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甜妻在上:神秘首席夜夜宠 > 正文

甜妻在上:神秘首席夜夜宠_甜妻在上:神秘首席夜夜宠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7:45:42热度:

《甜妻在上:神秘首席夜夜宠》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全文讲述:“放心,血液的供给一定不会断!”不知道对方和他说了些什么,司齐晨冷声回了一句。...

甜妻在上:神秘首席夜夜宠

  天色渐黑,宴溪若依然还在昏迷之中。

  司齐晨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了。

  “一群庸医,不过就是失血过多,你们都没办法,留你们医院有何用?”时间一点点过去,司齐晨的心里,涌起了一股浓烈的愤怒。

  “抱歉晨少,我们已经用尽了办法,这位小姐的身体指标也都稳定下来了……”医院的专家和院长,全都在站在宴溪若的病房里。

  他们很想用跟司齐晨解释清楚,但他怒火太盛了,有些话他们真的不敢说出口。

  “我不想听你们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今天之内,她要是醒不过来,我就推平医院,让这里成为历史!”司齐晨面色冷厉,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摄人的寒光。

  “请晨少高抬贵手,我们一定想办法,让她醒过来!”他向来都很低调,市里的人,都知道他做事果断,为人冷漠。

  医院的院长,今天亲自领教过后,才发现报道说的,都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司齐晨原本是一个俊美如神抵的人,可他发起火来,也犹如神怒,让人胆战心惊。

  “再给你们最后一个小时,宴溪若要是还没醒来,后果自负!”司齐晨从来都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

   尤其是宴溪若的血,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是以她要不醒来,司齐晨绝对会对医院下手。

  其实宴溪若已经醒过来了,只不过她身体还有些虚弱,加上她刚才听到了司齐晨的声音。

  她才没有立刻睁开眼睛……

  宴溪若听到司齐晨,强势威胁那些医生,逼他们治好自己的时候,她的心里微微一动。

  早上,他不顾宴溪若反对,强行给她抽血事情,她也不在意了……

  “什么事?”就在这个时候,司齐晨的电话响了,他也没有离开病房,直接划下了接听键。

  “放心,血液的供给一定不会断!”不知道对方和他说了些什么,司齐晨冷声回了一句。

  宴溪若原本温热的心,瞬间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她以为司齐晨命令医生救醒自己,是出于为她的身体着想。

  不过他的那句话一出,宴溪若马上就明白,刚才的一切,都是她在自作多情。

  司齐晨关心的根本就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她的血……

  此时此刻,宴溪若对司齐晨失望透顶,更加不想睁开眼睛了。

  既然自己的血液对他那么重要,那她就继续假装昏迷好了。

  宴溪若倒要看看,司齐晨会不会在她昏迷不醒的情况下,是继续给她抽血……

  院长为了不让司齐晨真的推平医院,他命令医生,继续给宴溪若会诊,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必须要让她立刻清醒。

  “院长,要让她清醒,其实有很多办法,不过就是会伤害到她的身体,我们……”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医生,有些迟疑的提出了疑问。

  他们医生是治病救人的,总不能为了平息司齐晨的怒火,就做出那种不顾病患身体的事情来。

  “我去请示晨少!”院长沉吟良久后,最终还是决定试一试。

  毕竟他们也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晨少,我们医生已经想到了,能够快速让她清醒的办法,不过可能会对她的身体,有轻微的损伤,您看……”院长为了保住医院,也是豁出去了。

  闻言司齐晨漆黑的双眸里,立刻闪过一丝淡淡的狠意,“不行,她的身体不能有任何损伤!”

  他花了那么多心血,来保持宴溪若血液的干净和纯度,要是她身体有了损伤,那她的血液就不能用了!

  院长听了司齐晨的回答,一颗心跌落谷底……

  宴溪若自然也听到他的话,不过她的心里,并未泛起丝毫的涟漪。

  现在她已经不会对司齐晨有任何的期待了……

  晚上,医生仍然没能想到办法,让宴溪若清醒,他们只能再次给她挂营养液。

  当针头扎进宴溪若的血管时,她反射性的抖了一下,被观察力敏锐的司齐晨发现了。

  他眼眸微眯,神色危险的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宴溪若。

  不过司齐晨并没有立刻揭穿她。

  而是等医生和护士离开病房后,司齐晨清冷低沉的嗓音,在宴溪若耳边响起,“不要再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宴溪若闻言,心里掀起了一阵巨浪。

  她现在无比的纠结,如果立刻醒来,就要面对继续抽血的结果。

  可是她要是继续假装昏迷,司齐晨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宴溪若进行了一番天人交战后,决定无视司齐晨的话。

  他看到宴溪若一直不睁开眼睛,就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了。

  不过司齐晨是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欺骗自己的。

  司齐晨上来就掐住了宴溪若的脖子,让她无法呼吸。

  人在面对未知危险的时候,一定会立刻保护自己。

  正如他所想的一样,宴溪若感觉到危险后,立即睁开了眼睛,拼命的挣扎,想要脱离司齐晨的控制。

  “装不下去了?”司齐晨看她醒了,也就松开了自己的手。

  宴溪若心虚的看了他一眼,并未说话。

  如果她要是告诉司齐晨,自己不想继续抽血,才会假装昏迷的,宴溪若敢肯定,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为什么要装昏迷,你觉得这样好玩吗?”司齐晨俊美无俦的脸庞上,布满了骇人的冷意。

  宴溪若面对司齐晨的质问,一直默不吭声。

  司齐晨从她的表情了,看出了点端倪,也就没有继续逼问了。

  现在人已经醒了,他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至于其他事情,他也不想知道了……

  医生说过,宴溪若之所以昏倒,是由于失血过多。

  所以在她醒来后,司齐晨马上打电话让人送来了十几份补血大餐。

  “你……”看到自己面前,摆满了清蒸猪肝,水准猪肝,还有清炖鸡心等动物内脏。

  宴溪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老天,求你赏我一记闷雷吧。

  天知道,宴溪若这辈子,最讨厌吃的就是动物内脏了。

  结果自从搬进司齐晨的家里后,她就每天被人逼着,吃这些她最讨厌的食物。

  这也就算了,现在司齐晨居然弄了这么一桌子,她讨厌的菜色,即使她肚子再饿,宴溪若也坚决不吃。

  “为什么不动筷子?”医生说她需要多吃补血的食物,身体才能尽快好起来。

  司齐晨特意让人做了,这一桌补血大餐,来给宴溪若吃。

  她却只看不吃,司齐晨岂能罢休。

  “我不想吃!”宴溪若的心里很清楚,司齐晨就是想要,她尽快补好身体,让她抽血。

  不过她现在心里很不爽,所以才故意跟司齐晨唱反调。

  “不吃?如果你想死,可以说出来,我现在就成全你!”司齐晨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道。

  她要是不吃这些补血的食物,她身体里的血液,根本就无法满足他的需要。

  司齐晨知道,在宴溪若的心里,一直都怀疑自己是吸血鬼。

  为了能让她妥协,司齐晨眼神邪魅的,看着她的脖子,一副将她当成美食的样子。

  “你……想干什么?”宴溪若看到司齐晨的样子后,清丽秀美的脸上,立刻闪现出一抹惊慌。

  “你说呢?”他故意盯着宴溪若的脖子,一副想要立刻吸干她血液的样子,让她头皮发麻。

  “我马上就吃!”宴溪若虽然有心要和司齐晨对着干,不过不想丢了小命。

  于是她只能咬了咬牙,拿起筷子,开始吃那些补血大餐。

  “宴溪若,你不要紧张,不就是猪肝吗!”她一边吃,一边给自己做心里建树。

  司齐晨见她乖乖的吃下了那些补血的食物,脸色总算是好看点了。

  “我吃完了!”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宴溪若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吃完了那些补血大餐。

  “嗯!”司齐晨面色淡然的瞥了她一眼后,直接走出了病房。

  宴溪若本来就不太想要和他共处,现在司齐晨走了,她反而觉得自在了……

  第二天早上,司齐晨得知宴溪若的状态好了很多,就亲自去医院,接她回家。

  现在只有她一个人的血液,能够符合要求,司齐晨自然要将宴溪若,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才能彻底的放心。

  其实宴溪若还是比较喜欢待在医院里的,虽然那里不太舒服。

  但至少不用面对司齐晨,她还是比较满意的……

  谁知道自由的时间那么短暂。

  不过一个晚上,她就再次被接回来了。

  “林梦,将早餐端出来!”司齐晨带她回家后,扬手吩咐道。

  宴溪若在听到早餐的时候,双眸微微一亮。

  昨天晚上,她在医院,被司齐晨逼着,吃了那么多的动物内脏。

  她现在迫切的想要吃到一顿正常的食物。

  结果等林梦将所谓的早餐端出来后,宴溪若下意识的,往楼上跑。

  “想跑?”结果她才刚跑了几步,就被司齐晨给抓住了。

  “昨天晚上,我才吃了那么多补血的东西,现在就不用了吧,医生说过,凡事过犹不及!”宴溪若温婉明媚的俏脸上,溢出一抹假笑。

  其实她现在很想哭……

  “吃不完,中午加倍!”司齐晨的一句话,彻底打碎了,宴溪若心里仅存的幻想。

  “啊……”宴溪若心里疯狂的是呐喊着,但她却不敢表现出来。

  谁让司齐晨是她的雇主呢!

  宴溪若忍着难受,将那些动物肝脏,不停的往嘴里塞。

  她只想快点吃完那些东西,免得被司齐晨一直盯着,那滋味太难受了。

  “我吃不下了,可不可以……”宴溪若吃了一半后,就没胃口了。

  “不行,你必须全部吃光!”现在只有宴溪若一个人能够供血。

  如果她不每天吃补血的东西,供血量就会跟不上。

  这是司齐晨绝对无法忍受的……

  

甜妻在上:神秘首席夜夜宠

五年前,她有一场魔鬼协议!  五年之后,终于能够摆脱可怕的回忆,过她所希望的最平凡美好的生活,她遇到司齐晨!  司齐晨夺走她的一切,却在她耳边温柔低语:“若若,别怕,我是你的依靠,我会一直保护你。”  转身,把她推进冰冷的手术室——   微笑着说:“把她身上的血,一滴不剩的抽出来!”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