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此婚了了 > 正文

此婚了了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15章我嫌脏

发布时间:2020/6/1 7:05:07热度:

《此婚了了》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他不理解,他还没有当爸,怎么也想不出为了自己的孩子做那种事的父母脑回路是什么样的。...

此婚了了

傅子遇闻言,挑眉睨着她,“我以为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了。”

路念笙有些不依不饶:“万一我有了你的孩子呢。”

“路念笙,你很清楚,”他眉目间郁色沉沉,“你不可能会有我的孩子,我每次都做了措施,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静静看着他,听见他以一种及其缓慢的语调说:“因为,我嫌脏。”

她小脸煞白,牙齿将自己的唇咬出血痕来,尽管极力隐忍,鼻子还是发酸,只是不死心地再次问出那个问题:“避孕措施没有万无一失的,万一呢,万一我和你有了孩子呢?”

傅子遇笑了笑,“只要你人在傅家,不管你肚子里有了谁的种,都一样活不下去。”

说完,他再也不看她,径自离开。

擦肩而过的瞬间,路念笙强撑着的脸色瞬间如同坍塌,她的唇还有些哆嗦,侧靠在墙壁上,浑身虚软无力。

她早知道傅子遇恨她,只是没想到恨到了这一步,就连她的孩子也一同被鄙夷。

她扶着墙壁在原地站了许久,听到客厅里的手机在响,才缓慢地走过去。

电话是傅承修打过来的,说是已经安排好了医院,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去。

她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几秒,对电话那端道:“就下周吧。”

……

傅子遇离开别墅之后就直奔L市南郊的棚户区。

梁家就住在这里,新区建好之后这里成了L市市政最头疼的问题,这里汇聚三教九流,人称L市的包里街区,环境也是脏乱差,这里就是路念笙长大的地方。

车子进不去,傅子遇只能把车停马路边,穿过很长一条巷子,在一栋破旧的楼房二楼敲开一扇门。

是梁杰的老婆张茵开的门,梁杰宿醉未醒,还在呼呼大睡,张茵一见傅子遇十分惊讶,赶紧去摇醒梁杰。

屋内斑驳的水泥地上放着简易的床和一张桌子,另一边的地上铺了几块木板,傅子遇在梁杰打完招呼去外面洗漱的时间里随意扫了几眼。

这房子很简陋,采光也不好,梁家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就是说,路念笙也住在这里,他拧眉,怎么也想不通那么一张破旧的小床怎么三个人睡,抬眼看张茵,随口问了句:“路念笙以前和你们住一起是吗?”

张茵搓着手点头,指了指地上那几块木板,“是的,那是她的床,我们一直都留着呢,可她前些年出去了之后就再没回来过。”

傅子遇愣了一下。

那几块木板,也算床?

梁杰还没来,他也是无聊,走到木板前,然后慢慢坐下去。

胳的慌。

他摸着木板,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其实他以前并未关心过路念笙在梁家过的是什么日子,但是在这个瞬间他突然想,如果是他,也许脱离这里的心情会更加迫切。

路念笙想要回到路家,成为路家千金,想要成为傅家少奶奶,这些事情曾经让他鄙夷,但他现在,忽然觉得,尽管她做的事情无耻,但这个动机是可以原谅的。

谁愿意被困在这样的地方一辈子?

梁杰洗漱完,脑子总算清醒一些,凑过来有些讨好地给傅子遇让烟,傅子遇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了。

“我让你去问路念笙佳茗人在哪里,你为什么要打她?”

梁杰一怔。

“傅少,你不了解那小贱人,她从小就不听话,不打是不行的,这是最快的办法,再说我不也是担心佳茗出事?那小贱人以前跟那些混混在一起,认识乱七八糟的人可不少,谁知道会对佳茗做什么?”

傅子遇眉心深锁。

他原本挺笃定路念笙跟梁佳茗的失踪是有关系的,可昨晚的事情让他有些动摇。

路念笙被打成了那个样子,奄奄一息躺在地上,依然说自己不知道,他会不会真的误会她了?

梁杰想起路念笙就来气,“唉,要不是那小贱人,你跟佳茗的婚事也不会黄,这个害人精真是,我早该打死她!”

傅子遇有点听不下去,“路念笙虽然不是你们亲生女儿,多少你们养过些年,没点感情?”

傅子遇这话语气不善,梁杰一愣,想起多年前和路念笙之间的那桩子糟心事儿,赶紧摇头,“我们为人父母,肯定是想自己孩子好,不然当初也就不至于把佳茗弄到路家去,这个,傅少你肯定能理解的,对吧?”

傅子遇冷笑了一下。

他不理解,他还没有当爸,怎么也想不出为了自己的孩子做那种事的父母脑回路是什么样的。

只是今天梁家之行让他明白一件事。

梁佳茗没有回到梁家,是好事。

梁佳茗从小在路家是养尊处优的,这样的房子她能住?

梁杰的那副嘴脸也叫人喜欢不起来,张茵又是个软性子,一直一言不发的,这样的家庭环境谁也不愿意呆。

难怪路念笙早些年离家出走之后就不回来了。

离开之前傅子遇最后给梁杰叮嘱:“我也会继续追查佳茗的下落,你们要是有什么消息,通知我。”

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着梁杰,“还有,你不要再找路念笙了,她那里估计没有线索。”

离开梁家之后傅子遇在路上接到韩烈的电话,背景音乐是会所里面嘈杂的音响,韩烈的声音在那边有些含糊:“我们在‘迷魅’,来吗?”

傅子遇默了几秒便应允下来,方向盘打了个转,去“迷魅”。

“迷魅”是L市一家高档娱乐会所,典型的声色犬马之地,只是过高的消费过滤了一部分人,现在成了L市富二代们心水的温柔乡。

傅子遇其实玩性不大,也很少去那些地方,只是他今天有些烦躁。

从离开家里就开始了,脑子里面不时地回闪过临走之前,路念笙脸色苍白问他孩子的事情那一幕,以及她在最后无言以对,全然像是被抽了魂魄的样子。

那样子的路念笙不像路念笙。

她流血的时候,重伤的时候,都没有那种表情和神态,他以前总是赢不了她,因她似乎无坚不摧无所畏惧。

如今他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路念笙骨子里面也许是有很多毛病,和心机,以及逞强的本领,可她终究是个普通人,她也会因为他说出的那些侮辱性的话而生气和伤心。

他曾经以为让她痛了他就会好过,可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不是的。

他们之间的问题,不会因为这种锥子一样刺人心口的口舌之战而有什么结果,彼此不过互相折磨。

……

迷魅。

包厢里面炫彩的灯光流窜,傅子遇坐在角落里面,神色恹恹地喝着酒。

韩烈凑他跟前。

“怎么,佳茗还没有消息?”

韩烈见他情绪不高,想当然地就以为他是在担心梁佳茗。

毕竟傅子遇和梁佳茗这些年来是这圈子里面的官配,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结婚。

韩烈对梁佳茗的印象始终停留在那个柔弱的,总躲在傅子遇身后的娇小女人身上,几个月前路家发生了这样大的变故,原本是路家千金的梁佳茗一夜之间就丧失了原本的姓氏,从路家千金的光环一下子跌落,这样大的落差可不容易接受,那段时间圈子里面一直在议论,梁佳茗会不会想不开自寻短见。

那些话自然没人敢在傅子遇面前说,傅子遇脾气可不好,没人敢往枪口上撞。

傅子遇摇摇头,“找不到,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韩烈说:“也奇怪了,你说她那么柔弱弱弱的,出个门都要你带着的人,能跑哪里去?可咱都把这L市翻了一遍了,国内也真差不多了,我还真没法想象,难道她一个人跑国外去了?”

傅子遇蹙眉,攥着酒杯没说话,这时包厢的门被打开了,几个穿着暴露妆容妖艳的女人进来了。

韩烈凑他耳边说了句:“出来玩的,就开心点,那些事先忘了,我给你挑个最漂亮的陪陪你。”

傅子遇眉心皱的更紧,他跟韩烈这种不挑食的花花公子不一样,他不抬喜欢这种女人。

可韩烈已经动作迅速地把其中一个推到了他跟前来。

“来来来,叫傅先生。”

傅子遇抬头,对上面前女人的视线,愣了愣。

苏晓也傻了眼。

她没想到上班的时候会遇到傅子遇,也是个直性子,“傅先生”三个字没出口,反而条件反射出一句:“人渣。”

声音其实不算很大,但也不小,整个包厢瞬间安静下来,视线全都投过来。

傅子遇显然也是没想到,顿了顿,看着苏晓:“你再说一次。”

路念笙没什么教养,路念笙的朋友也一样粗鲁,苏晓挺直了脊背,“说就说,再说一百次你也是人渣,我才不会伺候你这种人。”

包厢里面炸开了锅,傅子遇身旁一个富二代站起来就抓苏晓头发,“怎么说话的,快给傅少道歉!”

苏晓明明被抓了头发,态度依然没变,“傅子遇你明明有老婆,你来这种地方喝酒就罢了,找女人干什么,你对念笙这样,你会遭报应的!”

此婚了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此婚了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此婚了了

路念笙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是嫁给傅子遇。后来这变成了她最后悔的事。……一场荒唐的盛世婚礼结束,她得偿所愿,而他笃定她只为攀附权贵。“路念笙,别说你爱我,会让我觉得恶心。”夜复一夜,她沦为他的发泄工具。她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却看尽他冷脸,听尽众人嘲讽奚落。她有了他的孩子,却被他指控不守妇道,与人有染。一颗真心双手奉上,终究难抵他心中那片白月光。传闻傅家少爷为救情人而舍弃的妻子殒身大海,尸骨无存,后来他疯了似的寻,却再也没有她的音信……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