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总裁 > 总裁的五世情人 > 正文

总裁的五世情人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9章私约

发布时间:2020/10/18 23:36:48热度:

《总裁的五世情人》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总裁风格小说,全文讲述:所以,宴席散后,盛炽回到了自己的闺房,在灯火下展开了两张纸,一长是宋定之的明日之约,一张便是自己秘技造出来的纸,虽然它也...

总裁的五世情人

她之所以愕然,是因为宋定之那一眼的含义,她居然看懂了,他在轻视她。

盛炽觉得一时有些恍忽,似乎分不清转世与现世了,在现世时,曾几何时,沈远之也这样看过她来着?她抿着茶,低垂着头,想了很久,忽然想了起来,那是第一次,她挽着陈果的手臂出现在沈远之面前时,他就是用这种眼光看她的,所以这次她轻易的解读出了他目光的含义来了。

盛老爹觉得这个女儿太没有眼色了,自己实在是有种使不上劲的无力感,于是在桌下轻踹了盛炽一脚,盛炽侧首看老爹,看见老爹的眼色,明白是要敬酒,于是端起杯站起来,首先敬主客,也就是宋定之。

“小女子不胜酒力,便以茶代酒敬恩公宋少爷,多谢宋少爷的搭救与相留,小女子没齿难忘!”盛炽饮了茶水,才见宋定之端起了他面前的酒杯,二话不说的饮了下去,盛老爹见宋定之如此干脆,喜笑颜开,说了一堆的场面话。

盛炽接着敬了与父亲同辈的陈老爷,然后便是盛老爹介绍的陈家三少爷——陈果。

连名字都一样啊!

盛炽在心中一叹,一时感觉百味杂陈,这个叫陈果且跟现世里的陈果长的一模一样的男子,是不是她现世里的未婚夫?从看见陈果那一眼起,盛炽心中便时时有种抑制不住的激动,理智告诉她此陈果非彼陈果,可是她要守着五世轮回才能再回到她丢失的时间点啊,那是多么漫长的岁月啊,现在明明有一个这么相似的替代品在眼前,即使这个替代品目前眼中的玩味与得意让她心中泛起一丝不适,却仍然不能打消她对这个叫陈果的陈家三少爷的期待。

“敬陈三少爷!”说这话时,盛炽的音色里多了一丝颤抖,而坐在她旁边的宋定之捕捉到了她声音里的异样,于是抬头看了旁边这女子今晚的第三眼。

陈三少爷到是不像宋定之那么冷冷淡淡,见盛炽举茶相敬,便大方的站了起来,举起盛满佳酿的酒杯,面含笑意地道:“久仰盛小姐才名,如今得以一见,乃陈果幸事。”说完,仰头将酒喝下。

在现世中,盛炽一直觉得自己的未婚夫陈果与大老板沈远之是两种性格完全不同的人,陈果在社交场合通常较为圆融,总能让气氛轻松和谐,大家都各自自在,而这场合里一旦加入进一个大老板沈远之,气氛就莫名的降至冰点,不管是公司内部聚会,还是联络客户的酒会,沈远之就像永远自带冷场气场一样,与欢乐的气氛格格不入。所以有的时候盛炽觉得像陈果那样多难得啊,可以表现的很斯文,也可以玩的很开,最重要的是他总是很会赞美别人,有的时候不着痕迹,有的时候点到为止,让人觉得真诚不刻意,乐于与他交谈聊天。

自然,陈果的态度,让盛炽双颊微红,似醉酒效果,盛炽完全没有想到在这个晚上会遇到陈果,尽管她明白对于陈果来说,她其实与任何一家闺秀无异,而且这人也并不是她现世的未婚夫,可是她就是会忍不住的想,若也能让这个陈果,着意于自己……

一席酒宴,似乎各人都有心思,只有盛老爹圆融的招呼不断,与陈家老爷说着一些买卖的事,又状作无意的试探着宋家的新动向,而宋定之一直少言寡语,到是与现世的沈远之一样,陈老爷似乎有意的总将话题带至盛炽身上,例如说着说着就会问句盛老爹:“听说侄女就对那些家传手艺十分上心,盛老爷到是可以将技艺先传给女儿啊!”“盛老弟可不能护着侄女一辈子,这侄女年纪也不小了,也不晓得有没有看上哪家的才俊?”“听闻侄女幼时曾拜师学艺,学了一身好琴艺,不知哪天可以见识一番……”

盛炽本被陈家老爷的这些问题问岔了心思,一心就扑在了陈家父子那儿了,到是未注意身旁这人才是她的目标,也不知道说的哪时,她忽然感觉到搁在膝上的手里多了一样东西,转眼看向旁边宋定之时,这宋家公子却似完全不察的正饮着茶,一副神色均游离在外的模样。

趁人不察,盛炽展开手中纸条,借着厅里的灯光,看清了纸条上的字迹。

“明日西山寺一见,有事商约”

五指一握,将手中的纸条攥紧,盛炽再次侧眼看向宋定之,神色中露出了些许惊异且鄙夷的味道来。

这宋家大少爷看着冷冷清清高高傲傲的一副模样,居然暗地里用这种手段勾搭良家少女,这果然是道貌岸然、人面X心的伪君子啊……

宋定之似是知道身侧盛家大小姐心中腹诽般,缓缓的侧过脸来,四十五度角的脸庞在火光映照下,蒙了一层柔和温暖的效果,若不在此时,盛炽觉得这美好的跟画卷一样的侧脸,定是很能打动人心的。

“盛小姐唇角流涎了。”这是宋定之整个晚上以来跟盛炽说的第一句话,意思是盛家大小姐,你看人看得流口水了。

盛炽恍然回神,唇角竟忍不住轻轻一“呲啦”,下意识的吸了吸宋大少爷所谓的“涎”。

意识到自己的行止后,盛炽恼怒的正欲回瞪向宋定之时,忽然感觉到手心中触到一软物,低头一看,只见手中多了一片被宋定之递来的纸巾,于是仍然舍不得本的瞪了宋定之一眼,将纸巾对折,按了按嘴角。

可就是在她按住嘴角时,她呆住了,飞快的侧头看宋定之,他未看她,嘴角却隐隐的扬着一个小小的弧度,盛炽不着痕迹的将手中的纸巾揉进手心,紧握成拳,藏至了桌下。

原来,人约近郊是为了这个啊!盛炽止不住雀跃的心情,一门心思转移到了手心,饭桌上也频频走神,偶尔便偷偷的瞄上几眼宋定之,而这家伙依然老神在在,与初时无异。

手心里的纸巾并不像现世里做的那么透薄柔软,也没有那么白,它有一点点的糙,但是比起草纸来,又要好上太多了,更重要的是,这个宋定之没有当她的话是戏言,他真的去做了,这是盛炽最为开心的。

就为了这个,让她肝脑涂地的去完成这世的任务也算是有所回报了!

所以,宴席散后,盛炽回到了自己的闺房,在灯火下展开了两张纸,一长是宋定之的明日之约,一张便是自己秘技造出来的纸,虽然它也就是比草纸好些,但是它还是有着改良的空间,如果不计成本的话,她到是可以让这纸更薄点、更软点、更白点。

清洗过后躺在床榻上时,盛炽又想了想明日若是去见宋定之,一定要想办法卖掉自己的另外一个秘技,当然,那个秘技便不能这么便宜了他,只不过,他到是有可能不会给付她所期盼的交易结果啊,于是,一时琢磨到时近三更,盛大小姐一直都在想着明天的说辞,似乎从宋定之往她手里塞字条时起,她便再也没有关注过陈三少爷了,这般躺在床上左思右想的,也没有她这十几年心心念念的未婚夫陈果的影子,直到进入梦乡时,她突然就看见了西装笔挺的陈果。

总裁的五世情人

这明明是婚礼,怎么就成了祭日?那人明明是未婚夫,怎么就成了前男友?救命恩人明明与自己只是上下属关系,怎么变成了世世纠缠不休的痴心恋人?不行!要重新活过来!可是活过来的代价是要陪着大老板玩一场五世重生的游戏,完成每一世的任务,才能找回被丢失的时间点,好吧,虐己不如虐人,就在这五世里,狠狠将大老板虐上五回吧!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