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腹黑太子残暴妃 > 正文

腹黑太子残暴妃全文阅读_腹黑太子残暴妃全集

发布时间:2020/8/3 3:47:14热度:

《腹黑太子残暴妃》是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女孩害怕得直哭,“呜呜!哥哥,哥哥,我怕我怕——”...

腹黑太子残暴妃

  凶残又呆萌的傻丫头怎么会想到赤马呢?这只能怪她目光短浅思维狭隘,出生三年以来,只见过汗血宝马怀儿生仔。

  一想到自己几个月后会生出个两只眼睛四条腿外带一只尾巴的东西,呈以墨神情就有些恹恹。可这有什么办法,母亲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母亲自然也不能嫌弃儿子不是东西。怎么也是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勉强可以接受。

  要是让面馆老板知道他们这会儿的小心思,肯定会笑得踹不过气来。

  一口气吃了五碗阳春面,肚子不鼓才怪!

  两个造孽的小东西哦,还真以为肚子里有宝宝了,心情是又激动又纠结又兴奋又担忧,连走路都变得小心翼翼。小太子更是像抱宝贝似的一路将憨丫头给护在怀里,就怕路人撞到给撞‘流产’。

  憨丫头的双手仍旧捧着肚子,不过这次面色分外慎重谨慎。走着走着脑中灵光一闪,睁大着眼,疑惑的问,“表哥,宝宝是从哪里爬出来的?”记得小赤马出生的时候,很大一坨,比她还大。要是宝宝也这么大,哪怎么出来?

  小太子皱着眉头思索,以前偷听小宫女说话,记得她们说孩子是从两腿间出来的。两腿间?除了撒尿的鸟鸟,就只有后面那个洞洞……

  “拉屎拉出来的。”语气很是慎重,这可是传授知识的大事。

  “……”呈以墨虽然没搭话,可看那表情……坚信不疑!

  俩儿倒霉孩子悠悠走过一条无人小巷,正准备抄近路回家‘养胎待产’,突然一股暗香在鼻翼下萦绕,接着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

  夜,宁谧,寂寞;月,皎洁,银白。

  山林间雾霭朦胧,清新宁静。月华凝聚如匹链,从九天之上垂下,如同纱幔,浩渺无暇,斑驳月影,轻纱遮掩,徐徐飘荡,舞动虚空。

  借着月光依稀能瞧见西北山坳有处隐蔽的山洞,山洞中隐隐有凄惨的叫唤声传出。低低的呜咽声夹着愤怒的咒骂声,还混合着痛苦的哀求声……呈以墨就在这乱七八糟的声音中幽幽转醒。

  呈以墨依旧垂着脑袋,微眯着眼,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山洞很大,足有几百平方米,她和李宸煜都被绳子绑着扔在角落,而他们的不远处有个大铁笼子,里面关押着几十个孩子,那些孩子皆是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有得甚至目光呆滞。

  孩子最大有十一二岁,最小不过两三岁,所有孩子都紧紧抱成一团,索索发抖的望着铁笼外站着的男子。

  男子三四十岁,一件黑袍紧紧包裹着身子,只露出一张苍白恐怖的脸来。

  “嘿嘿!别怕,今天该轮着谁了?”沙哑阴沉的声音自男子口中发出。男子眼眸深深凹陷,阴鸷的双目透着嗜血的残忍,满面阴鸷与深沉,浑身含着邪赁的诡谲之气。看着让人心惊胆颤。

  男子癫疯的哈哈大笑两声,“就是你了。”打开铁笼,将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粗暴的拉出来。

  女孩害怕得直哭,“呜呜!哥哥,哥哥,我怕我怕——”

  “妹妹,妹妹……”男孩想要扑上前去拉妹妹的手,却被男子无情的关上铁门,锁在铁笼内。

  男子单手提着女孩,阴笑着直往那口正架着干柴燃着熊熊火焰的铁锅而去。

  “妹妹,妹妹,快放了我妹妹,求求你放了我妹妹。妹妹……”铁笼中的男孩苦苦哀求,他拼命的撞击着铁门,可惜力气太小,即便是撞得头破血流,也不能撼动坚固的铁笼分毫。

  对于男孩竭力的嘶喊哭求,男子如若未闻,动作迅速的将女孩绑到铁锅旁的木桩上。

  呈以墨这时才发现,铁锅旁有五个木桩,上面分别绑着五个孩子,那些孩子皆是垂着头,不知是已经气绝身亡还是正昏迷不醒。

  “宝贝,我的乖宝贝。”这时,男子从屋里抱出个大铁罐。此时的男子不再痴癫疯狂,脸上甚至露出温柔深情,好似怀里抱着的是美貌佳人,呢喃软语的诉说着深情,“来来,怪宝贝们,看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嘿嘿!”

  呈以墨耳朵十分灵敏,隐隐能听到大铁罐中传出‘嘶嘶’毒蛇吐信的轻鸣声,还有多只触角兴奋的攀爬铁壁而产生的尖锐摩擦声。可想而知,铁罐内毒物众多。

  “来来,宝贝们,开饭咯!”男子走到第一根木桩前,小心翼翼的打开铁罐盖子,将被绑在木桩上的小男孩的手给塞进铁罐。

  顿时,引起铁罐内毒物们疯狂的抢夺。

  “啊啊——”

  木桩上昏迷的孩子突然发出痛苦的惨叫,剧烈的挣扎着。

  铁笼中的其他孩子见状,更是害怕得瑟瑟发抖,可却不敢大哭,只得死死的捂住嘴发出低低的哽咽声。那个疯狂撞击着铁门要救妹妹的孩子也吓得脸色惨白,失魂的跌坐在地。

  刺耳的惨叫绵绵不绝,木桩上其他昏迷的孩子被惊醒,李宸煜也在这惨叫声中幽幽转醒。

  那个被毒物撕咬的孩子,转眼间便脸色发青嘴唇发黑,毒气侵入五脏六腑,瞬间便陷入昏迷。

  男子见状,忙将他的手从铁罐中拿出来。众人一看那手,皆吓得面无人色,原本不敢大哭的孩子被吓得哇哇直叫,就连李宸煜这么好承受力的人看了都忍不住心里打鼓。

  男孩本就瘦骨嶙峋的手此时已惨不忍睹,血淋淋的手掌已找不到一片完好的肌肤,小指被咬断了两截,拇指连着血肉摇摇欲坠,手背上的肌肤连肉带皮的被撕咬扯下,血肉模糊的皮肉上还盘着一条粗大的蜈蚣,蜈蚣十几根触角齐动,死命的往血肉中钻。

  “哎哟喂!宝贝勒,你出来干嘛,来来,进去,进去……”男子用筷子将蜈蚣夹进铁罐,然后又像宝贝似的抱进屋里珍藏着。随后走出来,用瓷碗在大铁锅中舀了碗浓汁汤药,强行给中毒昏迷的男孩灌下去。

  “来,喝,快喝下去,这可是解毒的灵丹妙药。”猩红的目光闪烁着兴奋,男子目光炯炯的盯着男孩,害怕错过分毫。

  在男子的注视下,男孩嘤咛一声,恢复意识,可下一瞬间,疼痛遍布全身,剧烈的痛疼令他的五官狰狞扭曲,“啊——”嘶吼声中夹着莫大痛苦,男孩承受不住奋力挣扎,随着他的挣扎,皮肤下的青筋渐渐鼓起,股股青色的血管宛如条条丑陋的蜈蚣蜿蜒攀爬在手臂上,就连脸上也瞬间爬满血红的丝网,看着霎时可怖。

腹黑太子残暴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腹黑太子残暴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腹黑太子残暴妃

腹黑太子残暴妃这是一个狠辣凶残彪悍的冷酷公主强宠俊美邪魅无双的腹黑太子滴故事!  这是一个阴狠太子与凶戾公主如何暗度陈仓狼狈为奸的在朝堂后宫只手遮天滴故事!?!这是一个……    九幽地府,奈何桥上。  孟婆面无表情的将已喝过孟婆汤的幽魂推入轮回道,冷声喝道,“下一个。”  全身煞气萦绕的女幽魂飘至孟婆身前,孟婆机械问道,“上世是何身份?”  押解幽魂的鬼差翻翻生死薄,淡定开...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