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总裁 > 翼之绝地尘埃 > 正文

翼之绝地尘埃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9章前仆后继

发布时间:2020/8/3 3:59:18热度:

《翼之绝地尘埃》是文笔极佳的总裁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尽管他左躲右闪,还是没有防范住四面八方刺过来的尖刀。...

翼之绝地尘埃

金五常使尽解数,还是没能亲眼看到大仇人在自己面前死去,也没能看到大仇人的坏种儿子在自己面前死去--到最后反倒是他死在人家手上,死得容光焕发。他那眼中的笑意似乎已经补偿了他的徒劳无功。他的不甘心随他而去,他满怀着的那种要将路九骞的子嗣消灭殆尽的希望永远不会再消褪了。

“啊呀--”缩在一旁的窦德顾不上恐惧,一下子奔上前,抱住金五常已经垂落的脑袋,一遍一遍地叫着“老掌柜!金掌柜!”

镖客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镇住了,他们面面相觑,一时找不到头绪。

有一个最先反应过来,朝着楼廊大喊:“小子,总算找到你了,真是让爷爷们好找!”

路逢情急之下的举动无疑为他带来了麻烦。他现在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躲藏是再也无用的了。

早有两个手脚敏锐的镖客飞踏上来,各提一把刀,横在他左右。

“各位……”还不等他说完,两把尖刀就直直地朝他劈砍过来,虽然没有一丝章法,全是一顿散乱的架势,无奈他赤手空拳,毫无攻击之力,也只有一味避让的份。

他被他们逼进身后的房间,又跌跌撞撞一路逼回楼廊。

他身子瘦小,既是劣势也是优势。坏的是他力量单弱,无法正面抵挡和回击,好的是因为瘦小便于灵活招架,一阵相互搏斗之后,反而让两个镖客累得不行。

“你们还愣着看热闹啊!快来助我们!”两个镖客撑不住,向楼下的同伙求助。

他们的同伙还没响应,路逢瞅准机会,一个回身,将一个的刀夺了下来,架隔住另一个的说道:“住手!”

镖客们确实感到自己低估了这个小娃娃的能耐。

他们看出来这是个力量欠缺但耐性十足的小对手,一路子过来扬长避短,苦心周旋,最后还拿捏到了主动权。

“各位且慢,你们是受金五常的要挟才要杀我的吧?现在金五常已经死了,你们何必劳神对付我呢?对付我对各位可没什么好处!不过是卖命替别人复仇还没有一点好处!”路逢诱说道,把“别人”两个字念得格外清晰。

镖客们闻言纷纷止了脚步,只听路逢接着又道:“各位和我现在的心情肯定是一样的,我们找到上去的机关最重要。”

路逢看到他们相互点头,一面试探,一面先放下了刀。

果然镖客们的注意力全跑到机关上去了,对他松懈下来,没有再为难他。

他小心翼翼地从楼梯下来,悄悄地走到哥哥路冕身边。

路冕半张着紫红的嘴唇,心有余悸地缩在那里,看到路逢朝自己走来,不由得喜出望外。却没有想到他刚吐出一个“谢”字就被路逢的眼神喝止住了。

路逢凝眉注目,一上来就一把夺过烈焰宝剑,冷冷地撇下一句:“你不配。”

不料,刚一转身,两把冷刃就冲他斜过来。

路逢紧闭双唇,只在眼中露出问询的目光。

“小混求!你还是乖乖交出你的小命吧!”一个镖客咬牙切齿地说道。

“谁让你一刀毙了金五常的命,现在倒好,我们问鬼去呀?!我看谁也甭怨谁,让爷爷我先毙了你,消消气!”

另一个接着说着,一刀就砍过来。路逢举起烈焰剑奋力往外隔。

这时的镖客们断定出去无望,都将怨愤和恐慌撒在路逢头上。他们不再跟他说一论二,乃是一齐上来围住他,横了心要把他弄死。

他正架着刀的时候,忽然一阵刺痛从腰上传来,他身上的鲜血再一次流淌出来。

尽管他左躲右闪,还是没有防范住四面八方刺过来的尖刀。

他深知现在说什么也不会有益,只是咬紧牙,拼命抵挡。

不知道斗了多少回合,他忽然看到他周围的镖客渐渐少了。

倒不是他打败了他们,而是有人在他背后援助着他。

他在慌乱中于刀光剑影的间隙里看到他恨之入骨的哥哥路冕正两手执刀,跟镖客厮杀。

在路逢的眼里,那不过是一个永远的怂包。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一个怂包会不趁机躲远还冒着危险出手帮他。

他惊诧地发现这个怂包手握双刀的样子竟与父亲十分相像。尽管还是满脸汗珠子,面庞还是又红又紫,眼睛里还是一道道的惶恐,眉毛却横得跟父亲一样,绝决无畏。

这一瞬的出神,让他手臂又挨上一刀。所幸不是很深,割破了衣袖,还没割到皮肉。

说不清来由,他对哥哥路冕的厌恶更加浓重了。

他带着那股子深重的嫌恶和愤恨,拼力厮杀,忽感到手中长剑的微微抖动。

他有些力不从心,开始控制不住。突然间一道耀眼的血红的光芒从剑身荡开,他自己首先被刺得睁不开眼。紧接着是四五声嚎叫,镖客们也被强大的剑气逼得连连靠后。

路逢喜上眉梢,他朦朦胧胧地猜测到这是烈焰剑的神武之力。

他的怂包哥哥没有本事开启,他完全办到了。

如同鲜血燃烧,光焰跃动,他的手带动着他的身子一起抖动起来。

他心底的渴望也一同被燃烧起来,越烧越旺,仿佛马上要把他烧化了一般。

他看不到他眼中的血色,他只感觉到他身体渐渐无力。

突然,他体内一股热流激烈地涌上来,他抑制不住,一口喷出来,全是血。

血红的光芒随即消失。

他黯淡了一下。只是眨眼的工夫,他当机立断地咽下了口中残留的鲜血,尽力抹掉了嘴角的痕迹,趁镖客们还没有回过神,强撑起身子,举剑对着镖客们说道:“各位不见识到烈焰剑的威力不死心是吗?”

“不是不是,路公子言重了!”

“哪里的话,小爷爷饶命才是!”

犹在惊愕恐惧中的镖客连连求饶。他们人多势众也不抵用,只往后退,谁也不敢贸然上前一步。

“我要你们的命做什么?”路逢故作轻松地说,“刚才是你们步步紧逼着我,我没有办法才还手的。我可没打算要你们的命,可要是你们非要跟我作对,我手上的剑可就不客气了!”

他说这几句话已经用耗费了太多力气,体内激烈动荡,他表面还是不动声色。

“路公子放心,就是再给我们预备一条命,我们也不敢冒犯公子您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上去”,路逢盯住了还在一旁痛哭哀嚎的窦德,“金五常不能开口,还有人能开口!”

镖客们恍然大悟,一下涌到主仆二人身旁,数把刀一齐架到窦德脖子上,喝问道:“你快说,这屋子的机关在哪里?”

窦德才刚用他的手为金五常合上眼皮。他哭喊得十分真切,因为在眼里,金五常就是他爷仨的再生父母。他们长久以来,名义上是主仆关系,实际上相依为命,比亲人还亲。

他只觉得金五常是全天下顶顶好的人,杀害金五常的就是全天下顶顶坏的人。

眼前这位顶顶好的人已经下了阴府,他也不要让这些顶顶坏的人有机会见到第二天的日头。

这个三十五六岁的伙计,因为操劳已显出了老相,他额头上的皱纹现在拧成一团,愤怒地看了一圈镖客和路家两兄弟。

刀就在他脖子上,他紧闭着嘴巴,一会儿连眼睛也闭上了,有一种同归于尽的决然。

“少耍花样!机关在哪里?”镖客把刀抵得更近了,他们不相信这个不长眼的伙计会不惧怕他们手中要命的家伙。

老伙计窦德依然没有动弹,身体没有动弹,嘴也没有动弹。

他怎么会不知道他这个举动会送了自己的命?他其实怕得很。他硬是凭着自己庄稼汉子的一股倔劲,把自己的恐惧按在心里。他不断地提醒自己,就是不能便宜了这些坏狗日的,就是不能让他们上去,就是要让他们陪葬!

路逢有些意外。

他看到窦德看他的时候眼里最愤恨,现在老伙计他闭着眼,一脸的愤怒还是清晰可见。

忽然,他看到窦德的眼角渗出两行泪来。

细细的,无声的,有些浑浊的一个男人的眼泪。

一个男人为死去的主人投入誓死的决心,却又为活着的儿女牵肠挂肚。

路逢的心被震了一下,又刺了一下,原本他早就不在意这些了。可是谁让他自小就善于揣摩别人的心思呢。

他捕捉到了,就难免要在心中盘算一番。

“你想死吗?”路逢对窦德说道,“好狠心的爹爹!你不管你的儿子女儿了吗?”

窦德终于没忍住,一下放生痛哭起来。

“哎呀,老天哪,我可怜的苗儿,可怜的骐儿呀,老爹对不住你们啊!”

看来他还是偏向死去的人。

路逢按着伤口,慢慢走到窦德面前,说道:“你要是这样死了,你的儿子、你的女儿不会原谅你的。他们的娘也不会原谅你的。”

窦德心头一震,他确实放心不下两个娃娃。他们那么小就没了娘啊,怎么能让他们再没了爹呢?

可是一看到路逢,他的愤恨就挤上心头。这个小娃娃啊,看起来分明跟骐儿一样大小,怎么心就这么坏,手就这么狠?

路逢没有避开他的目光,反而走上前,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

翼之绝地尘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翼之绝地尘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翼之绝地尘埃

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在小镇,一夜之间,两个少年双双无家可归。对于失去亲人的痛楚,对于命运的捉弄,对于前方未知的挑战,他们的选择却迥然不同。玉连环开启的秘密,光之翼释放的力量,他们在因缘际会下重逢,为了各自的信念,一次次抛却生死,最终又在原点刀刃相向,那一次,将是哪一方的正义压倒哪一方的正义?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