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常识网

如何理解《走向共和》李鸿章对盛宣怀说的“身怀利器,杀心自起”这句话?

巡山小妖

2021/11/26 12:25:54

如何理解《走向共和》李鸿章对盛宣怀说的“身怀利器,杀心自起”这句话?
最佳答案:

我来回答:

在《走向共和》中,李鸿章面对朝廷将派醇亲王前来视察北洋水师,自己提前视察了刘公岛。并在暗访中,发现诸多问题,最终杀了黄瑞兰,赦免了方伯谦,奖励了邓世昌,激励了刘步蟾。

经过一系列骚操作后,北洋水师各大将领士气大涨,慷慨激昂,凝聚了战斗力。

剧情归剧情,还是要说明一下,历史上李鸿章并没有视察过刘公岛,也没有对军队进行过整治。

李鸿章通过日本小孩玩的击沉定远号军舰的游戏,给众位将领上了一堂爱国课,当然,爱国太远,更多的是爱北洋水师,爱李鸿章!

随后,李鸿章跟盛宣怀的这段对话,更是把李鸿章的掌权之道诠释得淋漓尽致……

一、

其实黄瑞兰也不是被李鸿章杀的,他也没有吸过李鸿章的屁股,他的主要功劳是劝降太平军被扣,也算是立了个功。

他确实是修建了旅顺港,也确实因某些原因被撤,但并不是克扣军费,吃私贪污,用李鸿章曾经奏折上的评价是:

“貌似质直,而举动任性,办事糊涂,文武将吏皆不愿与之共事,迹其语言狂妄,似有心疾者,其人实不堪任用。”

放到剧中,黄瑞兰就成了李鸿章“杀鸡吓猴”的那只鸡,也很好理解,北洋水师拿了朝廷那么多钱,号称亚洲最强,最后败给了日本,总得给个交代吧。

于是贪污问题就转移到李鸿章手下去了,不过《走向共和》把李鸿章洗得不够白,因为旅顺港不存在克扣弹药款的问题。把北洋水师损失的钱归纳到这上面,说不过去,而且旅顺港成为远东第一大港,并非李鸿章和黄瑞兰功劳,其实是袁保龄建的。

1882年,袁保龄接替黄瑞兰,出任旅顺港坞工程总办,身兼军政二职。李鸿章1884年确实去过旅顺港,而且表扬了袁保龄:

“旅顺炮台营垒坚固可守,全赖保龄督饬之力!”

后来醇亲王前来视察时,也表扬了袁保龄:

“海防布置合宜,保龄尤为得力,奏闻下部优叙!”

二、

杀鸡吓猴之后,盛宣怀还是不太满意的,因为李鸿章并未彻查北洋水师走私一事。

前面我们也讲过了,盛宣怀掌控着直隶津海关,朝鲜也是他的势力范围,北洋水师走私高丽参,直接影响到他的收入,所以,他才对此事耿耿于怀:

“只是卑职还有一事不太明白,大人您为什么不追查军舰走私一事?”

李鸿章给的理由是水师不能乱!

按照我们的理解,追查军舰走私一事,是在拯救北洋水师,怎么反而是添乱呢?

很简单,因为这个案子牵扯面太广了,翁同龢正找不到确切的证据告他们呢,这不是自己找上门吗?而且走私案,分工鲜明,绝不是几个人就能完成的,查来查去,自然会查到自己的头上,到时候怎么收场?

既然不能彻查,那好歹也得抓几个吧,盛宣怀就是这么想的:

“你总应该抓一批,杀一批,才能够起到敲山震虎之势!”

抓一批,杀一批?盛宣怀想得太过简单了,这些人都是李鸿章的人,而且走私一事,对盛宣怀,或者对朝廷不利,但对北洋水师有利啊。毕竟是白花花的银子,又不像黄瑞兰一样,影响到军舰战斗力,走私反而能增加水师军费,改善环境。

而且敲山震虎,震谁啊,震李鸿章自己吗?那以后谁还敢替自己做事?

李鸿章能做到封疆大吏,这点道理还不懂吗?

三、

见李鸿章还是不肯表态,盛宣怀急了,继续反问:

“您视而不见,总不是办法吧?”

李鸿章是怎么回答的呢?

他回答是:

“要杀人,没人比我更便当,北洋在手,军权在握,想杀谁,使个眼色,就会有人忙着帮我去杀!”

意思就是说,杀人可以杀,但是我不会杀,因为北洋水师是我的人,是我军权所在,也是我立身之本。

但是暗杀可以,只是暗杀就失去敲山震虎的意义了,那还震个屁啊,都不知道咋死的。

李鸿章好歹是朝廷中人,就像《雍正王朝》中邬思道劝雍正帝一样:

“天子无私事!”

一句天子无私事,就告知皇上要行正大光明之事,因为角色变了,行为自然就转变了。李鸿章其实也是想表达这层意思,自己只会做正大光明之事,搞暗杀的事,是给手下人做的。

**当到这个份上,李鸿章比谁都看得清啊,不过这年头,手下的人真的会揣摩上级意思,替他当黑手杀人吗?

显然,李鸿章不是《大明王朝1566》中的嘉靖帝,还达不到敲敲铜磬,就有人替他干脏活的地步。

但李鸿章说这句话的前提是军权在握,说到底,就是暗示北洋水师是自己的水师,自己掌握大家的生杀大权,你盛宣怀就不要再问了。

四、

生怕盛宣怀没有听懂,李鸿章又补上一句:

“正所谓,身怀利器,杀心自起!”

这句话不太好理解,可以简单地理解成,手中握有利器,自己的杀意就会变大。其实暗示当一个人掌握了足够的权力,那么他这个人的杀心就变得强大。

最近这几天轰轰烈烈美丽国运动,川皇就扬言要动用军队,射击那些打砸抢劫的人,道理就是一样的。

掌握的权力越大,地位越高,越能掌握其余人的生死,那么这个人就越应该控制自己的欲望,约束自己的行为。

不仅大官如此,一些小官,甚至一些差役或随从,也会把自己的那点权力发挥到极致,比如让你多跑几趟:

“一个当权者有了权力,第一要紧的是什么?不是运用权力,也不是滥用权力,而是要遏制自己的权力欲啊!”

李鸿章所说的这句话,一点不假,可以作为为官者的警示真言。但是,如果遏制权力欲全靠自身意志遏制的话,那么权力就还是在笼子外面,并无法完全遏制。

比如川皇就可以调动军队镇压百姓,当然,烧杀抢砸本身也是在犯罪!

说到底,李鸿章只不过是宣传,自己手下的人,靠别人是管不住的,只能靠自己。也只是希望他们能够略修己身,自己讲十分,他们能听五分,做一分就行啦。


盛宣怀听懂了吗?

肯定是听懂了,因为他开始赞同李鸿章:

“中堂此番议论,直追古哲先贤,当为天下为官者戒!”

这小子,一听这话就激动,估计把李鸿章的北洋水师走私一事也撇到脑后去了。

正所谓官场如戏,全靠演技,李鸿章此番表演,成功地掩盖了自己的军队贪污腐败一事,还把自己塑造成遏制自己欲望的高人,不得不服!

盛宣怀还能说什么?

自认倒霉吧,以后高丽参的买卖,送给北洋水师做好了,当然,这个买卖也做不了几天了……


我叫杨角风,喜欢就请关注吧!

法商道

2021/12/5 2:56:19

其他回答(1个)

  • 网名我最牛

    2021/11/30 12:40:11

    李鸿章这一生,可谓波澜壮阔,极少有人像他那样“见世面”,但可惜几乎都是与悲剧有关。比如,他是第一个用X光做检查的中国人,但说缘由,却甚不光彩:1895年3月24日,一个叫做小山丰太郎的日本愤青试图刺杀李鸿章以阻止日本与满清达成停战协议,虽然没有达到打死李的目标,但李左脸被击伤。此时,距离《马关条约》的签订还有20多天,《马关条约》成为李鸿章心里的大石头,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也由于此卖国条约,他发誓终身不踏足日本国土,他确实做到了!把时间线跳一跳,读读李鸿章6年后的绝命诗吧:

    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

    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

    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

    海外尘氛犹未息,请君莫作等闲看。

    这首诗,悲凉中透着悲壮,他并不想死,因为国事太多太难,需要他去处理,然而他却没有能力去处理。李鸿章有个自我总结:“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如一间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一间净室,虽明知为纸片糊裱,然究竟决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即有小小风雨,打成几个窟笼,随时补葺,亦可支吾对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预备何种修葺材料,何种改造方式,自然真相破露,不可收拾,但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此即后人称其“裱糊匠”的来历。

    平心而论,换做任何一个人,也不见得比李鸿章处理的更好,所以梁启超在《李鸿章传》为李鸿章痛惜:敬李鸿章之才,惜李鸿章之识,悲李鸿章之遇。李鸿章这一生,经历过太多的人心险恶、政治风雨、国仇家恨,大概也是这个原因,他对后人的希望并不是从政,相反是不从政为宜。这让我们想到鲁迅对后人的期待“不做空头文学家”。

    1901年,李鸿章死了,清政府不可能不表示一番,尤其那时候慈禧太后还健在呢,于是,追赠太傅,追晋侯爵。“太傅”通常被认为是古代**中的首位,周公旦做的即是太傅,实际上相当于人人梦寐以求的“帝师”,是人臣可望不可即的尊贵,可见清廷最后也没忘记李鸿章。至于他的后人,清廷也没有为难他,大概记述如下:

    李经方:李鸿章40岁了都没儿子,于是其六弟李昭庆把自己的儿子李经方过继给李鸿章,作为其长子。后李经方任驻日本公使、邮传部左侍郎等职。

    李经述:李鸿章继室赵小莲所生。李鸿章死后,李经述继承李鸿章一等侯爵位,但因此人至孝,不久竟然感伤父亲至于去世。

    李经远、李经迈、李经进:李鸿章侧室莫氏所生三子。其中只有李经迈成年,后任清廷驻奥地利大臣、民政部右侍郎等职。

    三个女儿:其中李菊藕嫁给张佩纶填房,著名作家张爱玲即是其孙女。另外两个女儿也都分别嫁给了官职中等的人(相当于现在的正处级到副厅级之间的官员)。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