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帝少娇宠,萌宝辣妻买一赠一 > 正文

帝少娇宠,萌宝辣妻买一赠一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17章神秘的纹路

发布时间:2020/5/24 14:21:48热度:

《帝少娇宠,萌宝辣妻买一赠一》是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先松手……呵……你大可不必这么热情地感谢我……”...

帝少娇宠,萌宝辣妻买一赠一

邮政局位于步行四分钟左右的北校区里,来这儿取快递的大多是北区宿舍的学生。柳诗琪和室友并排靠在询问台前,各自取回自己的快件。

柳诗琪首先拿的是昨天家里人新买来给她的玻璃水壶,然后拿的是医院寄过来的意外保险单和拆线的药单。然后,报了号码,舍友拿了个大包裹,柳诗琪拿了一堆小包裹。

室友难得收到一个大包裹,见她提的辛苦,柳诗琪上前帮忙托了托,室友满目笑容,柳诗琪对一堆的小包裹也不是很在意了。

回宿舍后,柳诗琪又要马上出门了。“我到西区给班长送去快递。”

柳诗琪换上一双轻便的球鞋,告诉室友说是去西区送快递,其实只是个幌子。她听说到那天的捕捉者,是住在西区的双人人宿舍里的女生。

柳诗琪原以为,她就只是个普通的捕捉者而已。奇怪的是,柳诗琪回到宿舍后,竟然接到了她的电话。

她说她叫商婉君。她说那天下午她本来在宿舍里睡午觉,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全身是血了。还说幸好当时周边没有别人,否则肯定会吓坏她的室友。

商婉君一个劲儿的地道歉,似乎在为她的“另外一个人格”所做出的攻击行为愧疚。她还说,上一年她休学刚回来,除了自己的舍友外并没什么朋友,所以不管她和柳诗琪之间发生了什么,还是希望能和柳诗琪出来见一面。说着,听见商婉君在电话那头笑起来。不知怎地,柳诗琪感到一阵惊悚,而后是更多的疑惑。

柳诗琪再三考虑之下,还是决定答应商婉君的请求。

“那次真的很抱歉。”

“你当时也受伤了不是?”

见商婉君一本正经地表现出另外一副模样,柳诗琪慢慢从全然不信到半信半疑。

“你还记得是哪间课室吗?”

“记得。”商婉君回答得很快,不知道时不时因为回答得太快了,竟然还停顿了一下。

柳诗琪听到这种语气,眼底深处却是带了点深意。

“那就这样说好了。”

“嗯,挂了,拜。”

柳诗琪刚出门,又给商婉君打电话,确认了一遍她的确没有不来的意思。但既然连商婉君她自己都说“她记得”,就肯定不会推掉的了。柳诗琪这么提醒自己,草草地取了快件,急忙跑出宿舍区。

正值盛夏期间,操场上身着清凉着装的姑娘花枝招展,洋溢着盛夏青春的气息。今天是入夏以来最闷热的第三天,有的人正在准备沿着阴凉的校道走出校门。

进来的人和出去的人混在一起,门口附近熙熙攘攘,但柳诗琪全然不理,快速穿过校门,步入此时甚少人的教室。柳诗琪坐在靠边的一张桌椅上,不经意看着门口。

快六点了,商婉君应该快到了。

柳诗琪全程紧张地撑着防御结界,又看了一眼门口,只见铁门后面出现了一位身披棕色长风衣的清秀女生。

柳诗琪骛地站起身,看见商婉君从门后走了进来。

现在,商婉君穿着普通的短袖和短裤,双手后背,走近一看,从短袖上衣的领口到袖口上,点缀着长条形的橙色波纹。

显然这个商婉君不是一般的捕捉者,现在面上竟然是如此温婉轻巧,柳诗琪盯着她橙色的波纹装饰,细细思索。她当即直直的定在原地,问了句“你好”,商婉君也柔柔地也回了一句“你好”。

“你穿这套衣服看起来比上次见你正常得多。“

商婉君愣了愣,“正常?”

“你可能不相信……你上次穿了一件长及地的深棕色风衣,里面穿着的的是黑色比基尼……”

柳诗琪见商婉君吃惊的表情不似作伪,说出口的话变得越来越弱,最后定在了上扬的尾音。也忍不住双手抱胸,无意中摆出疏离的姿态。

商婉君瞪大双眼,“那时,我午睡醒过来之后,已经在宿舍了,全身都是血……那天我穿的是绿色的无袖荷叶裙……”

“咱们先喝点水吧。”

柳诗琪拧开玻璃杯水壶盖,分了一半水给商婉君。

还是放学晚饭期间,路过教室门口的人流还是比较多。商婉君根本不在乎那些望进来的好奇的目光,只直白地盯着柳诗琪的手,或者说,柳诗琪手中的壶。显然,她觉得渴了。

柳诗琪见商婉君点头,生硬地从暖水壶里倒出水,递给商婉君。柳诗琪说:“我以为你会怕。”

“怎么这么想啊?”

“你……我也说不清,总觉得……”

那天中午商婉君的奇怪的表情还历历在目,但是柳诗琪不能说,只能强自换了个话题。

“对了,宿舍节在宿舍过得怎么样?”

“嗯,昨天我们两个人互相送礼物,陪着对方,总体来说,过得不错。”商婉君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意。

看来商婉君和宿舍室友的关系比较稳固。柳诗琪顺着“不错”与商婉君讨论了一些最近看的一些好书,到后来完全是商婉君一个人在讲了,她真的说的很开心,柳诗琪也觉得心里面的一些东西慢慢变了。

“最喜欢那种淡雅清新的田园生活了。”商婉君嘴角弯弯。

“还是要读书才能学到更多东西吧。”

“不过真想念家里的日子。”柳诗琪撇撇嘴,而后,补了一句“当然,我也想回来继续读书的。”

“休学回来差不多一年了吧?”

“差不多了。”

“回来还习惯吗?感觉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没什么的,就是舍友偶尔抱怨我午休的时候会奇奇怪怪地出去,莫名其妙地受一身伤地回来。”商婉君提起这个,语气有些急,“明明我每天都有好好的午睡啊。”

“她也不关心一下?”

“关键是我自己也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啊。”

“或许你有梦游症也说不定呢。”

“可是舍友除了抱怨一下也没说什么呀……”商婉君的手一直捏着衣角,垂头不语。

看来室友也需要调查一下,柳诗琪说,“据我所知,那这可不是个好习惯,梦游对身体的影响一般不大,但是你说你那天身上有血,舍友没说什么……”

“……那天舍友出去了,只我一个人。”商婉君语气有些消沉。

“那……恕我直言……你还是去看一下医生吧,万一什么时候打扰到别人也不好。”

“连你也以为我有病吗?”

商婉君一直低着头,从微微露出来的侧脸来看,脸色竟是突然变得有些苍白。

“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柳诗琪微笑着安慰性地摸了摸商婉君的发顶。

“你怎么也叫我去看医生?”

“不一定是去做出什么诊断的,定期检查一下身体比较好,你说呢?”

“说什么呢?我身体好着呢!”商婉君猛地站了起来。玻璃杯水壶砸到地上,碎开了好几块。见到不小心摔碎的玻璃水壶,柳诗琪口中有些埋怨,“不去就不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说着弯下腰收拾地面。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我来帮你……”

“没事……嘶……”柳诗琪不小心划伤了手,放进嘴里抿了抿。却抬头看见商婉君直勾勾的眼神,像是看着垂涎已久的美食。

“怎么啦?”

“没事。”

不知是不是错觉,柳诗琪再次低头的瞬间,听见了商婉君愈发急促的呼吸。

柳诗琪皱皱眉,陡然升起了不安。随即,柳诗琪突然感觉后颈一痒,伸手去摸,还没反应过来摸到什么,柳诗琪只见商婉君猛地冲上来,紧紧地抱住了她,几乎把柳诗琪掐晕了过去。柳诗琪用力挣了挣,没挣脱开,只好开口,“你先放手,怎么啦?”

“对不起。”没等柳诗琪回答,商婉君又说了一句话,“水杯……真的对不起……”又来了,那种软软的但不容拒绝的语气钻进柳诗琪的耳朵。

柳诗琪百般无奈地又重复一次,“没事的,重新买一个就好。”

“可是……那是你家里人带给你的礼物啊……”商婉君隐隐地似乎有些兴奋。

柳诗琪的脑子里闪过了什么,但是很可惜,太快了,抓不住。

“我原谅你。”柳诗琪用坚定的声音一字一顿地重复道,“原、谅、你、了。”

“谢谢你的原谅。”商婉君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柳诗琪却感到商婉君拥抱的力量愈发大起来,卡得她很疼。

“先松手……呵……你大可不必这么热情地感谢我……”

柳诗琪虽然是嘴欠地开着玩笑,但回顾商婉君刚刚的每一动作,心中却是一惊,又加厚了精神防御。

“你是谁!”

“哟,你问我是谁?我还以为你知道啊……我是商婉君啊……”商婉君眼瞳隐隐发红,“商婉君”三个字被她念得千娇百媚,柔情似水。

“别再装了,你到底是谁!”

“我都说了,我是商婉君……唔!”一记猛冲,商婉君被掀翻在地。

“……你还是这么地不可爱啊……”商婉君拍拍身上的尘土,施施然地站起身来,“不过……你逸散出来的精神力……好香啊……

柳诗琪立即调动起精神力,果然,运转凝滞无比,连同此前的精神防御都被削弱不少。看来商婉君是个劲敌啊,竟然可以把柳诗琪的精神防御都能削弱。

商婉君在回到宿舍之后到打电话给柳诗琪的期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糟了,商婉君的室友!她一定是动了什么手脚。

这样想来,说不定刚刚柳诗琪的每一句话都不可信,但是她的表情看起来不似作伪啊,不对,或许她……如此看来,商婉君的城府很深啊。

商婉君,很强。

“这么捧我?我会骄傲的……嘘,别出声……好戏才刚刚开始啊……”商婉君话音刚落下,周围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团团浓雾,尽情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直至全部关于教室的东西被替代为参杂了红色血雾的密闭空间。

柳诗琪飘远了的思绪,被对这个空间的熟悉的感觉抓了回来。

“你怎么进来的?”柳诗琪又惊又恐,不可置信地盯着大大咧咧出现在她的精神领域里的商婉君。

“呵,怎么进来的?哈哈……太好笑了吧……还不是因为你的精神领域有漏洞,怪不得别人!”

“你!”

“啧啧,看来还是单方面的痴恋呢……”

“你……我没有……”

“没有?那我是怎么进来的?”

柳诗琪望着眼前又恢复成性感装束的商婉君,心中戒备。但同时也感到,精神力竟然在剧烈地消耗着。

柳诗琪大口喘着气,拼尽全身力气,终于将所剩不多的精神力,凝成一支精神箭羽,直直的朝商婉君眼睛射去。

商婉君一时躲避不及,精神箭羽擦着脸庞飞过,后继的箭尾在其脸上炸开血淋淋的一道伤口。

“你竟敢……我要杀了你!”

商婉君全身的气场陡然一变,明明是同一个人,同一副声音,却好像是住在身体里的另外一个人。

突然,柳诗琪嗵地一声被空气中的压力砸向地面,膝盖骨传来两声脆响。紧接着身上各住的骨头也猛地被折断了,连同上周才刚刚拆了线的伤口,也被凶残地撕裂开来。还没来得及惊讶,就感到后颈一凉,昏了过去。

商婉君的眼神迷茫了一瞬,又被狠厉取代了。

“别怕……这个时候,我会保护你的……”诡异的声音不是从商婉君嘴里说出来的,而是从脑子里轰鸣而出,商婉君的嘴巴甚至动也没动,那一模一样的声线继续说道,“你说要生吃还是烹煮一下她的精神体好呢……”停顿许久,那声音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你怎么不回答我!”

商婉君脑中轰鸣的的声音停顿了许久,像是自言自语道,“唉,我又忘记了,我出现的时候,你和可爱的小君都不会出现的……”

“你们放心啊,我是不会独吞的,我会将柳诗琪的精神体平均分成三份,我只吃一份,留两份给你们……”此时,那把声音在柳诗琪的精神领域内喃喃自语,显然把那里当成了自己的个人地盘。

“商婉君”说罢,在精神领域内抠下一团蓝色的精神结晶,在手中融化成雾状,直接往受伤的脸上抹去。毫不意外,伤口愈合了。

她自顾自地继续在柳诗琪的精神领域里散起步来,这里摸摸,那里瞧瞧。

后来,她在一个隐秘的角落前,停了下来。

五六十米开外,商婉君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纹路,发出白色的光芒。周围代表侵占的红色浓雾竟然都远远地绕开了它。

商婉君刚走近,就被强烈的力量震退了几步,她有些生气,猛地向那纹路使出了必杀技。

一声惨叫,“商婉君”直接被泯灭,消失在了柳诗琪的精神领域中。精神领域内的红色浓雾瞬间消失不少。

在这时,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那纹路中快速地冲了出来,朝商婉君消失的方向啐了一口,然后直奔晕倒在一旁气息奄奄的柳诗琪,将她受伤颇重的精神体扶了起来,长长地叹了口气。

帝少娇宠,萌宝辣妻买一赠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帝少娇宠】 或 【萌宝辣妻买一赠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帝少娇宠,萌宝辣妻买一赠一

现代的某天,柳诗琪偶尔目睹了一起诡异的交通事故。后来,柳诗琪却因此阴差阳错地和王荣康有了一夜的露水姻缘;怀孕后,王荣康的胞弟代为照顾,惹得王荣康醋意大发;后来,宝宝摇身一变,变成了王荣康。“妈咪,我们还睡一张床吗?”“有异能了不起哦,我可是很记仇的!今晚你不要回来睡了。”柳诗琪叉腰对王荣康说。王荣康在外面哭天抢地,“老婆大人我错了!”总之,这是一个女主在不会照顾人的情况下,遇到一个缺爱的男主,先做再爱的故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