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一品医妃 > 正文

一品医妃第14章表哥鸣玉

发布时间:2020/5/27 4:29:38热度:

《一品医妃》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精彩阅读:孟元珩还是一贯的清冷无波,神色冷峻,一双黑眸深不见底,看不出丝毫情绪。只是端着茶碗的手指节泛白,一杯茶拿在手上许久,竟是...

一品医妃

沈千沫从刑部出来,便遇到了一直等在门口的风泽。风泽一见到她,面露笑意的迎上去,拱手道:“你一定是墨心墨兄弟了,听说是你替风某洗脱了杀人嫌疑,风某万分感激。”

沈千沫还是男装打扮,脸上带着半边白玉面具,风泽单纯耿直,根本就没有认出她是女扮男装,当然更不知道她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沈千沫了。

风泽坚持要请墨心一同去附近的茶楼相叙,沈千沫推脱不掉,只好答应。二人并肩走在去往茶楼的路上,后面跟着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的绿竹。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对面酒楼二楼靠窗的位子上,两名青年男子一黑一白,对坐而饮,正是孟元珩和云翳二人。云翳戏谑的看着对面的孟元珩,打趣地说道:“阿珩,看样子,你的未来王妃果然不简单啊!”

孟元珩还是一贯的清冷无波,神色冷峻,一双黑眸深不见底,看不出丝毫情绪。只是端着茶碗的手指节泛白,一杯茶拿在手上许久,竟是再也喝不下去。

风泽出狱后又投入了忙碌的日常巡视,虽然他有时也想着去沈国公府找沈千沫,但是人家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总不好老是去找她。他还想找墨心聊天,他总觉得跟墨心有莫名的熟悉感,跟他聊天让自己很舒服,可是实在是抽不出时间。

陆子卿也是忙得焦头烂额,一时也顾不上追查墨心的身份了。离科考只有不到十天,这段时期京城的治安真是太重要了,再加上出了假杜宇这么一桩事儿,明德帝大怒,下令刑部彻查。

陆子卿真的已经尽全力在查了。他派人去苏州杜家查,在外地举子住宿的客栈查,根据沈千沫验尸时发现的黑色颗粒查,可是都查无结果,派去苏州的衙差最少也得过10来天后才能回来,所以他现在觉得自己很无力,很挫败。

当然沈千沫是不知道风泽的心思的,她对风泽有好感,有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风泽和袁烈长得很像,让她在异世觉得亲切,这种好感无关男女之情。在感情上,沈千沫是淡然洒脱的,从不刻意追求,但也坦然接受。如今她已赐婚于煊王,因此暂时她并没有别的心思。

陆子卿那边她也帮不上忙,作为一个法医,她要做的事情就是为尸体说话,其他事情恕她无能为力。只是这里的仵作素质貌似差了不止那么一点点,既然她要在这里常住,是不是应该想办法做点事呢?沈千沫一边摩挲着新打制好的一套解剖刀,一边思考着。

绿竹和徐嬷嬷在一旁看的触目惊心。绿竹一脸不解的说:“小姐,你为什么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变得她们都不认识了,这哪里还是以前胆小怯懦的小姐啊。

沈千沫微微一笑,难得俏皮的问道:“那么,你们是喜欢以前的小姐呢,还是现在的小姐呢?”

“当然是现在的小姐啦!”二人异口同声。现在的小姐虽然容貌被毁,但是却变得冷静睿智,淡定从容,特别是认真做事的时候,眼中散发出的神采不是一般的吸引人。

“那不就成了。”沈千沫挑眉道。

让陆子卿没想到的是,三日后,派去苏州的衙差没回来,杜家次子杜扬却来京了,同行的还有一个白衣出尘,温文儒雅的青年公子,陆子卿一见,居然是名满天下的“鸣玉公子”谢鸣玉!

苏州谢家是书香世家,所创的璧山书院历史悠久,全国闻名,不知有多少学子以进入璧山书院为荣。谢鸣玉是谢家年青一辈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位,年纪轻轻便为人沉稳,文采风流,近几年渐渐开始帮着处理璧山书院大小事务,俨然是下一代谢家掌门人的样子。因此陆子卿对这二人倒也不敢怠慢,听闻二人来意,便领着他们到停尸房认尸体。

杜家在苏州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杜宇是杜家长子,在璧山书院跟随松月居士学习过,三年前乡试得中,便一心在杜家的城外别院修习,专心准备这届会试。谁知在科考前数月,杜宇忽然在别院不知所踪。杜家多方打探,均没有消息。日前忽然听说京城发生命案,死了一个叫杜宇的举人,杜家大惊,立刻派杜扬赶来京城认人。

虽然陆子卿早就知道死者不是杜宇,但是亲耳听到杜杨的否认,他还是觉得心情沉重了几分。果然这件案子比想象的复杂,现在杜宇又失踪了,生死未卜,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从这名死者的身份入手调查,可是人海茫茫,谈何容易!

杜扬确认死者不是自己的大哥杜宇,既高兴又担心的回苏州去了,高兴的是一日没见到尸体总是好事,担心的是大哥失踪了这么久,还是音信全无。

谢鸣玉则留在了京城。他这次来京城,一是陪杜扬来认尸。谢家与杜家多年交好,杜宇又是璧山书院的学子,虽说杜宇此人平时傲慢了一点,不太合谢鸣玉的胃口,不过看在两家的交情上,他还是要陪的。

第二件事情就是来看沈千沫。他记得第一次见到他这个表妹的时候,他13岁,而她才3岁,那时姑母病逝,他跟随父亲从苏州赶来京城,在国公府花园一株海棠树下见到了一个小小的女孩,嘴里喊着“娘亲”,哭的泣不成声。那时他抱着哄她,她的眼泪鼻涕糊了他一身。后来他又见过她两次,具体是什么时候呢?谢鸣玉不太记得了,在他的印象中沈千沫就是一个小小的、爱哭的小女孩,每次见他都喜欢拽着他的衣袖,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他,舍不得他离开。

如今她该有18岁了吧,不知道当初那个爱哭的小女孩,现在变得如何了?

当谢鸣玉见到沈千沫的时候,一时无法将眼前这个蒙着面纱,柔声叫自己“表哥”的女子与自己印象中那个满面泪痕可怜巴巴的小女孩重叠在一起,这副自信从容、温婉淡定的模样,哪里还有儿时的影子?

其实沈千沫见到谢鸣玉还是有点激动的。在原主的记忆里,谢鸣玉一直是占据重要地位的。她一直记得3岁那年,娘亲骤然去世,自己在娘亲生前最喜欢的一株海棠花树下哭泣,有一个如玉般的少年抱起她,哄着她,任她伏在他肩膀上哭泣。每次她和舅父一起来国公府看她的时候,崔氏就不敢欺负她。所以,在原主的记忆里,谢鸣玉是一个治愈系一般的存在。

时过经年,今年的谢鸣玉算起来应该有28岁了吧,沈千沫惊奇的发现,谢鸣玉的外貌居然没怎么变,还是印象中那个如玉般的样子,只是更添了几分成熟和沉稳,使他看上去更加有魅力。

不过,这样一个丰神俊逸的翩翩公子,居然到28岁高龄还未娶妻,而且连议婚的对象都没有,也是让人啧啧称奇了。

该不会是有断袖之癖吧,沈千沫暗暗想道。要是这样,大晟朝得有多少未婚女子会伤心啊!

一品医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品医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一品医妃

竹林碎尸案、无头女尸案、幼童弃尸案…… 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沈千沫都逃脱不了跟尸体打交道的命运。 不过作为法医界精英,她习以为常, 运用专业知识,抽丝剥茧,为尸体说话。 但是她还能再倒霉一点吗? 穿越成为国公府痴傻呆笨的毁容千金, 未婚夫被自己的妹妹所抢, 还被赐婚给不良于行不能人道的落魄王爷。 无良郡主设计她... 邪教组织追杀她... 阴毒皇子暗害她... 敌国大将羞辱她... 原来这都跟她那个被赐婚的废物王爷有关,他背负家仇国恨,以病弱之躯筹谋多年。 现代女法医穿越至古代,验尸破案、助夫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