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萌妃要革命 > 正文

《萌妃要革命》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20:50:18热度:

《萌妃要革命》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赵临渊抓抓脑袋,他觉得现在自己的脑子里特别乱,但是又觉得凌雪看说得有道理,更可怕的是,他害怕如果把一些东西摆得太明,以后...

萌妃要革命

然而此时赵临渊正在一所民居内,上了年龄的老阿妈从厨房端来一盘糕点,放到了赵临渊面前。

“来,虎子,娘做了你最爱吃的枣泥饽饽,快试试。”

“大娘,我说过了我不是虎子。”

赵临渊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也就气不过想出来走走,看凌雪看会不会稍微担心下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老大妈就一直跟着他,被他发现了,就更是跑过来抱着他一直虎子虎子地叫。但是,他可是一代明君,总不可能和老人动手吧,好不容易用温和些的方法摆脱了她,可却没想到,自己刚走两步,她就哭了起来。

这不,他现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还得在这儿继续装儿子。

老阿妈没有听清楚他说的话,反而拿着盘子更靠近了他一些,“再不吃就凉了,很好吃的。”

赵临渊将信将疑地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拿起了一块枣泥饽饽,“那我吃了,吃了你就放我走好不好?”

“吃啊,快吃。”

“好。”赵临渊,双手捧着枣泥饽饽,先是试了一小口,发觉这味道还不错,便大口大口地咬了起来,反正正好他也还没吃饭,起先不觉得饿也就算了,现在吃到了东西才觉得俄了起来。

“慢点,小心噎着。”老阿妈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你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不够啊,娘再给你做。”

“不用了,我吃这些就够了。”赵临渊含含糊糊地说道,吃完后凑合着用袖子擦了擦嘴巴,才问道,“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吃完了啊?”老阿妈点点头,“吃完了娘再去拿前些日子给你做的新衣服来给你试试。”

赵临渊一听,立刻有了种自己真的走不掉了的感觉,他觉得自己身上的王霸之气应该很明显才对,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这普通的老百姓认成儿子,关键是她真的儿子又去哪儿了?

“大娘,我真的要走了,我的朋友找不到我的话,她会着急的。”虽然他自己也不确定凌雪看会不会真的着急,但是他仍旧抱着一丝幻想在。

他觉得,就算两人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凌雪看也该做做样子,稍微着急一下吧。

公主府。

凌雪看干着急着,江源澈留意着风许尘,风许尘却在静着心烹茶。

“公子。”突然有人从天而至,向着风许尘行了个礼,然后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风许尘淡然一笑,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

“有消息了?”凌雪看紧张地问道。

风许尘微微一笑,“嗯,宋国陛下是安全的,只是被什么事牵绊住了,我们一会儿便去找他。”

凌雪看连忙握住他的手,“还是现在就去吧。”

“这事着急不得。”风许尘摇摇头,又道,“牵绊住宋国陛下的,可不是一般人物,诉诸武力,是万万不可取的。”

“何人?”

“一个半疯的老婆子罢,带出宋国陛下倒是简单,只不过,先把事情了解清楚,再行考虑解决的办法比较好。”

凌雪看点点头,她听风许尘之言也明白,赵临渊是没有理由无法从一个半疯的老婆子手中逃出来的,所以这之中定有说不清楚的原因,需要仔细去打探。

“不过。”风许尘半眯起眼睛,用了一个转折词,“宋国陛下好像是因为我所以才这么生气的。你该和他好好谈谈的。”

凌雪看努努嘴,总觉得心中一片沉重,她知道赵临渊对自己已经是超过了对兄弟的感情,但是赵临渊毕竟还年轻,又是帝王,现今觉得的喜欢不过只是一时的新鲜罢了。

她偏头看了看风许尘,也不知道风许尘已经恢复形骸后还说要呆在自己身边是出于什么目的。

不过,不论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好像自己也不会亏,毕竟她想不到自己究竟有什么利用价值,一没钱,二没权,也就这身体原本的主人还有点色。但是论色的话,还不一定谁占便宜呢。

赵临渊处。

他已经在万分无奈之下,换上了老阿妈亲手缝制的衣服,这布料粗糙地很,弄得他浑身都痒。

“好看,真好看。我儿子长得俊俏,穿什么都好看。”老阿妈每一根皱纹里都含着深深的高兴之情,她拍了拍赵临渊的肩,“虎子你越长越壮实了,改明儿也该娶个媳妇儿了。”

赵临渊嘴角一抽,吃东西换衣服他都还可以忍,但是这娶媳妇他怎么忍得了!

“虎子啊,就咱这条街对面那裁缝铺的冯姑娘,娘瞅着又激灵,又能干,你觉得怎么样?喜欢的话,娘这就去请媒人帮你说媒去。”

赵临渊赶忙把头摇地像拨浪鼓一样,“别,我有喜欢的人了。”

“哦?是哪家的姑娘啊,给娘说说。”

赵临渊叹了口气,他也知道凌雪看并不喜欢他,一时之间开始犹豫到底说还是不说。

这时,门外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了他的视线,赵临渊揉揉眼睛再三确定了这不是自己的幻觉,才激动地伸出手指着朝自己这边走过来的凌雪看,“就是她!”

老阿妈望了望,瞅见确实有个姑娘朝着这边走来,便麻利地迎了过去。

“姑娘你是哪里人啊?”

这问题一下子把凌雪看问懵了,她知道这老阿妈有些疯癫,但这话一出口却是正经地很。

“我啊,我就这卫都的人。”她考虑了半天,客气地回答道。

“姑娘家里几口人啊?”

凌雪看算了算,有她,有江源澈,有江源鸢,这个时候太后也还没死,那应该是算四口人。便回答道,“娘亲健在,还有两个弟弟。”

“两个弟弟啊。”老阿妈开始有些犯难的感觉,这姑娘父亲已经不在了,以后两个弟弟要成亲的话,重任不就落在她家虎子身上了吗?

“你来干什么?”屋内的赵临渊双手环腰,一脸教科书式的傲娇。

“你不想我来我走就是了。”凌雪看摊摊手,但还是走到了他身边去,看着他一身短打,便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身打扮真适合你。”

赵临渊轻哼一声,“我穿什么都好看!”

“你以为我是在夸你啊?”凌雪看摇摇头,伸手去扯了扯他的袖角,“呐,跟我走不?”

“不要。你又看我不顺眼。”

凌雪看笑了笑,“我看你不顺眼的话,我会来找你吗?”

“你是不想我出了问题卫国跟着遭殃。”

“哦,你都知道啊?”凌雪看点点头,“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这样的,那成,我也不劝你了,就当我白交你这个兄弟。”

赵临渊轻蹙了眉,“明明是你的不对,怎么说来说去成了我的不是了?”

凌雪看看了一眼旁边守着的老阿妈,道,“我们单独谈?”

“好。”

两人一行走去了屋后,凌雪看看看四周没人,才开口问道,“你自己说,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赵临渊憋了半天,不愿说出口。

是他自己最先说的,和凌雪看当好兄弟,凌雪看也确实把他当兄弟对待,他也一直觉得两人这关系维持地不错,但是风许尘的出现却让他不自觉地产生了危机感。

凌雪看见他不说话,又问,“作为兄弟,作为朋友,我有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对不起咱俩纯洁友情的事?”

“没有。”赵临渊憋屈地答道。

“现在想明白了吗?”

赵临渊抓抓脑袋,他觉得现在自己的脑子里特别乱,但是又觉得凌雪看说得有道理,更可怕的是,他害怕如果把一些东西摆得太明,以后两个人当朋友的机会都没有。

于是,安慰着自己,只要这两人还没成亲,一切不都还有转机吗?就算成亲又怎么样,不还可以合离,只要人没死,这一生还长着,死了的话也不怕,不还可以想办法合葬吗?

赵临渊立刻堆满了笑容点点头,态度来了180度的大转弯,“嗯,我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就好。”凌雪看又顺着手摸摸他的脑袋,“我跟你说啊,刚刚那个大娘呢,她儿子在卫晋第一次战争中牺牲了,所以瞧着年龄差不多大的孩子,都以为是她的虎子。”

赵临渊有些许的动容,就在不久之前,他也因为自己练兵的目的,参与了一场战争,或许正因为他的一己之私,牺牲了不少“虎子”。

“凌雪看,你说为什么要有战争呢?”

凌雪看报道过无数的大事件,她去过动乱的边界,去过权利的中心,去过擦枪走火的黑道,但是从来没有真正地接触过战争。上大学的时候,她选修过一门冷门的课,叫做战争与和平:格劳秀斯的天才理论。当初和她一起选这门课的大多都是错过了选课时间的学生。

“战争是因为文明。”

“什么意思?”赵临渊觉得总是能从她的口中听到新颖的理论。

“战争催生文明,文明催生战争,就像鸡生蛋,蛋生鸡一样。”

赵临渊偏偏头,又问道,“那战争到底是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

“不会有所谓正义的战争。因为每一场战争,都是叠着累累的尸骨的,但是如果没有战争的话,我们又用什么来争取更好的生存空间,更合理的国家制度?”

赵临渊缄默了一会儿,道,“总会有比战争更合适的方式。”

萌妃要革命

21世纪小记者穿越成卫国监国公主,从此锦衣玉食荣华富贵。扯淡!她新婚之夜就被夫君抛尸野外。死里逃生,遇见了千古明君赵临渊。扯淡!这家伙就一死傲娇,还爱瞎折腾。兴复卫国,和美男携手共掌天下。扯淡!病娇大魔王才不是好惹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姐姐分分钟发动一场媒体战,口水淹死你们!篡权、夺位、斩昏君、拥美男,看小记者如何化身一代监国公主,纵横捭阖倚笔天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