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狼帝的金牌农家妻 > 正文

狼帝的金牌农家妻全文目录阅读第13章赵家大少是有出息的人

发布时间:2020/7/1 20:07:52热度:

《狼帝的金牌农家妻》是剧情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果然,怎么戳都不动的狼大爷在再次听见这个恶俗的名字后瞬间就睁开了眼睛抬头看着一脸笑容的安红豆,脸上很是不快。...

狼帝的金牌农家妻

  安红豆洗完碗后就把身上那件已经被自己撕得不像样子的衣服换了下来烧了,因为那件衣服不能被何花他们发现,不然依着何花那样的性子怕是当场就会骂她说不定还会动手,为了不受到没必要的皮肉之苦安红豆想也没想就把衣服塞进了灶里。

  安小豆闻见焦味就从刚才吃饭的屋子跑了进来,看见安红豆坐在灶前便问道:“姐,什么东西焦了?”

  安红豆看着一塞进去就变成一小团的粗布衣服,淡笑着道:“哦,没事,估计是柴草里面的。”

  说完又问道:“小豆是瞌睡了吗?”

  安小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点了点头。

  安红豆见他一副瞌睡的样子,就往灶里又塞进了一把枯叶子,“热水马上就好了,你现在外面等一会儿。”

  安红豆已经好多年都不曾用烧火的方式做饭烧水了,可这并不表示她不会,小时候在外婆家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灶台,那个时候她总会跟着姐姐漫山遍野地跑去捡柴禾,现在想想也只有那个时候才是最快乐的。

  烧好水之后安红豆开了门把放在外面的盆拿了进来让安小豆洗脸,只是这盆只有一个,能洗脸就不能洗脚,一时间安红豆也犯了难,这总不能又洗脸又洗脚吧。

  看着她看着盆发呆的样子,安小豆以为是热水不够了,便开口说道:“姐,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的,以前我们不也是用冷水洗的吗,没有热水就算了。”

  闻言,安红豆愕然地看向他,冷水洗脚?夏天还行,这大冬天的还不得把人冻坏啊?

  一想到安小豆从小就是过着这样的生活,安红豆心疼地替他整理了额头上的碎发,边道:“小豆别多想,热水是有的,大冬天用冷水洗脚你也不怕冻坏,快洗脸,洗了洗脚。”

  当然最后并没有一个盆又洗脸又洗脚,安红豆是把安小豆洗脸的水浇着给他洗的脚,等把自己收拾好后安红豆只觉得整个人都快累趴了。

  才刚穿过来的第一天身子又没有复原,又是翻墙又是上山的,安红豆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其他什么事都等着睡醒之后再说。

  不过当她进到屋子的时候又犯难了,那团雪白的身子此刻正舒服地窝在那床破被子里,安红豆扶额,她怎么忘了还有雪狼了。

  虽然很不想打扰狼大爷睡觉,但无奈安家就两间房子可以睡觉,一间是安红豆和安小豆现在在的屋子,另一间在隔壁是何花和安德福的屋子,至于为什么没有安云儿和安志杰的屋子,那是因为他两根本就不需要,因为他们平时都是在何花娘家吃住的。

  何家其实也没有多少钱,但因为家里有两个儿子,劳动力多,所以比起安家来说好过一点。

  安红豆用手戳了戳雪狼的毛耳朵,没动,又戳了第二下,还是没动。

  “雪儿,醒醒,”没办法,安红豆只有叫了自己给雪狼取的名字。

  果然,怎么戳都不动的狼大爷在再次听见这个恶俗的名字后瞬间就睁开了眼睛抬头看着一脸笑容的安红豆,脸上很是不快。

  这女人,打扰自己睡觉就算了,还叫着这么女人的名字,真是讨厌到了极点。

  只不过安红豆看不出来他脸上的不悦,见雪狼醒了就指了指狼身下的被子,“雪儿,让一下成不,小豆要睡觉了。”

  小豆?那玩意儿是什么?

  雪狼在屋子里搜寻了一遍,终于在门边小小的一角发现一个小脑袋,哦,这就是小豆?

  安红豆见小家伙并没有要挪窝的意思,就又指了指安小豆,说道:“雪儿你看,现在已经不早了,小豆也已经瞌睡得不行,现在他要睡觉,需要你下面的那个。”

  安红豆指了指雪狼身子底下的被子,“所以,是你自己动,还是要我抱你下来?”

  郎宸北这算是明白了,原来是要他让出底下的这床破被子,在心底鄙夷了一阵后,伸出狼爪刨了刨那床被子,霎时本来已经破了一个大洞的被子又出现了一个洞。

  安红豆看着被雪狼抓破的被子在心底狠狠心疼了一把,然后也不再问雪狼的意见了,直接上去就把雪白的团子抱在怀里,然后一只手抖开叠得还算整齐的被子对安小豆说:“小豆,来睡吧。”

  安小豆看着她手里的狼大爷,心里有些发虚地走了过去,然后以最快的速度上了炕盖上被子只留下两只眼睛骨碌碌地转。

  见他这副模样,安红豆轻声笑了出来,她抱着雪白的团子上了炕,但并没有躺下,而是转头对安小豆说了一声,“你先睡吧,姐姐过会儿就睡。”

  小孩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被安红豆抱上炕的雪狼,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安红豆看着他闭上眼睛,才把目光从他脸上移开,低头看了看趴在自己胳膊上的狼头长长地叹了口气,今晚她就不该一时冲动将雪儿带回来,明天何花他们就会从何家回来,到时候雪儿又该怎么办?

  越想安红豆就越没有睡意,她转头看了看安小豆,见小孩似乎已经睡着了,不禁莞尔,孩子就是孩子这么一会儿功夫就睡着了,就像自己小时候一样。

  想了想,安红豆又重新穿上鞋抱着怀里的雪狼走到了屋子外面。

  此刻已经是夜深人静了,因为没有表和手机这些能知道时间的东西,安红豆也只能估计现在的时间,看着天上的星星点点安红豆想着估计也才九点多十点的样子。

  古代没有电视也没有其他娱乐活动,家家户户几乎都是吃了饭就睡,但也不乏有些人家会坐在一起聊天唠嗑,就比如何家。

  “我说何花啊,你还真打算让那丫头进赵家啊?”张氏借着昏暗的灯光一边扎着手上的鞋垫,一边问坐在一边嗑瓜子的何花,问了后就把针在头发蹭了蹭,据说这样顺手。

  何花看了自己娘一眼,嘴上不停,“不然呢,难不成还不让她进啊?”

  “但那可是赵家啊,好多人想进都进不去的地方,你就甘心让那丫头占了这好处?”

  对于安红豆被大师选中进赵家这件事来说,不但是何花一家不满,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有话说,想那安红豆娘又死得早,家里要啥没啥,自个儿也长得不好,这样的人竟然会被大师看中,还真是让人心里不平。

  “你以为我想让她进去?”何花愤愤地把瓜子皮扔了一地,惹来张氏一阵瞪,“要不是大师指名要她,你以为我会就这么便宜那小蹄子?门儿都没有!”

  张氏拍了拍被溅到腿上的瓜子皮,白了她一眼,“说得你自己有多能似的,有本事你让大师改了主意去啊。”

  何花被自己娘挤兑也没多大反应,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问道:“诶娘,赵家不是还有个大儿子吗?这段时间怎么没看见他?”

  听到这话张氏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低头继续手上的活儿,“见他?你以为人家赵家大少爷是那么容易让我们这些平常百姓想见就能见的?”

  “娘!”何花突然正襟危坐地叫了一声,“你能不能和我好好说话了,说什么都像在和我对着说,我还是不是你亲生的啊?”

  “噗嗤——”张氏好笑地喷了一口口水,看向何花一脸的不满,道:“你这死丫头说什么呢,你不是我亲生的难道还是我的捡来的不成,真是越大越不会说话,人家像你这个年纪的孙子都满地跑了,你说起话来都每个挡风的。”

  何花瘪了瘪嘴,一只腿翘在前面的凳子上,喝了一口老茶又往地上啐了一口,“这不都随你去了吗,你说起话来什么时候把过门儿?”

  “死丫头找死是不?”张氏拿着手上的半成品鞋底儿抽了何花大腿一下,“老娘的嘴把不把门还轮到你来说了!”

  何花揉着被打疼的大腿,苦着脸说:“我的亲娘诶,我可是你亲生的,这样打也不怕把你女儿打出了好歹来。”

  “得了吧你,”张氏低头捯饬自己的鞋底儿,“就你那一身膘还能打出好歹来,我把头摘下来当凳子坐。”

  何花有些无语地看了看屋顶,“算了,不和你贫了,不过你倒是给我说说啊,赵家那大儿子不是接手了赵家的生意么,那现在可是大老板了,就不知道人品怎么样。”

  她拐了拐张氏的胳膊,低声道:“娘你说,如果我们家云儿跟了大少爷,我们家是不是就不用种地了?”

  闻言,张氏停下手里的活儿,一脸看怪物的表情看着何花,然后在何花一脸疑惑的表情下探了探她的头,“不发烧啊,怎么尽说起胡话了?”

  “娘!!”何花一掌拍掉张氏的手,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我和你说正事儿呢,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能,”张氏煞有其事地点头,“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是女儿啊,你以为那赵家的门是你想进就能进的?赵家大少,人家那可是将来大有出息的人。”

狼帝的金牌农家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狼帝的金牌农家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狼帝的金牌农家妻

苏念恩,现代S市大学里最牛叉的美食系高材生,一手厨艺精妙绝伦出神入化。一朝穿越附身农女安红豆,家徒四壁,衣不避寒,食不果腹;上有刻薄狠毒继母软弱无能父亲,下有嚣张继姐怯弱幼弟;面对如此惨境,苏念恩只有重新拿起菜刀干起自己的老本行;烧烤,炸鸡,麻辣烫,孔府宴,全羊宴,珍馐宴,海鲜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开酒楼,当老板,农女也是抢手货;只是钱一多麻烦多,极品继母找上门:拿钱来!苏念恩翻白眼,凭什么?关门,放狼!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