

2.父亲更爱与孩子玩闹;

3.父亲对孩子的推动作用更大;

4.父亲使用的语言更复杂;

5.父亲对孩子的约束更多;

6.父亲使孩子更社会化,为他走进现实世界做准备;

7.介绍男人在现实生活中的作用和行为;

8.父亲支持妻子;

9.父亲更会帮助孩子发挥潜能。

长期以来,我们总是习惯强调母爱的力量,强调母爱最崇高,但事实上,父爱的力量同样伟大。就像一只鸟两只翅膀、一个人两条腿一样,母爱和父爱是缺一不可,无法替代的。

很多心理学家认为,生活中的证据证明,父亲对孩子的成长十分重要。平均来说,结了婚的父亲与孩子在一起的时间比未婚父亲与孩子在一起的时间要多得多。一个男人结了婚之后会变得工作比以前更努力。无数的研究证明,生活在父母双全的家庭里的孩子要比失去父亲的孩子在各个方面都优秀。

美国一项调查显示,一个从小就不与父亲生活在一起的男孩比与父亲生活在一起的男孩犯罪的概率高2倍;而一个与未婚或离婚妈妈生活在一起的女孩,比起与亲生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女孩十几岁就做妈妈的概率要高5倍。

同样,生活在单亲家庭或与继父母生活在一起的青少年比与亲生父母生活在一起的青少年更容易出现问题。正如美国著名心理学家詹姆斯·杜布森认为:“让一个男孩和一个合适的男人在一起,这个男孩永远不会走上邪路”。

————————————————

凯有三位父亲。

第一位当然是他的亲生父亲——托马斯·弗洛斯特。驯兽师联盟曾经的精英骨干成员之一。

当然,在凯童年的记忆里,他从来都未曾了解过驯兽师联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他只是从每天晚间电视上播报的新闻里偶尔会看到“驯兽师联盟”这个关键词出现在当天晚上负责播报新闻的新闻主播的讲稿上,出现在现场转播实况的记者的讲述当中。

驯兽师联盟是一个很厉害的正义的组织。这是年幼的凯对于驯兽师联盟最早的印象。而关于他的父亲,对于托马斯的印象,在幼年的凯的记忆当中,托马斯·弗洛斯特这个人的名字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和驯兽师联盟联系在一起的。

毕竟,他的父亲,只是一位在马戏团表演空中飞人的马戏团演员。不仅如此,他的父亲还是一为能把空中飞人这个表演得非常完美的马戏团演员,这从托马斯表演时从来都不需要防护网等安全措施也能够每一次都能在半空中完美发挥表现出每一个高难度动作就可以看出来。

在年幼的凯还未开始接受空中飞人的相关训练之前,他就经常和他双胞胎的哥哥一起挤在马戏团后台通道的旁边。兄弟二人最喜欢的就是挤在那条通道附近,观看场上的每一个表演,然后满心期待着自己家族带来的表演。

没错,不仅是他们的父亲托马斯,还有他们的母亲凯莉,叔叔和表兄等,都是表演空中飞人的高手。但是兄弟俩一致认为他们的父亲是所有人当中表演得最好最完美的——小孩子总是会对自己的父亲非常崇拜和喜爱。毕竟,在一个和睦的家庭中成长出来的孩子眼中,父亲一直都是非常伟大和厉害的,甚至是全能。

每一次看着自己的家人们来回晃荡的高空秋千之间翻滚、飞跃,凯和他的双胞胎哥哥总是会非常地兴奋和激动地看着他们的父亲带着其他的家人一起在空中飞翔,仿佛他们的背后都长着一对看不见的翅膀,仿佛他们是真正地在飞翔一般。当表演结束,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时,兄弟二人也会把小手拍得通红通红的,然后为这些献给自己的父母亲与家人的掌声和欢呼声而感到无比地自豪,仿佛他们也同样身置于这个危险却充满吸引力的舞台上。

所以,即使托马斯不是驯兽师联盟的成员,凯也固执地认为自己的父亲同样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无可替代。

等终于到了合适的年纪,托马斯开始教导两个儿子学习如何表演空中飞人。为了不在表演中发生意外,足够的训练和过硬的熟练度都是非常重要的。不过学习空中飞人,首先就是要克服对于高处的恐惧。如果连这最基本的第一关都无法通过的话,那么是不适合表演空中飞人这个节目的。

令人意外的是,凯和他的双胞胎哥哥在这方面都是天才,这似乎是来自于父亲的遗传。他们学得很快,而且每一个技巧都掌握得非常好。

除了空中飞人的技巧,托马斯还经常会带兄弟二人一起出去玩。毕竟两个孩子还小,还不到可以上台表演的时候,所以在不需要训练和学习的时候,如果托马斯在家,他总是会带着两个孩子出去玩。有时候会去体育场看一场球赛,有时候会去游乐场放松。凯至今都怀念小时候坐在父亲肩膀上的感觉。

在哥哥失踪之后,托马斯对于凯就更加重视和关照。马戏团常常要到处去巡演,所以凯的整个童年基本上都是在巡演的火车走遍世界各国的旅程上度过的。在旅途中,托马斯会教他学习这个国家的语言,还有风土人情。小小年纪的凯就这样在父母和马戏团众人的陪伴下,走遍了很多地方,看过了许多风景。他在马戏团出生,在马戏团长大,在马戏团学习,度过了一个快乐的童年。托马斯很爱他和他的母亲凯莉,这样的三口之家无疑是非常和谐与温馨的。虽然有时候托马斯会时不时地外出不知道去做什么事,但是在凯的生活当中,父亲陪伴自己的时间还是很多的。

直到八岁那年,那场在不怀好意之人的刻意为之的表演“意外”中,他站在高台上眼睁睁地看着父母从高空中坠落。他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和其他家人。不仅如此,因为这场“意外”带来的心理阴影,凯甚至患上了恐高症。这对一个表演空中飞人的孩子来说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过了不久,在父母的葬礼上,凯遇到了他的第二位父亲——亲身父亲托马斯的好友白正则。

凯很小的时候就见过白正则和她的妻子。要说有多早,最早大概就是在凯和他的双胞胎哥哥出生的时候。托马斯早在这对兄弟出生以前,就向白家夫妇发出了邀请,希望他们能够做他即将出世的孩子的教父和教母。

小时候凯时不时地会见到来美国的白家夫妇。他们对自己也很好。在托马斯和凯莉的葬礼上,凯又一次见到了自己的这位华裔教父风尘仆仆地来到自己的面前。他气喘吁吁,风衣被雨水打湿,衣摆末端不停地滴着水,倒塌下来的湿发也紧紧贴在额头。这幅狼狈的模样是以往的凯所没有见过的。

面对挚友的突然离世,白正则同样悲痛欲绝。在帮助凯打理完托马斯和凯莉的后事之后,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来到凯的面前,安慰了伤心欲绝的小男孩之后郑重其事地向他提出了邀请:“凯,要不要来我家,我和白露会好好照顾你的。”

那个时候失去父母陷入心灰意冷当中的凯并没有答应白正则的邀请,但还是感谢了他的好意。很久以后,当凯加入驯兽师联盟之后,惊讶地发现白正则居然是驯兽师联盟中地位重要的高层,而且还成为了他的导师和负责人。

作为凯的教父,既然现在已经成为了他在驯兽师联盟的导师和负责人,那么白正则就决定要替托马斯好好教导他的儿子。于是他为凯安排了一个能够在纽约安定下来的住处,并且负责了他的训练和学习。虽然每个月只有一次能够来到纽约的机会,但是凯这个孩子从来都没有让他感到失望过。

白正则和叶白露这对相敬如宾的夫妻对于凯同样是视如己出,将他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照顾。有时候,在驯兽师联盟纽约分部里,每当白正则和叶白露过来时,和刚刚完成训练和学习的凯走在一起商量着晚饭吃什么的时候,总会给其他成员一种这三人才是一家三口的错觉。

事实上也没什么不对的,如果当年凯接受了白正则的邀请,成为他的养子,那么现在就绝对会是一家人,不仅仅是情感意义上的还有法律意义上的。

在白家夫妇这里,凯不仅学会了各种新的战斗技巧,各种新的知识,还学到了许多关于更深层的关于生活与做人的道理。不仅如此,他还结识了被叶白露从外面带回来的新成员杰森,他的第一个搭档。在经历了最初不打不相识带来的两个男孩互相看不顺眼的过程之后,凯在与杰森的吵闹中与他的关系日渐亲密和牢固

不过要说对凯影响最大的,大概就是在白家夫妇的教导下重新了解到了“家人”的意义。在这之前,凯一直觉得只有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才能被称之为家人。不过在被白家夫妇照顾的日子里,凯重新定义了家人的意义。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把我和正则当作家人也是没问题的。毕竟家人的定义不仅仅只限于拥有学院关系的亲人,朋友、爱人都能成为你的家人。”这是叶白露曾经对凯说过的话。这句话对凯的触动很大。

面对从小就照顾自己现在更是对自己视如己出的白家夫妇,凯做不到否认他们是自己的家人这件事。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他开始重新审视家人这个词。

原本按照正常的发展,凯会继续在白家夫妇的教导下成长。然而在十四岁那年,白家夫妇遇害的消息传来,再一次打碎了凯对于未来的许多美好的遐想。

他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再一次的。不久之后,他又失去了作为搭档和兄弟的杰森。他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家人。在那之后,第二次经历了这沉重打击的凯,开始封闭自己,除了凯特、彼得、衡一等人,他几乎再也没有对任何人敞开过自己的内心。

直到十六岁时,来到中国,遇到了白皊竹。在那之前,他一度认为自己不会再找第二个搭档,虽然找白皊竹作为搭档的最初意思是想利用她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相处的过程中他与白皊竹互相了解,最终在一个冬天的夜晚,他的披风将他和白皊竹包裹在一起。在向她第一次袒露了自己的过去与自己的恐高症之后,在小搭档温暖的拥抱下,凯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在邀请白皊竹作为自己的空中飞人搭档的同时,那双星海般的蓝眼睛里是前所未有的对新搭档的信任。

在他摘下脸上的面具的那一刻起,被他封闭了两年的内心也摘下了那层用来保护自己的假面,向他面前的小女孩敞开。

他又有家人了。尤其是在白皊竹的十四岁生日时确定了她就是白家夫妇,自己的教父母的女儿后,他更是把白皊竹当作自己的家人和妹妹照顾着保护着。在这一刻,白皊竹这个新搭档,在某种意义上和他曾经的搭档杰森一样了。

现在作为凯的师父,月山离无疑是他的第三位父亲。最初与月山离的相遇来自于一场意外。凯和白皊竹找到了一直在躲避着他们的银鸦,却不料银鸦被他自己体内的力量所困,暴走将二人打伤。好不容易找回了一点神志后又将自己缩进了古董店离潇阁后院的仓库里。就在凯和白皊竹对此束手无策的时候,店主月山离,也就是银鸦的师父终于回来并解决好了接下来的一切。

因为对方对自己还有白皊竹明明素未谋面却了解不少他们的底细,并且主动提出要收他们为徒,凯最初并不相信月山离。尽管他是银鸦的师父,月山离对自己和白皊竹表现出来的关心也未免来得太过突然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和自己的教父白泠槿关系是真的好,对他们的这个队伍有所了解也很上心,为什么之前不见他出现过表示对他们的关心,而是在银鸦出事后才出现在他和白皊竹面前?

而且,就算他是真的关心,想要教他们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但是收他们当徒弟这件事,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些?毕竟他们今天才只是初次见面。月山离对与他们或许是有所了解的,但是他们还并不了解月山离。就算月山离对他们有所了解,今天也只是第一次见面。

总之,这才第一次见面,就说要收他们做徒弟,这个决定会不会太草率了?

当时的凯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些象征着犹豫或是迟疑的神色。但是很显然,并没有。从对方的神态来看,月山离是已经下定决心要收他们当徒弟了。他现在正用一种暗含着期待的眼神打量这坐在他面前的两个孩子,显然是已经在等待着他们的回答了。

没有犹豫,也没有迟疑,就像是早已肯定他们会答应自己的邀请,成为他的徒弟一样。

这个初步得出结论让凯藏在墨镜镜片背后的目光变得越发深邃了起来。他微不可见地轻轻地皱起了眉头。在外人看来,这可能是表示他还在犹豫要不要答应这位年轻的古董店老板的收徒邀请。但实际上,只有凯自己知道——他只是在对月山离收他和白皊竹作为徒弟的动机感到怀疑。

虽然对方一直在等待他们的回答,但看上去却并不着急,似乎是笃定他们肯定会答应自己发出的这个邀请一般。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一切都让凯对月山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哪怕是在答应成为他的徒弟之后一段时间也未能打消。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凯最终还是接纳了月山离这个新的师父,并选择相信他。

「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也会用时间来证明,我这个师父值得你们信任。」这是当初月山离希望凯能够接受他的发言。出于白家夫妇曾教导过自己的要试着给别人一个机会,凯最终还是决定试着相信他一次。

后来的一切都证明,他决定相信月山离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弟子事师,敬同于父,习其道也,学其言语。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如果没有这三位父亲的陪伴与教导,就不会有现在的自己了。现在的凯·弗洛斯特这么想。

数码宝贝·Tamers Alliance

有一开始确认了搭档关系后就被搭档数码兽各种嫌弃的驯兽师吗?当然有。当萌新和两个经验丰富的大神组队后就能一帆风顺高枕无忧了吗?当然不能。谁来告诉我为什么明明应该是大天使的神圣天使兽会是个白切黑的补刀圣手!谁来告诉我为什么我和两位大神前辈组队后反而危险的事越来越多了!这和说好的驯兽师生活不一样啊喂!今天的白皊竹依旧在怀疑人生_(:зゝ∠)_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