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 > 正文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全文免费阅读第17章自投罗网

发布时间:2020/10/18 21:47:25热度: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慕靳川的人都敢耍,几只手,几条舌头已经是算够便宜她们的了。”...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

笼子,宠物。

原来在他的字典里,自己竟然只配这样卑贱的字眼。

夏星澜独自沉浸在丧失自尊的悲凉中,慕靳川却看着夏星澜逃出来的途径,眼神中满是不加隐藏的赞许。

“你比我想象的更聪明。”

他先是留了线索在书房中,后又安排佣人假意泄露靠岸消息,没想到夏星澜竟然真的上钩了。

这一招请君入瓮演得真好,害得出逃心切的夏星澜自投罗网。

他比她多存在于这世界上的六年,不知道学会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生存技能。慕靳川想用足以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超强实力为自己增光添彩,可夏星澜却对此毫不在意。

这次是他故意在考验她,关于这个第一次让他感觉无法驾驭的女人,他有着太多的好奇。

这座岛上的云雾山庄是慕靳川的成人节礼物,他几乎每年都会来此静养一段时间。但是除了家人,慕靳川从未带领任何人登陆过这里。

俨然就是完全同外界隔离的局面。

天渐渐地亮了起来,佣人们也从船上依次走了下来。

没有任何人表现得惊慌失措,看来大家都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

原来,这就是做傻子叫人家看笑话的感觉。

“慕靳川,这样耍我很有意思吗?”

“当然。”

他殷红的薄唇上勾,满面皆是无情的嗤笑。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内心早已是灼烧地异常疼痛了。

为什么她从来都看不到自己的用心,只会一再的想要挣脱逃离。

一个根本满是破绽的局,她竟然也能上钩。慕靳川环在夏星澜腰肢的手不由得收紧了力度。

她越是想逃,他就越是不放。

庄园的车陆续到了,夏星澜本已无暇关注它事,这时候却被身后突然传来的哭声引得回过头去。

歇斯底里的哭声伴随着上气不接下气的求饶断断续续地传到了她的耳中。

“为什么啊,朴特助,求求您为我们说个情,让少爷放我们一条生路吧!”一个女佣死命地抱住朴奇骏的大腿,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这是少爷的决定,你们只有遵守的选择。”朴奇骏的声音冷然萧瑟。

“可是,如果我们做的不够好大不了解雇我们就可以了嘛!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这么惩罚我们呢?”捏着手中那个薄薄的信封,一个女佣惊恐万分的问道。

“你们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清楚。”

“我们做了什么也不至于要砍手喂毒那么严重吧!”一个女佣已经放弃了一味的求饶,站起身来努力摆出一副理直气壮地模样。

“是自己了断还是要把你们全家老小都牵扯进来,自己选。”

朴奇骏的声音冷酷地像是个报时的机器人。

“你们还有三十秒考虑的时间。”

几个女佣面面相觑,最后一起走向了一旁等待的那辆黑车之上。接下来几分钟听到的声音,一直让夏星澜怀疑自己已经堕入了地狱的深渊。

慕靳川握住了她已经冒出了冷汗的小手,拉她坐进了身后的那辆劳斯莱斯幻影。

“她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只依靠那为数不多的几句对话,也让夏星澜隐约推测出那些女佣一定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才会遭遇极端的惩罚。

“停电。”

简短的两个字让她的大脑突然灵光一现,回忆起之前的那一天。

就是她跳入海中的那天,有女佣对她说为了保证雨天的电力系统,必须马上进行强制断电。

夏星澜知道她们是在存心耍弄自己,她不着急反击但不代表她会甘心接受。但此时此刻任她如何也猜不到最后为自己出这口恶气的竟会是慕靳川。

“你到底让她们付出了什么代价?”

那声音,恐怖地不敢再去想。

“只是拿了多少吐出来而已。”

参与其中的几个人,每个人收到的信封里都书写着不同的器官名称。有的写着右手;有的写着耳朵,有的写着舌头……”

“我慕靳川的人都敢耍,几只手,几条舌头已经是算够便宜她们的了。”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夏星澜喉咙一紧,简直差点呕了出来。慕靳川的眸色突然亮了好几个度,但转瞬就又恢复了正常。

可惜了,她不可能是因为怀孕才呕吐不止的。

小半个月的时间都已经过去了,仔细算算,他们也就亲密接触过那一晚。看来回到山庄他要抓紧时间办好正事了。

慕靳川自车内的酒柜中取出一瓶水,开了盖子递给夏星澜,他厚实的手掌帮她轻抚着后背。

“慢点喝。”

他几乎是平着语气说的,可训练有素的司机还是震惊极了。

自打被派来这个庄园工作,他就从没见到少爷允许生人进出过,更别提亲自陪同这种顶级殊荣了。

那句关心的话语再平常不过,可是能从少爷的嘴里说出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这位小姐一定来头不小。

坐在后边的夏星澜却不知自己竟是这般的特殊。

平静了心情的她并不打算同慕靳川做理论,她不爱多管闲事,对他过于极端的处理方法也不想发表任何评价。

可她无意识地缩身还是叫慕靳川看出了端倪。

“不许怕我。”他长臂一揽,就把二人的距离锐减成了零。

“我才没有。”

“撒谎。”

他的头压在夏星澜的肩头,轻转下巴,侧睨着她。

“你给我记住,什么事也别想瞒过我。”

她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他的一语双关。那次发生在船上的停电事件,来龙去脉他根本统统知晓。

慕靳川实在是深不可测。

此时的他离得太近了,甚至能叫夏星澜感受到慕靳川浅浅的鼻息。言罢,他才缓缓的转头,退离开来。

就像是一条突然自身后攀岩而上的眼精蛇,吐着信子在你的耳边擦过。感觉,简直一模一样。

那种深入骨髓的惊恐,叫夏星澜不寒而栗。

再和他待在一起,她的下场不是自我崩溃就是被他逼疯。

一片莫名的烟雾袭来,车子自动开启了雾灯模式。夏星澜把头轻轻偏向窗外,注视着周围陌生的一切。

她生活的楠城少有大雾天气,所以对于这种自然现象她了解不多。不过基本的常识告诉她,这个雾气实在太过不寻常。

刚下船的时候,她只是简单的看了看,并没有诸多留意四周的一切。

可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岛上实在是疑点诸多。

她记得下船的时候是黎明之后,但是东方已近显露出了太阳即将初升的轨迹。常理说“十雾九晴”,那今天应该是个大晴天才是。

太阳已经高升了出来,但是这诡谲的雾气竟一点也没有消散的阵势。

车子已经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了,竟还没有看到任何建筑物。夏星澜刚要开口询问,司机却在这时候踩了刹车。

车门被人打开了,穿着制服的男佣深鞠着躬,立在车门的一侧。

在雾气的包裹之下,两排身高完全一致的男佣矗立在她的面前。他们都有笔挺的身姿,干净的发型,穿着整齐划一的制服。

而那一份不苟言笑的表情更像是复刻版一样。

人家说评判一个人的事业是否成功,从他家的佣人就能知晓。

真正的世家,连佣人都不能允许拥有哪怕一丁点的瑕疵。

看来之前的船虽然豪华,也不过是慕靳川偶尔消遣的地方,要不然也不会让她遇到那么不专业的女佣了。

慕靳川才下了车,就看见佣人们同时弯下了腰身,问着好。

“少爷,欢迎回到云雾庄园。”

果然,她猜对了;这雾气,一定非比寻常。要不然为什么连山庄的名字都要以此命名?

慕靳川根本没有任何的停留,大步走了进去,夏星澜也只得紧紧尾随在他的身后。

真是的,走到哪里都是他的地盘。显得自己像是个小跟屁虫似的,相当没有地位。

夏星澜忍不住撇嘴,却被慕靳川透过门口的折射玻璃看到,嘴角竟牵出一丝及浅显的微笑。

站在门厅里准备迎接的管家那浅蓝色的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

少爷竟然在笑!

慕靳川可是出了名的冷面,她从还在慕家侍候的时候开始算起,就难见少爷一笑。而那个只是选来代孕的女子竟然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能引起少爷情绪上的变化,简直不可思议。

早在他们到来之前,她就从朴特助的电话里得知了刚才下船的那一幕。

记忆中的慕靳川可从未因任何女子的事动过怒。

现在看来,这位夏小姐对于少爷来说还真是有点特别的意义。她的耳边还在回响着朴奇骏强忍着笑的好心提醒:

“杰瑞,这段时间你一定会过得相当愉快。”

她走上前,躬身向二人道了问候。

是错觉吗,为什么夏星澜觉得那个戴着眼镜的女管家看向自己的目光那么奇怪。

仿佛,带点期待。

但是下一秒她就被慕靳川的话给秒杀掉了。

“这次,我会常住。”

Oh my GOD,这不是真的。

“还有,从现在开始,不要打扰我。”慕靳川话语未落,就把立在一旁的夏星澜拦腰抱起。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

她是被撵出家门的大小姐,却意外成了他的“定制孕妻”!他是富可敌国的“商界撒旦”,却偏偏搞不定这个连亲妈是谁都不知道的小东西?助她重回名流世界,帮她惩治家族小人;可她竟敢什么初恋情人,弟弟情人,一样来一套?华灯初上,他霸道封住她解释的唇:“命和我,你要哪个?”……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