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冰山总裁难驭妻 > 正文

完本《冰山总裁难驭妻》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9 2:37:42热度:

《冰山总裁难驭妻》是一本现言风格小说,全文讲述:是啊是啊,他是“万人之上”的总裁,京城最富有单身汉,多少名媛欲巴结的对象,想爬上他床的人屈指可数,那么自己呢?林北纬瞅了...

冰山总裁难驭妻

眼睛猛的一睁!不!

他如见着瘟疫般的推开她,由于力道过猛,本就穿着高跟鞋的她站立不稳,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哎哟,女孩吃痛的揉着屁股,埋怨的盯着乔今夏!

屁股尖处传来锥心的疼痛,稍一动弹,那股似乎如针尖扎进皮肉的疼痛便传到她的全身。

男人缓了许久,这才注意到蹲坐在地上的林北纬。

而那副抱怨的神情,似乎她是一个无良的恶霸,欺负了他这位纯良的美女子!

“我疼,今夏!”林北纬已经疼的难以自持了,汗水噌噌的往下掉。

乔今夏一把将她扶起,女孩伸着腿叫苦不迭,“别,别动!”

“哪儿疼?”男子放下刚才的威严,虽然仍是一副质问的语气,可神色却和缓了下来,关切的问道。

林北纬磨蹭着扁扁嘴,满脸尴尬。

怎么说呢?就说屁股疼吗?

“还不是你?”女孩娇嗔的忘了一眼他,或许因为吻得过于激烈,她的唇比方才更为红艳,如玫瑰一般,娇艳欲滴!

他被她的唇吸引,却一把别过头,似乎在回想着自己刚才的动作!

他熟练的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欲要离开,可林北纬却一把抓住他的衬衫,“慢着,放下我。”

嗯?男人显出一抹不耐烦的神色。

“我还能走,你先去大门口等我,不许回头看!”

乔今夏轻笑了一声,不管不顾,继续抱着她离开。

“乔今夏,你不放开我,小心我喊非礼哦。”林北纬仰着小脸,威胁道。

“你敢!”男人愤怒。

“非礼啊非礼啊……”女孩清亮的声音瞬间响彻楼道,传来了阵阵回声。

乔今夏没有想到,这一向唯他是从的小姑娘竟然变成如此骄横的小老虎,是他对她太好了吗?

他的眸子变得清冷,一大巴掌捂住了她的口鼻,瞬间林北纬闻到了一股薄荷的淡淡的香味。

啊呜,女孩张开嘴对着他的手就是一口,在他手上留下一排排齿痕后,张狂的对着他笑。

“我的唇触感好吧?牙齿也很坚硬呢,下次试着撬开它!”

恬不知耻,男人闷哼一声,将她轻放在地上,而自己背转过身去,不愿看她!

“去门口等我十分钟就好!”她忍着屁股传来的刺痛,得意的笑了笑。

十分钟后,林北纬背着她的狗熊书包出现在酒店门口。

夜深了,一阵清风拂过,撩起了林北纬两耳处的碎发。

她“蹒跚”地走着,宛如七老八十的老太太。

乔今夏瞪着满脸浓妆的林北纬,“说,你为什么打扮成这样?”

“打工啊!”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那么缺钱吗?”

林北纬仰起头,望着面前将近一米九的

冷峻男子,一笑,“缺的厉害。”

“我养你还不够么。”他大手一挥,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枚金卡,递给她“够了吗?”

林北纬眼睛冒光了都,她一把接过那金卡,兴奋的问“多少钱?”

“哼”男人一阵轻哼,拒绝回答她如此无知的问题。

“你屁股不疼了?”

啊!被他这么提醒,林北纬才回想起来,自己的尾巴骨还疼着呢。

被办法,天生自带的金钱属性,有了money,腰不疼了,腿不酸了,一口气能上五楼了……

就连被他撞破自己屁股疼的事实都顾不上丢脸了,只是捧着那金卡,揣度着里面的数字。

“走。”男人一把抱过她,将她再次塞进豪华的车里。

去哪儿这是?

林北纬趴在后座位上,一边揉着刺痛的屁股,一边将卡塞进自己的狗熊包里。

哈哈,藏好了!

男人透过车窗的后视镜,无语的瞥了一眼傻笑的林北纬,无奈的摇摇头。

车在医院门口停下,乔今夏抱着林北纬走进了医院。

一戴着眼镜的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医生严肃的看了看手上的病历,伸出手摸向她的屁股。

啊,我勒个去,疼死丫的了!

医生透过厚厚的镜片,转身对一旁的乔今夏说,“应该是尾椎挫伤。”

乔今夏眸色动了动,医生继续为他解释,“就是俗称的小尾巴骨,没多大事,抹些药膏就好了。”

抹药膏?林北纬唇动了动,开玩笑,她怎么给自己抹。

乔今夏送走了医生后,俯视着趴在病床上的林北纬。

“好点了吗?”一道温柔的清凉的男声传来,二人循声望去,却见一位穿着白衣的清秀男护士径直走来。

还有,手里擎着一枚白色的管状的药膏!

不会吧?林北纬惊诧的瞪大双眼,这百年一遇的男护士就这样被他华丽丽的撞上了?

人是挺帅,挺清秀的,可就是这受伤的部位不好。

天哪,为毛是屁股啊!

患者面前无性别,这大道理她都知道,可是就这样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揉她的屁股,这总是很别扭吧。

不等林北纬反应,男护士已经开始娴熟的欲要脱她的裤子。

别……林北纬刚要发声,却见身边的乔今夏一把抓过男护士的手,刺棱棱的盯着他。

男护士诧异的望着他,“病人需要抹药膏,不抹的话会发炎的。”

“我知道。”男人闷声闷气。

男护士一脸蒙圈,知道还不放手?

“换个女的来。”

男护士尴尬的僵硬住,连连解释,“您也看到了,外面那么多患者,护士都照顾不过来了,况且,我只是一位护士,我只负责做好我的本职工作,不负责传声。”

嘿,林北纬心下一惊,这男护士够胆儿,她可真是从来没见过哪个人敢这么呛乔今夏的。

她怎么就那么欣赏这种有种的人呢?

林北纬摆摆手,“乔先森,这是公立医院,外面忙的要死,就别挑肥拣瘦了。”

乔今夏一束精光射向林北纬,他挑肥拣瘦,他这是为谁啊?啊?为哪个小混蛋呢?

“喂,还抹不抹了?”

“给我。”乔今夏接过那药膏,“我来。”

低沉的声音,却在她心里化成了一道炸雷,他说什么?

我来?

林北纬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今天的乔今夏怎么和往日如此不同,不仅亲了自己,竟然还要……

我的妈,好害羞!

可一旁的男护士皱了皱眉,转身出门,临了,还说了句,“切,性别歧视啊。”

“乔先森,你看你把人家小护士惹火了。”

“关你屁事。”他按住林北纬,将脸别过一旁,伸手脱她的裤子。

林北纬只觉得一阵别扭,忙按住肆意的大手,颤抖的说,“给我,我自己来。”

他撩开女孩的手,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使她站立在床上。

站在床上的林北纬俯瞰全局,而此时乔今夏的头正好在女孩的胸部。

他别过视线,生涩的解她的裤带。

一下,两下……还是没有解开!

林北纬摸了摸滚烫的脸颊,仍不忘调笑,“解个裤带,你行不行啊!”

“在我面前,从来都是女人主动脱衣服。”

林北纬脸僵了,显然,这句话对她造成一万点的伤害。

是啊是啊,他是“万人之上”的总裁,京城最富有单身汉,多少名媛欲巴结的对象,想爬上他床的人屈指可数,那么自己呢?林北纬瞅了瞅囧状,“我就是一滩烂泥行了吧。”

乔今夏被林北纬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震了一下,不知所以的望着她。

“我自己来吧。”她有些赌气,不知为何,心里就是闷得慌。

是那句“在我面前,从来都是女人主动脱衣服”惹的祸吗?

林北纬想了想,也许是吧,可乔今夏吻她时那生涩的动作,又使她觉得自己绝对是他吻得第一人。

她必须搞清楚这件事!

生气了?乔今夏望着气鼓鼓的林北纬,那娇媚可爱的样子像极了笼中的金丝雀!

她夺过药膏,“不就是一个吻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本来就没啥关系,行了吧?满意了吧?”

不就是一个吻?

男人眸色骤然变得深沉,他死死咬着嘴唇。

“在我面前,多少男孩都臣服于我的唇齿间呢。”女孩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话,男人紧绷的神色突然和缓了下来,怪不得她突然会说那个吻,是在报复他啊!

他夺过她手里的药瓶,漫不经心的回答,“好,你很有魅力。”

“你不生气?”女孩好整以暇的望着他。

“别让我看见就成。”男人唇边轻启,神色和缓,显然没有了方才的怒气。

他一把提过女孩,轻轻地将女孩的衣服撩开一点点,林北纬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男人别过脸,不再看她。

突如其来的动作使得林北纬倒吸了一口凉气,就算她平常对着乔今夏再怎么过分,那也就是说的过瘾而已,可如今这个动作感觉还是有些觉得令人羞耻。

本来嘛,林北纬一向都比较害羞,就连生病都从来不接受打针,像她这样别扭的女孩儿也真是没谁了。

现在突然有个人愿意为她抹药膏,从本质上是很愿意的,可从心理上嘛,就觉得有点那啥了。

他冰凉的手触碰到她的尾椎处,林北纬的身子挺得直直的,生怕对方手重弄疼自己,浑身颤栗无比,林北纬趴着死死咬着枕头。

几秒的休止,他轻轻揉着她的尾椎处,意图将药膏涂抹均匀,从指尖传来的柔滑如丝袜。

冰冷的手指一碰,她就本能的一颤,再一碰,又一颤……

冰山总裁难驭妻

六年前某女问,“世间有人谤我、辱我、轻我、笑我、欺我、贱我,你会如何处置?”男人唇边轻启,“不忍、不让、不避、不耐、不由、不敬,天下不及你一人,而我失了你,便无心应付这天下。”六年后,她华丽归来,对曾经爱到深入骨髓的男人,她展开疯狂的报复,而男人却将一鲜红的本子甩在她的脸上,冷声冷语:“你满意了?”女人轻笑:“乔今夏,你毁了我的半生,我便要你的一生来作为赔偿。”男人言:“如果折磨我能让你快乐,那我们就一起下地狱。”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