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追欲之旅 > 正文

追欲之旅全文目录阅读第8章美女村官探工地

发布时间:2020/9/17 17:53:38热度:

《追欲之旅》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赵依丽一边走,一边猜想着,但她不能确定,思想有一番争斗,她对自己说,我会不会看走了眼?他怎么会来这儿?然后她微然一笑,兴...

追欲之旅

蓝天,白云,碧波荡漾的海滩边,海天一色,风景优美,煞是壮观。

“好啦!大家休息一下子吧!”

贾兵一声令下,在大海滩上建酒巴的小工们纷纷丢下手里的活,匆匆地步到沙堤边坐下歇息了。

在海滩边上建一座新现代化的酒巴,这是盘古分天地,开天辟地第一回的事情。

现代的商人真会削尖脑袋想办法,拿现在人嘴里经常讲的一句时髦的话,来说这叫做创意。

海滩边建酒巴那真是惊世骇俗的创意啊!

坐拥在如此的雅致与浪漫的沙滩酒巴里,听听流行歌曲,喝喝香醇的美酒,身边再有美女或者帅哥相伴,吹拂着从大海边徐徐而来的海风,眺望着碧波荡漾视野开宽的海湾,如千军万马杀奔而来的潮水,上面繁花似锦的白色浪花,那片片白帆,成群成伴的翩飞的海鸥,你就象处身琼楼瑶台,这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啊!

现代人除了会拼命地挣钱,还真懂得拼命地去享受、去消费。

可以从已放样的地基看,这酒巴像是一架刚要起飞的飞机形状。此建筑物也并不复杂,只把基础打扎实了,搭一个完整的平台,在平台上的四面围栏几乎是镂空的,屋面的建筑简约多了。

建座酒巴主要工程是建地基,而打地基都要用石块去垫筑,再加上要赶在旅游旺季到来之前把海滩酒巴竣工,因此,这儿需要大量的民工。

就在大家休息的时候,沙堤那边端庄一位女子缓缓地朝这边走来。

她走近走近了大家才惊喜地发现是一个楚楚动人女子。此女年纪大约二十多岁,她个子高挑,不肥不瘦,穿一套质地高档时髦的白灰色裙套装,里面穿了黑色的T恤衫,领子开得不算高但也不低,适到好处。因为把她的白嫩细脖和丰腴的胸脯显示下,又不算暴露,这着装适合职业女性的穿着。此女修长的玉腿迈得不大不小不急不慢,裙子盖住膝盖,膝盖以上部分好似神秘兮兮的,她小肚的曲线波浪起伏,显然是优美的。

此女子秀美而动人,好像万人迷似的。

齐唰唰,民工们(十多个)的眼球一齐一直跟着此女转动起来,大家不由自主地从沙堤上爬起来,好像士兵见到了将军来视察。

贾兵的目光更是炯炯地出神地看着那个纯情少女。三看四看之下,贾兵的身体顿时眼光闪了起来。

小工们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但他们依然像青春焕发的喜欢年轻的女子,他们咧开各种各样的嘴巴对着女子“嘻嘻”无声笑着,还频频向她点点脑袋,算是向她打招呼,都希望自己能够引起美女的关注与青徕。

“你好!”

“你好!”

大家等她走近一看,原来是桃花村村委那个大学生村官——赵依丽。

赵依丽走到大家面前,出于礼貌毫不吝啬地露出微笑,向着们们打招呼与问好。

“你好!领导!你到工地来视察?”贾兵挤开大家,来到赵依丽面前,带着一副殷勤笑容对赵依丽说。

“你认识我?”赵依丽微微一笑,问他。

“你是大名鼎鼎大学生村官,还是位大大的美女!那个不知谁人不晓?你好!我是这儿负责建筑的。我姓贾,西贝贾,叫贾兵。不久将来,还要在这儿管理酒巴。老板杨虎,他是我亲舅舅。飞虎集团,你总听说过吧?海滩洒吧只是我舅一个小酒巴。我要在这酒巴当经理了。”贾兵热情地向赵依丽介绍说,他把“美女”和“经理”这些字眼说得分外的响亮,好像别人听不见和听不懂似的。

“谢谢,贾经理!我叫赵依丽!谈不上什么领导,更谈不上什么视察工作!我是沈主作派过来,来看看工地的。你们需要我们村委会什么帮助的,你尽管开口好了!我见过你舅舅的,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大企业家,很气魄。他的海滩酒巴嘛,毕竟是咱村又一个投资项目嘛。我同时还想了解一下,建筑的进展情况,以及民工思想动态,现在讲究和谐社会嘛。别的也没什么!”赵依丽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讲得头头是道,无可辩驳。

“嘿嘿。你们村干部多关心我们的企业啊,我代表我们酒巴谢谢你们,谢谢村委会!”贾兵一边说一边打量赵依丽优美,并热情地伸出手去,想去一握她那白嫩如玉的小手。

可是,赵依丽并没有看到他伸出来的手,也并没把她的手伸给他,于是,贾兵把那只手又缩了回去,显得尴尬极了,脸上显得一阵红一阵白。

此刻,赵依丽的那双媚眸正好看向别的地方。

赵依丽抬起脑袋,伸长粉颈,素手往脑额上一搭,挺奇怪地看向前面沙堤下的一个年轻人,她星眸闪了又闪。

“贾经理!”赵依丽神情一愣,然后转过脸对着贾兵抱歉地说,“您去忙您的吧!我在这儿随便看看!请你批准?”

赵依丽末了开了一句玩笑,想活跃一下气氛。

“可以,可以!你太客气了,请!请!”贾兵脸上浮起了笑意,连连答应,“那您随便看看!”

“不客气!”赵依丽对贾兵很显礼貌妩媚地微微一笑,提了提香肩上的那只灵巧的挎包,其实挎包里装着一本笔记本夹着圆珠笔之外,就是一些女人生活用品,如口红、眉笔和小镜子等。

赵依丽掮着这只挎包向沙堤下半躺半坐的那人信步走去。

这人仿佛像林则勇。

赵依丽一边走,一边猜想着,但她不能确定,思想有一番争斗,她对自己说,我会不会看走了眼?他怎么会来这儿?然后她微然一笑,兴许他来海滩散心,但看他那身穿着打扮——迷你色军装,又不像是来散心的。

他背倚在沙堤的乱石砌成的石墙上,一对修腿,一腿伸长,一腿曲着,屁股坐在软绵绵像绸缎般光滑的沙滩上,手上拿一根毛茸茸的狗尾巴草,放在嘴里慢慢地抿动着,他支起耳朵,听着那轰轰作响的涛声,眺望着那海湾上颠簸不停的蚱蜢小舟。

他的神志多么地投入,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

他在想那天自己的风流事,山风徐徐地吹来,他的怀里依着一个俏媳妇,他的嘴唇向俏媳妇的一张红彤彤肉嘟嘟的嘴慢慢地寻去。他已经能够感觉到它的温气和湿润,立即可到手,可是,半路却杀出一个程咬金来,忽然听到一个叫他的声音,那张性感的红唇突然飞了……

“喂!喂!”赵依丽对着那人不轻不重地喊了两声,目的显而易见想让他转过脸来,好让她看清他究竟是谁了。

不过,那人置若罔闻,也好像一副爱理不睬的样子。好像毕竟是好像,“喂!喂!”赵依丽把声音提高了许多分贝。

“赵依丽!”那个女子突然又飞了回来,变成赵依丽了。林则勇突然转过脸来,他眸星如天空中的寒星忽地闪烁,他倏地跃起身,手掌一按地,便纵起身,一跃跃到沙堤上,喜出望外地喊了一声,跑过来伫在赵依丽的面前。

“林则勇!”赵依丽更是高兴得不得了,当然喜出望外了,凝视着林则勇玉树临风的身材与英俊的脸蛋。

赵依丽亲切地叫了林则勇之后,觉得非常奇怪:“林则勇,你怎么会在这儿?”

“呵呵……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林则勇摸摸脑袋,抬头愣怔下,高不着调地说。

“林则勇,你把生活诗化了。”赵依丽见到林则勇感到意外的高兴,妩媚地微笑着说,“你可有闲情逸致了!”

“什么闲情逸致?噢!赵村官,我可是在这儿做小工呀。你以为我在这儿游玩呐,赵小姐!呵呵……”林则勇呵呵大笑,又透出几份豪爽与坦率来。

“做小工?”说实在的,赵依丽对林则勇来建筑工地打小工有几丝的惊讶,可是,她也不以为然,善解人意地微微一笑说,“做小工好啊!做小工自食其力,又不是丢人的事,好啊!”一个大学生打小工是迫不得已的,遇到熟人或多或少有尴尬,为了不使林则勇尴尬,赵依丽只好这么鼓励他了。

“巧遇、巧遇!”林则勇微微一笑,甩了甩潇洒的长发,把大手递给了赵依丽。

“幸会!幸会!”赵依丽忙不迭地伸出纤纤素手。

“你好,见到你我很高兴!”

“你好!也是很高兴呀!”

赵依丽马上握住了林则勇的手!让他觉得她的手非常柔软与暖温。

“拥抱吧!拥抱吧!快拥抱!”

此时,小工们见到赵村官与穷困僚倒的大学生林则勇面对面在握手,想来个更刺激的,于是起哄起来,不过,他们热切的眼神可以得知,是希望这对朋友能快快地好上。

当时,还拉着赵依丽柔软暖和的小手听到大家的怂恿和鼓励的林则勇,眯细了眼睛憨憨地笑了起来,姥姥!我的暴脾气,老子有什么不敢的!这又不是什么偷偷摸摸的见不得人的事,此时,在众目睽睽和大庭广众之下拥抱赵依丽,说明老子光明磊落,落拓大方,潇洒无比。

林则勇倏地张开双臂,热情地期待着。

赵依丽俏脸一红,倏地低下了脑袋,不过,眨眼她又抬起头来,低轻地“嘤咛”一声,扑入林则勇的怀抱。

“哦,哦,哦。好、好、好!”小工们热烈地叫喊起来。

“噼噼啪啪。”小工们起劲地鼓起掌来。

“吻嘴、吻嘴、吻嘴!”小工们看到他们如此大胆开放,又想看在影视里的镜头能够看到的情景,想来个更大的刺激,又起哄了,并拍着手,很有节奏。

林则勇看看赵依丽,赵依丽看看林则勇,相视一笑。赵依丽看看林则勇,林则勇看看赵依丽,又相视一笑。这样行吗?林则勇一瞬不瞬地看着赵依丽,赵依丽微微地低了头。可是林则勇却是先不敢了,微微地摇了摇脑袋。赵依丽涨红着脸忽地闭上了眼睛。

“吻嘴、吻嘴、吻嘴!”小工见他们没有进一步地大胆的举动,不甘善罢甘休,还在一个劲地起哄。

“对不起呀,依丽,让你受委屈了。小工们就是这样寻点开心,要理解他们!”林则勇没有把赵依丽抱紧,就是抱得松松跨跨的,突然把嘴伸向她的嘴,在快到触到她的红唇时,却停留在那儿,没有越雷池一步,象征性的张了张嘴,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安慰说。

“没有事的,林则勇,我能理解,现在是和谐社会嘛。”赵依丽伏在林则勇宽阔的肩膀上,气若幽兰地说,小鸟依人可爱极了。

“开工啦!开工啦!”

贾兵看到林则勇胆敢明目张胆地拥抱并吻了大学生村官——赵依丽,脸色气得铁青,顿时,勃然大怒,发起无名之火,大喊大叫起来,接着还严厉地吼了一声:“所有做小工的马上、必须开工!不要留死角!快点!”

见小工们对他话好像没有完全听懂,依然看着林则勇和赵依丽纠缠在一起,贾兵立即吼叫道:“磨磨蹭蹭地,你们还干不干活啦?!”

不过,贾兵眼光怪怪地瞄着林则勇与赵依丽,在他们身上扫荡,尤其在赵依丽曼妙的娇躯。

赵依丽白皙的脸色顿时腓红起来,抬首看一下蓝天上的白云说,“林则勇,你,不觉得你的家乡很美吗?”

“家乡美固然美呀,但也美不过你呀!”林则勇转首望了望眼前的碧波荡漾的海湾和起伏的山峦,大声说道。

“你呀,林则勇太会说话了。晕!……我们到海滩边去走走吧?”赵依丽挂满了妩媚的笑容高兴地说。

“改天吧,依丽!”林则勇摸摸脑袋,又摸摸鼻子对赵依丽说道。

“怎么啦,则勇?”赵依丽柳眉一颦,大惑不解地看着林则勇。

“吃人家饭服人家管,我要开工了。没听见刚才汪汪地在叫吗?”林则勇出言不逊地说。

“哦,我倒是忘了。那好,林则勇,改天见!”赵依丽尴尬地笑了笑说,后退几步向他挥挥手,然后一转身款款地走了。

“再见!”林则勇挥挥手,暗道,小样!赵依丽走起路来那个美臀显得特别出色,不是很丰满,但还略稍往上翘,掩盖在套裙下,他摸摸脑袋又摸摸鼻子,愣愣地看着。

“你还没看够呐?!”贾兵突然在林则勇背后喝道,不过,贾兵目光也在赵依丽的背后扫来扫去,尤其是那个跷跷美臀。

“对不起!”林则勇被贾兵吓了一大跳,然后对他抱歉地说道。

小样!老子跟赵依丽说了几句,耽误不了开工啊?就算耽误也有多少呀。这么小器呢,还说是大老板外甥小老板呢?林则勇冷冷地盯贾兵一眼,举步要走。

“站住!”贾兵厉声喝道,等林则勇站下后,又像牙痛似地说,“你今天的工钱不能要了!”此话怪怪的好似说不出口。

“哦?”林则勇沉吟良久,非常奇怪问了一声。

林则勇琢磨起来,姥姥!小样的,这才多大的工夫呀,妈的,你不也在场吗?赵依丽美妞找我亲切地说会儿话而已,怎么不乐意?你为何不乐意了?哦,是吃醋了!吃吧,吃死你才好,姥姥!

隔了老半天,林则勇干脆地说:“行!没有就没有!”

见林则勇这么一说,贾兵脸上有了愤色,心想,妈的,这不是在鄙视我又是什么?咬咬牙说:“林则勇,你、你,你,明天不用上工!”

“你想炒我的鱿鱼,包工头!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林则勇摸摸脑袋,抬头愣怔一下,狡黠一笑说,显得轻描淡写,冷静地看着贾兵涨红的脸膛,仿佛在说,你想这样能气死老子,老子偏不生气,不生气呀不生气!我倒想听听你说出什么狗屁理由?

“你睁眼看看,这儿都是些什么人?有你这么年轻的吗?你不是‘海龟’吗?你不是很有钱吗?你还用不着打这又累又苦的工吗?!”贾兵的脸上显出一种冷意,他反唇相讥。

“老子愿意!你管得着吗?”林则勇摸摸脑袋摸摸鼻子,鄙视地瞅了贾兵一眼,说得掷地有声。

“哼!”贾兵气得嘴角抽蓄,冷冷地瞪了林则勇一眼,“你长得玉树临风,又英俊又有模样,你叫女人养小白脸好啦!”

“什么?”这无非是含沙射影刘红云,林则勇脸膛顿时显得腓红、腓红,看来他肺都快要气炸了,“姥姥!有种的你再给老子说一遍!”

“叫女人养小白脸好啦!”贾兵有点怵林则勇那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声音也没刚才的响亮,目光透出几份惊悸。

“这狗杂种,老子拍死你!”林则勇立即从地上捡起断了一角的大半块红砖,举起来晃晃了,脸色凶恶,怒目而视。林则勇想吓唬、吓唬贾兵,这个吊儿朗当的少爷一定会被老子吓得尿滚屎流的,等他夹着尾巴逃跑时,老再踢他的屁股一脚,看他以后再敢在老子面前摆出一副恶少的派头不?

“你拍!你拍!你有种的你就拍我,来呀!来呀!”贾兵瞪着凶凶的眼光,盯着林则勇,气焰极其嚣张,他没有林则勇想象那狼狈而逃,不逃反进!

啪!清脆地向起,是砖块撞倒脑额上的声音,或者说脑额碰到砖块上的声音。皮破了,血流了,猩红、猩红的。

追欲之旅

意外被劫?!林则勇却因祸得福,从草根到身价过亿,从无人问津到坐拥佳丽,这是偶然?不!他就是站在欲望金字塔最顶尖的人物,各路顶级美女都拜倒,他是风流界的奇葩,追求一生风流无限。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