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就是要你爱上我 > 正文

就是要你爱上我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7:36:48热度:

《就是要你爱上我》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全文讲述:季子瑶捂着脸,小声哀求:“别说了……别说了……”...

就是要你爱上我

“顾非凡,你放开我!”季子瑶一阵恶心,激动地挣扎起来。

“别这样嘛!老婆。”

“顾非凡,你放手,放手!”

“放开我,放开我!”

季子瑶的声音越来越急,却敌不过顾非凡的力气,身体动弹不得。

而顾非凡不仅不理会她,他的手更是越来越过份,眼看内衣扣子就快被他解开,季子瑶突然将头往他胸前一埋,张嘴狠狠咬上他凸点的地方。

顾非凡痛得大叫一声,连忙将她放开,随即扬手,季子瑶吓得头一偏,紧紧闭上眼睛。

手掌终究没有落下来,却也并没有放过她。

她的手腕被他紧紧抓住,像随时要捏碎她的骨头一般。

愤怒的声音即时响起:“季子瑶,别给脸不要脸。”

“要不是念在那个死去的孩子的份上,你以为我会留下你这个连性功能都没有的女人?”

“几年了,摸不得碰不得,你真以为你是什么贞洁烈女,我是不是还要给你立个牌坊?”

一声接一声,顾非凡愤慨质问,季子瑶却是痛得说不出话。

她也懒得再和他理论。

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离婚的念头已经扎根。

没意义了!时间太长,让曾经那个温润的少年,变成了如今这个不可理喻的男人。

顾非凡发泄完,重重地将她往旁边一甩,出了大门。

门外,姜小凤站在那里。

“我说自那个孩子夭折之后,你跟非凡怎么几年了都没再有孩子,原来都是因为你。”姜小凤边说,边走到季子瑶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

鄙夷的眼神,刻薄的话语。

季子瑶坐在地上,还来不及消化顾非凡给她带来的痛楚,姜小凤的刀子又捅了过来。

“一个连自己老公都满足不了的女人,跟废物有什么区别?”

“在顾家,你的任务就是传宗接代,生不出蛋,竟然还有脸在顾家养尊处优。”

……

姜小凤的话,像一把把利剑深深的插进季子瑶的心里,让她鲜血淋漓。

那个孩子一直是她心底不敢触碰的痛,顾非凡和姜小凤却先后将她的伤口撕开,然后狠狠拉扯。

大颗大颗的眼泪滚出眼眶砸到地上。

季子瑶捂着脸,小声哀求:“别说了……别说了……”

北苑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季子瑶还坐在地上,神思恍惚。

室内的窒闷让她只想逃离。

……

后花园的长椅上,季子瑶孤单的身影在夜色中显得单薄又瘦弱。

她抱着双臂,仿佛只有微凉的夜风才能吹散她心中的痛楚。

不远处的顾南城将手中的香烟掐灭,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转身,看到长椅上的季子瑶。

他眉心一收,走到季子瑶面前。

季子瑶目光涣散,毫无焦点,更加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到来。

“这么晚了,在这里做什么?”顾南城语气有些不快。

后花园只有巴掌大,除了顾南城,顾家人几乎不会到这里来。

季子瑶的出现,让他有种自己的地方被侵犯的感觉。

“啊,我……我在吹风。”季子瑶反应过来,忙站了起来。

“吹风?”

“嗯……风可以吹走烦恼,吹走痛苦。二叔,您也有烦恼和痛苦吗?”

“没有。”

“怎么会呢,是人都会有烦恼和痛苦,难道二叔您不是人?”季子瑶歪着脑袋,丝毫没有觉察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

顾南城眉心微蹙:“我不是人那是什么?”

“您是神。”季子瑶吐了吐舌头,补了自己的口误。

“哭过了。”顾南城没心思跟她胡扯,盯着他的脸问。

“没有。”季子瑶低下头来。

“你虽然叫我二叔,但我不至于老眼昏花。”

季子瑶没有接话,只是反问他:“二叔为什么在这里?”

“来看我的树。”顾南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她解释。

季子瑶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确有好几棵桃树大小的树。

“哦。”她讷讷点头,从长椅上站起来:“那不打扰二叔您了。”

“把时间和感情浪费在一个不值得的人身上,只会害了自己。”季子瑶刚走出两步,顾南城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二叔不是我,怎么会明白。”季子瑶想直接离开,却又忍不住接他的话。

“那就让自己强大起来。”

季子瑶微微一怔,声音苦涩:“二叔也觉得我很懦弱,对吗?”

“你可以很强大。”

可以吗?

季子瑶眼眶微湿,她的心,在那个孩子被宣布死亡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从此她便对什么都提不起热情。

每天除了弹琴画画,就是煮药吃药,检查见医生。

“再强大,也换不回我的孩子。”季子瑶语气低落下来,眼中蒙上一层水雾,怏怏地坐了下来。

她微垂着头,手在身体两侧紧握成拳,像是在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

顾南城眸色一沉,走到她身后,伸手扳过她的身体。

季子瑶曲起双肘,一脸惊恐。

“二……二叔,您要干什么?”

顾南城看到她满是泪痕的脸,一把将她拥进怀里。

季子瑶本能伸手去推他的胸膛,顾南城却收得更紧。

淡淡的烟草气味弥散进鼻腔,隔着薄薄的衬衣感受到他的体温,季子瑶有一瞬间的迷醉,但很快又清醒过来。

“二……二叔,您别这样。”整张脸被迫埋在他的胸膛上,她闷着声提醒他。

“知道欢笑和痛哭两个词的含义吗?”

季子瑶不明所以,顾南城像点拨小学生一般,沉声道:“欢乐就笑,痛了就哭。”

不简单,一点都不简单。

欢乐可以笑,但痛了却不一定可以哭。

男人的话还在继续,声音低醇到自带蛊惑,“每个人都有行使喜怒哀乐的权力。”

季子瑶安静下来,不再说话,也不再挣扎。

也许是因为人来没有人关注过她的心情,她哭或是笑,开心或是难过,生气或是委屈,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在乎,也许是压抑得太久,也许是别的其它什么原因。

只有顾南城感觉到胸前的衬衣上,有东西在慢慢晕开,将他的肌肤和衬衣粘到一起。

夜变得平静而安宁,微风轻拂过两人的身体,季子瑶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却将所有的伤心与痛苦,全都释放在了顾南城怀里。

这个怀抱,让她莫名安心,让她忘了一切。

直到天空忽然有东西密密匝匝地落下来,打在身上,她才猛然惊醒。

抬眼对上顾南城深沉的目光,她心一紧,抬手在脸上胡乱一抹,推开他落荒而逃。

就是要你爱上我

“你这个贱货,老子没碰过你,你居然怀孕了!到底是谁的野种!”老公把离婚协议摔到了她脸上。关键时刻,高大英俊的男人带着四岁多的儿子向她伸出了手,“儿子都这么大了,该给他生个妹妹了!”她懵了,“您别开玩笑……”“开没开玩笑,做个DNA就知道了!”男人笑得颠倒众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