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常识网

竹叶青蛇毒性大不大?

厨创妈咪

2021/11/26 14:16:09

竹叶青蛇毒性大不大?

其他回答(3个)

  • 天下霸傲

    2021/11/28 10:40:39

    阅兵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展现和国力的象征,几乎每一个国家都会不定期的在一些比较特殊的日子和场合进行阅兵,但是偏偏有这么一个国家,从来不喜欢阅兵,从80年代之后就几乎没有阅过兵,这个国家就是目前世界上的头号强国,美国


    那么美国为什么不尽兴阅兵呢?

    首先我们要来看看阅兵的作用是什么,大阅兵是普通国家综合实力的展示和体现,而且可以凝聚一个国家的团结,尤其是展现出新式的武器时,迈着激昂的步伐,一股民族的自豪感就会油然而生。同时也在向外秀肌肉,告诉别人,别惹我,敢动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美国也阅兵,但是和其他国家的阅兵不同,他们并不是展示出自己先进的武器,来告诉世界我多厉害,因为全世界都知道,目前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就是美国,没有国家敢招惹,除非吃了熊心豹子胆。而且美国的阅兵多是花车之类的



    美国所谓的“阅兵”就是让自己的海外驻军在双边联合演习时进行“阅兵”



    比如,在去年的美波“大西洋解决”演习开始前,美军与波兰军队总计2700辆车队进行军旗交换,在大街上行军,声势浩大;又比如大前年的日本自卫队阅兵仪式上,驻日美军也去参加日本的阅兵仪式。美军参加的这些所谓的“阅兵”与我们的不相同,他们是在别国的地盘上彰显自己有多强大,也是出于加强两国军队的合作。而我们则是为了庆祝国家的发展壮大,是整个民族的喜事。美军从不不会在嘴上说自己多厉害,他们会用战争证明自己的武装力量实力。

  • 唠磨

    2021/12/3 18:52:04

    家里养的三角梅一开起花来就是花团锦簇,色彩艳丽,显得家里特别有生机。很多朋友家里养了三角梅之后会发现,三角梅怎么养都不开花,或者开花只开稀疏的几支。别人家一开就是一墙的三角梅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

    今天花花就来教大家如何养护家里的三角梅,开一花就是一大簇,花友们要认真听好咯!

    1、光照

    三角梅喜欢温暖的环境,所以还是很喜欢晒太阳的,如果太阳晒少了,或者是长期把三角梅放在阴凉不见光的地方,三角梅就怎么都开不出花了。

    可以把三角梅直接放在家里的阳台或者窗户边上露养,每天保证给三角梅晒上八九个小时的太阳,有充足的光照,三角梅就会开花啦!

    2、浇水

    花花一般这样给家里的三角梅浇水:在春秋天,五天左右浇一次水,夏天天气炎热,气温升高,可适量增加浇水频率,大概一两天浇水一次,夏天三角梅容易变蔫,要经常用喷壶装清水给三角梅喷洒。

    冬季里就要减少浇水的频率了,差不多一周浇一次就足够了。给三角梅浇水时要注意,浇水就浇透,不要过多浇水,使盆里积水。

    3、选土

    三角梅对土壤的要求不高,因为它生存的能力比较强,在贫瘠的土壤里也可成活。不过,为了三角梅能长得更好,最好还是选用排水透气性好的、含腐殖质多的砂质土,再往里面加一点珍珠岩的话,排水效果会很好。

    4、施肥

    保证充足的营养,三角梅才能不断的开花。尤其是在三角梅快要长出花苞的时候,这时给三角梅施肥,为花苞积累更多的养分,保证花开的更多更快。施肥可以一磷肥为主,或使用腐熟后的肥水,施肥时注意薄费多施,贪多可是会烧根的哦。

    5、修剪!这是最重要的

    觉得自己又快是个废人了!!

    很多花友都不舍得给花修剪,花花能理解,但花花强烈建议给花修剪整形,因为越剪花长得越旺花朵越多,有舍才有得啊。

    1、什么时候剪?

    修剪的时间:

    红色的三角梅在春天的三四月份进行修剪。

    紫色的三角梅在春天抽芽前修剪一次,十一月下旬再进行修剪一次,一年修剪两次。

    2、什么样的枝条需要修剪:

    三角梅在生长过程中难免会长出一些弱小的细枝,这些枝条多半以后是没有用的,不如早早的把它们修剪掉,减少不必要的养分消耗。

    三角梅长出的一些多余的枝条也要果断修剪掉。

    抽出的新芽也要修剪:

    枝条刚长出新芽时,要进行修剪摘心。把最上端的嫩芽修剪掉,防止枝条一个劲的长上窜。

    过密的花苞要修剪:

    三角梅在长花苞时,往往一口气一个枝子上能长出好多花苞,可以最后这些花苞也不可能全都开出花来,不如趁早的修剪,只留下一两个,让它们顺利开花就可以。

  • 废都老八

    2021/12/7 15:18:13

    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电影吧。

    他年岁不大,却眉目凛凛,精光慑人,不怒而威,眉间有若隐若现金刚珠。额珠半没肤中,有超然佛性。
    “当今乱世,人妖不分,天下之妖,捉之不尽,我不为百姓请命,谁去?我不入地狱谁入。”——摘自李碧华小说《青蛇》中对法海的描写。

    林中,一老一少俩和尚正在狂奔,小和尚追上老和尚,同他问好,见老者手中佛珠灵气闪现,便请教老者修炼了多少年。老者以为是同道中人,便对后辈笑道:“光阴不留人,转眼便二百多年了。你呢,年轻人。”

    “我?惭愧,我修龄有二十几年。不像方丈你可以偷天换日,鱼目混珠。”小和尚突然翻脸,当即便要向老和尚发难。老者斗败,现出原形,原来他是一只蜘蛛精。老者向小和尚求饶,称自己常年拜服灵台寺大金佛脚下,吸收佛荫,性情温和。求法师饶他一命。小和尚并不领情,手中金钵抛下,当即收了那蜘蛛精,将其镇于亭下,废其百年道行。

    降妖过后,小和尚发现那妖精的佛珠灵气依然凝聚不散,“难道他真的在菩萨脚下受过佛荫?难道我法海收错了妖?”对此,他心中产生了动摇。而突然天降大雨,仿佛在为蜘蛛精抱打不平。

    妖,全部都是为非作歹的么?他们是否也有善恶之分?生而为妖,他们可曾有得选择?

    困扰中,他发现周围竟然又有妖气。即刻收拾思绪,准备继续为民除害。大雨中,只见一白一青两条巨蛇正盘在竹林顶端,法海口中持咒,施法降妖。

    法施一半,突闻林中有人声。未免伤及无辜,他立即收手,定睛一看,林中躺着一村妇,她衣衫不整,正要产子。

    “阿弥陀佛,佛门要紧守色戒。”他赶紧退出,明白两蛇是为了帮村妇挡雨,才胆敢在自己面前现身。他又想起了那只带佛荫的蜘蛛精,“辜念你们本性善良,好心帮人,本座破例放你生路。”

    退出林外,法海盘腿打坐,头顶上出现一道无限澄明的彩虹。这一次,老天似乎也赞同自己的做法,赐给自己佛光,法海欣然的想到。便将那串佛珠赠与二蛇,奉劝她俩好好修行。万花楼上,两条大蛇在大雨中化为人形,轻抚彼此湿濡的女体。她们被楼里的乐声吸引,窥视着楼里那些来自异域的女人,正随着风骚的音乐舞动。

    小青觉着有趣,便顺势一溜,自舞娘中间冒了出来,学着她们跳起舞来。大家如痴如醉,酣歌热舞。而素贞却被不远处书院的读书声所吸引,雪白的身影往书院逸去。

    书院中,教书先生许仙发现学生秦松上课打岔,竟偷写了一首艳词。不免教训了他一顿,劝他不要沉迷女色,荒废了学业。

    继续念书,当念到“春城无处不飞花”的时候,窗外突然花瓣飞舞,师生们被这美景所吸引,纷纷来到窗外欣赏。

    窗户里的人在欣赏美景,而窗户外的人(或妖),却被窗中人所吸引。素贞,看上了这个迂腐老实的教书先生。

    良辰美景,却偏偏又有人出来坏事。忽地来了一个道士,这是一个有眼无珠,以鼻当目的臭道士,还有两个精灵的道童相随。只见他用力吸嗅,发现了素贞和小青的踪迹。二蛇见状不妙,便自离去。道士倒也不相追,各自安好。

    另一面,回到金山寺的法海正打坐修炼。可竹林里见到的那衣衫不整的村妇,却成为了他心中的魔障。魔障幻化成形,扰乱着法海的心绪。令他修行被中断,无以为继。法海忙向面前的佛像参拜,却又发现佛像金漆剥落,而蒲团自燃。

    金漆剥落,佛像不再纯然。

    蒲团自燃,仿佛欲火熊熊。

    一切魔障,皆从那日降服那只蜘蛛精开始。善恶有头,法海来到镇压蜘蛛精的亭前,将其解封。当日法海废它百年道行,今日自己却被魔障所困。法海惟愿他俩都能度过此劫,来日相逢,再并肩飞翔。

    回到素贞和小青这里,她俩幻化为人形后,城里所有的男人都为她俩的美色所倾倒。她们不断卖弄风情,开心地看着这些男人为她们出尽洋相。

    而那迂腐的教书先生许仙在游河的时候,又发现自己的学生秦松在河边,放花灯讨河对岸的姑娘开心。

    在船上的他捞起了秦松放的花灯。用目光呵斥着秦松。秦松见到老师,怕的垂手低头,不敢造次。

    而接花灯的姑娘,见到花灯半路遭劫,满脸委屈,更为心上人感到担心。心里着实讨厌这位不解风情,迂腐守旧的教书先生。

    清明节,许仙带着把雨伞来到西湖边上搭船渡湖。却因为包船的游客太多,无船可乘。焦急之下,被游湖的素贞和小青逮个正着。

    素贞悠悠然拿起酒杯,倒了一杯清酒,往空中一洒。霎时间风卷云涌,摧花雨下。许仙急忙撑伞避雨。望着手忙脚乱的许仙,小青不懂素贞为何喜欢许仙,素贞说因为他老老实实,才好相处。而小青却说竹林里遇到的和尚也可以相处呀。素贞立刻打断了小青这危险的想法,说道:“他法力高不可测,这种人我们要敬而远之。”

    说话间,素贞让船家靠岸,去接在岸上叫船的许仙。而小青因为现了原形未能复原,情急之下钻入湖里。素贞迎许仙上船,小艇识趣地摇晃不定。

    素贞假装一个趔趄,撞入许仙的怀中,四目相对。相扶入船,那位一向迂腐的许大先生,目光竟然在素贞湿透的身躯上游移不定。突然间自觉失礼,赶紧走出船舱,淋雨平息。

    素贞见状知道得手,忙将许先生的雨伞拿出,帮先生撑伞。就这样,两个人,一把伞,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烟雨朦胧,泛舟西湖。

    靠岸后,许先生意犹未尽。想尽办法想与素贞再见一面,突然见到手中雨伞,心生一计。“姑娘,这伞给你挡雨。”谁料船中正摆着两把雨伞,许仙尴尬无比。素贞却坦然接受,并邀约明日于素贞家中取伞。

    这伞,真是千古妙用的鹊桥。没有伞,哪有故事?没有借口,哪有再会?一切都是原始而幼稚的,按耐不住的男欢女爱,心有灵犀。——摘自李碧华小说《青蛇》

    箭桥双花坊巷口,白府。素贞正在荷花池边把玩着法海送给她和小青的佛珠。而小青则在屋内爬上爬下,又是吃苍蝇,又是追老鼠,玩得不亦乐乎。素贞掐指一算,知道有人要来找自己麻烦。

    还是那带着俩小道童的瞎道士。他们在白府门外洒满硫磺,准备捉了府中两条蛇妖回去炼丹。硫磺收效显著,小青已然支持不住,从梁上摔下。

    此时许仙寻到白府,正要进门。却被门口的瞎道士一众挡住,他告知许仙府内有蛇精,速速离去。此时素贞故技重施,洒酒呼风唤雨。将门口的硫磺与道士一并冲走,便让小青出门来迎许仙。

    只见小青故作妖娆,有意的挑逗着许仙,许仙竟也不甚受用,乐在其中。突然小青被身后的素贞唤住,让她先去办事。素贞独自将淋湿了的许仙领进门,要替他烘干衣服。

    许仙问蛇精之事。素贞边熨着衣服,边假意说道:“我们姐妹俩刚搬到这里,人生地不熟,怕有坏人打我们两个弱质女子的主意。所以付钱请茅山道士来这里捉蛇精,就算那些坏人要立坏心,也要避让三分。其实这是一个苦肉计,未尝不是一个保身之法。”

    然后他们双双入席,素贞为许仙夹菜,他却发现她的手上有一处发红。素贞说只是熨衣服的时候烫伤罢了,许仙却紧紧握住她的手不放,要用酱油帮她润手。干柴烈火,一点就燃。

    另一边,小青追上了那瞎道士,打算报刚才被洒硫磺之仇。瞎道士见避无可避,便决定与小青斗上一斗,谁知他根本不是小青的对手,被小青戏弄一番,头上撞了个大包,败下阵来。

    处理完毕,小青赶忙回家偷窥姐姐在作甚。只见素贞的衣衫一件件滑落,拉着许仙进房。

    庭院深深,露湿霜重,我(小青)在二人世界以外,见他俩携手共入纱橱,素贞放出迷人声态,颠暖倒凤。一条蛇,如何令男人快乐,我明白了。 ——摘自李碧华小说《青蛇》

    此后,许仙懂得了何谓男欢女爱。在课堂上也不教书,领着一众学生发呆。同僚们见状,在背后说道“许仙这个穷苦秀才,真的变成脂粉奴隶了。他一生埋头书经,修身立德,现在弄到身败名裂,前功尽废了,可惜可惜。”

    几天之后,城里突然风雨大作,豪雨成灾。小青与素贞见状,便要施法救水。此时,法海亦赶到此处,见二蛇正要救人,心里深感欣慰,不枉当初他放她们一码。只见他口中持咒,将大水分开,救出了受困的百姓。而后,天赐佛光,头顶再次出现那一道澄明的彩虹。

    小青对法海的所作所为崇拜不已,问姐姐自己何时才能有此修为。素贞道:“做不到的!他已经到达佛我合一的境界。”而小青又提到想和法海相处,如姐姐和许仙一般。素贞打断道:“他与许仙不同,他没有凡人的感情。”

    灾后,瘟疫横行,全城遭殃。素贞与许仙开了一家药房,她为全城的百姓施药看病。其中也有许仙在书院的同僚们,这一次,他们对许仙的评价又改观了,“许仙一定是前世积福才娶到这么好一个老婆。福气福气。”就这样,素贞和许仙、小青一同生活在那白府之中。平日里,小青看着姐姐和姐夫如胶似漆。素贞,用嘴将葡萄喂到许仙的嘴里,而小青有样学样,在姐姐不在的时候不时的挑逗着姐夫。

    我(小青)送他(许仙)一颗葡萄——不,我用嘴闲着一颗葡萄递给他的嘴。他惊魂未定,咕噜一下把它吞掉了。
    “咦?你连核也吞下肚中?”
    我伸手,顺着他的脸,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洞……
    “以后,这里、这里、这里……都会长出树苗来~”
    他任由我的手游走。——摘自李碧华小说《青蛇》

    甚至还让姐夫教她一下什么是七情六欲?而一切,都被素贞看在眼里。

    素贞知道小青在学自己,她只是觉得模仿自己很好玩。可是有些事情,小青并不明白。比如,什么叫“从一而终”。


    显然,不明白“从一而终”的不仅仅只有小青。那许仙,原本迂腐老实的教书先生,显然是尝到了葡萄的甜头,竟然真的打起了小青的主意。

    望着窗外的秦松和小相好,许先生的态度变了,他开始明白秦松为什么会沉迷于淫词艳曲,他吞下手中的葡萄,不再呵斥楼下的情侣,自己心急火燎的赶回了家中。

    白府中,素贞和小青正在澡堂池中嬉戏说笑,素贞要挠小青痒痒,小青忍受不住,现出原形。

    而此时许仙刚好进门,见到澡堂里突然窜出一根巨大的青色蛇尾,许仙吓坏,匆匆往街上逃跑。时值端午佳节,街上到处都是与蛇相关的装饰品和商品,许仙四处避之不及。

    突然看到屋顶上一条巨大的假蛇,正欲跳河,被百姓救下,告知那是假蛇,过节应景用的。他才稍微冷静,安慰自己刚刚一定是看错了,家里的蛇应该也是假的。

    稍微安定的许仙去酒铺打了一壶雄黄酒,谁知店家竟然不收他的钱,说是感谢他夫人在瘟疫中救了大家的命。紧接着礼物蜂拥而至,都说是为了感谢素贞的救命之恩。许仙在渡头喝闷酒,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影子都像是蛇。同时又因为人人都仰慕他的夫人,自己竟一事无成,许仙成为左邻右里不大看得起的男人。醉倒在渡头上。

    此时素贞和小青寻来,见许仙醉倒,便将其接回。素贞教小青如何说谎,谎称刚刚许仙看到的青蛇尾巴其实是她俩正在漂染的青纱。酒醒后,许仙便告诉素贞自己要去考取功名。而小青不懂什么是说谎,只好素贞说一句,她就附和一句,搞得许仙摸不着头脑。

    俩人安顿好许仙后,素贞告诉小青明日是端午节,家家户户都要喝雄黄酒,她俩都是蛇变的,喝了雄黄酒就会现形。自己千年道行,应该可以挺住。而小青只修念了五百年,连硫磺粉都顶不住。还是先去避避吧。小青不服,发誓说以后要用心修炼,素贞做得到的,她也一样做得到。

    端午节这天,许仙到书院将自己的粮金全部拿光,准备赴京赶考。同僚们听到后又议论到:“这便是做脂粉奴隶的苦衷了,如果他没有功名,怎么配得上人家?”

    而素贞再次敦促小青离开,小青却以为素贞嫌她碍事,会打扰素贞和许仙的郎情妾意,你侬我侬。故意躲在荷花池下,不愿离去。夜里,许仙心有余悸,不愿回家。素贞找来,说要和许仙共度佳节。

    素贞看出许仙对自己仍有所怀疑,自恃有千年的道行,想硬抗这雄黄酒,打消许仙的疑虑。可许仙却战战兢兢,生怕素贞酒后现形,会伤及自己的性命。故而偷偷将酒倒入那荷花池中。这一倒,藏在池里的小青被淋个正着,现出原形。

    素贞见状不妙,想拉许仙避开现形的小青,谁知却正好撞个正着。许仙,活活被眼前的大青蛇吓破了胆,咽气了。而小青也晕了过去。

    府里一片混乱的时候,瞎道士带着两个道童,再次来到白府闹事,他连五百年的小青都斗不过,何况是千年的白素贞。三两下便被素贞给送出府门,不敢再来。

    第二天,小青缓缓醒来,梦话里还喊着姐姐不要赶我走,一睁眼却见到姐夫倒在地上,脸上罩着黑纱。素贞告诉小青许仙被她活活吓死,只有昆仑山的灵芝草可以救他一命。可这昆仑山的灵芝草是由南极仙翁的仙鹤所保护,并没那么轻易得手。

    素贞交代小青如果自己三天内没有回来,就帮忙葬了许仙。小青放心不下,要与素贞同去,素贞被小青的情谊所感动,两人共赴昆仑山。

    在飞往昆仑山的途中,她俩的行踪被法海发现,法海觉得事有蹊跷,便飞天追去。姐妹俩感到身后有法云急追,便决定分头行事。素贞去取灵芝,小青则引开身后的高人。素贞将法海留下的佛珠交给小青,言道它能对小青有所帮助。

    灵芝顺利到手,小青也前来会和,可高人和仙鹤随行而至。小青让素贞先走,自己留下来断后。素贞救人心切,唯有先带灵芝而去。也因为她知道跟来的人就是法海,而那串佛珠,可以救小青一命。

    果然,见到佛珠之后,法海便停止了攻击,更是劝服仙鹤,说关于灵芝的事情,自己会与仙翁交代。

    原来法海见到佛珠,便觉自己的魔障肯定与这蛇妖相关,于是他和小青打赌,若是小青可以乱他定力,他就饶小青一命。小青别无选择,唯有应允。

    而素贞带着灵芝回到家中,救活了相公,更骗许仙说昨夜的酒喝了就会让人发梦,她梦见许仙变成了老虎,又问许仙有没有梦到什么?许仙吞吞吐吐,只说自己梦到了大象。

    昆仑山里,法海入定,头顶一道佛光,仍是那澄明的彩虹。而小青,则用尽从姐姐和许仙那学到的男欢女爱的本事,终于,法海还是破了功。他恼羞成怒。自己引以为傲的定力,竟然被一个小小的蛇妖给破了,小青则趁法海怒气未平的破绽,逃跑了。

    回到家中,小青得意的向姐姐说自己赢了,赢了那个应该敬而远之的和尚,原来他都有凡人的感情的。

    可素贞却因为许仙在一旁,刻意让小青收声,免得在许仙面前漏出马脚。更用小青和和尚玩耍的假话骗过许仙,可小青却因为斗定力胜了法海而兴奋不已。素贞扶着小青到床上休息,让她安静点。可小青却憋了一肚子话要说,独自在床上生闷气。

    一旁的许仙见素贞离去,偷偷溜到小青旁边,他还想着当初和小青偷腥的好事。而小青也知道眼前这个偷过腥的男人在想什么。又想起姐姐对自己的冷漠态度,她决定要做点事情报复姐姐,引起姐姐的注意。

    于是她一把搂过许仙,将许仙压在身下,她回想起第一次在万花楼时的狂欢,又想起了法海为何明明动了心,却不能动情,还要杀了她。越想越气,干脆将许仙当成是法海的替身,疯狂的亲吻着这替代者。

    而素贞则默默的在一旁看着,看着丈夫偷欢,看着妹妹夺爱。

    这对偷腥的男女,终于发现自己被人盯着了,小青依然镇定,她本就是为了引起姐姐注意。而许仙则慌张逃开,留下姐妹俩相争。那个无能的男人,自己跑开了。

    而小青更是用言语相激,她想要彻底的惹怒素贞,因为她不明白素贞的那些“做人的规矩”,什么“从一而终”,这些在小青看来都只是痴人说梦,世间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情感,是姐姐太傻。妖的生命有几千年那么长,而人生短短数十年,最长不过百年。用妖的千年生命去换人的百年?这怎么看都是不公平的?为什么素贞那么傻?还有那个法海,你觉得他是高人,要敬而远之,可他不也照样败在我的手上?你比我多五百年修行,可你办不到的事情,我都办到了。

    素贞听完,淡淡的留下一句话:“你以后不用跟着我了,走。”

    小青见到自己要被赶走,怒而拔剑相向,想要和素贞斗法。素贞也不避让,直接与其白刃相向。几招之内,小青便败下阵来。“我知道你故意气我,看我是否紧张你嘛。”素贞道,而小青趴在素贞的腿上撒娇,“姐姐,我一举一动都被你猜中,我知道我有好多东西都还没学会,叫你姐姐,你一定会教我的。”而素贞抚摸着妹妹的头,她又何尝不知妹妹只是言语相激,想自己与她再回紫竹林生活,可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学会甜言蜜语了,不过我和你缘分已尽。我身上已经有了许仙的骨肉。我不可以再跟你在一起,你可以飞出我的手掌心了。”素贞的脸上留下了泪。小青看着素贞眼中流出来的东西,好奇的问姐姐这是什么东西?

    “也好,你连眼泪也不知道,到你知道的时候你会好痛苦的。”

    “不会的,你有的我都有!”小青努力的挤着眼睛,可是连一滴也挤不出来。

    和素贞谈过一番话后,小青离去。

    许仙逃出两个女人的争斗后,来到书院。一进书院,便见法海立在院中。法海说明来意,告诉许仙他家中两个女人是蛇精所变,而许仙自己也已危在旦夕。法海将自己的佛珠赠与许仙,说可以帮许仙消灾除魔。许仙答谢,可一出门便将佛珠丢入河中,赶回家报信。

    回到家中,许仙骗素贞自己惹了官非,让素贞赶紧和自己逃命。又问小青在哪,素贞告知许仙小青已经出门,许仙以为小青是因为刚才偷腥的事情而出去找自己,便又撇下素贞自己去找小青了。

    找寻中,小青主动现身,又再调戏许仙。而素贞随后赶到,三位陷入僵局。两个女人,有我没她。让许仙自己做出选择。

    许仙无奈,只好挑明自己早已知道她俩是蛇精所化,而法海正在四处找寻她俩的踪迹。他劝她俩赶紧离开此地,自己再去探那和尚的踪迹。于是留下她俩,自己又跑了。

    许仙真的是回去找那和尚了么?并不是,他一个人回到了白府。谁料法海早已在门前守候,抓了许仙一个现行。法海向许仙讨要自己的佛珠,许仙告知佛珠就在府内,谁料法海走过一处,白府的豪宅便少掉一处,最终白府被法海变成了一块荒地。

    原来,许仙此去并不是为她俩探路,他只是为了回去取白府里的财物,见豪宅财物尽皆被法海变走,许仙怒不可遏,直接想找法海拼命。

    许仙自不是法海的对手,即刻被法海绑回金山寺。法海认为许仙沉迷于贪念,想替他超脱这凡尘之中。说得光明磊落,道貌岸然。实则只有一个目的,抓许仙,引得素贞和小青来救。

    谈话间,一小和尚进来报有人求见,法海一听,便只是那白素贞寻夫来了。他面露得意之色,总算没有白抓这许仙。他令寺庙里一众僧人为许仙剃度,自己出门去会会那白素贞。

    大殿外,素贞已经等候多时。一见到法海,素贞便跪下求情。希望法海可以网开一面,放过许仙,可是法海并不领情。而此刻小青赶来,怒斥法海言而无信,怕自己在昆仑山的丑事被人揭露,才想出绑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实在是虚伪至极。

    姐妹俩商量完毕,知道求情亦没有多大的用处。顿时银牙一咬,决定与法海拼个你死我活。遂施法召水,准备水漫金山寺。

    法海不屑此雕虫小技,竟施法将整座山升至半空。一时间你升我涨,斗得不分伯仲。法海便又施一法,欲用袈裟收了两妖。小青与素贞急忙入水,小青化为原形,驮着素贞逃出袈裟的包围。法海见状,除去上衣,露出背后所刺的一青龙。口中持咒,霎时间身后青龙便化身一条火龙飞出,口吐烈焰,朝着素贞与小青袭来。素贞急忙招架,用水将那火龙吞没,总算将危机化解。而许仙此时,向大和尚讨饶,表示自己愿意出家,只求寺外的纷争可以尽早平息。

    最后关头,素贞动了胎气。法力顿失,控制不住那滔天巨浪,一时间大水四处奔涌,竟冲向城里的民居,百姓遭难。法海见状,指责她俩逆天而行,致使百姓遭殃。小青反驳道:“是你逼我们斗法,弄到众生凋零。你忘记以前我们治水,都是为了积德么?”

    “先功后过,一样是错。”法海冷冷道。

    痛苦的素贞在大水中产下一子,小青抱着孩子,和素贞在水中相互抚慰,仿佛回到之前只有她和素贞在一起的时光。心想如果那天不在那万花楼顶,如果姐姐没有遇到那许仙,该有多好。

    而法海见到白蛇产子,错愕不已。一直以来他降妖除魔,只为解救黎民苍生。自诩“替天行道”,只要是妖,他便要废弃道行,将其镇压。

    而如今白蛇产子,此妖竟真的修炼成人。那自己之前所除之妖,是否又真的都是除恶?它们是否也有修炼成人的一天,那自己手上岂非是沾满鲜血,善恶不分?一时间竟陷入慌乱。

    而素贞要小青趁法海心神不定,速去救过许仙。小青应允,却也反问姐姐老说人间有情,难道妖否就无情?有没有想过她们姐妹俩五百年相处都是情?有没有将自己当是一个人来想过?素贞无言以对。

    小青冲入寺中找人,却遍寻不到。她以为许仙被封五阴与识觉(感官被封),只得在僧人中逐个查找。当她见到已经剃度的许仙时,她落下了眼泪,她总算明白了落泪是怎样的感觉。她总算明白那晚姐姐也是这样的难受吧。

    如果姐姐知道许仙剃度了,那该怎么办?

    这个男人,她的女人怀着他的孩子,在寺门外与人生死相拼,只为了当初的一句“从一而终”的誓言,这是她口中“人间的规矩”。没想到这句“从一而终”,在这个男人的心中根本一文不值。他全然不顾门外女人的心思,自以为出家避世,可以平息外面的纷争,保全所有人(或妖)的性命。自认为这样就算是伟大。

    殊不知外面的那个女人,如果知道他为了活命,轻而易举就抛妻弃子,断弃红尘。那种痛,估计比死还难受吧。她修行千年,生命的长短对她早已没有任何意义。她只求那“从一而终”的誓言,不计较盈亏,只求能得一颗真心。“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有情,真的就这么难。姐姐,你看走眼了。

    而自己,竟也相信人间有情,实在是可笑。

    许仙劝小青看破红尘,小青充耳不闻,她不能让姐姐知道许仙是自愿落发的,这和直接往姐姐胸口捅上一刀又有什么分别。她宁愿当许仙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说不了。可是,她不能原谅这个男人,“你出卖了我们”。

    寺外,素贞焦急的等待着小青和许仙的归来,法力全失的她在水中高高举着自己的孩子,此时雷峰塔被洪水冲落,径直向白素贞和孩子冲去。法海见状,情急之下想去救那母子。可刚一分神,金山寺竟落入那洪水之中。大水冲入正殿,小青拉着许仙及时逃脱,而其他众僧则葬身水中。法海也只救得那幼子,望着白素贞被雷峰塔撞入那巨浪之中,被洪水吞噬。

    逃出寺庙的小青遍寻不得姐姐,知道姐姐已凶多吉少。她看着身旁的许仙,说道:“你应该跟姐姐一起的。”说罢,便将手中双剑捅进许仙的胸膛,一剑,为姐姐。令一剑,为自己。她恨透了眼前这个出卖姐姐和自己的男人。

    她们为他拼命,他却选择避世。

    一切,都该有个了断了。

    法海见小青杀人,便要小青伏诛。可小青却冷冷笑道,“法海,你都杀了不少人呀,金山寺的和尚都是你杀的,你自己看一下。”见着洪水上漂泊的尸体,法海竟一时语塞,他心想“连我自己都是先功后过?”

    小青对法海说道:“我来到世上,被世人所误,你们说人间有情,但情为何物?真可笑,你们世人都不知道,让你们弄清楚,也许我会再回来。”说罢,便转身离去。

    “小青……”法海欲言又止,唯有望着她离去。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地,相间地,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参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到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伫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少年,给你讲最好的话来熨帖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服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摘自李碧华小说《青蛇》最后小青的感悟

    电影到此结束。可以看出整部电影其实就是白蛇与青蛇一同经历的故事,可是如果以白蛇来说,她是个完人,太完美了。处世精明,爱得深沉。甚至爱得那么痴傻,错付一生,实在是叫人惋惜。而在电影中她的结果,也已经明了。为了爱情,为了孩子,最终被掉落的雷峰塔冲入巨浪中,不知所踪。

    而青蛇因为少修炼了五百年,在白蛇面前,关于“人间的规矩”,她就像是一张白纸,她依照着白蛇的样子,一步步的在人间摸索,成长。更多的是以一位旁观者的身份来观看白蛇所经历的一生。而最终白蛇却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结果,这让青蛇不得不重新思考白蛇之前教给自己的东西究竟是对,抑或是错。最后青蛇的离开也留下了无限的遐想,她走后,说自己也许会再回来,那她回来了么?亦或者她自己又再一次学着素贞的样子,重新到人间寻找一次真爱呢?

    所以,抛开原著的因素以外,我觉得如果叫《白蛇》的话,则电影留下的更多的是遗憾,失落,对情为何物不敢抱有希望,对白蛇的爱情,感到惋惜。而《青蛇》为题的话,可以带来更多的思考与回味,而且保留着最后人间可以找到真情的希望。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